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百味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百味】野百合(小说)

精品 【百味】野百合(小说)


作者: 白丁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17发表时间:2016-06-05 15:16:24


   又是两天过去了,恐惧真的塞满了整个家。我和姐姐在这几天里终于抱在了一起,还有我们的母亲和外甥女。我们抱在一起簌簌地流眼泪,你知失去的滋味吗?明明知道他在那儿,可是手一抓,却是空的。父亲像银城乌土土的尘烟一样变得混沌不清,永远都不可能抓到了。
   我在哭泣中对姐姐说,“妈会保佑爸的。”姐姐听了抽泣得更凶了,她的哭声里充满了自责和懊悔,以至那哭声在本该有的凶悍中怯怯的。在红村的时候,我们还小,爸和妈在地里干农活,天黑下来的时候,我和姐姐就是这样抱在一起扛过了黑夜的恐惧。想起红村,我从姐姐的怀里挣脱,“爸不见之前,说过什么话没有?”“鱼不能钓了,爸每天都坐在窗台前看他的野百合。他说银城的野百合和红村的一样好看。”
   “爸会去看野百合了?”
   “去哪?”
   “去红村。”
   “他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穷尽一切可能性,我和姐姐在第二天,带着小外甥女寻红村去了,我们没来得及和姨奶奶说。遥远的红村不仅仅是一根扁担的距离,那里被父亲称为他的梦乡,那就是现实与梦的距离了。我在红村出生,从小的日子里,我就听父亲讲起他的过去,父亲聪明,把他自己换成另一个人,编出他自己的故事。他说,有一个人,从出生就受苦,他娘没有奶水,他从记事起就没吃过他娘的奶,人奶是个什么滋味,他不从来就不知道。他长到六岁的时候,跟着村子里的人白天黑日里忙活,家里连口锅都没有。后来自然灾害又来了,吃不饱,穿不暖,他爹和娘商量着把他卖了,他拽住家里的木头床梆子不撒手,后来,被他爹带到河东逃荒要饭去了,他娘一个人在家守着他弟弟,给生产队里喂牛。他爹有本事,在河东给人家钜锅钜盆钜碗换些当地人家里的地瓜和树叶子,他竟然长出了一个蝈蝈肚子。他那么大的时候,就看到越来越多的死人和白骨,那些人连地瓜都吃不上了,树叶和皮鞋,泥土和马肉,他还吃过一次他爹从一匹死马的屁股上偷割下来的生肉。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趴在父亲的脚面上,吐着自己的舌头,摸自己的肚子,我的肚子像个硬朗朗的皮球,我就哈哈大笑,“那蝈蝈肚子里都是水,我的是肉。”后来父亲把我从他的脚面上高高挑起,我就飞到了半空,我一直从我父亲的脚面上飞大的,大到后来一坐上去,两条长腿就落到地上了,父亲也再没有力气把我挑到半空了。他所讲述的那个人的故事,后来就被那个人初中毕业后在村子里种地而替代了他的一生。父亲说,那个村子里人多地少,劳动一天,只能挣两分钱,他说那个人告诉自己,自己那点苦不算苦,世上还有更大的苦,但是,你得知道,受大苦的人才有大福。那个人就靠夜里做梦自己长了双翅膀,挣了命地要飞出那个穷村子。这个故事就从这个飞出去而结束了。我后来一直都在问父亲那个人到底飞到哪里去了,飞出那片贫穷了吗?到了今天,我和姐姐、外甥女坐在驶向红村的火车上,飞向我们一家人曾经生活过的红村。
   火车在铁轨上一路向北飞,外甥女一直看车窗外面的风景,我把父亲讲给我的那个人的故事讲给她听,那个故事对于她太遥远了,故事随着奔腾的火车向后甩去,粉身碎骨,她一路上问的问题是:“红村是红色的吗?姥爷喜欢红色?”我姐姐抱紧女儿,一直盯着车窗外,直到抵达了红村。
   红村是无数个农场区中的一个小连队,人们在黑色的土地上种大豆、玉米和小麦,这里的土地广袤极了,一根地垄就比故事中那个人在小村子里种的地要多出几百倍,那里是黄土,这里是黑土,这里也有连绵的山,山间有水库,山上也有野百合。最重要的是,这里有太阳和蓝天。
   红村空了,房子破败地空着,红村的人都去哪了?我想,他们都和父亲一样,回到他们的老家去了,或者,被一个城市吃掉了。我和姐姐直奔我们一家曾居住过的那座房子,外甥女蹦跳着喊:“妈妈,这里的天真蓝啊,怪不得姥爷喜欢这儿,红村不是红色的?”那座房子应该长在村西的一条路边,这么多年,它是否还存在?
   我和姐姐手牵着手飞向我们曾经的家,小时候我们每天在放学后这样奔跑着回家,母亲和父亲天黑之前不会回家的,我们一致认为,他们爱那片黑土和庄稼胜过这双儿女。人到中年的我和姐姐在奔跑中飞着眼泪,我们希望那座房子里,我们的父亲正在烧火,做他最拿手的红烧带鱼。
   推土机在临近那座房子的周围前进着,那座房子已经坍塌了大半,上好的那部分,还挂着一个瘪掉的灯笼架。剩下的那半截身子,砸在它身后的一个四方方的小菜园子身上,我曾经在屋子的后窗户跳进跳出,到菜园子里摘柿子和黄瓜。我指着那个破灯笼架告诉外甥女,“那个灯笼就是红村的红。”红村的春节,家家户户都亮着红灯笼,都是父亲和孩子们一起糊灯笼,在白雪之上,灯笼红快乐地打湿了一片片的白色,红村就是红村了。外甥女说:“那我姥爷肯定会糊灯笼,可他从来都没说过。”我鼻子一下子酸了,父亲丢了,红村也丢了。我的身子一下子酥到了地上,“爸,你这是去哪了?”能支撑人的东西都不见了,我们失去了所有的方向。这时,姨奶奶的电话来了,“我想你爹呀,说不定回红村了呢,他这个人呢,心劲儿足,心劲儿高。”她的声音那么微弱,我已经哽咽。
   后来我父亲被一个小女孩儿看到了,那个小女孩儿和我外甥女一样拥有一头总也无法生长的赖头发,在城南一家铝厂为工人们新建的小区里。工人们还没有入住,因为一座被人工新堆砌的假山还没有完工,挖掘机留下的硕大手掌抓到地下的痕迹,是被掏空的一个大坑,那些被挖出的泥土再次被人们堆成一座山,这大坑就成了靠山的水库,将来,或许人们会把水库里蓄满水,放上鱼苗,光秃的土山上种上树木花草。另那个曾经的金牛山在逐渐失去头颅和尾巴,而这座新生命即将诞生。你可以感觉到人们轰轰烈烈的创造气息,古老的愚公移山接续到了二十一世纪。只是不知为什么工期一直停搁着。
   我父亲被小女孩儿当成了一个迷路的乞丐,他顶着一头乱发和一脸纠缠在一起的长胡子,跪在土山的一个小角落里栽野百合,他从金牛山上挖来野百合,寻找枯树枝,扎起了一个四方方的菜园子,横七竖八的树枝被归并的很顺溜,其实,这栅栏挡不住什么鸟兽。
   我们和警察赶到的时候,我父亲正低着脑袋认真地栽他的野百合,他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那张被当年母亲誉为驴脸的大长脸已经淹没在胡须和乱发间,他只剩了一双发光的眼睛,看到我们,父亲一米八的身子颤颤巍巍站起来,在众多惊慌失措的人面前,他快乐地迈开他的大方步,五大步,红寸那个菜园子就是这样被父亲迈出的五大步,现在,他的步子变小了,他摇摇晃晃要迈出七大步了。迈完之后,他把目光蹦跳到我的身上,他快乐的目光像手指弹在钢琴键盘上一样弹在我的脸上,所有的人,包括我和姐姐在内,在每一天都把父亲想丢了,想死了,见到真实的父亲,我只是发抖,爱在我的心里变成了恨,瞬间结成了死结,我心性的厉害冲出体外,我不记得那一刻我做了什么,我的一只被恨充斥的手臂,劈向了我的父亲,随后,传来小外甥女的尖叫,“快看,我姥爷飞了。”
   故事中的那个人回到了一九七七,这个一九七七把我父亲的过去和今天连成了线。一九七七年的一天,我父亲就是像今天一样,从山上挖回了一棵野百合,种在屋后那方菜园子的边上,大清早,我母亲收拾菜园子里的荒草,母亲是个勤快的人,有我的母亲在,野草休想在我家的菜园子里长大。母亲的镰刀闪闪发光,从地垄沟到菜园的四周,母亲的镰刀走了一个遍,早饭还没有吃,就听见我父亲站在后窗户的菜园子里大吼:“是谁把我的花割了!”母亲在外屋地拾掇早饭,我和姐姐从炕上蹦下来,翘着头朝外屋地看,我们看见母亲骄傲地把白胖馒头一个个滚进簸箩里,每一次快乐地一滚,都在抵抗着父亲的愤怒。那一年,我父亲的梦刚刚开始,我们家的美梦也随之开始,那一年,我才六岁,我姐姐八岁。
   当我从疯狂中缓过神儿来,我发现我活在真实的一九七七,我在经历着父亲所讲述的故事中的那个人飞起来之后的故事。

共 8277 字 2 页 首页上一页12
转到
【编者按】乡恋情结,越老越浓。得了老年痴呆的父亲和我,还有其他人的乡恋都是解不开的情结。文中的“我”,通过寻找迷失的父亲,描述了父亲不平凡的一生,为了养家糊口,从小颠沛流离,来到了红村,起早贪黑的为生活奔忙。红村远离喧嚣,没有污染,是“我”全家人心里的净土,让父亲久久不能忘怀,外面的生活再安逸,总也忘不了虽然贫穷,却欢声不断的“我”儿时的家,父亲也是。作者的高明在于把父爱,乡愁融入文字,写了因为父亲的丢失,一家人忙着寻找。而把爱穿插在作品中,让读者细细的品味,时不时把污染后的城市和干净的红村做着比较。我发现我活在真实的一九七七,我在经历着父亲所讲述的故事中的那个人飞起来之后的故事。一篇很含蓄的文作,耐人寻味。感谢赐稿百味,期待佳作再现。祝好!《编辑:月儿弯弯笑》【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606001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月儿弯弯笑        2016-06-05 15:24:01
  百合具有百年好合美好家庭,伟大的爱之含义,有深深的祝福之意。作品通过写父亲偏爱的野百合,诠释了父亲对家人的爱,很不错的文作,耐读。拜读学习了,祝好问安!
月儿弯弯笑
2 楼        文友:老路家遥遥        2016-06-11 08:12:57
  学习拉,加油!!!!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