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瓜熟蒂落

精品 瓜熟蒂落


作者:唐彦岭 布衣,422.2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148发表时间:2016-10-22 12:33:00

一、
   “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夜里也不叫人安生会!”
   “安生了,你还能好受啊?”?
   “好受也不是一个人的!”
   “你看樱花的男人细皮嫩肉的,多可疼。”
   “相中了,领回家去睡一夜!”
   “樱花妹子愿意话,俺可领走了!”
   樱花抚摸着隆起的肚子没有答话,哧哧地笑了两声,尔后,哼起情歌来:
   昨晚睡觉睡不着,
   梦见大哥来看我,
   醒来是个空心梦,
   眼泪淌了几缸体,
   ……
   “想情哥想疯啦。”好开玩笑的茶花戳了一下樱花的眉头,“拽进了你的情哥哥吆!”
   三个女人一台戏。西南边陲老山脚下的一处农家小院里,五六位结婚不到一年的小媳妇们你一言我一语,唧唧喳喳地嬉闹着,唯独这家的小媳妇梅花低着头抠着手指甲盖默不作声。
   “梅花姐的情哥哥壮得像头牛,那事少不了!”好说笑的英子把靶子瞄向了梅花。
   梅花没有言语,头低进了两腿之间,她何尝不知道自己的男人高大魁梧,英俊潇洒,干起活来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庄稼地里的确一把好手。可夫妻之间的那点事却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情窦初开的姑娘,新婚燕尔,谁不想得到男人的爱抚,小鸟依人般地躺在男人的怀抱,期盼男人那有些野性的耕作。可自己的男人令她大失所望,每每那事前,自己男人的阳物与别人男人的阳物一样,也会高昂地挺起来指向前方,看起来披靡无敌,梅花曾激动了无数次,渴望了无数次,却又失望了无数次,一个活蹦乱跳的大男人,咋就那么不中用,还没贴近梅花的身子就轰然倒塌。男人的下半身变成了女人,高昂的阳物瞬间萎缩成一颗蚕豆粒般大小的东西,就像过去宫里的太监一样,让女人揪心般地难受而又无奈。一看到小姐妹们一个个红扑扑的脸蛋,尤其是在享受男人耕耘滋润后抚摸着隆起的肚子美滋滋的样子,她心里就会油然添只醋坛子,翻来覆去地不是滋味,向往中不免有些嫉妒,你们呀,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何止是这些,数千年来传下的古训今日仍根深蒂固,女人生来就是为了传宗接代。老天就是这么的不公平,结婚了的女人不怀孕添崽,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大都不问青红皂白地一股脑儿指向女人,说男人娶的女人是只不会下蛋的鸡。面对梅花,虽然婆婆公公没有让人难以忍受的举动,但也少不了对她大眼瞅小眼挖,叫她心里老觉着不是滋味,老觉着憋屈。自己和正常的女伴们没有两样,身体是健康的,如果男人正常的话,自己的肚子也早已高昂地挺起来,与姐妹们赛一赛比一比,可她如今做不到。俗话说,牛心马跨人四指才能抱娃娃,自己男人的阳物从没有进入过自己的体内。男人的种子别说播不进去,即使种子播进去,又能怎样?医生们不止一次地为她们夫妻俩做检查,男人精子的成活率只有千分之几。自己冤啊!土地再肥沃,没有种子,或者摊上瞎胞种子,它能生根发芽结果吗?
   “男人的家什不管用吗?”
   “说不准是个二野子(不男不女)货!”
   ……
   姐妹们把梅花当作了笑柄的对象,一个个指着她说笑着,粗鲁地笑得前张后合,有的竟笑得拧了脖子折了腰,细心的姐妹虽没恁放肆,但抿着嘴笑得更让人心寒。自己能说什么呀!姐妹们说得没有错,谁叫自己的男人不中用。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站起来抱着头扭身跑进了屋里。身后传来了英子的说笑声,梅花姐,俺家的那头撞牛借给你!随之,传进屋里来的是一阵阵哄堂大笑。
   梅花一连蒙头倒床了三天,一连哭了三天,哭湿了枕巾,哭湿了枕头和床单。想想自己多可怜,自己打小就没有了娘,爹爹是个偏心眼,时时处处把她当棵草,有气就往她身上撒,受了委屈也不容她说半句,唉,爹爹的棍棒没少敲她,不成想摊了个男人又是个无种的货,你说命苦不命苦!有时候她真想离开人世找娘去。看看憨厚老实的男人,她又不忍心。也难怪梅花她不忍心,男人除了那事不行外,处处事事都随梅花的意,可谓是把梅花含在嘴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这不,梅花床上躺三天,他就在床前站了整整三昼夜。第四天一大早,他就扑腾一声跪在了床头前。
   “要不,咱也借种……”
   “啪”男人还没说完,梅花就甩过去一巴掌,她明白男人的意思,但她认为那是男人对自己的亵渎,对自己人格的侮辱,“你拿自己的老婆当什么了?”
   “啪,啪”男人又给自己补了两耳光,梅花心里在滴血,她知道自己男人心中的苦,她慌忙伸出两手抓住了男人扬起的手,哀求男人千万不要自己作践自己,这都是命。男人说老赵家香火不能断在他手里,再说了借种生孩子的也不只他一家,神不知鬼不觉地借他一次,你不说他不说有谁知道,即使有人知道了,有谁能说到脸上捅破这层窗户纸,谁说,男人就与他拼命。梅花还是不答应,丢人现眼偷汉子的事她梅花做不到。啥丢人不丢人的?男人的脸有些歪曲了,没有儿女才丢人哪!寨子里的人说不死你,人们的唾沫星子也得淹死你。看来男人痛苦极了,男人又狠狠地往自己头上捶了两下,梅花不忍心看下去,用床单蒙上了头。男人站起来跺了跺脚,就这样定了!
   第六天的中午,梅花几十年后还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是二十四节气中谷雨的头一天。天好像是要造雨,一丝风也没有,梅花正在冲刷猪栏,浑身有种黏糊糊的潮湿燥热感,这是男人临出门时安排的,男人说家中要有贵客来,自己要赶该(集)买些菜以便招待来客。平时家里很少来客,梅花感到惊讶,是什么样的贵客要男人这么看重,她刚要口,就被男人的一句话挡了回来,来了不就知道了。
   “嫂子,贵哥叫俺来帮下忙,有啥要干的活?”人随声来,梅花刚抬起头还未等她回话,来人就已站在她的面前。这人梅花是认识的,是老山轮战部队的一名军官,姓韦,就住在公公家,上她家来过几次,家在山东济南,父母还是干部呢。人一米七五的个子,长得很帅,是那种标准的美男子,寨子上的大姑娘小媳妇们没少议论他,无不流露出后悔嫁错郎的感觉。听说他明天就要开拔上阵地了,梅花不知不觉中心里油然升腾起惋惜感痛楚感,说不准明天他一上阵地就再也见不到了,多好的一个小伙子啊!他要是男人说的贵客该有多好呐。梅花还听说,站在自己面前的韦姓军官很腼腆,他曾有个很漂亮的对象,到老山参战来的前夕她曾去军营看望了他,他却反应很冷淡,从不一个人去见她,据说是他怕自己“掌握不住”害了人家。每每谈论到这里,姑娘小伙子们都会笑个不停。
   “嫂子,我来帮你!”韦姓军官一手提着一桶水闪进了猪圈。二人扫的扫,冲的冲,不大会的功夫就冲刷了一大半。不知道大伙儿是否知道,云南民间流传着十八怪,其中就有出门就把雨伞带。梅花“歇歇”两个字还没出口,一场过路雨“哗”的一声从天而降。梅花把扫帚一扔抓起韦姓军官的手就往屋里跑。
   老山的天就那么怪,说下就下说停就停,梅花和军官刚进屋,太阳公公就冒了出来。但两人却被淋成了落汤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人不约而同地笑起来。天哪,羞死人了!梅花大叫起来,原本挺拔的乳峰不知何时撑掉了胸部的两枚扣子,骄傲地探出头来,像两只活蹦乱跳的小兔似的颤动着,她羞得满脸绯红,除男人之外两只乳房第一次完整地袒露在其他男人面前,丢死人啦!她双手捂着胸脯低着头扭身想向里屋跑去。
   莫非这是天注定!梅花想,他就是来给自己播种的,不然的话自己的两腿咋迈不动?反正不该外人见的他也见了,还有什么可害羞的?再说了,这么标致的俊小伙,他的种子肯定孬不了,有个孩子也会讨人喜欢……她想着想着,身子不知不觉地扭向了眼前的军官,带着许渴望将两只“小兔子”送了上去。韦姓军官的心中热血沸腾,所有的长城轰然倒塌,他颤抖着把梅花搂在怀里……
  
   二、
   他们俩虽然感到彼此有些生疏感唐突感,但彼此都在相互默契地配合着对方的举动。梅花虽然感觉到下身有种隐隐约约的疼痛感,但她也感觉到自己的男人从未给予过的畅通感滋润感满足感,她感觉到韦姓军官是老天赐给她的尤物。
   韦姓军官像小偷似地溜走了。梅花站起身来望着军官渐渐消失的的背影,感到脸上火辣辣地热,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遗憾。她长出了一口气,坐在桌前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端详起来欣赏起来,红润的脸蛋上多了许光泽。她“扑哧”一声笑了,她笑韦姓军官刚才在她身上那初生牛犊拱奶般的鲁莽,也笑自己竟情不自禁地任由他耕作自己的处女地……自己不就成了婊子!不,她一想到他那饱满的种子在自己这片肥沃的土地上生根发芽结果,自己就会像其他姐妹一样能为男人传宗接代,更何况这是男人的主意,那少妇初偷汉子的羞耻感跑得无影无踪,她兴奋得就像凯旋归来的将军一样激越,她差点跳了起来。
   “梅花,咱自己生!”男人朗朗苍苍地跨进屋里,一身酒气,看来喝多了酒,说着不着调的醉话,“有啥了不起的,不就生个孩子吗?”
   要是在往常,梅花绝饶不了男人,她会借此机会发泄心中的冤屈,好好地奚落男人一顿,都怨你个没有种的!今个不一样,无论怎么说,她都是做了件亏心的事,给自己的男人戴了顶绿帽子,男人无论怎么胡言乱语,她都不予计较,依旧做着一个女人的本分,耐心细致地照顾着自己的男人。不知男人今天怎么了,男人并不领她的情,梦话说个没完没了,还时不时地夹杂些难以启齿的粗话野话。她把男人扶到床上,想灌男人一碗醋水,叫男人醒醒酒。没想到酒后的男人猛地一折身,把她压在了身子底下,她既没迎合也没拒绝,只是直挺挺躺在床上任由其摆弄,男人硬梆梆的阳物顶住了她的下身,她渴望着男人射出的子弹成梭子似地射进自己体内深处,但与往常没有任何两样,男人的阳物轰然倒塌。倒塌的男人抱着她竟大哭起来,哭得泪流满面,揪人心弦。
   恰巧的是前线情况突变,进攻的时间推迟,韦姓军官所在的连队继续住在梅花所在的寨子里。凡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一百次,尤其是男欢女爱上。坝已决口,汹涌澎拜。老山脚下,村寨边,树林草丛里,甚至在梅花家的牛圈里猪窝里,一个古老的爱情故事被赋予了新的内容。当初,每次二人完事之后,这男人总是一言不发,闷着头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梅花说他是闷葫芦。而梅花呢?则老是笑,格格地笑个不停。她喜欢他的野性,她得到了她想要的满足感。但她当初并不爱他,她得到了甚至是全家都渴望得到的东西——种子,传宗接代的种子,从此她就可以扬眉吐气不再受窝囊气了。当然了,她还得到了自己男人无法给予的满足感。梅花渐渐地她发现这个男人并非就是只闷葫芦,几次之后,这男人渐渐地话语多了起来,每次完事之后都给她讲个故事,这男人懂得真多,什么梁山伯祝英台,什么牛郎织女,还给她讲了什么外国的茶花女,一次换一个故事,叫自己感觉新鲜爱听。她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个男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由被动变为主动,除了男女生理本能的需要外,还有与这个男人总感觉有说不完的话拉不够的呱,尤其是躺在这个男人怀里听他那娓娓动听的故事。她也曾责问过自己,也曾发过誓坚决与这男人断了来往,但一听到这男人的脚步,一看到这男人矫健的身影,哪怕是身边的人提起这男人,她都会情不自禁地回味俩人在一起的欢愉,她的魂被他勾了过去,脑子里除了这男人之外一片空白。夜里,她常常梦见俩人相遇,她梦中的笑声不止一次地惊醒了她身边的男人。
   “拴柱,看紧点媳妇!”
   “拴柱,小心媳妇被人拐走了!”
   ……
   寨里的人,七嘴八舌,疯言疯语,提醒的,规劝的,不怀好意的,一股脑儿往梅花男人耳朵里灌。梅花的男人并非不知道这些,他哑巴吃扁食心里有数,梅花咋着了,不就是与那男人套近乎走得近点,不这样能借到那男人的种吗,何况他上了战场生死还不一定哪!有啥大惊小怪的?他不以为然,嘴长在人家身上,愿咋说咋说。
   绯闻越传越多,越传越邪乎,梅花与那男人在诸葛庙里拜了天地,在地愿为连理枝,在天愿为比翼鸟。梅花的男人摇摇头,不会的,瞎说!以至于后来传出梅花要与那男人私奔,时间都定好了,农历的六月六日。梅花的男人也感觉梅花近些日子有些异常,干起活来丢三落四,做起事来老走神,喊她几声才待答不理地回一句。更何况爹娘直往他耳朵眼里灌,你个傻羔子,也不管管你那婆娘,跟人家跑了,你哭也找不到门!男人这才着了急,他要亲自问问她到底咋回事。当天夜里,男人喝了半斤包谷酒,借着酒劲,喷着酒气,瞪着两只布满血丝子的牛眼,恶狠狠问梅花是否要跟当兵的跑。梅花像是早已有了心理准备,既没否认也没肯定,只是笑了几笑,我想跟人家人家要我吗?人家是大城市大干部的儿子,还是个军官,你也太抬举我了。你要中话,我还用着找人家了。无论有没有那事,你都得与那男人断了来往,男人说。梅花不软不硬地回了句,你想咋着咋着,当初是你叫我借的人家的种!男人虎着脸下了句狠话,再与当兵的来往砸断你的腿!

共 33616 字 7 页 首页1234...7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的容量是很大的,并且,时间的跨度也很大。小说的开篇很吸引人,塑造了一位叫梅花的女人,因为男人的不中用,但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女人,也是在男人的安排下,做了“借种”这件事,并且,有了叫来根的孩子。之后,梅花又和自己的丈夫生了一对双胞胎。就此,来根在这个家里的爱在一天天减少,还痴迷着那个已经牺牲了的兵哥哥,也就是来根的亲生父亲,不想看着来根受苦,于是,她为了来根,离了婚,并踏上了为来根寻找亲人的漫漫征途。这个征途是艰难的,也是未知的。后半篇,作者通过大量的笔墨。叙述了梅花为了证明来根是韦家的血肉,据理力争,并同时,抚养着来根,知道来根考上了大学。梅花没有成功,竟然还被当做精神不正常。最后的结局倒是很让人欣慰,虽然没有感人至深的认亲场面,但似乎,韦家两位老人已经默认了来根是他们的孙子。小说中梅花这个敢爱敢恨的女性形象,让小说富有特色,引人入胜,并将时代背景放在了老山前线那段特定的历史时期,使主题深厚凝重。推荐阅读。【编辑: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1023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6-10-22 12:35:07
  问好作者,感谢投稿短篇栏目,祝愉快!也欢迎作者加入江山文学,恭祝文学的精彩!
哪里天涯
2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6-10-22 12:39:23
  每个自然段后边都多了一个问号,可能是在复制文稿的时候出现的状况,希望以后投稿注意一下。小说很精彩,但后半部分的寻亲之旅,以及通过法律据理力争的过程,感觉不是很简练。个见,勿怪。
哪里天涯
3 楼        文友:唐彦岭        2016-10-22 18:28:19
  谢谢编辑先生!
4 楼        文友:墨竹抚寒        2016-10-23 11:59:24
  很不错的一篇小说,构思巧妙,人物塑造到位,情节跌宕,喜欢。拜读佳作。
墨竹抚寒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