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一壶山色(小说)

精品 【流年】一壶山色(小说)


作者:山地731828829 探花,15703.9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187发表时间:2018-03-17 21:51:33

【流年】一壶山色(小说)
   柳小竹弯头小笔一点,黄蜂翅膀抖开来,要飞。
   紧闭嘴唇,仿佛一出气就会把画吹走。柳小竹目不转睛,一只手捏着鼻烟壶,另一只手握住笔端,弯头笔尖深入壶内,行气于笔,一笔一画。落下这一笔,终于画完,柳小竹将笔放在搁笔架上,没有弄出一丝声响,顺手关了台灯,伸了个懒腰,抬头望向窗外。树梢上歇脚的月亮,就如她洗菜的那个大银盆,透过窗子,将水样的月光朝她泼来,像要洗掉她浑身的疲劳样的。柳小竹一下神清气爽起来。
   嫁给温金贵后,柳小竹离开河北衡水,随夫坐上火车,来到他老家,乌蒙山脚下南盘江畔湾河村。柳小竹从小就学习内画,从没停过画笔,担心内画就要远离自己。没想到的是,这儿的人同样欣赏内画。就说今天吧,就有三人来订内画鼻烟壶,特别是城里的刘东,张口就订了四个,真是乐坏了她。柳小竹想起结婚那晚,温金贵搂着她说,媳妇,你嫁给我,只要你喜欢,你就画一辈子。她认为做自己喜欢的事就是幸福,可以继续画,就是她的幸福。那一刻,她认为她就是最幸福的女孩。温金贵说话算话,她爱画就画。养鱼、种花,都不要她参与。她只管在家画,煮煮饭,最多洗洗刷刷。
   内画这么好卖,柳小竹开心得直跳。温金贵呢,更是乐得嘴都闭不上,只管数着钱,喊着媳妇媳妇,一个劲催着她画,似乎她一画,钱就飞来,像雪片样的。
   外面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去城里送花的回来了。柳小竹拉亮顶灯,开门。
   温金贵进来,身后跟着大头弟。大头弟把食指放在嘴里含着,一蹦一跳的。柳小竹摇了摇头,这个弟弟从小头就特别大,所以村里的人从不喊他的名字,都叫他大头弟。其实他是有名字的,叫温金才。
   关了手电筒,温金贵往水缸走去。柳小竹看着他,说,刘东对我们家的竹林感兴趣,不对,是竹林里的蜂窝。
   温金贵拿起瓢,听了这句话,狠狠舀了一瓢水,像舀起一瓢金汤一样,咕嘟咕嘟灌了下去。他抹了抹胸口,大声说好,然后转头交代大头弟,赶紧去睡,明天我再叫你。大头弟嗯哪嗯哪应道,舔着食指,往楼上走去。
   看着大头弟背影在楼梯口消失了,温金贵回头问柳小竹,卖给刘东,他给多少钱呢?
   这人,掉在钱眼里去了,就知道钱钱,卖卖。柳小竹瞅了温金贵一眼,没有说话,转身进了厨房。
   温金贵跟着进来,揭开锅盖,抓起一个洋芋,整个就往嘴里送,像一天没吃饭一样。
   那他要怎么?温金贵嚼着口中的洋芋,问。
   人家喜欢收藏,拍了几张蜂窝照片,一张是太阳升起时的、一张是太阳落山时的、一张是下雨时的、一张是起风时的。
   可以照,让他拍。温金贵啧啧两声,说,拍照也要出钱,竹林是我们家的,美也要卖钱的啊,那些风景区都要买门票呢。对不,媳妇?
   看你,看你,就知道钱钱,卖卖,能不能等我把话说完?柳小竹瞪了温金贵一眼,继续说。刘东提出要求,照他给的照片画,一幅照片画在一个鼻烟壶上,画四个。名字他都取好了,叫哪样?文绉绉的,我都记不得。柳小竹从画桌上拿起一张纸,哦,对了,叫竹染胭脂巢落寞、金翅翠微问黄昏、竹林醉雨深闭门、风中敛翅听竹韵。
   是这样啊,温金贵听得直搭嘴,说,文人就是酸不拉叽的,这名取得,一个也搞不懂,有哪样意思呢。还不如叫朝阳竹林蜂窝、夕阳竹林蜂窝、雨中竹林蜂窝、风中竹林蜂窝。这多好,人人听得懂,个个看得明。
   柳小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看你说的,土卡卡的。人家取的名字叫艺术。
   温金贵摸了一下头,你老公就是一个粗人。他给多少钱一个?
   我说六百元一个。他说照片是他照的,五百元一个。我说竹林蜂窝是我家的,他说竹林是,蜂窝不是。总不至于飞一个鸟来,鸟也是你家的嘛。我说不过他,最后我降了四十,五百六十元一个的价成交。
   温金贵听了,没有立马接话,却围着柳小竹绕了一圈,弄得柳小竹莫名其妙,对着自己身上左右看看,没有哪里不对啊!神经病一个,不要绕了,绕得我头晕。
   温金贵站在柳小竹面前,说,嘚嘚嘚,爽得很哪,要知道,一年到头,养一只猪也不过就是这笔订单钱。说着,一下抱起柳小竹,在屋里转起来。媳妇呐,你也被你老公传染,会做生意。你就是我的摇钱树,就是我的印钞机,说着在柳小竹脸上啪啪亲了两下。
   看你疯的,提到钱就像打了鸡血样,癫狂得很。要这个价格是因为难画,耗时耗料。放我下来,大头弟还没有睡吧,别让他看见。
   我就不放,会怎么?我的女人我要怎么就怎么。温金贵抱得更紧了,嘴巴在柳小竹胸前拱来拱去,大步往卧室里走去。
  
   二
   院子里,柳小竹面对竹林,一笔,一笔画着,阳光抵在她后背,额头上渗出颗颗汗珠。也不知画了多长时间,阳光已经歇在她头顶,她还是那么坐着,连姿势都没变一下。
   柳小竹面前放着一个画架,固定着画板。画累了,她就换个画法,写生。她对温金贵说,这叫调节,恢复疲劳,学内画时,老师教的。温金贵似懂非懂,只顾点头。
   柳小竹呆望着竹林。竹子弯着腰,绿油油的竹叶上粘着绿豆大的露珠,像一颗颗圆圆的跳棋珠子,彼此凝神相望,眉目传情。竹子根部,落满了厚厚的竹叶,却抵挡不住一个个花花的小脑袋冒了出来,一节一节的,尖尖嫩嫩的,裹着棕色的外衣。
   你在画竹笋?身后突然传来说话声。
   柳小竹望得正入迷,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你,刘东,怎么,今天有空?难得的哦。说着,她站了起来,两只脚动着,坐久了,腿脚有些木。
   我是公私兼顾,上面要几幅湾河村的照片。照完了我过来,看看我预定的宝贝,好了么?刘东问。
   还是你这个吃皇粮的舒服,上班期间可以做私活,不像我,不干活,就得饿肚子。柳小竹咯咯咯笑着,继续说,现只画完一个,画完就给你。在你先就有客户订了好多的,我还没有画完。是你别着急,慢工出细活。画内画不像在野外写生自由,那是在台灯下,一笔一画,不能有丝毫马虎。
   是,是,内画我是外行,听你的,刘东连忙回答。柳小竹的声音,给刘东的感觉,就像她人一样让人舒服,脆生生的,甜蜜蜜的。她说话的时候,饱鼓鼓的胸脯起伏着,两条粗黑的辫子,一前一后搭着。现在留长发梳长辫的女人不多了,谁也不愿意麻烦,天天梳天天辫的,刘东暗想,她竟然这么好看,两只眼睛水汪汪的,仿佛多看几眼,就能把人的魂给勾了。尤其是那腰,是那么细,越发显得胸脯的丰满,像两座山峰,张扬,耸立。刘东暗地里不知拍摄了多少张,他喜欢收藏,喜欢摄影,美,是不会放过的。当然,刘东欣赏她,并非仅仅如此,更重要的是她的内画。他听说过内画,深度了解内画却是因为柳小竹。柳小竹告诉他,简单说来,内画有自己独特的画法,以特制的变形细笔,在玻璃、水晶、琥珀等材质的壶坯内,手绘出来的画面,最先起源于画鼻烟壶。
   柳小竹从屋里出来,拿着一个鼻烟壶。这个鼻烟壶扁瓶形,直口,圆底,珊瑚盖。画面是一片竹林,一个蜂窝包裹在一棵又粗又高的竹子的枝节上,离地面有两人高处。朝阳刚升起,一只黄蜂在棕褐色的蜂窝口瞭望。细致入微的画面,笔笔精妙,有虚有实,十分逼真,给人身临其境的感觉。
   刘东左看右看,喜欢得了不得。好,我喜欢,就是这个样子的。这是竹染胭脂巢落寞,还有三个啊?
   别催,我会画的,不是随便拿个鼻烟壶就能画,是要为内画特制的鼻烟壶。画画的物件,内壁要打磨,才能着画。反正你别着急,到时四个鼻烟壶一起交给你就是了。柳小竹微微一笑。
   也不急,你慢慢画。我再照几张,回去交差。刘东反倒不好意思,也微微一笑,又补充了几句,你是画出美,我是照出美。我去拍照了,说完走了。
   刘东是用拍照来记录湾河村的美,柳小竹是用弯头小笔来画出湾河村的美。拍照谁不会啊,温金贵跑出来对柳小竹这样说。柳小竹不这样认为,不过呢,她还是喜欢用笔来画出美。她的弯头小笔一画,婀娜多姿的南盘江就流到湾河村了;她的弯头小笔再一勾,丈夫捞鱼的幸福就画出来了;她的弯头小笔再一描,公公婆婆在花地里的笑容比花还美;她的弯头小笔再一动,袅袅炊烟的农家院子飘出了煮苞谷的香味;她的弯头小笔再一点,家门口的竹林沙沙响了起来……
   望着刘东离去的背影,柳小竹想起他刚才说的话,有些糊涂。上面要他拍几幅湾河村的照片,什么意思?难道,要搞什么摄影展?还是要宣传美丽乡村?湾河村是很美,我的北方家乡也很美,不过呢,湾河村有山有水有竹林,竹林上还挂着蜂窝。只是,湾河村少了点安静,紧紧挨着城,跨过江,过了桥,就是西平市城区。
  
   三
   柳小竹折转身,来到竹林跟前,望着竹林里面的蜂窝。她就是想不明白,黄蜂怎么会在竹林里建蜂窝呢?
   家门口这片竹林很大,公公告诉她,是他的爷爷栽下的,当时只有几株。竹林与房子之间有一个很宽的院子,房子左侧是一间耳房,堆满了杂七杂八的东西。右侧是敞开的,是进出的路。竹林外面是西平市最大的一条江,南盘江。江那边的市区高楼大厦,比眼前的竹林还多,还密。
   两月前,柳小竹进竹林,掰竹笋,无意间看到这个蜂窝,拳头大,棕褐色。在竹林外看,不容易发现。后来,越长越大,黄马蜂越来越多。不用走进竹林,在远处都能看见。这些黄蜂可比蜜蜂大得多,远远就听得见嗡嗡声。
   当时,她喊来温金贵。瞪大眼睛仔细看了看,温金贵笑道,这叫蜂鸟来潮,我们家这儿是宝地呢,你是宝地的女主。
   柳小竹笑道,嘴抹蜜了吧。
   温金贵跑回家,穿着下鱼塘捞鱼的黑色防水连衣裤,连头也蒙着,两只眼睛,罩着墨镜。在蜂窝下仔细看了半天。他走出竹林,对柳小竹说,等蜂窝长大一些,我端了它,油炸蜂蛹,给你享受美味。
   不!不能端。留着,就让蜂窝挂在那儿,这是多么美好的邻居啊!别动不动就吃,你不怕折寿。柳小竹狠狠瞪了温金贵一眼,说,我还要靠它画画赚钱呢。
   画蜂窝赚钱?温金贵眼里喷着光。好。依你,媳妇,得了吧?赚钱,就是要赚钱。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就是赚钱。
   你的意思是我在你眼里不如钱,柳小竹嘟起了嘴巴。哪里呀?这是哪跟哪啊?你是我最喜欢的人,赚钱是我最喜欢的事。
   温金贵脱下防水服,问柳小竹,媳妇,你穿上,去蜂窝跟前看看。
   柳小竹眼一瞪,不,我就远远观察,我怕。再说,不要惊扰它们。
   温金贵把大头弟喊过来,对柳小竹和大头弟说,你们不要走近蜂窝,更不要惹它们。黄马蜂从不主动攻击,只有受到威胁时才蜇人。大头弟嗯哪嗯哪应着,添着食指,远远走开。
   柳小竹听说过黄蜂蜇人,它的刺很毒,像毒箭,中箭多了,有生命危险。温金贵还说,蜇了人的黄马蜂,很快会死的。从此,柳小竹从不走近蜂窝,只是在竹林外观看。时不时有黄蜂从头顶飞过,像一架小飞机。自从有了蜂窝后,院子里仿佛成了备战繁忙的空军基地,黄蜂如战机,不时起飞和返航。好在她听了温金贵的话,从不招惹它们,它们也不管她,倒也邻里和睦。温金贵告诉她,到了秋天霜降,特别是冬天冰冻的时候,很多黄蜂就活到了尽头。寿命这么短?她有些难过。温金贵安慰她,蜂王活得长。
   黄蜂给她带来了不少快乐和灵感。白天,她仔细观察,晚上,把一只只黄蜂画进了她的鼻烟壶、水晶球、花瓶屏风、生肖葫芦等。周末,她骑上电动车,把她的作品带到花鸟市场,常常供不应求。花花的票子,让温金贵赞不绝口,说她是造钱机,是会下蛋的母鸡,会生钱的。
   刘东就是在花鸟市场认识的,说,西平市没有画内画的,你是第一人。你的作品,必须收藏。买她的鼻烟壶次数多了,她与刘东熟悉了起来,知道他是市摄影协会的,在市文联工作,喜欢收藏,他的藏品,多次参加西平市藏品展览会。
   经过刘东再三询问,她告诉刘东,她与丈夫温金贵是在河北衡水打工时认识的。她当时在那儿跟着师傅学习内画,后来,师傅在湖北宜昌盘下新店面,她去那儿画内画表演,表演就是当场作画,目的是销售鼻烟壶以及其它画有内画的物件。巧的是,温金贵也在那儿打工。温金贵一有空,就蹲在柳小竹面前,看她画画,后来,他们就好上了。去年结婚后,她就跟温金贵来到了西平市,定居湾河村。内画,是她的梦,从握住那支弯头小毛笔的刹那,她注定要和它不离不弃。温金贵特别支持她画,说西平市没人画,她就成了稀罕,稀罕的东西,就是宝贝。
   那生意怎么样?刘东问她。
   不错的,比那边还高。柳小竹一脸的满足。
   几天后,刘东把她作画的表演照,画好的鼻烟壶、水晶球,花瓶,屏风,十二生肖葫芦,拍成照片,配上文字《湾河村的内画女人》发表在《西平市晚报》上。
  
   四
   内画及内画表演,在西平市确实是新鲜的东西。有人买,还要观看如何画。于是,干脆来到河湾村,看柳小竹现场作画。
   柳小竹成了名人,不仅是湾河村的名人,还是西平市的名人。到花鸟市场摆摊卖内画,变成在家里订单作业。不加班加点,还不能按时交货。

共 15237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一壶山色》是一篇书写人性的小说。小说借由内画,这个造型独特画法别致的物件儿,作为道具,以城市扩张城郊村子拆迁的时代背景,刻画人性。小说主人公柳小竹来自河北衡水,与温金贵结缘,远嫁乌蒙山脚下南盘江畔湾河村。她将新家的竹林、蜂窝带入内画素材之中,吸引了很多当地人的注意。刘东就是其中之一。小说所写一壶山色,明着指内画,实则,小小的湾河村,相对于乌蒙山,也是一壶山色。而作画的柳小竹,对于这个新家来说,她精湛的技艺,温良的品格,何不又是一壶山色呢?柳小竹爱家,爱内画。内画带给她财富,也带给她机遇,同时,也带给她很多困惑。她并不愿意看到丈夫温金贵事事金钱至上,在温金贵在阻挠拆迁,企图以亲弟弟大头弟的生命来换去更多补偿款时,善良的她发现端倪,及时阻止。让违背人伦,陷入金钱陷阱的温金贵幡然醒悟。同时,这表现出的不舍与成全,也彰显了柳小竹对新家的深爱。同时,嵌入其中的内画创作过程,书写得细密入微,让读者仿若旁观一般,足见作者书写功底之深厚。小说题目内涵深邃,流转的情节,涉及当下很多流行元素:内画、摄影、拆迁、改变等。让人在如大江奔腾流转的情节中,欣赏到一幅流动的改革之壮美图画。小说收尾处,温情脉脉,让人读懂人性,参悟人生。此篇小说书写结构缜密,语言凝练灵动,主题向上,是一篇具有现实意义的佳作,当倾情推荐!【编辑:平淡是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318002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1 楼        文友:雪之兰        2018-03-19 09:27:06
  自从第一次接触到山哥的文后,每次在欣赏之时,都怀着喜悦而恭敬的心理,端正坐姿,聚精会神地,虽然山哥的文总是让人急切地想一睹为快而解决悬疑,但还是舍不得吃快餐,而是慢慢地,就像手抚长长的画轴,让其徐徐展开。山哥的每一次点墨,都入心传神。无论是人物心理刻画、环境气氛的渲染、人性的真实拷问等都让人忍不住在掩卷之后仍回味再三。感谢山哥的好文!
回复1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19 09:55:11
  谢谢兰凤,你的点评很温暖精准,给力我鼓励,
   我的创作目的正如你所言。
   与你共勉啊!
12 楼        文友:伊蘭        2018-03-19 09:39:02
  读山地老师的小说,最喜这题目,吸引人,与文字实现了很好的映衬。画壶者美好的心灵如青葱山色,给人以陶醉和影响。
万人如海一身藏。
回复1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19 09:56:01
  伊蘭,你好,谢谢你。
13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8-03-19 09:51:16
  这篇小说的开篇处理得真是太妙了,一句话就带出了一种意境,开阔清朗,动静相宜。柳小竹本身就是一幅静止的画。弯头小笔一点,黄蜂翅膀抖开要飞,仿若就是画笔瞬间的起落。短篇的开头和结尾对一篇小说来说太重要了。这个开篇设计,足见小石头的功底。赞一个。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13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19 09:57:29
  妞妞好,谢谢你,捉了这么多虫子,使得文字一下子干净了起来。
   你温暖的鼓励,我继续努力,力争突破自己。
14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8-03-19 10:22:41
  《一壶山色》这个题目也是棒极了,意味无穷,轻轻一读便感觉余味袅绕,并且把这篇小说的主题意蕴收纳在这四个字中,天衣无缝。再赞一个。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14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19 10:42:59
  好,我也喜欢这个题目。
   你这一说,我更加自信了。
15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8-03-19 10:46:12
  一对夫妻,在性情上有着明显的差异。一如他们的名字——柳小竹清雅出尘,样貌出众,蕙质兰心;而温金贵却是一心向钱,利欲熏心,自私狭隘。读完这篇小说,我感觉山哥更偏重于柳小竹这个人物的刻画,对温金贵这个人物的刻画最大的成功之处便是真实,贴近于生活中的人物特征,这一点十分可贵,也值得我们学习,但某些地方还可以下手更狠些。对于刘东这个角色的处理,建议可以将他对柳小竹的爱慕可以在适度的范围内更浓郁一些,让情感的流动源于内画且止于内画。写小说我是外行哈,在山哥文前班门弄斧了。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15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19 11:06:35
  好建议。按你说的润色后,人物更加丰满,故事一定更加精彩。
   待空时,好好想想。
   谢谢雪妞妞!感动。
16 楼        文友:云飞        2018-03-21 21:16:32
  难得的好小说,在当今城市扩张拆迁过程,普通人的平静安稳日子受到撞击,唯有适应,因为生活还得继续。
   内画是道具吧,其实是解剖了再变革时机的人性。很喜欢刀哥哥这篇小说。
回复16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21 21:19:02
  云飞,还在法国吗?
   祝福,安好!
17 楼        文友:康心        2018-03-25 16:18:24
  静读,细读,回味,仿佛电视剧从眼前银屏落进心里。山地老师的文总是立场分明又不一语道破,让主人公慢慢演给读者看。当你迷糊读完又晃然大悟时他的文也华丽写完。人性,文彩,社会,尽收眼底,美的,丑的,人物特点鲜明。一壶山色也是一场生活剧。谢谢山地老师这么好的作品。
用文字记录人生的轨迹,修一条心心相通的小径
回复17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3-26 09:59:28
  谢谢康心鼓励,继续努力,与你共勉啊!
18 楼        文友:一米月光        2018-06-24 21:34:06
  从今天起,好好研读山哥的小说,静下心来学习学习!
回复18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6-24 22:33:35
  谢谢一米,共勉,一起进步!
共 18 条 2 页 首页上一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