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丹枫】入土为安(小说)

精品 【丹枫】入土为安(小说)


作者:金源 童生,552.7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110发表时间:2018-09-14 12:04:02


   你……赵有生看着斗鸡一样盯着自己的小弟,无力地摇了摇手:等一会我再和你说。
   其它人都走了。屋里只剩下赵有生夫妇、母亲、大哥和两个弟弟。妈妈说:老大呀,你爸爸说,他不在了,让你先看看他的抽屉。赵有生猛然想起半个月前父亲的话来。连忙打开抽屉,里面放着一叠纸,上面是一个鲜红的党费证。那纸是父亲亲笔写的遗言。字很大,很刚劲,只是笔锋有些哆嗦。遗言和父亲的说法无二,只是几件事情交代得更加具体和清楚:一是关于能否土葬的问题。父亲说他已经向单位请示并且取得同意。土葬地点和赵有生的姨夫已去过,本人满意,不必另行选址。二是党费已预交到年底,银行卡上的钱给小弟五万算是生活补助,其余全部上交党费。三是棺木已在刘家老铺子订好且交清全部费用,需要时联系即可。三是坚决不准大操大办,简单快捷处理。四是除盖党旗外,不准向组织提出任何其它要求。五是让老大照顾好母亲,管好家。
   赵有生把父亲的遗言念完,众人无不动容。连一向直言无忌的小弟都哭得一塌糊涂。而赵有生没有念父亲是单独给自己的话:为官不易,心正则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赵有生说:大哥,你说个意见。大哥知道是说刚才小弟的事情。略一考虑说:我看这样,你这面按你的意见办理,老二本身在外地,本地没有朋友,也按你的意见办理,小弟这面变通一下,但是严格限制范围。如何?赵有生知道,大哥也很是为难,毕竟是自己的家事。想了一下,这样吧,小弟拿个名单,我和大哥看看,我们还是要尽量限制范围,你请的人如何和家里无关。听到赵有生松了口,小弟张了张嘴,但是没有再说什么。
   赵有生知道,不出半天,信息就会传遍自己的人际圈子,麻烦事情还在后面。
   赵有生分别给自己的上级汇报了情况,又给单位打电话,告诉书记单位让他全权负责。书记问父亲的事情如何了。赵有生含含糊的说:还在医院。
   书记是在高速公路上接到赵有生的电话的。赵有生父亲身体不好的情况,他是清楚的。早上上班时,找赵有生商议工作,却发现人不在。问办公室主任和司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打电话又总是不接,打发人上宿舍看了看,也没有人,心中就猜出了个大概。连忙联系刘明才知道连夜回家且知道了具体的情况。对于既是兄长又是班长的家事,从情理上也必须去看看,加上又是周末,所以接到消息的第一个动作就是买火车票。可还没有走出一百公里,赵有生的电话就进来了。
   你在哪里。
   我在去的路上。
   去哪里。
   去你那里。
   你坐的什么车?你来干什么?
   火车。去看看。
   胡闹。下一站马上下车回去。
   赵有生用从来没有过的严厉口气说。
   你那面的情况我知道了。今天是周末,我去看看就回。
   不行,按我说的办,这面的事情严格保密。别人问我就说在省城。末了,又说:拜托了,不要自找麻烦好不好。
   别人问我怎么解释?
   就说不知道,就这样。
   要不要找几个人过去帮忙?
   不用,这里没有什么事。
   书记说好吧。拦住了自己单位的人,赵有生心里略略安稳了些,可这些年自己在外面好几个地方干过,都有一些朋友和同事,现在的信息传递得很快,要不了多久就会传开。如果主动说明,无疑是招徕,不说大家有些想法也说得过去,最怕的是不请自来的这一部分。仔细想了一下,赵有生把大哥和妻子叫到母亲的房中,把电话交给妻子:除了省上领导的电话交给我接,其它的电话一律你接,问我在干什么就说不知道。问家里的事情,也说不知道。妻子嗯了一声。又对大哥说了自己的担忧。问大哥:这样处理可好?大哥说:后天早上出殡,明天只有一天的时间,你就守在灵堂。凡是不请自来的人,只在灵堂打个招呼。磕头烧纸是个礼数,没有什么大的问题。难处理的有两个,一是接待,来人安排不安排接待。二是人情,怎么办?还有小弟这面。赵有生思索了一下,说:来人一律不安排接待,这个事情你亲自负责。送人情的事情按定的办,小弟这面,我的意见是这样,把能压缩的全面压缩。然后把父亲的抚恤金之类全部给他,我和老二不要。另外,他的朋友必须在事情结束之后他自己去安排接待。老二和大哥赞许地点了点头。
   直到晚上十一点多,赵有生才从忙忙碌碌中得空坐下来。妻子把赵有生的电话递过来:上面几个处长的电话我接了,其它的都没有接。我按你交待的说了,人家也没有说什么。赵有生点点头,然后打开电话。结果未接电话、短信、微信几乎把手机都打爆了。粗略的浏览了一下,有的说:节哀顺变,有的说:我几点到,有的直接发来微信红包……赵有生无奈地叹了口气,既然消息已经传开,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不应。所以直接关机了事,等事情处理完再慢慢回复。微信红包也好办,不接受24小时自然退回。麻烦的是几个不请自来且已到路上的人,都是自己多年的好朋友。说不定有的已经到了。这个事情让人着实头痛。揉了揉太阳穴,又让妻子把大哥和刘明叫来:人家既然来奔丧,一味的被动不好。来就来了,正常接待。要来的你现在也堵不住。这样,刘明不是在宾馆开的套间吗,这次就欠你个人情,明天下午把他们集中到你那去,我去见个面。这面来的人,大哥告诉他们烧个纸就走,不要多逗留。刘明说:正常的人情往来,怎么搞这么复杂,我就搞不懂你们这些当官的,脑袋里面一天转悠的什么事情。大哥说:这样最好。赵有生说:还有什么没有考虑到的事情?大哥说:两个核心问题:一是不请自来送礼金的怎么办?二是后天中午的饭怎么吃。赵有生说:礼金坚决不能收。不设礼薄,就无人随礼。你、我还有母亲不单独接待外人,不创造机会。后天早上早点起灵,争取十点前安葬完毕,不专门设宴,家里的至亲特别是农村的亲友们,由其它家人出面,各自找个好一点的小饭馆,单独分散吃个便饭。凡是和我、和父亲单位相关的人员,一律不管。明天晚上舅舅送两只羊来。找个大锅连夜煮了,作为后天早上帮忙亲友的早饭。大哥说。好的。
   次日凌晨,全家人和帮忙的亲友早早地就开始忙碌了。赵有生几乎一夜未眠,后半夜在床上躺了一会,可脑子里面翻来覆去一会是父亲的影子,一会是家里的事情,几乎没有合眼。早上匆匆忙忙地喝了一口稀饭,就跪在父亲灵前,守候着前来吊唁的亲友。
   来得人几乎都是本门亲戚。每来一个人,赵有生就递上一叠纸钱,陪来人磕头答谢。早上九点许,却一下来了十几个操外地口音的人,赵有生本来在盯着父亲的遗照发楞,旁边的妻子推了他一把,才回过神来。大哥已迎了上去,和那几个人低声说着什么。吊唁讲究的是肃穆,来人也不客气,入乡随俗地开始依次行礼。直到最后一个人磕完头,赵有生才在别人扶持下起来和大家打招呼。一个个握手过去,又把大哥介绍给大家:我这面有些忙不过来,这是我大哥,你把大家招呼一下。有几个转头找着什么,大哥说:家里拥挤,我们借一步说话吧。几分钟后,来人就匆匆离开了。后来又来了几拨人,都在大哥的劝说下离开了。
   下午三点,赵有生和大哥带着烟酒来到刘明住的房间,里面挤满了人。赵有生抱抱拳头,让刘明把酒斟上,自己先端了一杯:感谢大家一路风尘。这第一杯酒我替父亲谢谢大家。说着,把一大半酒撒浇在地上,剩下的自己抿了一下:多余的话不说了。父亲生前有命,不请客,不收礼,不大操大办,明天早上就出殡了。各位能来,是给我长精神,我理所当然应该请大家吃个便饭。但是,人多事杂,我就不耽误大家了,我们见个面,情都有了。各位想转转,这里新建的骊靬城不错,要是回去,按照你们的时间安排,我就不多留了,明显的带有逐客的意思。
   来人却都不说话,端着酒也不喝,不约而同地看着刘明。刘明咳嗽了两声:老大,兄弟们都说要表示个心意。
   赵有生瞪了一眼刘明:大家来,就是最好的心意。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与情与理,我都理解你们的心情。可也请大家理解我。中央有政策、上级有规定,你们要是为我好,还认我这个朋友,就喝了这杯酒。行吗?
   大家面面相觑,从L市来的委生军,即是赵有生的大学同学,又是一家国企的老总,看着场面有些尴尬,就打起了圆场:好了,大家都不说了,头也磕了,纸也烧了,心也尽到了,就按老赵的意见办。这样,今天大家都不随礼,但是,明年清明我们一起来,一起去给老人家的坟头种些树。如何?
   这个说法赵有生无法拒绝。
   在寒风彻骨的清晨,赵有生把父亲送到了父亲亲自看好的地方。这是县城北面的一小山坳,距离县城大约有几公里的样子。座北向阳,山坳两侧和后面全是光秃秃的小山包,一条蜿蜒的土路从山包一侧绕来,又从另外一侧绕去。不知道什么年间什么人在路边种植下的几颗柳树和沙枣树,还顽强地生长在山脚下,粗壮的扭折的身躯似乎向人们诉说着时间的沧桑。树下甚至还留有个几个相对平坦的石头,供路人歇脚。再远处就是冬天的土地,三三两两的牛羊散落在远处,不时还发出悠长的叫声。登上山顶,隐隐约约可看见县城的高楼,还有那气势雄辉的钟鼓楼。四周寂静而空旷。
   赵有生给父亲第一个填土后,就走过去坐在山顶上,看着亲友为父亲填土造坟。等所有的一切都做好,赵有生对家人说:明年开春,我们全家在这里植树。身后,那刚刚堆起的新鲜的黄土堆,静静地卧在正午的阳光下。

共 8567 字 2 页 首页上一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讲述的是一位正团职军转干部的后事,是以三儿子赵有生的视角讲述的,赵有生也是党的高级干部:父亲十六岁当兵一直干到团级,四十多岁转业回到祁连山下的老家,在老家又干了近二十年。关于父亲的后事,三年前,父子俩有过一次沟通。那是接父亲出院的那天下午。半个月前回家时,父亲又一次说到了后事:我的事情,记住三点:一是不能麻烦组织,不能破坏规矩。什么追悼会之类的都不要,盖个党旗就行了。二是土葬问题。我已请示过,我们是土葬区,允许的。老坟就不去了,太远,以后你们想看看我也麻烦。我当了一辈子官,除了给我们家挣个清名,也没有给家里人带了多少好处,别说别人,就连你小弟现在还在埋怨我,当初没有动用关系给他找工作,何况其它人。还是就近找个山旮旯,避风向阳就行,自己清静些。三是不能麻烦亲友,不能大操大办。你乡下三叔家我喂了两只羊,到时候杀了,煮一锅清汤羊肉,叫上本家子弟,抬出去埋了就是。父亲死后,在父亲的书桌抽屉里找到父亲写的遗嘱——一是关于能否土葬的问题。父亲说他已经向单位请示并且取得同意。土葬地点和赵有生的姨夫已去过,本人满意,不必另行选址。二是党费已预交到年底,银行卡上的钱给小弟五万算是生活补助,其余全部上交党费。三是棺木已在刘家老铺子订好且交清全部费用,需要时联系即可。三是坚决不准大操大办,简单快捷处理。四是除盖党旗外,不准向组织提出任何其它要求。五是让老大照顾好母亲,管好家。尽管父亲的死讯很保密,还是有好友知道了来了,除了吊丧不收任何礼品;最小的弟弟是个体户,他的朋友来吊丧可以,一律不招待,等事后小弟另外择日招待。要做到让父亲入土为安真的不容易,彰显出身为国家干部的子女严于律己,按规矩为老人办后事。全篇文字精炼,纪实文学,父亲作为老党员高风亮节,子女守规矩严于律己,不愧为模范之家,堪为楷模!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915001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09-14 12:05:09
  全篇文字精炼,纪实文学,父亲作为老党员高风亮节,子女守规矩严于律己,不愧为模范之家,堪为楷模!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2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09-16 22:23:25
  恭喜老师佳作获精,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3 楼        文友:湘西古痴        2018-09-17 17:16:39
  拜读好文,问好老师,期待精彩继续。
回复3 楼        文友:金源        2018-09-18 21:07:09
  谢谢鼓励。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