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传奇小说 >> 【看点】大义(传奇小说)

绝品 【看点】大义(传奇小说)


作者:双双喜 举人,3359.1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455发表时间:2019-01-22 20:15:00
摘要:在那个英雄辈出的年代,向为民族大义而战的英雄们致敬。

【看点】大义(传奇小说)
   喜元达一想到石亚荣,心里就有种说不上来的酸楚。他突然想起了八年前张新堂对自己说过的那句话——你和石亚荣是有缘无份,说不定将来还会成为仇家。当时喜元达并不是太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如今他算是彻底明白了。看来,八年前张新堂就预料到了今天的发生。喜元达又想起了七年前的那次伏击战,当时若不是石亚荣带着队伍打鬼子的伏击,胡林谷游击队不可能取得那次战役的胜利,也不可能顺利救下王特派员。敌非敌、友非友,世事变化无常,他觉得人生的变故有时候简直是不可思议。喜元达想到那次伏击战,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也是他一直想问,却没来得及问的一个问题。想到这里,他扭头盯着身侧趴俯着的喜元郎,低声问道:“哥!我想问你一件事儿。”
   “啥事儿?你说!”喜元郎低声回道。
   “当年,咱爹是怎么死的?”
   喜元郎扭头瞅了瞅他,回道:“心肌梗塞。”
   “不可能,咱爹没病。”
   “既然没病,当初你为何把他带到医院?”
   喜元郎的这番回话,使得喜元达彻底哑了口。
   这个时候,城南的天空突然窜起了一颗照明弹,照明弹于高空爆炸,映亮了潍县县城的大半个天空,同时也映亮了喜元达眼前的这座巍峨高耸的城墙。城墙上人影晃动,喜元达好似在那些晃动的身影中发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那个女子一身戎装,手里紧紧握着两把驳壳枪。
   “打——”张新堂短枪一挥,下达了战斗命令。一时间“噼噼啪啪,轰隆轰隆”的枪炮声响成一片。喜元郎是率先打响他那挺歪把子的。他一手紧紧攥住抵在肩胛处的枪托,一手紧紧扣住扳机,嘴里还随着“哒哒哒”的枪响发出“啊啊啊”的叫声,他脸上的表情更是狰狞可怕,那对平常总是半眯着的小眼睛如今瞪得浑圆,充满了斑斑血丝。
   重机枪剧烈抖动着身子狂吼乱叫,把喜元郎孱弱的的身子顶得左右摇晃,枪筒里喷射出一连串红彤彤的火舌。喜元郎果然是个名不虚传的神枪手,歪把子枪口所指之处,城墙上的国军纷纷中枪,尸体由城垛口像秋风扫落叶般纷纷掉落。喜元郎似乎是杀红了眼,嘴里的“啊啊”声突然变成了狂暴地叫骂:“打死你们这些支那猪……”
   他之所以这样骂,全然忘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把自己又当成了想当年的日军宪兵司令。一直趴在喜元郎身侧负责给他捋弹夹的小李抬头瞅了瞅他,脸上掠过一丝愤恨的表情。
   这场惨烈的战役打了将近一个时辰,西城门仍然没有攻破。双方人员伤亡也都是非常惨重。
   东天的太阳早就升起了一竿子多高,这本来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大晴天,然而现场硝烟弥漫,那轮太阳变得黯淡无光,躲在铺天盖地的黑烟后面若隐若现。八支队的战士几次冲锋都被架在城垛上的机枪扫了下来,城门口堆满了同志们的尸体。堆得像一座小山。
   此时,城墙内突然传来密集的枪炮声,城墙上的守军顿时变得混乱不堪。原来,东、西、南三处城门都被解放军大部队攻克了,唯独武装部把守的西城门久攻不下。解放军没料到国军武装部的战斗力如此强悍,已经攻克三处城门的战士们便都围拢过来打援。
   张新堂见时机已到,挥枪冲出了隐蔽点,大喝一声:“同志们,冲啊——”喜元郎将那挺已经打得发烫的歪把子往手里一提,紧跟着冲出了隐蔽点。喜元达也握着短枪冲了出去。
   城墙上的国军仍然负隅顽抗,八支队的战士们冲出去的那一刻,被架在城墙垛口的重机枪扫倒了一大片。喜元达眼疾手快,挥手一枪,将那个国军机枪手打落城墙。
   此时,城墙上负隅顽抗的国军已经被解放军从四面八方团团围住,这座城墙对于国军来说无异于一座孤城。喜元郎作战勇敢,怀里抱着歪把子一路“突突”,第一个踏着台阶向着城墙上冲去。喜元达挥枪解决着城墙下零散的国军,也跟着他往城墙上跑去。
   喜元达往城墙上跑的时候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即将窜出城墙口的那一刻,他紧跑几步赶在了喜元郎的前面。他刚刚踏出城墙出口,突然传来“啪啪”两声枪响,只觉得身子一沉,双腿登时像坠了两个大铁砣一般沉重,遂重心不稳,倒在地上。
   喜元达强忍着伤口的疼痛抬头打量,见城墙上横七竖八地倒满了国军的尸体。城墙垛口的位置坐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女人双目紧紧盯着他,双手各握着一把短枪,枪口正指着他的方向,而她的怀里还揽着一个已经身亡的男子。那个女人正是石亚荣,她怀里揽着的是她的哥哥石亚军。由于近在咫尺,喜元达看得清晰,石亚荣当时的表情无比悲愤,她紧紧咬着嘴唇,脸颊上挂着两道泪痕。紧瞪着他的一双眼睛布满血丝。
   喜元达也盯着她,口中喃喃嘟囔了一句:“亚荣——”
   此时,喜元郎抱着歪把子也冲出了城墙口,他瞅了瞅中枪倒地的喜元达,举枪对准了对面的石亚荣。
   喜元达突然大喝一声:“不许开枪。”
   喜元郎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对面的石亚荣,朝着喜元达狂吼道:“兄弟,我若不开枪,她就会打死我们——”
   喜元达突然举枪对准了喜元郎,声嘶力竭地吼道:“我再说一遍,把枪放下。”
   喜元郎有了些犹豫,歪把子的枪口开始缓缓下移。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石亚荣手里的枪突然响了。她开枪的那一瞬间,故意侧移了一下枪口,子弹贴着喜元郎的身侧飞了过去。与此同时,喜元郎将手里的歪把子一提,猛地扣动了扳机,机枪口朝着石亚荣喷出一串火焰。喜元郎朝着石亚荣扣动扳机的同时,喜元达手里的短枪也响了,子弹不偏不倚穿透了喜元郎的胸膛。喜元郎“啊——”了一声,手里的歪把子“啪嗒”一声摔落在地,他的身子杵在原地摇摇晃晃了好一阵子,最终“噗通”倒地,蹬了蹬腿儿闭上了眼睛。喜元达随后也昏死了过去。
   城墙上发生的这一幕,被刚刚踏出城墙口的张新堂看得一清二楚。他回身朝着城墙口大声呼喊:“卫生员,卫生员,这里有人受伤了——”
   喜元达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倒在一张病床上,他微微睁开双眼,眼前朦胧着一个身穿白大褂、头戴护士帽的女护士的身影。他觉得眼前的这个身影无比熟悉,伸出双手猛地攥住了她的手,嘴里喃喃呼喊了一句:“亚荣——”女护士并没有将手从他手里抽回来,却抬起另一只手扯了扯盖在他身上的一床雪白的棉被,看着他笑吟吟的问了一句:“喜队长,你醒了?”女护士一说话,喜元达才反应过来,这个人并不是石亚荣。
   二十天之后,喜元达伤愈出院,直接去了县委武装部。如今的武装部已经不再是国军的武装部,而是人民解放军的武装部。喜元达进了武装部大院,警卫兵带他去了部长室。一个姓孙的政委接待了他。孙政委先沏了一杯热茶递到他手里,托了托架在鼻梁上的一副黑边眼镜,盯着他问道:“你就是喜元达?”
   “是的!”喜元达回道。
   “我是武装部的政委孙克强。”
   “张书记在哪里?我要去部队。”
   “你不用找他了,他已经带着队伍北上了。你先看看这个。”孙政委语气冰冷地说着,将一张写满了字、还盖着红印章的纸递到喜元达手里。
   “这是什么?”
   “你的处理结果。”
   喜元达将那张纸仔细看了一遍,突然将纸张往桌子上一拍,“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没有枪杀自己的同志,我没有——”
   孙克强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喜元达同志,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喜元郎同志不是你枪杀的吗?”
   “我……”
   “张新堂同志曾经说过,喜元郎同志作战勇敢,为解放潍县县城立下了汗马功劳,就是这么一个好战士,在胜利即将来临的时候,却牺牲在自己同志的手里,而且我还听说,他还是你的哥哥!”
   “我……”
   “你的问题很严重,这是组织上对你的处理结果,你还有什么不服的吗?”
   一星期后,喜元达被投进了潍县监狱。这座监狱曾经关押过无数的共产党人,墙壁上还留有他们气势磅礴的诗词笔迹,什么“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或者“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喜元达对这些字迹都不感兴趣,只是盯着墙上的四个大字出了神,那是先人蘸着鲜血写就得四个大字——民族大义。
  
  

共 32261 字 7 页 首页上一页1...4567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大气磅礴的传奇小说。小说一开始就介绍了喜家的兄弟俩,大哥喜元朗,弟弟喜元达。兄弟俩年龄只相差了半岁,并不是亲兄弟。作为弟弟的喜元达其实本姓石,他的亲身母亲在生他的时候死于产后大出血,而他的亲身父亲则在他母亲临产的时候因为去请赤脚大仙而跌落山崖而亡,刚刚出生便遭遇了父母双亡的他,后来被好心的接产婆——喜元朗的父母收养了下来。在喜元达的成长过程中,他的养父母,尤其是养母——一位日本女人喜山氏,对他疼爱有加。十六岁的时候,喜元达在养父喜路春的带领下为亲身父母上了坟。此后不久,哥哥喜元朗订了婚,有了心仪的未婚妻石亚荣。其实,在石亚荣的心里,她对喜元朗并无好感,而对喜元达却心有所属。但后来,石亚荣还是嫁给了喜元朗。谁知道新婚之日却生变,婚礼现场来了一群土匪,他们不但要强抢新娘,还意欲打死为哥哥保护新娘的喜元达,关键时刻,多亏了母亲喜山氏拼死保护,喜元达才没有被打死,而母亲却一命呜呼……母亲死后,兄弟俩都想为母报仇,为此,喜元朗兜兜转转找到了日本人舅舅,而喜元达则在经历了曲折复杂的寻觅后投身到了革命队伍。漫长的八年里,兄弟俩就这样成了对立的敌我,哥哥喜元朗成了日本鬼子,弟弟喜元达成了八路军。这样的对立直到日本鬼子投降,喜元朗投诚才又有了变化。按说,兄弟俩这一回该是一个阵营里的人了,确实,此后的喜元朗参加了解放战争,而且在战争中表现英勇。但在面对昔日的爱人、如今的敌人——石亚荣的时候,兄弟俩再一次有了冲突,哥哥一心要打死对方,弟弟一心想保住对方。结果,在哥哥的枪打向对方的时候,弟弟的枪打向了自己的哥哥和如今的同志。最后,在民族大义面前,喜元达成了阶下囚……整篇小说以抗战为故事的大背景,以大义二字贯穿全文。其情节曲折离奇,人物个性特征描写生动贴切,故事跌宕起伏。欣赏拜读。倾情推荐。【编辑:兰花悠悠香】【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1250006】【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90820第0087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19-01-22 20:21:50
  老师的这篇小说虽然洋洋洒洒三万多字,但读着一点都感觉不到长,简直像看一场电影,真是说不尽的精彩。尤其是这么长的小说,文中几乎看不到蚊子。学习拜读。编辑不到位处还请见谅。
回复1 楼        文友:双双喜        2019-01-23 13:31:02
  感谢老师精彩的编者按。谢谢!
2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9-01-22 22:02:02
  欣赏好故事,为双双喜老师的大手笔点赞,为兰花老师的编按点赞。
只留阳光
3 楼        文友:小金子        2019-01-22 22:03:10
  真是好文章!赞一个!
胸怀天下锦绣,写锦绣文章!
4 楼        文友:双双喜        2019-01-23 13:31:47
  感谢老师精彩的编者按,辛苦了。
热爱文学,所以创作文学;创作文学,所以玩味文学
5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1-25 08:15:48
  恭喜佳作斩获精品,祝贺双双喜(刘炳学)老师,看点有您精彩无限!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6 楼        文友:陶桃        2019-01-25 19:14:17
  祝贺老师佳作摘精,看点有您真精彩!
7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1-28 19:29:33
  恭喜佳作斩获精品,争取更多精彩辉煌!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8 楼        文友:太行飞剑        2019-07-19 06:43:10
  今天早上读了这篇作品,学习了一些写作方法,感觉自己以前写东西诶呦注意这写问题。感谢作者与我们分享,祝你写作愉快,佳作连连
太行飞剑
9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9-08-19 06:09:20
  重读此文,再发感慨。与其说这是抗战神剧,不如说是在抗战背景下展示了复杂的人性,思考了个人爱恨情仇与国家大义之间的选择,指引了正能方向。神剧,重在神,可能人物美化,情节夸张,然此文所写人物关系复杂,均真实自然,丰满不脸谱,这正是文学作品的方向。情节发展上流畅合理,主题表现上水到渠成,正因为前面多重铺垫叙述,最后爆发在喜元达的选择上,而这个选择其实也就是一瞬间而已,是喜元达对喜元朗不满的积聚,对石亚荣死去的伤痛,二者激撞,让喜元达冲昏了头脑。小说文笔成熟,堪称佳作。
只留阳光
回复9 楼        文友:双双喜        2019-08-19 21:32:14
  感谢社长如此看重这篇作品,更感谢老师的精彩点评。真正读懂了这部作品的闪光点——人性。
10 楼        文友:花保        2019-08-19 14:39:28
  个人的爱恨情仇在民族大义面前不值一提。为文中主人公闪光的民族之魂点频!
梦有几许,路有多长;平凡生活,精彩展示!
共 14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