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利奇马(散文)

精品 【柳岸】利奇马(散文)


作者:邑侬 布衣,253.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44发表时间:2019-09-09 11:36:34


   第一次听说利奇马这个词,应是八月八号那天中午,之前在我的记忆里找不到半点它的蛛丝马迹,也就无从建立某种联系、产生相关联想。如果遇到此类情景,大凡自命不凡的人常会望文生义,或异想天开地杜撰一个美丽传说,有时还真让你给蒙对了,然大多数情况下,结论往往是滑稽可笑的。八月七号,也就是得知利奇马的前一天,恰好是七夕节,如今的七夕节,已西化成为中国年轻人眼里的情人节,利奇马恰逢其时地来到我们身边,带来了异国他乡灰姑娘与白马王子的深深祝福,这恐怕就是我对利奇马最初的认识。
   那天,我在西湖核心区北山街新新饭店就餐,那里的西湖醋鱼堪称一绝。原来只知西湖边有个楼外楼,它的招牌菜也是西湖醋鱼,前几年还拍了个连续剧,中央一套黄金时段连续播出,搞得天下无人不知,连黄口小儿都闹着要上楼外楼吃醋鱼。
   其实,新新饭店的名气不输楼外楼,早在民国时期就名扬海内外,尤其是杭城高官名流时常亲临捧场,生意说不上爆棚,但含金量很高。饭店的装饰也很特别,一水的海派宫廷风格,多少让这座百年老店蒙上一层皇家贵族的面纱。
   我一边享受着美味,一边在欣赏眼前摆放如初的民国老件。一台美式老款收音机引起我的注意,年代久远却完好如新,我相信它发出的声音,如同电影里国统区播出的战况报道那样,一个女人妖里妖气的讲话。我深陷其中而不知历史早已翻篇,恍如隔世久矣。突然间,它还真的发出声来,只是声调和语气相差甚远:下面播报浙江省杭州市台风蓝色预警,今年第九号台风利奇马在太平洋西北部生成,预计本月八号影响我省,九号、十号继续向东向西推进,届时杭州市……原来发声的不是它,而是与它相距不远的一台电视机,它让我知道一个名字,那就是利奇马。
   利奇马,是产于越南的一种热带水果,又名仙桃。多美的芳名非要与凶残的台风连在一起,该不会在冠名时受到“美女与野兽”的启发,用如此强烈的反差,来增强画面感,给人以耳目一新的视觉冲击。
   利奇马就这样走进了我的生活,在杭城的这几天,它会与我朝夕相处、休戚与共,尽管我对它没有半点好感。
   临窗远眺,湖水微微荡漾,阳光下泛着粼粼波光,湖边的垂柳,随风舞动,一展婀娜飘逸的身姿,午日的骄阳丝毫未减人们的游兴,五颜六色的阳伞撑起了西湖另一道风景,真是“暖风熏得游人醉”。眼前西湖一如往日,美不胜收,谁人相信恶魔利奇马将要来此糟践作恶。
   我下榻的宾馆离饭店只有一箭之遥,它的有利地形分明告诉游人,在跟左邻右舍的争宠中胜出,错落有致的粉墙黛瓦,贪心地向湖岸两边延伸,还真想把偌大的景区视为自家的后花园。
   难怪她敢叫西湖宾馆,瞧这架势就知道实至名归。房价自然不菲,一晚1600元的标间,居然爆满。
   一对上海来的年轻夫妇,在前台办完退房手续,让另一对江苏客有望拿到最低价。排在后面的住店客,一个个愁容满面,也许他们在担心自己要大出血了,山景房、临湖房、大套间倒是有,只是房价要贵出许多。
   我在一旁看着,心里却在为自己点赞,半月前在网上预订一间,价格打八折含双早。
   人得意时往往脑洞大开,这不,主动上前与这对陌生的上海人搭起腔来,操起半生不熟的上海话便问:
   “噶早就回去啦,房子噶紧张,哪能不多住几天?”
   他们先没有直接回应,很快男的要面子地说,家里有些事等着他回去处理。女的好像要实在些,压低嗓门神秘地说:
   “利奇马要来了,现在不走到时就晚了。”
   她加重了利奇马三字的语气,我以为她担心我不知何为利奇马,索性自负地对利奇马滔滔不绝起来,期间再次犯下自以为是的老毛病。
   看来他们也看到了有关利奇马的杭城蓝色预警播报。我对蓝色预警根本不当回事,因为它后面还有橙色预警,再后面还有红色预警;再说预警也未必准,就像天气预报一样,说是上午有雨,雨量中等,让你带伞出门,你照办了,结果呢,要么晴空万里,要么多云转阴,就是没下丁点儿雨。
   分手前我们相互加入了微信、成为好友,还专为他们送行赠言:西子湖畔利奇马,芽庄镇上一仙桃。
   回到房间时已过一点,本想小憩后再去畅游西湖,时间上还是宽裕的。最终还是未按计划执行,早早地置身于阳光下,融入醉心于西湖之胜的茫茫人流,大家的前脸后背被烈日烧烤着,红得快熟了,一如杨万里诗中所言“映日荷花别样红”……
   不知不觉间,湖面开始掀起微微涟漪,不断向外扩展,在湖岸的撞击下发出咚咚响声,晚霞里疯了一天的游人,趁兴踏上归途,准备稍作休整明日再疯。我疯得也不轻,累得晚饭都没有像样的吃,塞了几块随身携带的饼干,草草整理一下个人卫生,就上床睡觉去了。
  
   二
   我醒来时天尚未大亮,这是我平时习惯起床的老时间,接下来就是一番按部就班的内务操练,待我觉得镜子里的那个人无可挑剔时,我开始想到,应该去享受丰富的免费早餐啦。
   步入餐厅,一切都不是我预想的那样,除了环境和设施以外,剩下的让人大跌眼镜,可是后者才是最重要的。我下意识地打开手机,尽管打死我都不信,却真真地告诉我现在已经九点半。
   我只好没有选择地有什么吃什么,想起来这顿期望值很高的早餐,也不比昨天那顿将就的晚餐好到哪里。
   餐厅外面的园里和餐厅一样,满目疮痍,不堪入目。被吹落的残枝败叶随处可见,经不住风力的建筑物,被生生脱去了精美的外衣,大庭广众之下裸露出平时难以一见的躯体,一棵合抱之树遭遇了她有生以来最大的屈辱,卑躬屈膝地斜向一边,这些都是恶魔利奇马首次光临杭城的礼物。
   我在推想,园外的情景又当如何?答案是痛苦的,在利奇马的临幸之下,想要洁身自好守身如玉几无可能。
   我冒雨再次登临新新饭店,在临窗的老位置安然入座;还是要了份西湖醋鱼,因为它上来得慢,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远眺西湖,想让压抑的心情变得舒展些。
   映入眼帘的西湖早已面目全非,昨日还在搔首弄姿婆娑起舞的百年垂柳,现被利奇马连根拔出,一头秀发甩出半个马路;游客一夜间跑得无影无终,只见几位不要命的在展示自己另类的一面;无穷碧的荷叶逼迫露出自己的丑陋,那翻过来的背面就成了无穷灰;倒是抢修人员成为西湖的主角,那火一样的马甲,给杭城点燃了新的希望,也是眼下西湖最为靓丽的一道风景。
   前方电视里正在播出利奇马的最新情况,这次我没有坐着听,而是走向前站在那里,注视着每一个画面,倾听着她说出的每一个字。
   电视新闻让我知道,利奇马昨晚袭击了整个杭城,并造成十分严重的影响,而且从今天下午五时起,利奇马将再次袭击杭城,市政府已经做出决定,停发从杭州开出的所有火车、飞机航班,关闭经过杭州的高速公路。
   政府在紧锣密鼓地安排抗台救灾,我也得为自己当下的处境,设身处地规划一下,重点是如何处理好时间与金钱的关系:在杭滞留时间越长,所需费用就越多,反之亦然;若能抢在利奇马来袭之前,赶往上海发出的那趟高铁,就可比原计划提前一天到家,节省一天的房费不说,还能省去一日二餐,何乐而不为。眼下所有交通均被控制,问题是如何才能按时到达上海?
   浙江人的生意经早有耳闻,在我的计划尚未形成时,新新饭店大门口,就有私家车小哥在招揽去上海的生意;一番唇枪舌剑般讨价还价下来,二千元整数成交。
   我赶紧回宾馆退房,前台说我退房已超时,需扣除1/3房价才能走人。
   私家车已在宾馆门口候着,我管不了那些,爱咋的就咋的,拎起随身行李朝着小车直奔而去。
   小车在飞速行驶,我感觉到自己那颗跳动的心也在跟其同步。我知道利奇马的推进速度不比小车慢,我担心在这场与时间的较量中,我们不能笑到最后。
   车主非常善解人意,说了一些暖心的话,让我注意休息,到上海虹桥车站至少还有三个小时。
   我渐渐地安静下来,脑海里不由地浮现出许多画面,却很快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唯有那对上海小夫妻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高大……
   雨下得越来越大,雨刮器怕是难以招架,发出难听的吱呀吱呀求救声,大风也在助纣为虐,将路边杂物搅得漫天飞舞,小哥明显放慢车速以确保安全,我却陷于两难处境,快不得也慢不得。
   利奇马正在发威,小车向北向北,奋力摆脱它的死缠烂打。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终于从恶魔手中逃了出来,雨小了,风轻了,就是时间没了,紧赶慢赶还是没有赶上那趟回家的高铁。
   我只好改乘下一班高铁,连个座位都没有;搞搞清楚,我买的可是商务舱,一下子变得还不如打工的,真想发一通脾气来出出霉头,可又想,再有一个小时就到家了,而且与利奇马打交道毫发未伤的回家,那该是多大的运气啊。
   我站在别人座位旁边,看着朋友发来的微信,无意间打开一则几分钟前发来的微信,上面写道:我们因利奇马而相识,又因利奇马而相别,西湖奇缘,浦江再续,望兄来沪一叙;顺便问一下,芽庄仙桃滋味如何?
   我笑着读完微信,双眼湿润了,复杂的心情下,还是简单点好,便作了如下回应:
   又苦、又涩、还有点贵。

共 343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散文者,散的或者是感情,或者是事件,或者是语言,更或者是思绪,但唯一不变的是看似散,实则不散不乱的主旨与走向,在看似散乱实则是一场思绪与语言的飞扬中,给读者在一字一句的品读中,获得一顿言语的盛宴和余音绕梁般的享受,后知后觉的感慨,如此,这散文的目的便是达到了。细看这一场“利奇马”,该当之无愧为“散”文,更当之无愧给人留下诸多感慨于回味。一场席卷东南沿海,肆虐江浙沪鲁的“利奇马”,与水波荡漾的自西湖畔的美景成为黑与白的对比,而在此景中的“我”,则是由惬意,享受,舒爽,变成了焦灼,匆忙,无可奈何的“人在囧途”。可还好,囧途中能遇相知,想必芽庄仙桃的滋味虽苦,虽涩,但细细品味,日后或许回甘尚有,如此看,也得些许安慰却不得而知。人生之旅,与之何曾相似,前一日或许还在享受着清平如水的日子,而一场美梦之后,或许迎接的将是一场“利奇马”,或者利奇马之后的散乱和颠簸,行走在这场旅途上的人儿们,更多的只能是尽力地计算时间与金钱的函数,从而得到尽可能理想的路线,不过即使如此也未必事事如意,还好,此路之上,还能有遇到个吧相知,吐露这“又苦、又涩、还有点贵”的旅程。文章语言入云间游龙,思绪入晨间薄雾,在一场看似囧途般的经历中,道出的深意让读者品味其中,感慨其中。作品形散而神聚,语言朴质而涵义深刻,佳作,推荐文友共赏,问候作者。【编辑:雪凌文字】【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911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1 楼        文友:李湘莉        2019-09-12 05:02:03
  嚼来有味的散文!点赞!
12 楼        文友:邑侬        2019-09-12 08:19:15
  谢谢老师点赞!
共 12 条 2 页 首页上一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