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路】我的姥姥(散文)

精品 【柳岸•路】我的姥姥(散文)


作者:晓雪 秀才,1409.2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32发表时间:2019-12-17 14:07:29


   我出生在祖国破四旧、除四害的文革后期,当时年幼无知的我在历经丧父的无妄之灾后,跟妹妹一起随母亲来到太行山脚下的一个破落的小乡村,在外婆的细心呵护下度过了生活贫瘠却又情趣盎然的童年。
   我的外婆是一个小脚女人,随着新中国成立,她的脚被放开了,不是三寸金莲那么小,但是也顶多五六寸大小,穿着青布小鞋,仿佛是扎起的纸船儿,脚尖那儿向上翘着,尖尖的,叠起得很高,显得很饱满,是快要撑破的样子。其实,我给外婆洗过脚,见过那并不太臭但确实特别长的裹脚布,外婆特讲究,里面穿着贴身小绵布袜,外面裹着的裹脚布,一周洗一次,所以并不很臭,不过也有点异味。每次我要帮她洗脚时,她就推脱,自己偷偷解开裹脚布,叠整齐放好了,才让我帮忙。慢慢地,我逐渐明白,外婆的小纸船为什么脚尖儿上翘,是因为脚趾骨全变形了,虽然后来国家推行妇女解放,让女人放开裹脚布了,但还是委委屈屈地蜷曲在鞋里,怎么也直不起来啦。鞋子前面属尖儿的面积小,走在路上怕歪着脚。外婆走路的时候总是慢慢悠悠、左右摇摆的,还算不错的身材,翩翩然,看着婀娜多姿,亦步亦趋,有种要摔倒的样子。只要我跟着出门,自然而然地搀着老人家了。常常是奶孙俩大口小口喘着气,就好像是经过长途跋涉的样子,歇歇片刻,才能去办想要办的事。
   大约在我六七岁的那几年,我外公都去世了。
   我外公在刚满五十岁那年得了胃癌,省城的舅爷爷接他去大医院做手术,但为时已晚,不说家里得叮当响,舅爷爷想出钱,也失去了合适的时机了。舅爷爷骗我外公说没事,在大医院照了相,病已经好了。当时做官的舅爷爷还派车把外公高兴地送回了家。只是,真病假不了,假病真不了。回来不到一年,外公就去世了。
   那时,我们娘仨还寄居在外婆家,外公去世时候,我记不清是我去他家的第几年啦,当时只是隐约记得那年的冬季,正好有媒人给我妈妈介绍我后来的继父,俩人都是忠实善良的农村人,相见甚欢,很谈得来,计划谈论婚嫁,只是还没来得及提到日程上来,我外公突然病重。我外公临死前,我们还没有去到继父村过活。只是,外公特别欣赏我继父,他把我妈和继父叫到病床前,握着他们俩的手,流着泪叮嘱道:你们俩一定要把这个家撑起来,帮助姥姥给未成人的舅舅、小姨成家立业!这是后来我不听话,继父教育我时说的。妈妈话少,没有提起过往事,也许是不想再次回味当初的痛苦辛酸吧。记得早熟的我很悲伤,亲人走了,只留下孤儿寡母的外婆和我那未成人的三个舅舅、一个小姨。可想而知,家里的情况多么的艰难啊。
   1977年,大舅赶上了恢复高考,考取了师范学院,毕业后在一所乡办中学当老师。我外公去世时候,天空下着大雪,我第一次见到了许多老师、学生们自发送的花圈,是一堆粉凉纸做的洁白的菊花,上面写着挽联:胡老先生一路走好!因为大舅是那个小乡村第一个考取学校分配的老师,村干部们看好大舅,都来祭奠外公,胡家空前的红火,当时的情景确实是人山人海,哭声阵阵,笑声却也从未间断。从那天起,我立了第一个志向:长大了当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
   在这个贫困的小乡村,不到十岁的我就送走了至亲的爷爷,自此立下此生的理想,体会到了人间自有真情在,学会了感恩,下定决心,将来一定回来报答那些帮助过爱护我们的农民伯伯、阿姨。似乎外婆也是把我作为继承姥爷事业的人选,总是在我面前讲姥爷的往事,怎样对待学生,如何给村民代写书信,可风光了。姥姥要我做那样的文化人,尤其大舅舅也做了老师,我的道路似乎不必规划,自然铺在眼前。
  
   二
   外公去世后,外婆跟我爸妈一起把这个外债累累的家打理得滴水不漏、稳稳当当,拆东墙补西墙,倒也还过得去。外婆里外一把好手。记得农忙季节她不顾自己的六寸金莲,颠簸着,摇晃着,慢慢到走到田间,顾不得休息就下地干活;盛夏的晚上在街门口拆出寒麻丝来;寒冬腊月里在家里用简易的纺车纺织麻绳;家里还有古式的织布机。小时候,我最活泼可爱,外婆总喜欢领着我,教给我做农活的本事。我是小孩子三分钟热度,乐得学点手艺,反正不想呆在家里。我尾随着外婆到处忙活着,村里大部分人都很熟悉我。
   渐渐地,改革的春风吹响了前进的号角,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开始了。我是一个响应党的号召的小学生。只要一放学,就跟着外婆下地。在庄稼地里间谷苗的时候,我自认为是间了一大把草,扔在地边的草堆上。颠簸着五六寸的金莲的外婆不放心地跑过来检查,发现我把嫩绿色的谷苗都间出去了,却把黑油油的小草剩下了。幸亏只有一小片,外婆心疼又气恼地假装生气地说:“你这小蹄子,怎么分不清草叶和谷苗叶啊?气死我了!回家玩去吧!”自作聪明的我就被撵回家去玩游戏啦。
   深秋晚晴的时候,是村子里寒麻成熟的季节。白天,太阳光毫不留情地照射大地,人们都蛰居在家里,躲避恶暑的过分关爱。一到太阳西下,正是夕阳无限好,村里的婆姨们都穿着凉爽的薄衣裤,大大咧咧地各自在街门口放两个木头板凳,把一捆成熟的寒麻靠墙竖立,一根一根地细致的剥着麻茎。我喜欢凑凑热闹,也跟着外婆和妈妈学剥麻茎。开始怎么也剥不开来,急得什么似的,又生性坚强,不会撒娇、不会哭泣。外婆看着倔强的我,笑着手把手地指导我:“你还小,挑细点的寒麻,掰开一小节头,就能剥出来麻茎了。”外婆耐心地教导我,我认真地学着,就是不小心把细嫩的小手弄伤了,也不告诉她们。渐渐地掌握了剥麻茎的要领,我也能拆开些许细细的麻茎了,当然没有外婆和妈妈剥得快、剥得多,但是剥得干净、匀称,受到了大人们的夸奖。
  
   三
   到了严寒季节,生活还算中等的外婆家暖融融的。一间三间的土坯房里面燃着熊熊大火。我和妹妹、仅年长一岁的小舅舅在家里捉麻雀,外婆在屋里织布。我和妹妹躲在窗台上,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小舅舅在院子里撒了几颗小米粒和圪笙,用小木棍在上面支着一个箩筐,躲在一旁等着麻雀啄食。我们警惕地观察着,手心手背全是汗,那个紧张劲啊,现在想起来还历历在目呢。麻雀也机灵着呢,先进去试探一下,再飞走,如果箩筐罩住地面,就是有山珍海味麻雀也不会下来了。我们也是玩了好几次,才总结出这样的经验。我和妹妹盯着麻雀飞上飞下,妹妹着急的想拉线,我不让。就这样,麻雀往返几次后,确信不是圈套,就哗地飞下来,“叽叽喳喳”地啄食着地上的米粒,兴奋地交流着,一曲冬季麻雀恋曲在院子里演奏开了。我不忍心打扰麻雀的盛宴,可是妹妹等不及啦,一拉线绳,“啪”地一声响,箩筐里扣住了五六只麻雀,惊飞的几只麻雀在树枝上惊慌失措地向路过的大雁、喜鹊求救。我们高兴的欢呼雀跃,马上跑到院子里,生一个木材小火,把麻雀用棍棍穿起来,一人举着一个烤熟了,把毛用手搓搓,忙着吃起来,院子里香味浓郁,全然不顾满嘴烟灰,这种情况对于那时候一年闻不到腥味的儿童,简直是天下第一大乐事啊。外婆看得直夸我们,孩子的机智,也是外婆高兴的引子,甚至也找一根线,系住家雀,在院子和我们一起玩耍。
   屋里,外婆在上一下、下一下细心地织粗布,无数的线缠绕在木托上,那粗壮的木托里吐出一根根的洁白无瑕的粗线,一上一下有序地越织越多,粗布一匹匹的自织布机的上端倾泻而下,像从天而降的瀑布,无声无息。外婆给我和妹妹、小舅舅做过年衣服用的粗布。外婆借着农闲时节织好布,再花几毛钱买点染布用的染料,烧一大锅水亲自一染,在上缝纫机操作之后,我们的五颜六色的新衣裤就变戏法似的出现在新年早上的床前。
   “吱吱吱嘎嘎嘎”的机杼声配合院子里麻雀“渣渣渣”声,随之而来的儿童的“嘻嘻哈哈”的欢笑声,交杂在一起,给我贫瘠的童年凭添了无限的喜悦感。我的童年就是这样,在懵懵懂懂的苦难深重、悲喜交集中快速地过去了。
   我的外婆,一个从晋城逃荒过来的小脚女人,在跟我外公结婚后,生下了三男三女,经受了迁徙之苦,得到了外公的呵护,以贤淑德敬闻名全村,是村子里的优秀妇女代表。她待未成年的我和妹妹如己出,经常打骂跟我争食的小舅舅,我在外婆家就像是一个白雪公主一样娇贵。在外婆家里,我跟大舅的待遇是一个层次的。大舅打小身体弱,爱挑食,外婆经常给他吃独食。有了我之后,我也享受了贵宾级待遇。我打小脑子好用,学习成绩好,外婆在喝汤面时,总会偷偷地捞出两碗面条给我和大舅藏在锅台后面,不容易被妹妹和小舅发现的地方。我们悄悄地吃过了,鬼灵精的妹妹才拉着捅着两束黄鼻涕的小舅来找后账,我却和大舅饱腹之后看书、学习去了。
   这是我的童年记忆里太珍贵的一幕,每每想起来,对我外婆的思念之情油然而生,满心里甜滋滋的。后来,我阴差阳错地没有做成人民教师,却成了一名妇产科大夫。我感觉有点对不起外婆,可外婆若看到我接生那么多新生儿,肯定也会高兴,因为她喜欢孩子。
  
   四
   说起来,家里就数大舅的生活幸福的啦。只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原因很简单,大舅结婚时,家境贫寒,又没有父亲,三十多岁的大舅也不能讲究人才、经济、工作情况,只是大舅妈相中了诚实守信的大舅,还以为是下嫁到了我们家。其貌不扬的大舅妈脾气暴躁,爱管闲事,经常跟外婆和我妈生气,结婚第二年就生了个男孩,全家人高兴极了,我外婆人老了,又没有出过远门,大约间隔五十公里的路程。我妈带着外婆去看了看小孙子,舅妈住在医院,黑着脸,也不理她们。外婆把大舅偷給的零花钱塞给了可爱的孙孙,看着爱搭不理的舅妈不高兴的样子,什么也没说,噙着眼泪就被大舅雇用的计程车送回老家,把我妈留在医院,侍候大舅妈住院,直到出院。我妈是老大,又有外公的遗言,又不会说什么,一个月相安无事地过去了。外婆总是时不时嘟囔几句,要我妈妈忍耐。
   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大舅有了小孩,又有我小姨、和两个小舅舅成家的大事,不知道经历过多少个不眠之夜,吵闹过大骂小闹,总算结果圆满,都结婚生子,我们这一大家子才算得上是幸福安康了。
   随着孩子们的成长,外婆老了,由于都有工作在外面忙,就被接到了小姨家暂住。舅舅姨姨们也都老了。只是大舅妈的脾气没有变,越发的厉害了。听说大舅有一次省城高就的机会,也是被她给搅黄的。
   慢慢等,等着我爱人意外离世,我的世界翻了天!亲人们都围绕在我身边,怕我出事,害怕我想不开,办傻事!其实我只是气得昏过去四五次那个架势,心里老感觉得追随爱人而去,怕他一个人孤单寂寞,但是为时已晚,他去了,我还在。慢慢地习惯了一个人孤独的生活,习惯了女儿考取大学后闲了视频的分分秒秒,那是我唯一的挂牵。
   2011年4月,爱人意外离世的消息传到了外婆的耳朵里,当时被确诊为“膀胱癌”的外婆拒绝治疗,绝望了,要等死,妈妈、小姨、舅舅们苦口婆心地劝说外婆,她意志坚定,说了一句让大家至死难忘的话:我活着干什么,那么好的外甥女婿都走了!你们好好过日子,我老了,收拾好心情,去那边陪他们去啦!后来,差不多两年时间,她一句话也没有留下,默默地离我们而去。
  
   五
   关于外婆的病,我想起就觉得辛酸。时光平稳过去了两年,一切都好,很安静。突然有一天,大舅打电话来,说是早知道外婆得了膀胱癌,已80岁高龄的她拒绝治疗,在小姨家住的无法办身后事。舅舅家这几年经济好转,房子已经翻盖一新了。当时正是前院邻居忙着拆房建屋的好时机。没办法,焦急等待着,终于在外婆病重的后两个月,房子的雏形建成了。妈妈和小姨伴随外婆回家了。一年的春天,也是外婆最后的十几天,膀胱癌侵袭了三叉神经,她失声了。原来还算中等身材的她,被病魔折磨成儿童体格,躺在床上,看上去像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她脸色铁青、枯槁,我进去看见她的病容,差点流出眼泪。爱人去世后一滴泪也没有流的我,刹那间泪水涌出眼眶,强压悲痛向外婆问好,告诉她我没事,一切都很好!外婆激动得微微笑了,示意我坐下,让我喂了她一口水,然后抓住我的手,沉沉地睡去。我默默地陪着外婆,怕吓醒熟睡中的亲人。
   果然,外婆自此睡去,再也没有醒过来。事后,妈妈告诉我,说外婆就每天醒过来就睁着眼睛四处张望,寻找什么似的。直到我来看望她,十多天滴水未进的她,原来挺着最后一口气,是担心我是否安好。这不,等着见了我平安,再喝完我喂的最后一口水,才安静地离去。我终于忍不住了,失声痛哭起来,妈妈、小姨,所有的亲人都泣不成声,屋子里一片呜咽。
   外婆生时人性甚是侃快,人缘较好,本家子孙就足,我舅舅、妈妈已经兄妹六人,再加上二外公家的兄妹八个,家丁兴旺,也是外婆舒心的根源,她能够做到的,能够自豪的,就是为夫家传宗接代。当时农村还没有计划生育,家家都有子孙两个,我家都是姐妹三四个,也有两个的,这在小小的乡村的葬礼就热闹非凡了。邻里乡亲们自发地来祭拜路氏老夫人,为她勤劳朴实的一生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在当时我爱人已经去世二年了,当时急迫的我迅速给自己找到一个不合适的另一半,距离离世不太久的外婆在我领他上门的时候,外婆瞥了他一眼,用半哑的声音就说了句:你不是我的外甥女婿,让他走!我急忙撵他离去,至此二人再不和谐,不到半年时间,一拍即散。难道这是外婆在提示我,所托非人吗?葬礼的那天,天阴沉沉的,路上有久违的稀泥,是外婆去世第一两天,老天怜惜她流的眼泪吧,路面已经可以走马车了。所以这天,并没有我们担心的道路泥泞,孝子们可以好好送外婆一程了。

共 621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个人的一生是要经历自己和亲人的生老病死的,这些都是人生的坎儿,迈过去,就是成长,这是作者一代人的生命轨迹。还是孩子的作者,领袖惊逝,晴天霹雳,作者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开始思索生命的生死,变得坚强起来。作者的童年是在外婆的看护下度过的。小脚的外婆,九十多的老爷爷,一家子老弱,也给作者留下了人生苦痛的记忆。舅舅考取师范,外公病逝,作者萌生了做一名教师的愿望。外婆虽作者父母一起居住,经历了改革开放的时代。跟着外婆下地,学着剥麻茎,捉家雀,学会了如何面对生活。尤其是外婆会织布,也影响了作者,开始用心学习了,外婆的熏陶,使得作者成为一名医生,有了报效社会的本领,这些与外婆的熏陶分不开。不幸传来,二姨夫患上了恶疾,抛下了弱小的女人们。人生多舛,唯有祈祷。老天不公,那年厄运降临,作者的丈夫意外离世,作者只能牵着女儿孤独地生活。可屋漏偏遇连阴雨,作者的父亲又是患上了肝癌晚期。连续的打击,人生就要垮了,但作者面对遭遇,选择了抗争,顽强地生活下去,来回报亲人们。不幸还是如影随形,外婆也患上了恶疾,不几日也离开了人世。作者的小姨夫才五十多岁,却也过早地走进了落叶期。这些坎儿,一个人必须过,没有人可以陪伴你,走过,坚强地走过,我们别无选择。一个人一生的遭遇,我们都无法预料估计,必须以坚强的心承担,这是这篇文章告诉我们最深刻的主题。作者的回忆跨度很大,在驾驭上,将几个与自己有关的人物给自己的影响作为重点,写出苦难,表达这些无法越过而又不能不越过的艰难坎坷。文章内容丰盈,有厚重感,对当下没有吃过苦的年轻人而言,是一篇接受挫折驾驭的好教材。文章用墨细腻,注重细节,人物形象生动,事件描写有序。对每个事件每个人物都有着自己的理解。语言富有逻辑性和生动性,始终将对人物给自己的影响和自己对人物命运的感悟作为主线,很好地表现了“坎”这个中心词。坚强前行,唯有笑傲。推荐赏读,感受厚重。【编辑:怀才抱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1225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2-17 14:09:45
  生活里的挫折就是坎,迈过去,才是人生的脚步,不彷徨,不踏步,不犹豫,带着感恩的心,过好每一天。这些是这篇文章给我们的最好看点。请欣赏。感谢投稿柳岸,希望精彩纷呈,问候作者,谨祝笔健。
回复1 楼        文友:晓雪        2019-12-17 15:05:34
  谢谢老师精彩的编按!一个人的一生总要经过坎坎坷坷,只要奋力挣脱,就会见到光明,致礼,问安,遥祝老师生活幸福,平安吉祥!
回复1 楼        文友:晓雪        2019-12-17 18:16:32
  感谢怀才老师的精彩编按,言简意赅,体会颇深,基本功扎实,叫人点赞、感慨,问安,冬暖!致以崇高的敬礼!
2 楼        文友:老百        2019-12-17 16:53:51
  一个拥有梦想的女子,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经历了无数次打击变成了女汉子,先是变成压不弯、挺且直的坚强的母亲,再又变回贤徳淑静的妻子,孝敬妈妈的淳朴善良的乖女儿。
   随着生活而改变着自己的位置,很好,点赞!
柳岸花明社团欢迎各位文友 联系群QQ:858852421
回复2 楼        文友:晓雪        2019-12-18 16:02:27
  感谢老百老师的点评,这是我的真实的内心世界,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同,引起共鸣,不枉我一番心血。致礼,冬安!
3 楼        文友:刘柳琴        2019-12-17 16:54:06
  人生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只要有毅力,光明就在前方!欣赏晓雪老师的精彩人生篇章,祝福老师!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3 楼        文友:晓雪        2019-12-18 16:05:08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有坎坷与不平的,只是你们的幸福都有相似之处,不幸却是各不相同!共享,共读。共同学习!致礼,冬琪!
4 楼        文友:李湘莉        2019-12-17 18:25:01
  读完,不想说话,只想给晓雪老师一个赞!只想祝福晓雪老师的生活越来越幸福!
回复4 楼        文友:晓雪        2019-12-18 16:08:10
  谢谢李老师的来访,读心不需要乘景!聊聊几语,尽享你我之一心,再次感谢,遥祝生活美满、冬安!
5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2-18 11:27:31
  挫折有时候也是财富,晓雪老师的文章表达出的观念给我们深深的启发,谁也无法预测将来,但可以让自己坚强。好文章,点赞。
回复5 楼        文友:晓雪        2019-12-18 16:11:27
  感谢才老师,坎坷每个人都不想经历,只是坎坷来临时并没有经过本人的同意,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迎接它的到来,在欢送它的离去之后努力奋起,去迎接下一个挑战!
6 楼        文友:圈圈是句号        2019-12-19 10:55:36
  生活中的牵挂会很多,烦恼总比幸福多,烦恼解决了就是幸福,解决不了就是麻烦。生活总是向好的方向发展。问候作者。
随性而活,性如流水
回复6 楼        文友:晓雪        2019-12-19 21:18:05
  感谢老师来访!坎坷人生是成熟的人生,坎坷经历是人生的财富,我的人生是内涵深厚的,不是一堆白纸。祝冬安,致礼!
7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12-25 16:28:44
  很丰满的回忆,给人温暖的好散文。怀才抱器祝贺摘精。
共 7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