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山河如画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山河●秋】那条狗(散文)

精品 【山河●秋】那条狗(散文)


作者:杨伟民 秀才,1720.5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66发表时间:2020-09-12 10:04:31

自从社会上掀起养宠物热后,我家六兄妹,有五家养了宠物狗,其中,有两家还养了不止一只,唯独我没养。
   这年秋天,起点很高的小妹,花几千元,买只纯种犬。劝我也买一只,我摇头,没钱,不买。
   她的纯种母犬养大后,又花大价钱,找了条同类的纯种公犬给配了种,生下窝幼崽,断奶后,又到了另一年的秋天,她挑了只最活泼健壮的送我,劝我说,你们老两口宅家,养只宠物狗伴伴,有趣还有益。
   我摇头,不要,你抱回去。
   弟妹们知道这事后,全纳闷了,老大怎么回事?这么高档的狗都不要,还准备养龙养虎呀!
   大弟说,可能老大天性不爱狗,从没听说他想养。
   其他几个弟妹都点头。
   可他们哪里知道,我天性特爱狗,在北大荒,我有个绰号就叫狗司令。我养过的狗比他们五户人家养的狗全加起来,总数还要多几倍。
   那么为什么我现在不养了呢?说来话长。
   北大荒老职工家,几乎家家都养狗,养的全是草狗。这类狗,现在的称谓雅些,中华田园犬。
   也不知为什么,那年秋季,团部下达打狗令。规定除畜牧、伙房猪圈的护栏狗可养外,其余的狗一律宰杀。
   这打狗令很不得民心。老职工养狗,图皮不图肉。养狗都是为了到冬季,狗皮里的绒毛长齐了,才肯把狗宰了,扒下皮,自己拿土法熟了,缝制狗皮褥、狗皮裤、狗皮帽……而狗肉一般人家都不吃,因为养出感情来了,不忍心吃,拿来送人,或是拿到小树林里挖个深坑埋了。秋季杀狗,狗皮里的绒毛没长,保暖功能极差,是张废皮。肉又不吃,全年白养。
   因此,打狗令下达后,集体抗命。反正天高皇帝远,杀不杀,你能知道?就不杀,还能咋的!总不成你团长带着团部干部组成打狗队来各连扫荡。
   但团部自有治你的招。你说我这皇帝远,我就用你们身边的土皇帝来管你。团部规定各连连长是打狗责任人。哪连的狗不打,那连的连长穷等挨训挨撸。真所谓,县官不如现管。连长下令宰,众人没辙,只得杀狗。
   我连石连长,号称团长的四大干将之一。平日里执行起团部指令来,雷厉风行、不折不扣。可就是执行打狗令却磨磨蹭蹭、阳奉阴违。因为他自己养了条万万不可杀的狗。
   那年,他的一个最亲密的战友患肝癌住院。石连长去探望他。那战友病前养了条边防部队淘汰下来的军犬,品种是德国黑盖。人犬感情极深。病危时,战友对石连长说,我走了,别的没什么牵挂,唯独那条狗放心不下,想托付你来养。能同意吗?石连长点头答应。那狗自主人住院就一直趴在医院门口守着,当时就被唤进来,托付给石连长。那狗也懂事似地认了新主。
   石连长发誓似地对战友说,我一定把它养到善终,然后把它埋到你墓边再去伴你。
   你说说,这样的一条狗,石连长能杀、肯杀吗?
   但兵团是半军事化组织,也是军令如山的地儿。明抗、硬抗是不行的。好在打狗令里有两处可变通的地方,畜牧、伙房的猪圈可养护栏狗。石连长就想了个变通法子,找我来商议。
   我俩都是上海籍人,私交甚好,当了司务长更成了他的心腹爱将。他把他的黑盖军犬的来历跟我说了,并请帮忙,将它收到伙房去养。伙房当时养有十几头猪,猪圈又近山,怕狼来偷袭猪,收去作护栏犬名正言顺,我自然答应。
   谁知,上行下效。连长将自己的狗放到伙房来托养,连里有二十来家平时和我关系不错的老职工也来和我商议,也要把狗放到我伙房来托养。我当司务长前,没少到他们家去吃烙饼、饺子、鸡蛋。逢年过节,他们炖一大锅猴蘑鸡,拉我去喝酒,划拳猜令,称兄道弟。现在他们为狗来向我求情,并再三保证,也就托养几个月,入冬就一定宰,还说到时把狗肉送伙房,给知青改善伙食。
   话说到这份儿上,我还能拒绝吗?于是一一照收。伙房一下有了二十余条护栏犬。
   要说,狗还真是有灵性的动物。它们仿佛知道全团正在打狗,只有到伙房来方能躲过这一劫。所以它们立刻就认了我这新主,日间都围在我身后转,便是夜间也不再回自己的老窝,都蜷在伙房柴棚里睡觉。石连长的黑盖成了狗皇帝。好饭食,它没吃饱前,别的狗都不敢碰。母狗们也都成了它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但只要我吹声口哨,便是它这皇帝也得吻我腿、吻我鞋,然后带领着那群狗随我跑东跑西。我的雅号——狗司令便由此而得。
   看到这副情形,石连长和托养狗的老职工都松了一口气,以为能过关了。谁知,马上遇到了险情。那天,团长来我连检查工作,发现伙房竟养了那么大的一群狗,登时拉下脸问,怎么回事?
   我答,伙房养的护栏狗。
   扯淡,需养这么多吗?狗比猪都多了。
   我说,伙房猪都养在露天的木笼猪圈里,特别容易被狼拖走。所以多养了几只。狼怕群狗嘛。
   这时石连长已镇下神来,敢插话了,团长,我连司务长在做一项试验。多养些狗,在猪肉断档的时候,用狗肉来给大伙改善伙食。这计划我批准过的。
   团长见连长出面说情,心里明白,此事暗里定有过节。他身为团长不宜当众追究个水落石出,便长长地噢了一声,再无别话。既不严令必杀,也不说可养,走了。
   这群狗命总算保住。
   那些托养狗的老职工见我压力太大,长养不妥。刚一入冬,便一只只地领回宰杀了。石连长的黑盖自然没宰,还有只怀孕的母狗也没杀。到时产下只狗崽,灰身黑背,一看就是黑盖的种。
   狗主人把它送给了我,于是,我虽号称狗司令,却直到现在才有了只所有权真正属于我的狗。我给我的狗取了个洋名——芭芭里莎。
   芭芭里莎狗相不凡,体大腿长,扑杀敏捷,嗅觉尤灵,任何物件只要被它嗅过,无论你藏得多机密,它都能找到,给你叼回,然后停在你面前摇头晃尾地讨表扬。
   可能是遗传了黑盖的基因,它最爱食荤。小小狗龄,就跟着我屋里的农工上地里去脱豆。豆垛下常蹿出田鼠,它一下摁住,咬杀后,大快朵颐。
   它爱食荤的嗜好,给我惹来了不少的麻烦。孵鸡季节,它满村道去扑杀鸡苗,闹得村道上鸡飞狗跳的,像是鬼子进了村。村民们因是我的爱狗,都给留点面子,并不追打它,却纷纷来找我告状。昨天咬了两只鸡苗,今天又咬三只……
   这还了得!
   我手执铁火筷子狠狠抽它,抽得它钻进村道的桥涵洞里才歇手。我不能眼瞅着它在村里成为人民公敌,便替它的滔天罪行做善后化解工作。
   好在当时我手里有着两大杀手锏。
   第一杀手锏是卖肉权。我连离县城远,没处去买商品肉。想吃肉,只有自己养。但那时农活累死人,多数职工根本没精力再自养猪。考虑到这种情况,逢年过节,连里会从生产上调拨几只猪来宰杀。由司务长掌秤卖给大家。因生猪的上缴任务很重,职工吃的猪不能多调,只能严格地限量供应。这个限量权当时在我手里。遇到鸡苗被芭芭里莎吃掉的人家向我要求多卖给几斤肉时,我便默默地割给他,谁让我的狗对他家负有血债呢。
   第二杀手锏更厉害。当时知青、老职工回家探亲,都要到我这里来领粮票。一般情况下,知青给领全国粮票。但全国粮票数量有限,老职工回乡就给领黑龙江省粮票。这种粮票回乡以后,虽可以兑换当地粮票,但兑换手续很烦,而且严格控量。因此老职工都非常眼红全国粮票,每次都会悄悄地恳求我给些全国粮票。上级查核只查核总额,并不分查粮票的分类发放情况,因此我手中有很大的机动权。那些对他欠有血债的老职工来领粮票时,他们要求几斤全国就给几斤。特别血债累累的人家,全要全国粮票,我也如数发给。
   况且,这跟多卖肉时的情形又有所不同,那是在众目睽睽下操作,多少还有所顾忌。多买多卖,彼此心领,不能明言。现在是两人之间操作,大可把话挑明,唉,谁让我的狗吃了你家那么多的鸡苗,赔钱你又不肯要,就算是一点点小补偿吧。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这里得改成狗改不了吃鸡。
   我不断地给它善后,它却不停地造孽。只要哪天,我喊声芭芭里莎,它不扑过来摇尾亲热,反而慌忙地钻进桥涵洞,准是又扑吃鸡苗了。果不其然,过一会儿,便有老职工来告状,司务长,你那狗今天吃了我家三只鸡苗。
   这样下去怎么行?我一世清誉全得让它毁了。我把它栓起来养,一直栓到冬季才松绑。但它还是改不了吃鸡。不过,这回不扑杀家鸡了,而去晒场扑杀野鸡。
   下雪天,山林里觅不到食物,常有山鸡飞到晒场来偷吃大豆。它们太贪婪了,吃得很多。吃进去的大豆遇潮发涨,把它们的嗉子撑得又大又沉,便一时飞不起来了。人去捉它们,它们靠脚爪仍能快速逃脱。但好狗却能追上捕住。芭芭里莎就总去晒场捕捉野鸡,还屡有收获。
   它可能知道,这样的山珍,主人也很难能吃到,于是,它并不在外独食,叼回来,摇尾献给我。
   我宰杀、褪毛、开膛,把肚里货先扔给芭芭里莎吃了。再泡些山蘑干,到晚间炖一大锅野鸡山蘑,又提出两瓶北大荒烧酒,晚餐合宿舍来顿大会餐。我们狼吞虎咽地把鸡肉吃光,只剩下碎骨残汤,泡些馍喂芭芭里莎,它也摇头晃尾地吃得津津有味。
   有个酒喝大了的天津知青,感动得搂住芭芭里莎的脖子,喷着酒气说,好兄弟,咱爷们今后吃香喝辣就指你了。
   芭芭里莎果然不负众望,下雪天,它总能叼回山鸡来。不下雪的日子,隔三差五地叼只野兔回来。最值得炫耀的是,它有一天发现并协助我逮了只猱头。(学名乌苏里貉)
   照例,猱头肉我们红烧了佐酒。碎骨残滷泡馍喂芭芭里莎。猱头皮请人熟了,给我制了顶猱头皮帽。全连知青就数我头上富贵。
   可惜,这样的好日子并不长,转年,我连闹起了狗瘟。狗一只只染病死去。石连长一看情势不妙,赶快把黑盖转移了。芭芭里莎无处可转移,染上了瘟病。
   我赶紧带它去团兽医站看病。那些兽医看猪、马、牛的病还有两下子,治狗病就不精通了,只给配了一大包土霉素片。这药完全不对症,芭芭里莎的病越来越重。
   整个患病期,芭芭里莎越来越表现出对我的依恋之情,它不停地吻我的腿、我的裤……后来,它连这样的动作都做不动了,甚至连头也支不住了,便叼了一只我穿过的鞋当枕头睡在我的床前,嗅着我鞋壳里的气息,仿佛于它有种莫大的慰藉似的。
   一天清晨,我醒来发现芭芭里莎没卧在床前,而且它用来枕头的鞋也不见了,心中大呼不妙。直觉告诉我,芭芭里莎自感坚持不住了,怕我醒来见着它的尸身会悲痛欲绝,自己悄悄地躲进山林去死了,临行还费力地叼走了一只我的鞋……
   我失疯似地跑进山林去找它,失疯似地大喊,芭芭里莎——芭芭里莎——
   空谷回音,万山跟我一起狂喊,芭芭里莎——芭芭里莎——
   可它再也不会闻声跑来,扑进我怀里,摇尾讨欢了,永远永远不会了。
   养狗如养儿,爱子夭折的巨痛,我承受不住,发血誓,今生再不养狗。
   芭芭里莎,永远活在我的追忆里。
  

共 402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编者按】满满情感的一篇作品。作者家六兄妹,有五家养了宠物狗,有两家还养了数只,唯独作者没养。兄妹们都不解,他们并不知道作者天性爱狗,在北大荒还有个狗司令的绰号。可为什么作者现在不养了呢?北大荒老职工家,家家养狗,全是草狗。有年团部下达打狗令,除畜牧、护栏狗外,一律宰杀。作者所在连石连长,在执行打狗令时不积极,因为他自己养了条狗,是边防部队淘汰下来的军犬,德国黑盖,是战友托付给石连长的。石连长发誓说,一定把它养到善终。石连长就和作者想了个变通法子,作护栏犬。结果,连里有二十来家老职工也要把狗放到伙房来托养。作者一一照收,伙房一下有了二十余条护栏犬。狗是灵性动物,很快认了新主,都围在作者转。大家以为能过关了,谁知被团长发现了,但见见连长出面说情,也就不了了之了。后来,狗被主人们领回宰杀了,就留下石连长的黑盖和那只怀孕的母狗。生下的小狗归了作者,给狗取名芭芭里莎。芭芭里莎爱食荤,惹来了不少的麻烦。狗改不了吃鸡,它不停造孽,扑吃鸡苗。后来,不扑杀家鸡了,而去扑杀野鸡,屡有收获。它并不独食,而是献给作者。转年,作者连闹起狗瘟,芭芭里莎染上了瘟病。患病期,芭芭里莎表现出对作者的依恋之情,它不停吻作者的腿、裤。后来,它病的更重了,甚至连头也支不住,便叼了一只作者的鞋,当枕头,嗅着作者鞋壳里的气息。清晨,作者醒来发现芭芭里莎没卧在床前,知道不妙。芭芭里莎自感坚持不住了,悄悄躲山林去死了。作者失疯般去找它,可它再也不会闻声跑来,扑进作者怀里摇尾讨欢了。至此,作者发血誓,今生再不养狗。文字很动情,白狗与人间的情谊写得十分细腻,特别是文后的落笔,让人心酸。非常好的纪实文学,值得阅读欣赏。感谢赐稿山河征文,预祝获得佳绩。极力推荐!【编辑:悍雨啸风】【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913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1 楼        文友:大别山人        2020-09-15 12:24:51
  动物中,与人类最默契的应该是狗的,狗的忠诚是独一无二的。老师写的狗,生动形象,也勾起了我儿时的记忆。
回复11 楼        文友:杨伟民        2020-09-15 14:37:51
  谢谢您已两次提读拙作了。老师常来指教。
12 楼        文友:太阳花儿        2020-09-27 23:41:13
  我个人觉得这作品是一篇货真价实的小说。很喜欢两三句话就抓住要害进行叙述而且特别吸引人这种风格。短句用得很好。要向你学习。还是很纳闷:为什么你要把它归在散文这类呢?
回复12 楼        文友:杨伟民        2020-09-28 11:48:29
  感谢您的提读和点评。您注意到了我爱用短句,堪称我的知音了。在语言方面,我追求简洁、生动、有音律。句子爱用短句。让识2000汉字的人就能毫不费力地读懂。又要使有一定文学修养的文友读来也觉得还能看下去。至于这篇文章的文体,我还是归于散文。我以为小说和散文的主要区别在于:一个是真实的,一个是虚构的。我真的养过芭芭里莎。
13 楼        文友:太阳花儿        2020-09-27 23:41:56
  我个人觉得这作品是一篇货真价实的小说。很喜欢两三句话就抓住要害进行叙述而且特别吸引人这种风格。短句用得很好。要向你学习。还是很纳闷:为什么你要把它归在散文这类呢?
14 楼        文友:太阳花儿        2020-09-27 23:42:50
  我个人觉得这作品是一篇货真价实的小说。很喜欢两三句话就抓住要害进行叙述而且特别吸引人这种风格。短句用得很好。要向你学习。还是很纳闷:为什么你要把它归在散文这类呢?
15 楼        文友:太阳花儿        2020-09-27 23:47:03
  我以为评论提交未成功,结果重复了。报歉。
共 15 条 2 页 首页上一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