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菊韵】离婚(小说)

绝品 【菊韵】离婚(小说)


作者:苍墨 布衣,307.1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5984发表时间:2021-01-07 22:24:15

【菊韵】离婚(小说) 杜子腾坐在办公室的高靠背转椅上,一脸的郁闷。自从他成立商贸公司以来,这是他遇到的最低迷的时候,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传播,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公司经营状况每况愈下,生意空前的惨淡。他为公司的前途担忧,更为家里的琐事烦忧。
   几天来,他突然想到应该写一部长篇小说,把自己不平凡的一生通过小说创作的形式写出来。从上学的时候,他就酷爱文学,古今中外的书读了很多,也积累了许多知识。尽管报刊杂志时不时会有他的作品刊登,但他始终觉得写一部长篇出版才是他一生的夙愿。
   小说的框架已经成型,就剩下码字了。然而他的妻子却坚决反对他写小说,说这是不务正业,并百般阻扰,让他感到头疼又无奈。
  
   一
   苏晓媚出差了两天,还没有回来,这给杜子腾腾出了空间。此刻,他蓬头垢面,脸不洗,牙不刷,点燃一支香烟,坐在电脑旁边,无所顾忌地吞云吐雾。他的思维似脱缰的野马,在大脑的沟沟回回里驰骋,文思泉涌……
   岳母起床了,朝卧室里望了望,发现灯亮着,就觉得女婿工作太辛苦了,便去厨房做了一碗紫菜蛋花汤,推开门,端到他跟前。
   他头也没转过来,就抬起手,竟然把烟头放了进去,把饭碗当成了烟灰缸……
   后来,岳母把这件事给苏晓媚说了,还说她很担心杜子腾出现意想不到的精神状况……这让苏晓媚开始重新审视起自己的丈夫来了。她发现,杜子腾确实如母亲所说的那样,最近整个人变了不少,经常神经兮兮地顾此失彼,拿东往西。
   她必须找他谈话。
   “你最近是不是在写什么破小说呢?”
   “写着玩呢。”
   “玩什么呢?你的公司还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你的员工还以为跟着你有前途呢,你不好好经营业务,却有心思玩?”苏晓媚不屑地看了一眼杜子腾,说:“你要是能写小说,猪都能上树;你要是能写小说,还要那些留着长胡子秃了头的老头干啥?”
   就说么,丈夫一天到晚都窝在办公室里,下班了也不知道回家,原来,他并没有忙活与她的“宏图大展”相关的钱的事,而是忙活着他的小说呢。此推断从脑海里一经闪出,苏晓媚就认为已经成为事实,便恼怒不已。
   她认为:写小说这种事,就是在用放大镜观察生活,如果用放大镜去看一个姑娘白皙粉嫩漂亮无比的皮肤,也会粗糙不堪,何况生活呢?这种人说到底就是在拨弄神经,越拨弄心里就会越脆弱,越拨弄就越会挑三拣四,看这不顺眼,看那不顺眼,不但对家里的啥活也不愿意干,还会发展成神经病,试问,谁又愿意和一个神经病过日子呢?
   但他俩不在一起过日子是不行的。要说起来,他俩是高中同学,至今已经是结婚十五年的夫妻了,还是同学们之中恩爱的典范。既然是典范,就不能经不起考验。
   如今,丈夫开始写小说了,这天空也就变了,那自己就必须直面现实,改变现实,为此,她也必须“放下包袱,开动机器”,采取全面干预的策略。
   那天,她从外面带回来了一包没有吃完的水煮肉片,用水冲洗了以后,就放在地上的盘子里。她家的小蝴蝶犬欢欢见了肉,摇着尾巴,狼吞虎咽,一会儿就吃完了。她想,那如果把肉分开来,一点一点给它喂,是不是它吃食物的时间就会长了呢?想到这,她忽生一计,找到了对付丈夫杜子腾的办法。
   她看到他进入思索状态时,马上端来一杯水,说:快趁热喝口水,要不然,水都凉了。可是有一次,她端了一个空杯子给他,他看也没有看,仰起头来就喝……
   她见他打开电脑要写作,故意从他眼前走来走去,不是用手机放一首激昂的歌曲,就是拿着扫帚或者拖把过来,让他抬起他的脚,说她要扫地或者要拖地,不要干扰她干家务;要么就是趴在他肩膀上看着他的电脑,给他嘴里塞一块糖一颗瓜子或者给他嘴里塞一块刚刚剥好的山东大葱。他喜欢大葱,尤其喜欢辛辣中的那一点点甘甜;他也喜欢瓜子,喜欢那干涩中的一点点油气,只是她总是把瓜子皮塞到他嘴里,来打断他的写作思路,而他在被调戏中失望的时候,她却笑得前仰后合……
   每当他写作出神入化的时候,她就会说:把你的大作停一下,过来一会儿,我胸罩后面的扣子太紧了,你给我松动松动,让我舒坦舒坦;或者小鸟一样飘到他跟前说:老公,快给我揉揉肩膀,我颈椎病犯了,疼得很,你都不关心我……
   这种事层出不穷,他叫苦不迭。
   让他郁闷的还不止这些,而是她板着脸,坐在他面前一本正经地谈关于钱的事情。
   她会把他身上的钱谈得空空如也,什么信用卡银行卡现金等等一文不剩,却在他出门的时候,给他塞五十块钱或者一百块钱作为一天的启动资金,说:去,给我挣钱去,记着,绝对不能开小差。
   当然,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他的文字带来的后果。
   虽然有诸多不满,刚开始,她还是怀着好奇心偶尔读读他的作品。慢慢地,她的态度变了,对他的作品挑三拣四,指指点点,说这里不行,那里不是;说这里太啰嗦了,像脏婆娘的裹脚布,又臭又长;那里太放肆了,不能那么写……
   有一次,他对她的指责忍无可忍,说:“你这是小学生给大学生讲高数,你懂什么?”
   因为这句冒失话,她和他大吵了一天零一夜,直到他最终举着双手投降,割地赔款,这件事才算烟消云散。
   那天半夜的时候,杜子腾有了点灵感,打算写两笔的时候,苏晓媚的电话来了。电话里,她语速飞快,语言犀利,一句接着一句,一段接着一段,一波接着一波,连珠炮似的。他不但写不成小说,连话也插不上,更挂不掉电话,睡不成觉……
   天亮的时候,他还得扛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去见客户,效果就不言而喻了。
   但他还是想起她了,这闹了一夜,他的状态都不好,她应该更差了,故而,他就给她打了电话,结果,无论怎样,电话都打不通。
   直到晚上快十点的时候,电话才通了,他关心地问她白天是什么情况时,她声音嘶哑地说她白天睡大觉了。
   他说:“你能睡着觉,我就放心了。”
   她说:“难道你不希望我睡觉?你盼我死了,就能给你找个小妾?你找到了没有?要是找到了,我就给你把位置让开……”
   这不是夹着喇叭赶集——没事找事吗?
   后来他搭讪地对她献媚说:“我就是一个酿酒的,原本是给别人酿的,结果,你喝了,而且喝高了。哪有自己造酒自己喝的?我的酒,劲大,你不能喝,也不能对号入座。”
   她不但不领情,反而说:“那你给谁写的,谁把你魂勾走了?说。”
   他哭笑不得。
   他认为她一定认真学习过毛主席写的《论持久战》,要不然,为什么这件事的余波持续了整整一个月。
  
   二
   星期天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杜子腾睁开了眼睛,脑子里全是小说里面晃动的风景和跑来跑去的人物。他没拉灯,在黑暗中侧脸看了看苏晓媚,见她双目紧闭,神态安详,呼吸均匀,还打着轻微的鼾声,就窸窸窣窣地摸衣服准备起床。这时候,她却把一条胳膊搭在他的肚子上,用手把他紧紧抱住了。
   他睁着眼睛想:她就像盯着老鼠洞口的猫一样,睡着了还这么敏感,难不成这场写作还会演绎成另一场滑稽。
   他把她的手轻轻地移向了一边,蹑手蹑脚地起了床,没有开灯,就坐在电脑边,聚精会神研究起作品来。
   过了一会儿,他意识里感觉哪里不对劲,便猛一回头,她披头散发的脸,在电脑光线微弱地照射下,甚是恐怖。
   他惊愕。
   她大笑。
   他失望。
   她便伸出右手,拽着他耳朵,问:“你干啥呢?”
   “没干啥。”
   “脸洗了没?”
   “呀呀呀,没。”
   “牙刷了没?”
   “没。”
   她的手一下比一下拧得紧,又问:“水喝了没?”
   “没,没没,你干什么?”
   “我重要还是你的小说重要?”
   他想要发火,但是还是没敢,回答:“你干啥吗?当然是你重要了。”
   她继续给手上加了劲儿,说:“我重要?你确信?”
   “确信,确信。”
   终于,她松开了手,“你确信什么?明显你的小说比我重要,那你就写吧。啊!”
   她还冲他笑了一下,脸色瞬间从阴天转成了晴天,时间只有一秒,就见她光着两条腿,趿拉着拖鞋噗踏噗踏地进了屋子。
   他有些慌了,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没有结果的结果,才是最严重的结果,就像没有来的狼,更需要你集中注意力一样。他没有心思写东西了,坐在那里,盯着房门,观察里面动静。
   听到屋子里有音乐声响起,他才慢慢回过神来,又把目光放到电脑上,但是,他心里还是不放心,悄悄站起来,想到房间里面看个究竟。
   他刚站起来,就听见了她下床的声音,赶紧又坐下了。房间里面传来声音:“你这是何苦呢?”
   按理来说,自己干这件事,一不偷,二不抢,正大光明的,现在搞得像个小偷一样,最起码也像个正在犯错误的孩子。现在没办法,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惹毛了她,搞坏了心情,就啥也干不成了,这姜子牙也不是被老婆吓满街跑么?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不丢人,不丢人,他在安慰自己。
   他实在也不甘心就这么放弃。
   小说里,这个情节今天必须写完,这是提前定好的,放过了,以后不一定能想起来。他决定继续。
   “我只给你一个小时。”她的声音再次从里面传了出来。
   他看了看表,已经6点20了,谢天谢地,一个小时,就到7点20了。
   他刚坐下。
   她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去厨房,把馍馏上。”
   想想她和娃要吃早餐,也为了换取一刻安宁,他快速站起来,洗了手,给锅里接上水,把馍放进去,然后再次快速回到桌子边坐下。
   刚坐定,她又说:“光吃馍有啥营养,把鸡蛋煮上。”
   他无奈地站了起来,又拿了几个鸡蛋,把锅打开,放了进去。
   她问:“鸡蛋洗了没有?”
   “洗了。”
   “把菜洗了没有?”
   “啥菜?”
   “红萝卜,酸菜,看见了没?你洗了,我一会儿切。”
   “好吧,好吧。我这就去。”
   他又去洗菜。
   刚洗完菜,她又说:“你总该烧点稀饭吧。”
   他有些不耐烦了,说:“你怎么不烧?”
   她声音高了起来:“我就要你烧。”
   虽然不满意,他还是让自己的声音低了下来,调整了一下语调,说:“你不是闲着呢吗?”
   她高音持续向上拉:“我闲着也要你烧。”
   他不语了,这是行为上赤裸裸的强奸么。这是独裁领导摊派的任务么。人权哪里去了?
   他耐着性子,又去烧稀饭。
   做着做着,他的火再次上来了。
   他的火上来时,她便没有了声音,房子里面静悄悄的。
   看到这种情况,他坐了下来,看看表,只有二十分钟了,便想: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争取一点时间就算一点。
   他需要重新构思,他陷入了思考。
   正在这时,她喊:“老杜,过来一下。”
   他抬起头,有些不快,问:“咋了?”
   她说:“我叫你过来。”
   他慢腾腾地站起来,过去了。
   她说:“你到阳台上把那条晾晒的内裤给我拿来。”
   他很不情愿,可是为了写一笔,还是去了。
   吃早饭时,他不语,她也不语。
   吃完饭,他擦了一把嘴,直接坐在桌子旁,打开电脑。刚打开电脑,她就站了起来,走到他跟前,一只手扶着手提电脑的上部,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说:“你最近瘦了很多,咱们去医院吧。”
   “不去。”
   “你必须去。”
   “上次胖着的时候,不是你拉我去检查的?都好着呢。”
   “胖了说明健康,瘦了就不知道了,这不一样的,一定要看一下是啥病。”
   他终于忍无可忍了,说:“假洋鬼子病,鲁迅笔下的假洋鬼子,就是那个病。”
   他继续说:“你知道什么叫假洋鬼子?就是对事情一知半解的人,你上了那么多学,不能尽信书么?”他的语言里冒出了火星。
   她说:“你少来。少给我讲这套大道理。你今天必须跟我去医院,你就给我说个答案:去,还是不去?”
   “你别威胁我。威胁我,我也不去。”
   “你真的不去?”
   “真的不去。你想想,医院都是病人,去了心情都不好。”他有些求饶的意思。
   “心情好不好没关系,重要的是身体好。”
   “我身体好得很,感觉不错,我不是还要活到85岁吗。”
   “不懂科学真可怕。你必须活到85岁,你必须比我活得时间长,要不然,到时候谁伺候我呢?你一定要去,检查一下肯定好。”
   说罢,她直接按下电脑,这一按,就按灭了他心中对这一天所有的憧憬。
   他吼道:“我就是不去。你去替我看医生,就当你有病。”
  
   三
   苏晓媚对杜子腾说:“你不跟我去可以,不过你今天啥也写不成。”
   “写不成也不去。”
   杜子腾不语了。
   “你就是小富即安的人。没有追求,没有理想,以后也会没有老婆没有孩子的,你什么也没有。”
   “我不是还有理想吗?”
   “你那叫理想?现在的文化场就是名利场,大家都是在捞名,捞利,捞人脉呢。你放着嘴边的肉不吃,放着手边的钱不捡,跟这些人这些事粘在一起,能有什么出息?就算你写成了一部长篇小说,出了名,又能咋样?假如你每天写一万字,收入也还不如你跟客户喝一顿茶的效果好,还不如报销一张票据来得快呢,还别说书的质量好坏。就算你把书写好了,不得出版发行么?不得给相关人员份子钱么?你没有钱,你看看你能发行不?你看这种状态谁能瞧得起你?你以为文人都像你这么高尚?他们看见你的破衣服破鞋破帽子,就会跑得远远的。这些文人挣钱还不如这些世俗的挣钱直接,世俗的东西不用遮遮掩掩,也不用虚伪……”

共 14783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离婚这篇小说,给读者展示了一段家庭生活片段,让我们看到了两个性格不同爱好的夫妻不和谐的家庭生活。杜子腾公司老板,酷爱文学。苏晓媚自私霸道强势,对杜子腾写作百般阻扰,最后终于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离婚。其实离婚不是苏晓媚的目的,想管制杜子腾不再写小说才是目的。所以就实行了种种不平等的方式方法,见无法说服杜子腾,看到杜子腾把离婚协议书拿到她面前时,也傻眼了。觉得自己做得太过了,真的伤害了杜子腾的自尊心。作者写小说的手法很到位,采取蒙太奇式的镜头转换,用人物的动作和语言来展示文的中心意思,不加议论,不加评价,一切交给读者,读起来就像在看真实的场面一样,画面的代入感很强。尤为称奇的是那长篇幅大段落的人物对话,就像把现实场景原封不动地搬到了纸上。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打上了深深的人物个性烙印。男主角的善良憨厚一味忍让,女主角的蛮横狡黠咄咄逼人,以及她的虚张声势而用心良苦,都写的滴水不漏活灵活现。通过这个故事,真实地反映了社会现实中存在的尚需改进一些问题。人生活在现实中,是离不开物质支撑,但也不能让金钱迷乱心智而牺牲个性扭曲心灵,甘做金钱的奴隶而毁掉人生理想。女主角的思想有一定的典型性,代表了一定人群的思想动向。而男主角的行为与意识形态则仍在顽强地坚守那块净土。作品人物性格鲜明,心理刻画细腻,语言生动很接地气。全力推荐各位文友欣赏!【编辑:刘银科】【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101130002】【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210531第0028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金山        2021-01-07 22:38:44
  学习精典生活现实好小说。这人物取名好,“苏小妹"成了恶妇,笑得我“肚子疼"。如今许多女人都叫人伤心,岂止肚子疼!点赞!
黄金山
回复1 楼        文友:苍墨        2021-01-08 11:50:29
  谢谢老师的点评!
回复1 楼        文友:苍墨        2021-01-08 15:56:51
  谢谢老师精彩点评!
2 楼        文友:刘银科        2021-01-08 09:02:45
  小说揭示了人本性中的两面性。小说女主角的攀比与疼夫思想,男主角的事业追求与顾家,这些予盾的对立统一,使人物形像丰满可信。而对于文人来说,这篇小说也有一定的讽喻意义。试想,如果杜子腾是一个已成名作家,稿酬月入百万的话,女主角还能阻止他写吗?还能和他闹离婚吗?显而易见,不仅不但还会鼓励嘉奖给发大红包呢。之所以不让他写,其中除了担心影响身体健康以外,她自的功利目的、自己那副小并盘也绝不可小觑。这在小说中说的很清楚毋庸贅言。这也是文人的悲哀,尤为可悲的是未成名的爬格子者们。如今社会早已开放,改革硕果累累。然金钱至上却愈演愈烈,这也是我们不能不正视的事实。如今的文艺创作者,大多属无名之辈,他们的奋斗“路漫漫其修远兮!”而成名者呢,则钵满盆满名利双收,他们的家庭也蓬毕生辉车水马龙,仰拜者不计其数仰视者俯排着长队。“人怕成名猪怕壮!”自古皆然。当然也有少致个案不在此列,如曹雪芹大人。作品的触角伸进了社会深层,向人们揭示了这一原理。然则要改变这种现象,恐怕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奏效,仍需假以时日。
回复2 楼        文友:苍墨        2021-01-08 11:51:52
  谢谢老师的精彩点评!
回复2 楼        文友:苍墨        2021-01-08 15:57:22
  谢谢刘老师精彩点评!
3 楼        文友:苍墨        2021-01-08 11:47:22
  这部小说向读者介绍了一个普通小家庭的生活状态。在家庭生活中,价值取向是一个家庭稳定团结的核心问题,它的不同将会带给家庭很多麻烦。在社会生活中,苏晓媚只是一个小女人,但她却如现实生活中千千万万的小女人一样,是家庭发展走向的绝对影响者。她以自己的思考和方式丈量着家庭里的其他成员,也丈量着世界。她无疑是极端自私的,所以无视丈夫是另外一个独立的个体这个事实,极力地想把丈夫变为自己私有财产,让对方按照自己的方式来生活。她以爱作为武器,来掠夺对方的一切。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男人该怎么做?小说中的这个男人无疑是悲哀的,痛苦的。他就像一只粘在蜘蛛网上的飞蛾,无法摆脱现状。当然,这也是一个社会的缩影……小说采用平铺直叙地手法将事件的本身还原展示给读者,但引起的思考是多方面的,不仅仅限于事件的表象,这需要读者认真的体会。
   再次感谢叶雨和刘银科老师辛苦地编辑!
4 楼        文友:刘银科        2021-01-08 18:56:32
  其实,女主角对于丈夫的强势及专制式的管束,并非是她个人的性格所致,也不是她想当个“女皇”;而是时代使然。拜金爱钱、攀比望上此乃人之本性。不必苛责她的人格,倒是立以社会及男主角个人性格上去追究一下。男主角他不专心好好经营公司,却沉醉于写作,且无意中写了在妻子看来有影响双方感情的事,因此,妻子对他的不满也就不难理解。小说倾向于男主角的处境,也客观地叙述了离婚的复杂原因。从表层上看,似乎女方是个泼妇式的女人,但从深度剖析,则也应该有理解她的内在依据和外在原因。
5 楼        文友:叶雨        2021-01-08 23:16:31
  清官难断家务事,其实写家庭题材的小说也是这样,难说谁对谁错,男主人的纠结,女主人的强势是家庭突出的矛盾。价值观趋向不同形成了夫妻间本质区别,当很难融合到一起的时候,离婚仿佛是一剂解决问题的良药。但这是治标不治本的药,我觉得男主人在处理这个问题做得很好,值得借鉴。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6 楼        文友:善水游鱼        2021-01-19 22:20:04
  确实吸引人,小说的魅力就在于此,生动鲜活,就像真的一样。
兰生幽谷,不因无人佩戴而不芬芳;月挂中天,不因暂满还缺而不自圆。
回复6 楼        文友:苍墨        2021-01-20 09:50:43
  现实类小说,只有接近现实,才能打动读者。谢谢老师不吝点评!
7 楼        文友:叶雨        2021-05-30 08:52:37
  这篇小说作者用细腻的文笔,精心设计了一个热爱文学创作的作者,在家庭中遇到的种种阻碍,妻子对丈夫写小说不理解,不支持,千方百计阻挠,最后终于演变成离婚的闹剧。在物欲横流的时代,依然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写作赚不了钱,所以妻子不能容忍丈夫把精力放在写作上。但结局很好,最终化解矛盾,重归于好,皆大欢喜。阅读越有感觉,非常好的一篇小说。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8 楼        文友:张学龙        2021-05-30 13:58:01
  爱,在啰嗦中。爱,在唠叨中。平凡而细碎的生活,如一团剪不断的乱麻,令人愁绪万千。真实的人间烟火,常常凸现人的本性。爱之而烦之的生活,原来一如水洼中的影子,破了又圆,圆了又破。
9 楼        文友:叶雨        2021-05-31 08:49:09
  苏晓媚这样的女人很多,小说没有评述,只是用文字语言描述出来,展示出的苏晓媚是典型代表,这样的女人靠说教是很难说服的,只有行动。所以,杜子腾干脆落实了行动,才让她服气了。夫妻之间说都很难说服谁,只有适应,这篇小说很接地气,真实在线了一对平凡中夫妻婚姻家庭生活片段。苏晓媚的自私霸道,杜子腾的容忍无奈,表现的淋漓尽致,最后矛盾终于激化到离婚。结尾处理的很好,给读者留下了思考的空间。若生活中的苏晓媚们看见了,一定会好好反省自己的。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10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21-06-29 09:46:56
  生活不止柴米油盐,还有诗与远方。当爱好与家庭之间出现了矛盾时,如何平衡并妥善处理好家庭关系,是一门学问。小说以当下普通家庭的婚姻生活为背景,描绘出夫妻在理想、事业、婚姻生活中的情感纠葛与矛盾冲突。小说注重细节与心理描写,以清新平淡的文笔警醒世人,剖析人性,具有一定的思想深度。江山绝品评议组推荐赏读。
共 10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