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窗

精品


作者:司药 探花,22016.3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745发表时间:2010-07-13 12:25:56

窗
   “他三姨二舅我弟那里,能张口的地儿我都去了。但,除了三姨说到时候卖了母猪给我们凑点,其它也就百八十拿不出多少钱。”天还没亮,爹娘围坐在炕上,就又愁上了。他们以为我在睡着,听不到他们讲话,他们以为我只知读书,不知道家里没有钱。我多大了,傻子都能看出来的事,我能不知?黑暗里,对爹娘早早发愁的事,我也急,但多想也没用,先把高考考完再说。车到山前必有路。
   “是哦,车到山前必有路。”温欣显然比我更有信心。“先好好考,到时候先找亲戚借点,自己再做工找点,学费应该没有问题。等我们大学毕业,有了牢靠的工作,哼哼,我们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我不能跟温欣比。她家还是供得起她上学的。但我有手、有力气,挣够上学的钱应该还是可以的。原想,上个大学,一年也就二三千块钱。通知书下来,才知道,这所重点大学的学费将近七千。七千……眼前又出现那粉色的通知书黯然化灰的过程,又出现灰烬悄没声息飘动的寂然。浑身燥热。脑袋又别别地跳疼。
  
   五
   “我说你狗日的猪变得么,半天就扒拉了俅大点地儿。”一坨水泥和着代工的叫骂冲了过来。
   周身的燥热刷地褪去,我转脸冲着代工也骂:“你狗日的除了骂人,也上来抹块给老子看看。”再定眼看看自己做的活,脸不由地又红又紫,狠狠地下抹子。
   “算你狗日的长出息,敢跟老子叫板了。你以为你还是你爹娘怀里的独生崽儿,做不做工都找得来钱呢。”代工又一块水泥坨砸过来。我懒得闪,让水泥坨砸得我满背开花。
   兴是代工看我不躲他的暴力,怕出什么事,猪似地哼哼了几声,走开了。
   “你真的甘愿一辈子做苦工,真的就打算像村里人一样只知接媳妇生孩子无聊地过一辈子?”温欣得知我不上学要外出做工,追出两里路,向我发难。
   不是你甘愿不甘愿的事,而是你必须甘愿。七千,我拿不出那钱。再则,爹娘的盘算也不无道理。上大学一年就算最节省花一万块钱,四年就是四万。四万呐,真要有这四万,做什么也够了。四万块钱,把爹娘吓着了似的,又无比憧憬。是啊,好些年了,家里没有再有过上千的进项了。爹外出做工那些年攒下的万把块钱,这些年因为爹不能再出去做工找钱,家里几乎就只有出项没有进项地坐吃山空了。
   原来娘想爹只是闪了腰,养一阵子好起来还去做工,再慢慢攒上我上大学的钱。但,爹的腰没有如娘所愿地好起来,再也找不来钱,所以,到了我真的考上大学,他们即使求遍亲戚也没找来足够的钱,愁得头发几乎白掉时,竟然悟出了另一番道道儿。
   是哩,四万块钱,可以盖上新房,可以娶回媳妇了,还要怎样?是呢,还要怎样?我好像也陷入了爹娘的“经济圈”,回不过神。
   这些年其实总能听到谁谁谁家的孩子花了大把的钱结果大学毕业还是找不到工作,还是做散工找钱。要不然就整天高不成低不就地晃悠着,不做正事。上学上傻了,感觉自己金贵做不来“糙”活了。村里说起那些大学毕业没有工作又不愿意放下大学生架子去做工找钱的人,讥讽之余,无不摇头。
   我大学毕业不会没有工作,但前提是我得有钱先上大学,至于毕业后能多少钱一月,让我盖得起房子、娶得起媳妇,那我算不出来。现在只知,如果有四万块钱上学,倒不如拿来直接开始生活。又掉进了“经济圈”,脑袋又别别地跳疼。可能我的脑袋真的是读书读傻掉了。
   “我看你就是傻掉了。居然会愚蠢到认同你爹娘的道道儿。”温欣听了我梦话般的逻辑,望着我楞了好一会儿,满脸绝望地转身,不再回头。
   我们没有再联络过。我再傻也知道温欣的心思。从初中到高中,来来回回在一起走了好几年,路上除了讨论功课,也讨论将来和人生。“不能像村里人那样没文化地愚昧地活着。咱要活出自己的样儿。”每次温欣说到“咱要活出自己的样儿”时总会快快地瞥我一眼,脸儿便无端地红了。而每每这个时候,我的心也会咯噔快跳几下,傻了似地冲她笑。
   宝木,你还好吗?我知道宝木对我的好,但我不敢想太多。尤其宝木对我彻底失望转身离开,去上她的大学、去活她的样儿。我感觉,我们俩从那时候起就真的成了平行线,永远不可能再有交叉点了。宝木,你还好吗?虽然这样,我还是时常在心底忍不住地探问。
  
   六
   “不错哦。咱百强就是聪明能干,这才做了多久,就拿回这些钱。”把钱交到娘手头,娘满脸喜庆。“是哦是哦,这有学问没学问就是不一样。”爹也喜庆,没曾想一针扎在我心头。话一出口,爹即张了嘴,楞着,我也像突然间被施了定身法似地,楞着。只有娘忽略了我们这边的突变还兀自喜着。是呐,有些年了,娘再没有过这么多现钱在手的欣喜了。娘把钱厚厚地包了,放进箱底。那晚爹娘睡得安稳踏实,但又早早醒来。
   “他爹,咱也去把腰好好瞧瞧?”娘小心地问爹。
   “瞧瞧?”爹敲了敲腰,也小心地回问娘。“老毛病了,能瞧出个甚?还是不遭贱钱了吧?”说到“遭贱钱”,爹的余音有些不甘心似地打颤儿。
   爹娘睡得踏实,我却翻来滚去地睡不着。是为爹不经意的那句话么?还是因为自己挣着了钱、有钱了说话身板就硬气?
   做工找钱。独立生活。养活爹娘。一年工做下来,原本郁在心里的怨气和不甘慢慢淡了。上大学如何?不上大学又如何,归根到底,基点都是要生活。我需要什么样的生活?我需要什么时候开始生活?这样的问、这样的答在我心里已往返N多次而平衡过N多次了。重点大学,过了也就过了,想也徒劳,现实是,我已十九岁了,我已是大人了,已应该成为家里的顶梁柱了。想着爹娘捧着我挣回钱的欢欣,我知道,这些年,苦了爹、苦了娘了。听着爹娘安稳踏实的酣睡声,我心里从未有过地轻松和释然。我确实长大了。我也可以养家了。带着成就感、带着满足感,我也踏实安稳地睡去,也早早醒来。
   “爹、娘,准备准备,今儿我们去城里。”吃罢早饭,我对爹娘说。
   “去……城里?”娘看着我,揣摩着我的意思。自从爹娘“毁”了我的大学,他们已习惯小心地看着我的脸色说话,而自那以后我跟他们说话也多是“公事公办”的谱儿。
   “百强,做工苦,受不了咱再回来,爹再想办法让你上学。”真要走了,爹攥了我的蛇皮袋迟迟不往我身上放,半晌,磨出这么句话,把我火得,一把夺过背了就走。
   “别记恨爹娘毁了你的大学。那大学……咱没命。”娘颠儿颠儿地随着,巴巴地看我,眼泪串串的。
   “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是我自己毁自己,行了吧!”吼出这句话,娘立马噎着不再言语,泪却更多。
   相当一段时间,出行前爹妈眼巴巴的悲戚神情都窝在我心底,时不时变成无名火窜上来,烧得我脑袋别别地跳疼。
   “别想了,今儿天气好。我陪你们到城里逛逛。”得到确切信息,爹娘马上神情紧张地准备起来。“老太婆,我那件蓝褂子呢?”“老头子,你看我穿这件好不好?”
   看着爹娘孩子般快乐又忐忑的样子,我一脸开心地站在门外耐心地等他们拾掇自己。院子里的鸡,散漫地晃悠着刨食。看门的狗,蜷缩在窝里,见了我,懒懒地摇摇尾巴,又把头埋进前爪里,继续睡。
  
   七
   “看这,这儿,你爹是陈旧性腰椎骨折。”医生在片子上指指点点,告诉我最终的检查结果。“骨折?就是说骨头断了?”我惊诧万分,却睁大眼睛也看不懂片子上那些黑的白的是怎么回事。“是。但这样的病早期没有及时治疗现在骨头已变形,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治疗价值了。慢慢养着吧。”医生拿了笔,想了想药也没开,对我说。
   我失神地跌坐在一边。是我毁了爹。爹。胸中轰然闷响,脑袋又别别地跳疼,好一阵子,我不能说话也不能行动,中魔似地沉入一个黑洞:如果我不读书,爹不会出去做工;爹不做工,腰就不会断;即使断了也不会舍不得用钱而落下腰病……
   攥着片子,见爹娘一脸紧张地等着我的“下文”,我激愤的差点脱口而出的话变成“爹……咱慢慢养着……”。
   “我就说呢,花那冤枉钱做甚。”爹一听,满脸开花,还夸张地想立立腰。娘拉了他一把,嘲笑道,“我就说没事嘛,你个死老头子非得装得虾子似地腰越来越弯。”“你说得轻巧。就是疼哩,要不你也装个给我瞧瞧。”爹委曲地跟娘白着脸急。“伤筋动骨,是疼,是得慢慢养着。”我走过去,搀了爹。爹还扭着脸跟娘说清楚,“看嘛,百强都说,是伤了嘛。”
   “是的,爹,你慢慢养着,家里有我呢。”追悔莫急。对爹的愧疚,在搀着爹的手上不由地加了力,同时加了力的,还有我要更努力地做工找钱、撑起这个家的念想。
   考究的装潢、成排的书架、满当当的书……窗子里,是我所中意的房子。眼睛发直、心生羡慕,水泥在手下,不由得抹得更加仔细。
   “你也喜欢看书呀。”脆生生的女声,因为有了“书”字,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今年春节,姨来拜年,身边多了一个女孩子。“秀玲姑娘今天闲着没事,我让她陪我一起来家拜个年。”姨笑咪咪地把身后的女孩子推到爹娘面前。
   “他姨……你看,我们百强,我们还没跟百强……”欣喜的同时,爹娘齐刷刷的目光怯怯地转向我。我扫了女孩子一眼,温和地迎过去,心里不禁笑爹娘,演戏都这么笨拙。如果他们与姨没有提前通过气,姨怎么敢直接领了女孩子来家里?再则,大过年的,凡女孩子都要在家帮着操持家务、招呼客人,怎么可能闲着。姨也真是的。再说那女孩子。第一感觉很一般。五官说不上精致,但也并不惹人烦,应该属于看过一眼记不住的类型。女孩子被推在前面,忸怩着把手在胸前拧着麻花,羞得满面桃色。
   “姨,您过年好。过些天百强给您拜年去。”我打破僵局,用袖子拂了凳子,给姨让座。“玲儿,来,坐坐。”姨立即满面笑意如释重负地拉了秀玲一同坐下。“就是就是,坐坐,他姨,来坐。看你这老太婆,还不如咱百强会说话待客,咋就连个座也不知让呢?”娘如睡醒了似地傻呵呵笑了,乐颠颠地倒茶端糖一通忙乱。“姨,我来帮你吧。”秀玲适时起身,跟着娘一起忙起来。“看看,秀玲姑娘多懂事。”姨冲着秀玲直夸。“是啊是啊,我看着姑娘也好。”爹附和着,看我不言语,又赶紧收住话端。
   村里过节,无外乎拉拉家常、吃吃饭,没什么花样,同样,相亲也没有花样。这不,吃罢饭,爹娘姨他们全都找借口散了,把屋子留给我。人散了,秀玲有些紧张地盯着地面,手指又在拧麻花。我则随意问道:“你读了多少书?”“初一。”仅一个回合,我便没有了再说下去的欲望。宝木,你还好么?心头,又响起这样的探问。
   “呀,你这么多书呀,我也喜欢读书。”不知如何过渡的,秀玲已站在了我的书柜前,手指小心地抚了书,一脸羡慕。“你也喜欢书么?”我不咸不淡地回应。“喜欢喜欢。我也想家里有个书柜,但娘不给,说是庄户人屋里搁一书柜,怪头怪脑的。”说话间,秀玲咯咯地笑了,秀玲的笑把我也惹笑了,“我就是怪头怪脑的。”“不是……是……”秀玲急了,“唉呀,我是说你本来就是个读书人。”看秀玲急得脸儿发红,我岔开话题,“你喜欢读哪类书?”
   “这个,这个。”秀玲指点着。“我文化浅,读不了你那么多书。”秀玲羞涩地低了头,转而目光又攀在书中,“听姨说你考了重点大学都没读,可惜了。”秀玲马上意识到可能惹我尴尬,“不过,你还是那么喜欢读书。”
   这要放在头一年,我会恼,但这会儿,我被秀玲的关于读书的逻辑逗笑了:“不上大学,就不能读书了?”“不是……是……”秀玲又急得脸儿赤红。
   应该说,我和秀玲的第一次见面是愉快的。甚至在工地上,我经常会想起秀玲动不动就急得脸红的模样。
  
   八
   和一个喜欢读书的女孩子成家、过日子,应该是我想要的生活。“嘿,我说什么来着,临了,书倒成了两个孩子的红媒。”爹看着面面相觑的娘和姨,得意地笑了。
   窗子里的房子如此精致,如此中意,让我不禁有些憧憬我未来的房子、未来的家了。书柜边浅笑的秀玲又浮在眼前,我的心又热热地暖了起来。做工找钱、盖房娶亲、结婚生子……真的“转”到了爹娘的道道里、村里人祖祖辈辈的道道里去了。宝木幽怨的眼神从模糊又清晰起来。爹娘发自内心的欢喜从清晰又模糊起来。
   天色暗下来。陆陆续续,窗子里的灯一盏一盏亮了起来,厚重的窗帘也随即拉上,再看不清屋里具体是些什么人,都在做什么,但,我知道,水泥墙内,是一家一家过日子的人们。他们是城里人,住楼房,我是农村人,住村里,可我们都一样,都要做工找钱,都要居家过日子。“日子”两个字,最近总让我无端地挂念。
   “百强越来越有样子了,再有几年,也可以做代工,不,应该是做老板了。”同一工地的乡党们见我不但把挣下钱都给爹娘,还会看“天书”,都不由地捧着我。而平时,工地上有些写写算算的活儿,代工也总是交给我。“把这些我认得他们、他们认不得我的俅东西拾掇下。”代工把纸片片扔得哗哗响,我则斜着眼抱着手爱理不理。
   “代工那人仁义。每次回来都来家坐坐。说是就愿意护着心里有爹娘的你。平时你也要多维护他。”说到代工,爹娘总是小心翼翼,感恩戴德。“知道了。”我轻描淡写地应着爹娘,其实内心也是知冷知热的。
   “百强,过来见过老板。”“百强,一起去陪老板吃个饭。”在工地时间长了,代工不但自己当狗,而且越来越多地叫上我。“手上有活,没空。”开始我总是没好气地顾自做活。“你狗日的还拽俅上了。赶紧收拾了给老子滚过来。”
   一来二去,老板也知道了我的故事。“不上大学咱也一样出息。”老板看着我,我看着脚尖。“你那么好的文化底子,可以参加自学考试把工程监理修出来嘛,以后再拿个证,就成了。”老板的话,犹如给我一盏黑夜明灯。是呐,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个形式的大学可读呢?百感交集?欣喜若狂?醍醐灌顶?说不清当时的感受。我只知道,在我报了名、捧了一摞书在手上时,人轻了,心里如有阳光般敞亮。望着被云层覆盖的天空,我有流泪的冲动:我终于从与重点大学失之交臂的纠结中走了出来。爹——娘。
   “是哩是哩,我说啥呢,咱百强大学不上一样有出息。等你拿了工程监理证,吃香的喝辣的由你挑。”代工好像自己能拿到证似地乐得屁颠颠的。
   “太累了就歇歇工。”电话那端,爹招呼着我。娘在一边,心疼地唤我,“现在家里有点钱了,你回来等考完了再去吧。”更有秀玲凑上一句,“家里有我,安心做你的事。”
   现在放了电话,我总是要多站一会儿,回回味。自从知道我报考了大学,爹娘从骨子里松了口气,“那好那好,这下可好。”
   “又要看书,又要做工,那得多累?不行你回来专心考试我去做工。”秀玲俨然已是家里人。
   爹娘的依赖,秀玲的亲近。这就是我需要的生活了。
   做工找钱。考试拿证。两件事把我占得满满的。但即使这样,我反而觉得人轻松了许多,人也变得开朗。窗子里人们的日子就是我要的日子。暗自想着,不由地又摸摸贴身的包包。嗯,还得找机会跟老板把工钱磨回来。还得再把工做得上心些。别再老呛着代工。是养家糊口的大人了,别再那么幼稚……劝着自己,天空中最后一丝晚霞散尽,我把最后一抹子水泥抹平,脚下便传来代工扯着嗓门的吼叫:“收工了,都麻利点给老子滚下来。”

共 11003 字 3 页 首页上一页123
转到
【编者按】在品读这章节时,我们很是心痛。主人公百强,考了莘莘学子梦寐以求的重点大学,如同“山沟里飞出了金凤凰”,然而那近七千元的学费,如一道他们家无法逾越的鸿沟,使百强的大学梦就此破灭,如优美的旋律戛然而止。我想,许多人在面对这样的现实时,都不能承受,不过,百强承受了,可见百强是个坚强而有理性的人,一个学生娃,能有如此的境界,确实令人佩服。当然,百强之所以能承受,还源于他爱父母,为应是他的精神支柱吧!他的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然而在工地上搬重物时把腰扭伤了。一个家,失去了顶梁柱,整个大厦面临着坍塌的危险。所以,百强在考上重点大学后,家里拿不出一分钱来交学费,全靠去借,四年大学,至少四万,怎么能借到了这么多呢?而作为父母,千百年来,都是望子成龙,百强的父母也不例外,他们也想方设法想凑齐学费,供儿子读大学,可找遍了亲戚朋友,所借来的钱只是零头,离七千这天文数字相差可说是十万八千里,我们可想而知,百强的父母,为自己无能让儿子读上大学心里会是多么的伤心难过啊!可生活就是这样的严酷,任你再伤心难过,哪怕是肝肠寸断,一切都不会改变。正如有句诗“天若有情天亦老”,而天是不会老的,所以,天是无情的。百强在面对这样的现实,这样的生活,他没有哭泣,没有怨天尤人,更没有自暴自弃,即便他知道自己与温欣的那份情就此划上句号,他毅然决然到工地上打工,用稚嫩的双肩扛起生活所给予他的艰辛和苦痛。百强是好样的,他经受住了生活无情的打击,他用自己挣的工钱,改善家庭生活的困苦的现状,还带父亲去看病,深感自己对父亲的愧怍。百强以自己的行,赢得了大家的尊重,也赢得了代工和老板的尊重,所以,老板叫他去参加自考工程监理。同时,秀玲,一个喜欢读书上的女孩子出现于百强的生活中,兴许对百强的人生能起到很好的作用。因为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有一个贤德的女人。【编辑:月儿常圆】【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司药        2010-07-13 13:18:45
  感谢月儿常圆老师精到的编按。
   也因为投稿时操作不慎而造成栏目失误,由此给月儿老师带来的麻烦深表歉意。但,同时,药也深感荣幸:能得到月儿老师亲临批阅和解读。药认定,精评美编,是对写手最大的鼓励和鞭策。
   再次致谢。顺致夏安。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2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10-07-13 16:45:34
  一扇窗,便是一个世界,一种生活。百强其实只是农村千千万万个读不起书的孩子中的一个,百强的经历也是曾经或者现在很多人正在经历着的。这,就是现实的农村,无法想象,却是真实的存在。
上官欢儿
回复2 楼        文友:司药        2010-07-13 23:04:08
  上苍给你开一扇窗,就同时关闭了一道门。公平是相对的,机会在坚持中产生。
   感谢欢儿关注。问好。
3 楼        文友:月儿常圆        2010-07-13 17:50:37
  小说主人公带给读者的是精神上的力量及其生活的态度。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 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
4 楼        文友:桐疏枝寒        2010-07-13 21:13:39
  梦和现实就一窗之隔,窗内有世界,窗外也有世界。当那个粉红的“通知书”在火中跳舞的时候,“我”失去了到窗内一游的资格。窗内的世界是美好的,但窗外的世界也精彩。有一句话,叫“苍天不负有心人”。“我”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老板笑了,代工笑了,“不上大学照样有出息”。人生有时会有太多的无奈,但,人生也有太多的精彩。这就是要看你是如何的对待它们,有时候,失去的不一定是“美玉”,即使是,也不可能是“极品”,真正的“极品”还要自己去用心雕琢。
   拜读学习欣赏,祝司药老师和月儿常圆老师快乐好心情。
回复4 楼        文友:司药        2010-07-13 23:02:20
  感谢深度解读。也祝你快乐。夏安。
5 楼        文友:李荣        2010-07-15 20:05:54
  作者写的好,编辑按写的更是精彩!
喜欢文学、音乐
6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0-07-16 12:27:36
  读到最后,再也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我知道我是被感染了。百强的努力,秀玲的善解人意。需要什么样的生活呢?窗内的世界是“我”所梦想的,可现实是残酷的,窗内窗外俨然不同的两个世界!看完这个故事,不由得想起了前不久看过的电视剧《蜗居》,就算百强和温欣都从重点大学毕业,就如《蜗居》里的苏淳和郭海萍,心高了,留在城市的欲望强大了,购买房子,父母又在农村,那种困境比现在这种严重多了。《蜗居》里有一句台词是这样说的:“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会选择另外一种生活,或许房子不大,和爱人平平淡淡的生活着。”条条道路通罗马,百强最后赢得了代工和老板的尊重,好日子指日可待。和秀玲一直这样下去是最好的,可以看出秀玲的乖巧和对百强的喜欢“又要看书,又要做工,那得多累?不行你回来回来专心考试我去做工”换做温欣,她会这样做吗?什么样的生活适合自己呢?令人深思。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喜清宁,崇尚简单。
回复6 楼        文友:司药        2010-07-20 12:10:19
  尤如罂粟的点评让药感动。致谢最好的办法是加强沟通交流、相互关注提携。
7 楼        文友:潇潇夜雨        2010-07-16 16:40:04
  作者写作很是豪放,语言虽俗却无伤大雅。且故事情节步步深入,人物勾勒细腻感人。百强因交不起学费而失学,凭着自强不息的精神走上艰难的打工路,最终取得了家庭幸福和成才梦。一句不上大学照样有出息,包含了多少无奈和艰辛。太感动人了,欣赏,问好作者。
文学爱好者
8 楼        文友:蔚风        2010-07-16 16:50:05
  一篇不错的作品和精彩的点评,欣赏。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善于积累素材,才能使作品更加完美。
9 楼        文友:雾海凝眸        2010-07-18 08:59:32
  小说的味道应该不是这样的,当然文字绝对是不错的。我大体看了一下,有些细节方面描述的比较生动,但故事的安排以及情节设置上欠缺,只能算是散文之类的东西。小说贵在结构以及叙述方法,多次转折,情节应该出人意料一点,特别如何构思上需要大动脑筋。兄弟,恕我直言了,你的文字功底不错。
热爱文学
回复9 楼        文友:司药        2010-07-20 12:07:50
  感谢关注和建议。药当继续努力。
   问好。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