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错爱

精品 错爱


作者:司药 探花,22016.3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019发表时间:2010-10-17 10:51:54

错爱 我不在意。只要爱在,我可以忍受一切。
   我在意。残缺的爱,我不忍给你。
   ——题记
  
  
   与你结婚,把你据为己有,是我们这场错爱的根源。
  
   西装革履,你还是如婚前般俊朗儒雅,公众面前,你还是风度翩翩的大众情人。大众情人理应属于大众。
  
   是冥冥的命运,还是颠仆不灭篾语——结婚是恋爱的坟墓。不知这样的说法对其它人如何,但对于我,千真万确。如果说,坟墓是阴冷恐怖的,但它毕竟可以理解为某种终结,而我,远没有那么幸运。
  
   你干什么啊,怎么忍心独占优势资源?女伴们半玩笑半认真地嗔怪,我艳红的婚袍上,留下粉拳无数。做娘家人的近端优势让她们可以尽情发泄她们心中难以启齿的失落和嫉妒。好啊,你们什么时候想他了,可以一如既往地亲他爱他嘛。我不会抢了大家的大众情人。我新娘的幸福被与女伴们的嬉闹渲染得灿若艳阳。
  
   真的爱你。总是魔怔般地想你念你。恋爱中的我总是无端地就想笑、就红了脸。还有比我更幸运的女孩么?你看我的眼睛始终含情脉脉,如恒温的陨石让我看也看不够。你的目光如梯,总是惹得我想把你那两颗煜煜的陨石揣进心里。你笑,轻揽我入怀: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你还想如何。
  
   永远爱你。永远想你。永远和你在一起。恋爱的日子,太多地使用了“永远”这个词,以至于现在我怀疑,是不是“永远”已被我提前透支,需要如今的我加倍偿还。你真的会永远爱我吗——是我反反复复、乐此不疲的非问句。小傻瓜,你见过这么近在咫尺的永远吗——你的非问句亦如我狂乱。但,不同的是,你的温情、你的激情总是透着欲醉还醒的若即若离,与我总是腻在你怀里,情如火、爱如蜜的渴望与期待,保持零点零几的距离。若有所失,却更让我暗自里羞红了脸。
  
   与我被激情燃烧的混乱相比,你真的太完美、太绅士了。腻在你怀里,看着你的眼睛,闻着你的气息,我总是心醉神迷,心突突地跳,血流涌动的渴望让我一而再再而三地羞红脸庞。是的……真的……特想与你融为一体,不愿承受哪怕一秒的离别。而你总是温雅地吻我,然后提示我,公主,你该起驾回家了。
  
   做女孩的我,到点回家是我必须遵守的规矩。妈妈从来不允许我晚上超过十点回家。女孩子家,要有女孩子的样子!她把“样子”两个字咬得格外清晰。好像十点是我的大限,十点过后不回家的我便会被黑暗吞没。人家家的孩子都能出去玩到很晚,为什么就我不能?太多时候意犹未尽,我对妈妈严重抗议。因为你是女孩子,所以不能!妈妈的因果不容置疑。
  
   十点,是我与你不可逾越的分界线。离别降临,我总是腻在你怀里半是耍娇半是耍赖半是无奈地抱怨妈妈的无理与刻板。听话,妈妈总是为你好,乖,回去吧。而你,总是用温热的掌揉揉我的脸蛋,用温厚的唇吻吻我的面颊,然后把我送还给妈妈。
  
   什么时候我才可以永远和你在一起?离别让我伤感。回家让我郁闷。快了,快了,等你做了我的新娘。你总是捏捏我的鼻子,无比快乐地说。一辈子不想再见你!通常在你狠心地把我摘出你的怀时,我会这样赌气地对你喊叫,然后一摇三晃不甘心地回家。
  
   那时的我,多么的年轻、多么的幼稚。一辈子,对陷于爱的激流中晕菜的我,不过是几小时的时光,充满臆念的未来。
  
   在傻想什么呢?我的亲。我的手机屏上,总会适时出现你的引逗。想你,我的亲。从不觉得这样的回应“电量”过度,只是感觉,这样的话语还远不够亲、远不够爱。我会在第一时间亲你。你再回过来的话,又惹得我在等待与你相见的分秒里发脾气:什么破时钟,怎么走得那么慢啊。
  
   还好,终于,终于,可以与你讨论做新嫁娘的事宜了,但妈妈对我的管束却越发严厉。结婚前你最好少单独跟他在一起磨几到那么晚。妈妈把十点的极限调到八点。太过分了吧,我已是成年人!我拧了脖子抗议。如果你还是我的女儿,就必须这样!妈妈简单强硬地与我的抗议对峙。好了,好了,妈妈也是为你好,你就暂且忍耐吧,你总是好脾气地劝慰我。
  
   妈妈简直就是变态,就是有病!我经常气哼哼地想,妈妈根本就不懂爱情,否则怎么就不能理解和体会分离对恋人的残酷?
  
   她是怕我被你……欺侮。生气归生气,其实妈妈担忧什么我还是明白的,因为明白,所以我才伏在你胸前,被自己的“想”弄得面红耳赤,用小拳一个劲地擂你。而你则捉了我的拳,把它们握在你的胸前,目光灼灼:我会给你永远的快乐,永远的幸福。
  
   你理性的温情,你儒雅的若即若离,调动着我的心醉,挑逗着我的期待。应该说,你是绝对现代版的绅士。你看看周边还有几人跟我们一样,激情的胶着中能保持如此清醒的温情和冲动?!我们能这样!确切地说,是你能这样!你给我的眼神,认同满满。欣赏满满。我感觉自己特别幸运,能遇到你这现在时的出土文物,居然还能与我的妈妈一同攻守同盟地坚持婚前必有的贞洁。
  
   迷醉过后我总是痴痴地想,你能如此对我,充分说明你对我的珍视和尊重!等就等吧,反正,我们的心早已跳在了一起,血早已融在了一起,荷尔蒙的鼓动蛊惑,对我们,暂且无效。而在婚礼上,在你承诺了“我会爱你生生世世”后,我们就是法律认同的夫妻,终于可以永远厮守、一刻一秒也不分离了。
  
   月明星朗。今天,我终于可以与你共享夜色。疯闹洞房的朋友、女伴散去,安静降临,你我静默。我不再像婚前那样随意地腻在你怀里而是紧张得手心出汗、心发虚、喉咙发干。看得出来,你也紧张,走过来拥住我的臂膀有点发硬、发僵。今天你太累了,乖,睡吧。终于,你说话了,为我掖紧被角,吻我,在我身边躺下来。
  
   那天或许我真的累了,抑或,是你施了什么魔法,让我瞬间就昏然睡去。醒来,天已大亮,你伏在我面前,成为我成人以来第一个看着我醒来的男人。我们真的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吗?我搂了你的脖子,疑似一切只在梦中,止不住泪光盈盈。小傻瓜,哪有新娘第一天就掉眼泪的,你笑着轻拍我的背。不知为什么,我居然又昏然睡去。
  
   还有比我更倒霉的新娘吗?蜜月第二天“朋友”就不请自到。看着浸血的内裤,我沮丧得眼泪差点掉下来。呵呵,小傻瓜,你不是说要与我厮守一生吗?我们不必在乎这一朝一夕。你倒挺开心,为我洗,为我跑前跑后地忙乎。那一刻,我感觉真的对不起你,不能让你第一时间享受女人应该给予男人的。
  
   以后……再以后,你也只是紧紧地拥我。我滑出你的臂弯,委曲地问,为什么?是我不够好而让你没有激情?没有,我……只是怕弄疼你。你温情的话语,让我凭生女人本能的柔情和骄傲,也更加坚信,嫁你是我今生最正确的选择。
  
   不怕,我是勇敢的孩子,我调侃自己,握紧你的手,准备接受疼痛。但,你失败了。不会吧,你不会比我还怕吧?我红着脸与脸比我还红的你,玩笑道。尴尬。无奈。歉意。你柔柔地摇摇我的肩,给我一段时间适应吧,实在是太在乎你的感受,太怕你受苦了。
  
   穷尽所有的想象,我也不能相信,我的“永远”开始了,快乐却乏力了。轻抚你眉头微皱熟睡的脸,我疑虑重重。是我给你太过幸福的刺激让你无力,还是我痴狂的激情让你无力消受?第一次,任性的我,学着反思自己。放松点,我们在一起,性爱并不是唯一的快乐,我无比温柔地拥了你,唇贴在你耳边,喃喃道。
  
   我想你幸福,我想我们幸福,这是我们永远的目标,没有什么能改变,是吧?我的问越迫切,你的眼睛越闪忽不定。对不起,对不起,你抱我,头埋入我的胸,眼泪滚滚。
  
   你的怀抱不再为我打开。新嫁娘的快乐还未来得及收住脚步,我的痛苦,居然在不经意间,猝不及防地到来。
  
   对不起。这三个字,成为你现在拥我抱我的理由。不,我不要“对不起”,我要你!我从开始的安慰体谅到后来的拒绝抵抗。我疯了似地拉了你,要你进入我,要你遵守诺言与我融为一体。是勇士,你就来吧!
  
   无数次失败,无数次眼泪,你还是不能。绅士的微笑离你远去,代之的是沮丧、怀疑和羞愧。我看见,你也要疯了,拉了自己的头发往墙上撞。不。不要!求你,没有性爱,我们一样快乐,没有孩子我们一样相爱,求你。看你那样,我的心碎了。
  
   几乎没有任何过渡,我从习惯于你的娇惯转换成为习惯娇惯你的女人。
  
   不,不!你只说不,却不知“不”中包含的是你不能接纳我,还是不能原谅自己。看你睡在我身边炼狱般的痛苦,我把自己搬到另一个卧室。多少个夜里,我在你压抑的男人沉闷的哭泣声中,心如刀绞。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是这样的结果。我们如此相爱!
  
   多少个夜里,我想起身回到你身边,拥抱你,安慰你,说,我要的只是你这个人,而不在乎你是否能带给我性爱。但,多少次遭到你粗暴的拒绝后,我知道,我不能再做什么,再说什么,否则,你男人的自尊只会越伤越碎。
  
   不和我同床而眠,不和我同室而眠,你开始在外滞留。在等待的不安中,我睡去,清晨起来,你又已出门。
  
   半年,很快滑过,你还是无法面对我,还有你自己。
  
   你过得好吗?妈妈到底是妈妈,她以母亲的直觉体察到我们之间的“不对”。没什么,还好,我强笑。对妈妈,我能说什么呢?他,对你好吗?妈妈看看远远坐在客厅的你,拉了我问,担忧让妈妈眼边的皱纹菊花般盛开。还好,我仓促作答,逃出门去。
  
   经历过最炽热温情的新房冷了下来,因为,我们冷了下来。在你不外出的晚上,家里的格局经常是,你闷闷地坐在电视前,抱着摇控,守到夜深,而我则在电脑前,心神不定地也守到夜深。我们,在守什么?我的泪一滴一滴敲打着键盘,你却再没有勇气对我说“对不起”。
  
   幸福,那曾经渗入我灵魂的感觉,为什么顷刻间就化为乌有?想不通。想不了。我只能把自己一夜又一夜地摁进网络游戏中,把自己的脑子牢牢锁定在光怪陆离的画面上。
  
   不敢有一刻的空档留给自己,否则,结婚,为什么?我想要什么?我们会走向何方?如此这般的问总会把我押向穷途末路,精神崩溃。
  
   告诉妈妈,你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没有什么能骗过做妈妈的直觉。什么什么问题,告诉你,我们很好,什么也没有!问急了,我狗急跳墙似地扯着嗓门喊叫。好了,好了,丫头,妈妈知道你受苦了,见我失控,妈妈围过来,抱紧我,而我在妈妈的怀里,由最初的挣扎渐渐安静下来,只有泪,汹涌。
  
   不知妈妈跟你做了怎样的交涉,你又和我睡在了一起。你还爱我,是吧?我悲喜交加,百感交集。我当然爱你,永远。你把我抱得紧紧的,让我喘不过气。在轻度窒息中,有一种欣快感升腾,让我重新找回恋爱时腻在你怀里的甜蜜和娇嗔。这夜,我们相拥而眠。
  
   短暂的激情阻止不了我们重新看到我们伤感的未来。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吧?我小心地建议。如果你还当我是男人,就永远不要再有这种让我生不如死的傻念头。你冷冷地转过身。
  
   你想什么呢,他这样你怎么早不知道!妈妈气急败坏。你把我看得像犯人一样紧,我到哪里知道他那样!我也气急败坏。我不明白,仅半年时间,我怎么会从柔顺淑女变成市井妇人,如此低俗。我生自己的气,不知,该不该生你的气,生妈妈的气。
  
   转眼一年到了,结婚纪念日。不知是不是有意回避,我们谁也不提这个的话题。世上本没有永远。我还是不相信你会轻易忘记那唯一属于我们的日子,怀着渴盼,回到家,迎我的,只是白纸上你留下的一句话。眼泪清冷濡湿“世上本没有永远”。等你到天亮,然而,这一夜,你没有回来。
  
   我们真的走到了尽头?这样的念头在那个特殊的夜晚浓浓地侵蚀着我的神经。“永远”真的如此短暂、脆弱、不堪一击?我和你曾有那么多梦想和诺言,要成为彼此最忠实的伴侣,可,现在,除了眼泪,我最忠实的伴侣在哪里?!
  
   空洞的房间,安放不了我内心的悲凉。今夜,你在何方?我被自己的问撕扯得支离破碎。
  
   既然不能永远,又何必勉强相守?昏暗的台灯下,我第N遍起草离婚协议书。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书写时,泪湿的纸张根本无法落笔:为什么我的天堂与地狱如此之近?再想,再写、再想,再写……没有你的夜,留给我足够的空间和时间,让我慢慢冷却下来,对纸抒情。
  
   感情不和?这最常用的离婚理由是不是我们的理由?如果是,那么,我们间曾经那么美好的恋情难道只是错觉和虚幻?!世上本没有永远。是啊,你是在暗示我,任何事情,盛极必衰;还是,开始注定是结束的倒计时?!
  
   离婚,你我可以无言,却如何抵得了外人的质疑和追问?要知道,你可是公众推崇的大众情人,难道真的是我有眼无珠无力消受?欲哭无泪。我向谁解释。如何解释。
  
   疯了你,这样的理由你闹离婚,也不怕人笑话!妈妈撕毁我所有的“协议”,显现出无地自容的盛怒。
  
   我疯了,我真的疯了吗?如果相爱只是为了形影相吊,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热衷地追逐并投身于其中?恋爱时我腻不够的你的怀,为什么结了婚同了床却对我如此吝啬?你仅仅是性的缺陷还是心理的障碍?抑或,你根本……不爱我了?不。我跳起来,惊恐万分地拒绝“不爱”。
  
   痛并没有灼伤我的所思所想。没有性的相爱并不是空中楼阁,只是,我需要你与我共同面对,但,暗夜无边,你,在哪里?如果你只是身体问题,我们完全可以继续,但如果,爱,终结,一切的相守还有什么意义?
  
   谁又会完全同意相守一定要有所意义?形式未必不是一种内容。看,那么多身居婚姻之城的人,行尸走肉,不也照常生且活着吗?打破才是终结吗?如果是,它又将是什么的倒计时?我想得脑仁生疼,却,在白纸上写不出一个正当的离婚理由。
  
   世上本没有永远。错爱,让我们爱的永远,成为绝版。

共 535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通过主人公“我”的自述,娓娓诉说了一场无奈的、纠缠心扉的错误婚姻。“我不在意。只要爱在,我可以忍受一切。我在意。残缺的爱,我不忍给你。”“看,那么多身居婚姻之城的人,行尸走肉,不也照常生且活着吗?”真爱,究竟有没有错?不管缘份是不是天意,错爱留下的伤,总是一个无奈的情结。结婚,是错爱的根源;错爱,让爱的永远,成为绝版。很厚重的小说,值得读者深思。字里行间情真意切,读之动容。问候作者,顺致祝福!【实习编辑:上官竹】【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010171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上官竹        2010-10-17 10:52:29
  很厚重的小说,值得读者深思。字里行间情真意切,读之动容。问候作者,顺致祝福!
联系QQ:1071086492
2 楼        文友:司药        2010-10-17 14:50:01
  一场浓情爱情,却遭遇无奈尴尬的无性婚姻……仅有爱是不够的,不知这句话是否能包涵所有的婚姻失败。
   受累编发药之投稿。感谢上官。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3 楼        文友:佛前的供果        2010-10-17 15:04:04
  我这是第一次看到药写这样的文,充满了感性,充满了一种女人的那种柔软,甚至是无助的那种倾诉。这让我陡然意识到,药你终归也只是一个女子,很柔情很婉转,也会低低哭泣,也会深深哀怨。
   很多相爱的人并不能结婚,而很多结婚多年的夫妻最终却失去了爱,这道难题可能没有人能解吧。我经常在想,是谁错了吗?单单一个错字似乎太单薄了,因为爱情其实是无错的,那么就算失去婚姻彼此分离也不是错吧。可以这样理解吗?那就是,我们的缘分只有这么久,是早就安排好了的,当属于我们二人共度的时间到了,那么我们就说再见吧。
   抱。
安于宿命。
4 楼        文友:佛前的供果        2010-10-17 15:06:07
  还有哦,婚姻是不可能无性的,但爱情却可以。
   有些爱情,永生都不沾染性,会不会因为那样,才更让一些人刻骨铭心呢?
   这又是难题,唉。
安于宿命。
5 楼        文友:司药        2010-10-17 15:14:02
  呵呵,药以第一人称述说的无性婚姻,给惹来果果两个难题。
   爱很重要,性很重要。爱情、性爱是两人世界很重要的情感交融元素。如果一切都很完美,那么我们的婚姻、我们更多人的婚姻,是不是会更多温暖、更多相爱以至永远……药又在傻想了,无药可救。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6 楼        文友:耕天耘地        2010-10-17 17:55:48
  以小说的形式揭示一个深刻的并且是相当隐秘的社会问题,这个问题具有两重性,令婚恋专家们争论不休而且从来没有结果。在老耕看来,小说的男主人公是自私的,这种自私表现在明明知道不能让自己的爱人享受每一个妻子应得权利,却还死抱着婚姻不放,不仅是自私,而且是残酷。作者采用第一人称的手法,把感情问题社会化,细腻的、感性的、无奈且哀怨的情绪弥漫在作品中,创造了一个精神上和灵魂上的环境与氛围,一个幽怨的境界。作品注定会让评论家们喋喋不休。
回复6 楼        文友:司药        2010-10-17 23:29:43
  有一个传神的说法特别适合婚姻:婚姻就是鞋子与脚。鞋子是否合脚,只有自己知道。
   药之《错爱》是不是错,是如何的错,其实,药并不确定。只是,有这么一种社会现象让药触动,让药伤神。惟有以文字的形式展示出来,各中滋味,各有品味而已。
   耕天耘地主编亲临《错爱》并留下评论,药不胜荣幸。感谢。问安好。
7 楼        文友:累了请抽支烟        2010-10-18 02:27:14
  性爱是婚姻的基础!男人以性致爱,女人因爱而性,这是男女性心理的不同,但性爱是两个相互关联的元素,不可或缺。唯性至上的两性关系是人的动物本能,但柏拉图式的无性爱情也只能是空中楼阁。在婚姻中,似爱与不爱,性与无性的话题,对男女双方来说本无对错。司药在这里提出一个两难的话题。无性就无爱吗?爱可以无性吗?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关键是这幸福以何为基础?
漠视三千
回复7 楼        文友:司药        2010-10-20 01:15:22
  幸福以何为基础。呵呵,看来一支烟也被困扰了。
8 楼        文友:李荣        2010-10-19 16:23:42
  非常精美的小说!结尾之句更是精彩!
喜欢文学、音乐
回复8 楼        文友:司药        2010-10-20 01:10:13
  谢谢李老师溢美之词。药不胜荣幸。问好。祝秋安。
9 楼        文友:锦妤        2010-10-20 11:56:35
  情真意切的一篇佳作,看了充满了温情。爱、婚姻、性到底应该怎样来解读?仅有爱情是不够的的。文章有失意的低泣更有无奈的哀怨,问好药。
我的江山,我的梦想。
10 楼        文友:郑力萍        2010-10-31 00:58:13
  世上本没有永远,永远到底是多久。很喜欢作者的那一句“是不是永远已被我提前透支,需要如今的我加倍偿还。”
一直想流浪
共 10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