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欢喜酒家 >> 短篇 >> 情感小说 >> 【酒家】不忘初心(小说)

精品 【酒家】不忘初心(小说)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作者:依心阁主 进士,10079.0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4191发表时间:2014-11-12 23:01:09


   方始终更加莫名,他拨开他的手,“王初心这个名字,我是第一次听说。”白清讽刺地咧了咧嘴,想笑却笑不出来,只是声音冷冷道,“方始终,我知道你产业多,夜总会只是你名下的冰山一角而已,可是你知道吗?王初心在这里等了你六年,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六年都蹉跎在这里了,你还不知道她是谁,不觉得可笑吗?”
   方始终表情更加疑惑不解,白清脚下全是烟头。他又点了根吸上一口,突然就扔在脚下,狠狠地用力按踩着,而后下命令对方始终道,“她希望见到的人是你,你留下来照顾她吧。”方始终不乐意了,“我不认识她,白清你脑子撞墙了?你的女人你不照顾叫我照顾,有病啊你。”白清却像下了重大决心似的,绝决道,“方始终,我就把她交给你了,你自己看着办。”白清说完,长长吐出一口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医院。
   4
   方始终本来也想走的,可是他顺着隔门的玻璃往病房里瞧,瞧见那女人绻缩躺成一团的小小影子,那样的孤单无依,没有一点安全感,突然就心软了。他推开门,拉来一张凳子坐到她床边,颇有守护意味。晕迷中她的脸依旧红扑扑的,就像红苹果一样惹人想咬上一口。
   流连在方始终身边的女人很多,可他怎么也想不起与她见过面,更何况那家夜总会,6年前他是从别人手里盘下来的,只加注了资金整修,然后也只在开业时露过一次脸。这之后再也没去过那,怎么可能会认识她。方始终想,等她醒来的时候,就得好好盘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法。
   方始终一直守在她床边,直到黄昏她才醒过来。这中间他连吃喝拉撒都在这个房间里进行,寸步不离地担当着陪护者的角色。王初心醒来时,第一眼见到方始终,整张小脸露出不可思议而又惊喜的神色。方始终是个修养极好的人,在女人面前,极尽的绅士风度。他看着她淡淡笑道,“王小姐,我印象中好像不认识你,可白清说我们是认识的,这让我很困惑,你能给我解释清楚吗?”
   王初心还未作答,护士已进来,帮她拔下针,然后拿了个棉花按在她伤口,嘱咐方始终道,“你老婆烧退了,但被玻璃划破的伤口还得换药,以后小心点,夫妻吵架不能再摔那些瓶瓶罐罐,很危险的。”方始终满脸尴尬,护士自顾说完就又走了。王初心心怦怦跳个不停,红通通的脸似能溢出血来。她小声道歉道,“对不起,害你被人误会了。”方始终见她这张楚楚可怜的脸,也就生不起气来,只说,“你没事就好,要出院了,你住哪,我送你。”王初心回了声“好”,就跟着他往外走。
   方始终拉开副驾的门,王初心毫不犹豫地坐了进去。他把车启动,见她还没绑安全带,提醒道:“王小姐,把安全带绑好。”王初心应了声“好”,可是不知为何,手竟使不出一点力,最后还是方始终帮她弄好的。方始终透过玻璃窗,隐约看到白清站在医院门口看他们,等他想再看清楚,白清却没了影子。方始终摇了摇头,也许是错觉,他倒退着转了方向盘,车很快驶出医院。
   王初心坐在方始终的车里,她双手紧张地抓得衣服下摆都起皱。方始终终于忍不住笑出声,问她道,“我像是会吃人的人吗?”王初心抿唇摇头。方始终笑,“那你怎么这样怕我。”王初心小声道,“我没有怕你,只是崇拜。”方始终颇有趣味地看着她,“崇拜?这我倒是第一次听说。”王初心认真道,“我知道你是好人,你给我们那的孤儿院捐了很多钱。”
   方始终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他这辈子,只捐过钱的孤儿院就只有那家,也只有那家了。因为他曾经疼惜过的女人,就是从那家孤儿院走出来的。他专注地看着前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的意味很明显。空气中有些沉闷,王初心也是个会看眼色的人,可是面对他,竟毫无章法可言。只听她又道,“跟我哥坐同一辆车出事的女人,是你女朋友吗?”
   方始终紧急刹车,王初心差点被弹跳飞出去。方始终满脸怒容,终于向她发飙,“明天不用来上班了,下车,给我滚下车。”王初心脸色惨白,但还是听从他的指令下了车,方始终一溜烟把车开得没了影子。王初心刚从医院出来,本就穿得单薄,她只觉得冷。更让她害怕的是,彼时她就站在马路中央,一辆辆车惊险地从她面前开过去,她像是置身于绝望的黑洞里,有频临死亡之感。
   她想她真是活该,热脸贴着冷屁股,活该现在活受罪。她也想,或许像他哥哥一样,出了车祸也是好的,这样她就不用欠任何人人情,也不用为了人情拼命地赚钱来补偿。更不用为了重大恩情,把这一生都搭进他的影子里。她想她真是疯了,怎么就疯成这个模样呢,人家压根就认不出她来,是她自作多情,所以也活该被他轻视怠慢。
   5
   王初心心思正游移之际,一辆熟悉的黑色奥迪A6终于在她面前停了下来,副驾位的车厢门打开。李辉带着欲望的眼光盯着她,笑道,“王小姐,真巧啊,在这里也能碰上,赶快坐进来,待会儿被交警开罚单可就不划算。”王初心怔怔地看着李辉,她对他倒是有点印象,但也只是萍水相逢见过一面而已,根本还没熟稔到坐他副驾的地步。
   李辉见她不上车,又催促道,“王小姐,回魂啊,坐不坐进来?不坐我可开走了。”王初心倔强地摇了摇头。李辉的车就这样开走了,不过开了没多远,他又倒退着把车开了回来,然后又打开副驾车门。这回他换上诚恳态度,满脸认真的语气对她道,“王小姐,这里打不到车的,你快上来吧,不用防我防得这样紧,再怎么说我也是林夕的男友,不会对你怎样的。”
   王初心听他这样讲,也就上了车,不过她没坐副驾,只开了后座的门。李辉只好无奈地关上副驾门。他摇了摇头,颇带些俏皮的语气,盯着后视镜对王初心道,“王小姐,跟你讲你也许不相信,你小的时候,我还牵过你的手买冰棍给你吃呢。”王初心终于抬起头,认真地打量他的背影。
   李辉从后视镜里看到她这般认真神情,终于扑哧笑出声,“是不是陷进回忆里了?王小姐,骗你的,你好天真啊。”王初心却不容质疑的语气道,“不,你没骗我,我终于想起你了,你是我哥的朋友,对不对?”李辉笑,“不错嘛,终于记起来了,其实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惊呆了,我还以为跟你哥一起出车祸的人是你,没想到你还活着。”
   王初心脸上表情颇为精彩,一幅似笑似哭的神态,挤得整张脸更加生动,更加楚楚可怜。她不满地皱眉道,“你,你是在咒我死吗?你看到我活着很不高兴吗?”李辉又恢复吊儿啷铛本色,“是啊,那你想怎样,如果想报复我的话,大可以留在我身边的,我乐意让你折磨到死。”
   王初心见他说得不正经,不打算再理他,只把脸转向车窗外。李辉边开车边得意地吹着口哨道,“生气了?你这个人真不经逗。”王初心还是摆出一幅不说话的态度。李辉笑,“那可说好了,你这么一生气,我怎么着的也得给你降降火才行,这样吧,车我就直接开到我别墅里了。”
   他说罢,猛地开起快车,王初心还未及反应,车已如火箭般行驶上路。王初心病还没全好,被捣鼓得想吐,结果就真的吐得他车上全是粥汤。李辉也不生气,只是继续开着快车,也就20来分钟的路途,终于到达他别墅。
   这间别墅里,空无一人,也许是他新进买给林夕住的。李辉笑道,“进去吧,林夕就在里面。”王初心还在晕吐状态,她一下车,蹲在路旁便吐起来。李辉关切地拍着她的后背,“你不会是怀孕了吧?”王初心不答话,只白了他一眼。李辉笑,“开玩笑的都不行啊,你跟你那闷头哥哥都有得一拼,连半句玩笑话都开不得。”他见她不答,叹了口气,补充道,“跟你说,做人太认真,会累死的!”
   王初心吐够了,人已虚脱到无力。再清高,再讨厌他,也就只能依附他手掌的力量站起来。她这边人才刚站起,李辉忽然就吻住她额头,直接吓得她哆嗦了一下。李辉哈哈笑道,“你果然还很纯,不会还是处女吧?”王初心整张脸羞得通红。这时,林夕不知从哪冒出来,她走到李辉和王初心面前,不由分说狠狠甩了她一巴掌,王初心一下就被打蒙了。李辉皱眉道,“你这是做什么?你疯了你!”林夕不怒反笑,“是,我是疯了,你利用完了我,就想把我甩掉,门都没有。”
   王初心头轰轰乱炸,他们说什么她根本听不见,她只能看见他们嘴巴一张一合在动着。李辉黑着脸解释道,“王初心你也敢打,你知道她哥是谁吗?是王初远,出车祸死的那个大毒枭王初远是她亲哥哥!”林夕震惊地看着李辉,又震惊地看着王初心。
   王初心此时仍是蒙的状态,林夕却一把从李辉手里夺过王初心。王初心被林夕这样一扯,受伤的左手腕又传来疼痛感,终于把她从耳鸣中又拉了回来。王初心愣愣地看着林夕,林夕却是对着李辉说话的,只听她一字一字重重道,“王初远是王初远,初心什么都不知道,你别拖她下水。”她说完,就要带走初心,李辉却挡住她们去路,“小夕,这门道儿深得很,不是你能涉足的,王初心今儿必须留在这里。”
   王初心依旧是怔怔的状态,林夕此时进退两难。白清的车却直接开到他们三人面前。白清从车上下来,直接就将王初心抱上驾驶座。白清转身对林夕道,“你不上车吗?”林夕看也不看李辉,跟着白清上了车。李辉眼露凶光,却没有上前抢人。车子刚开走,李辉就被人拿枪抵住脑袋。
   “这就是你办的好事,连白清都给招惹来了!”拿枪抵李辉头的人,正是夜总会的陈经理陈少堂。李辉抬起两手,转身讪讪地对陈少堂笑,“陈爷,我也没想到白大警官会过来。”陈少堂踢了他一脚,他摔趴在地。陈少堂狠狠道,“白大警官能来,少不了你的女人通风报信,你最好给我管好你的女人,否则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李辉站起身,拍打裤子上的尘灰,陪笑道,“那是,那是,我会看紧她的,陈爷你放心,回头我就好好调教她。”陈少堂收起枪,若有所思对李辉道,“码头那边还没到货,你盯着点,还有,货如果到了,你就先找间仓库存起来,这段时间都不要再带来夜总会销售,方始终那边估计都起疑心了。”李辉郑重道,“明白,陈爷,我会处理好的。”
   6、
   夜总会里歌舞升平,白清带了一拨的人前来检查,引起方始终的不满。方始终冷冷地看着他,问道,“我是看在你表姐的面子上才不跟你计较,你别给脸不要脸。”白清笑道,“没想到你还真要跟我表姐结婚,那很好啊,我祝福你们白头偕老,可千万别像上回那样,女朋友跟人私奔离开,才知自己被戴了绿帽子。”
   方始终目光深沉地望向白清身后,白清也发现身后异常,回头一看,原是王初心。白清温柔地看着她笑,“你不是要辞职吗,还来这儿做啥?”王初心满脸倔强,却是淡淡的语气回他道,“我还有些事没交接好,想跟陈经理交待下。”白清五指扣住她的手,“那成,我陪你去。”
   王初心目光越过方始终,再没与他对视,也没再看他一眼。方始终袖下的双拳突然不自觉地握得很紧,甚至还能听到骨头咯咯响的声音。他竭尽全力隐忍内心复杂的情绪,不再回头看身后那两人依偎的背影。不一会儿,王初心和白清便从后台回来了,缉查队的人并没从夜总会里搜出违禁品,也算是无功而返,不过白清倒挺开心的。
   其实白清带缉查队的人来搜查夜总会,名誉上是打着搜违禁品查涉黄的事,实际上则是白清私心过重的缘故。因为他知道,王初心肯定不让他作陪,可这里总归太过危险。近日的调查取证显示,夜总会里藏着条大鱼,而且这条大鱼还牵扯到了王初远案件。种种际象表明,王初远的车祸现场,不会是一场简单的事故,而是蓄意的谋杀。王初远到底是不是大毒枭,那些以王初远为名的一条龙毒品销售渠道,可能会是案中案。
   白清捧起王初心的发丝看,笑道,“头发都分叉了,肯定是营养不良,你想吃什么,我给你补补。”王初心道,“煮点鸡汤喝吧。”白清宠爱地环住她腰,“好,听你的。”他们交头接耳,有说有笑地走出了夜总会。
   方始终眼里闪过一丝疲惫感,他真觉得有点累了,他想收手了。可是坚持做了这么多年,就在快要功成身退的时候,要他收手他如何甘心得了。陈少堂从背后走到他跟前来,体贴问道,“方总,身体不舒服吗?那您先回去歇着,我来忙就成。”方始终摆手道,“我接到消息,听说警方正在大扫黄,会频繁光顾咱夜总会,你们都悠着点,别落入警方把柄。”陈少堂默默点头,从方始终身前走过时,嘴角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方始终用探究的眼神打量着陈少堂的背影,一幅若有所思又成竹在胸的模样。
   7、
   林夕陪着王初心又去邮局汇了钱,王初心把自己存折里的钱全部取出来汇给舅妈一家。她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道,“林夕,我终于凑齐表弟的老婆本了,还有,白清给了我一笔大钱,这些钱也足够我舅妈家过很久很久了。”林夕只是觉得纳闷,问道,“初心,你终于想好了,要跟白清在一起吗?”王初心点头。林夕终于放下心来,叹了口气,抚摸她的脸,道,“这就好,初心,我一直很担心你,你这么美好,应该找一个美好的人来疼惜你,你跟白清很般配。”

共 23819 字 5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
转到
【编者按】一个人物关系复杂、情节扑朔迷离、涉及多个命题的小容量(相对)大故事。作者充分运用倒叙、插叙、设置悬念等手段,以传说中的大毒枭、因车祸而去世的王初远是王初心的哥哥为基本节点,把王初心现在和过去的生活与境遇穿插结合,把白清、方始终、林夕、李辉等一干人捆绑联结,把爱情、恩仇、江湖等主题融汇杂揉,步步为营,抽丝剥茧,为读者上演了一出有声有色的、加重情感戏码的《无间道》类似剧。又让人不由得想起川剧中的“变脸”之绝活——人生在世,究竟有多少张脸?究竟哪张脸才是内心真实的表象?不忘初心,爱情如是,可又岂止是爱情?热闹纠结过后,免不了静下来探一探自己的初心。具有一定吸引力和感染力的作品,推荐共赏。【编辑:素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1113001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素馨        2014-11-12 23:02:57
  感谢赐稿酒家,顺祝冬安!
借用中医手段,切脉世间冷暖。
2 楼        文友:素馨        2014-11-12 23:12:24
  作为业余编辑,编辑朋友的作品确有勉强的感觉,按语不到之处敬请谅解。文中部分字词略有改动,第七小节关于林夕被白清包养三年,原文似乎缺了内容,“她还为他”后面真实内容是什么?原文后面是空,本人根据后文加了几个字,敬请朋友把后面的内容在评论回复中或是通过飞笺发给故事社长,我们好予以改动。
借用中医手段,切脉世间冷暖。
回复2 楼        文友:依心阁主        2014-11-13 09:17:11
  您好!那天发得急,没细看,发的是初稿,做了些改动。把全文发故事哥Q上,但他估计没看到,麻烦您记得提醒他下,看不能直接在后台把这篇文删除,直接粘贴后面那篇,谢谢!辛苦您好!呵呵
3 楼        文友:萧剑斋主        2014-11-13 15:11:10
  行文风格改变很大,可喜
漳州市委党校原副校长、副教授、中华诗词研究会研究员、香港散文诗学会名誉会长等
4 楼        文友:萧剑斋主        2014-11-13 15:13:44
  这是个小故事,情节安排也很紧凑,没有全部看完,但是是能吸引我看下去的好文字,文字里的美感,被你发挥得淋漓尽至,佩服
漳州市委党校原副校长、副教授、中华诗词研究会研究员、香港散文诗学会名誉会长等
5 楼        文友:超级粉丝        2014-11-13 16:21:44
  这篇小说,人物关系众多,男主角好像是白清,又像方始终,林夕和李辉的笔墨也花了不少。我一共算了下主要出场人物,有王初心,白清,方始终,林夕,李辉,陈少堂,李辉老婆,阿红,阿红老公等等,我以为前面部分关于阿红描写,只是写实,后看到最后,原来是在作铺垫,“那张照片”的出现,很让我吃惊。人物之间的关系虽复杂,但还是离不开“情”,王初心太纯,但她纯得有质感,也懂人情世故。林夕是个让我心疼的人。白清很可悲也很可怜,他付出太多,却什么都没得到。方始终太爱却不敢去爱,隐忍得很让人疼惜。李辉是个可耻的人,如果现实中有这样的人存在,还是不要接近比较好,累己累心,没有道德底线……
喜欢品文
6 楼        文友:超级粉丝        2014-11-13 16:25:31
  苏格拉底名言说:“世界上最快乐的事,莫过于为理想而奋斗。哲学家告诉我们,“为善至乐”的乐,乃是从道德中产生出来的。为理想而奋斗的人,必能获得这种快乐,因为理想的本质就含有道德的价值。 ”将这句话,拿来你与共勉,为了理想在奋斗的你,一直是我的榜样!永远站在背后默默支持你!不要写得太累,适当的休息,放松心情会对你有好处!
喜欢品文
7 楼        文友:晋忻李        2014-11-14 14:29:10
  久违了小格子!岁月蹉跎,离合悲欢多多。先问个好,再细加品读。
晋忻李
8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4-11-15 19:03:55
  阁阁,无意间看到你,真好。真的有两年没见了,这个题目真好,我还没顾得读,有空来读。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喜清宁,崇尚简单。
9 楼        文友:秋梧飘絮        2014-11-17 10:41:54
  格格,还好么?前几天在手机上看过的这篇小说,感觉你的小说在主题的挖掘上越发的用心,用字精准精炼,余味袅袅,赞。
10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4-12-07 11:18:50
  刚发了这篇文章,我就看了,但一直没留言。
   很喜欢这篇文章,人世间的尔虞我诈,人际关系的复杂,社会的黑暗,在小说里展现得淋漓尽致,让人触目惊心。
   很赞的小说。
   问好小格格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