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血脉

精品 血脉


作者:唐彦岭 布衣,422.2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918发表时间:2016-11-11 22:22:09


   奶奶年轻时貌美如仙,不少臭男人碰到她直流口水,可奶奶芳心不动,博得高祖爷爷的海夸。说奶奶芳心纹丝不动,不是瞎扯就是说瞎话。奶奶并非是修女,她与普通的女人没有两样,她也有七情六欲,年轻时的奶奶也曾想渴望得到男人的爱抚和滋润,独守空房时也有耐不着寂寞想入非非的时候,但奶奶绝对没有擅自跨出过大门半步。即使有这个贼心也没这个贼胆,也只不过是在梦幻中罢了。压抑久了,必定要有爆发的时候,奶奶一生中有过那么一次,但终究没有成行。影影绰绰记得小时候“撸金花”大奶奶说过一次,奶奶曾在长工石头爷爷眼前撩起衣襟奶大大,那时奶奶的奶子又圆又大,像两座小山似的,白生生的,“撸金花”大奶奶提起奶奶的奶子两眼眨巴眨巴的,有些眼馋嫉妒的样子。明白人不用细讲,“撸金花”关不上了话匣子。一些不怀好意的人们故意问她怎么了,她老人家嘴一撇,还用问发骚想要石头摸摸呗。也不知咋的,从那次后街坊邻居们都开始叫喊石头爷爷“假男人”,一直喊到他死,喊得石头一辈子没娶上个媳妇。你说奶奶够毒的吧!
   1938年夏天,日本鬼子路过鲁西南进入中原,时不时的有零零星星的几个鬼子会留在我们那里住段时间,他们人少怕中国人,表面上还没露出魔鬼的嘴里。那年夏天的一个上午,“撸金花”大大奶奶每当讲起这事,她都会骂上几句狗日的日本鬼子断子绝孙,尔后,添油加醋地讲起来,像是在说评书,激动处还站起来跺几下脚。奶奶正在堂屋里做针线活,在当院里玩耍的大大或许是饿了,跑进屋里要吃奶。当时长工下地干活去了,高祖爷爷收租子去了,家里去了大大就没有带巴嘞了。天气闷热,穿件布衫就会出身汗,如果怀里再揣个吃奶的孩子,热不死人才怪嘞。奶奶见家里只有她和大大母子俩人,原本不想让大大吃奶的她经不住大大的哭闹纠缠,也就没有了顾忌,解开褂子大襟露出两只大奶子,任凭大大吮吸奶汁。
   奶奶俊俏,要模样有模样,要人品有人品,一副美人坯子,十个庄八个村里也不一定挑她一个。“撸金花”大奶奶每每说到这里,她都会稍停片刻,流露出羡慕的神色,“咋咋”几声,再接着讲,狗日的日本鬼子不是人揍的,看见姑奶奶就发情,一个个给老色鬼样。高祖爷爷那天出去要租子,竟忘了锁大门,真是老糊涂了!小日本本来就是个见缝插针的货,有个叫什么龟子的日本兵,你看他个熊样,走起路来像个拖车样,也不搬块坯照照自个,活脱脱的一堆横肉,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呸!奶奶是个啥,她是个可望而不可抹的冷美人,碰不得,谁碰她谁招灾,谁摸谁倒霉!不光村里的男人信,女人也信,奶奶她自己更信,要不然奶奶也跟了美男子——长工石头爷爷。这龟子狗日的眼尖,一进院子里就看见了奶奶的两只大奶子,那还了得!这龟子两只蛤蟆眼里看奶奶射出的全是绿莹莹的光,嘴里高喊着“花姑娘大大的,花姑娘大大的”奔向奶奶。大大吓得嗷唠大哭直往奶奶怀里钻,奶奶并不像其他女人那样胆小慌张,她对着龟子微微一笑,指了指怀里的孩子又往东间里指了指,这龟儿子真叫奶奶震着了!乖乖地站在了屋门口,看着奶奶往东间里送孩子两眼眯成了线。
   奶奶从东间里出来,虽然仍是对着小日本龟子笑,她这笑笑得让人心寒隐藏着杀机,村里的瞎胞种没有一个不胆怯的,因爷爷的事,奶奶最恨的就是那些在外边在沾花惹草的狗男人了。龟子这头蠢猪,对奶奶垂涎三尺,光槐树地下做春梦了,那知道奶奶早已对她起了杀心。奶奶看了一下针线活框子,自己脱下大襟褂子露出了红肚兜,两只奶子在红肚兜里乱扑棱。小日本的头给和浪鼓子样随着奶奶的两只奶子乱晃悠,咧着个猪拱嘴“嘿嘿”地傻笑。奶奶比划着让小日本把枪放到一边退裤子,乖乖嘞,这小日本真听奶奶的话,把枪放到门后头,弯腰就把裤子退到脚脖子。奶奶说时时那时快,趁小日本弯腰腿裤子的一瞬间,“噌”地一下,从针线活框子里拿出一把明晃晃的东西塞到腚底下。小日本挪动着两脚来到奶奶身前,“花姑娘的,大大的!”,叽里呱啦地说着日本话扑向奶奶。
   “狗日的小日本,看老姑奶奶咋收拾你!”奶奶不停地摆动着荷叶似的手,咬着牙根说。这找死的小日本看不出奶奶的门道,以为奶奶在召唤他,咧着个蛤蟆嘴,口水顺着嘴角流到了肚子上,扑愣着两只罗圈腿扑向奶奶胸前。身段利索的奶奶只一闪,这龟儿子扑了个空,大腿根子就碰到了床楞子上了,疼得这龟儿子两手抱着命根子乱蹦它,呲牙咧嘴的乱叫唤。
   “你的过来的干活!”也不知奶奶那时哪来的一股子邪劲,她老人家竟挖起来日本话,还向小日本抛出一个媚眼。咋一看她老人家是在勾引小日本,殊不知她老人家暗藏杀机。见小日本上了钩,奶奶心中大喜,姑奶奶我办不了你个王八犊子,俺把苟姓够了!奶奶把双手放到腚后头,站在墙角里,两眼射出刺人的光芒,小日本伸手要抱她时,她麻溜地往下一蹲,小日本的头碰到了墙上。一眨眼的功夫,一把明晃晃的东西戳到了小日本两支大腿根子间,只听得“咔嚓”一声,一扎长的肉龟龟掉在了地上。把这小日本鬼子疼得在地上直打滚,两手捂着血淋淋的大腿根子,嚎叫着“八格牙路,八格牙路,死了死了有”。
   “活该,活该!”“撸金花”大奶奶每每讲到此处,她都会少停片刻,拍着手高喊两声。
   “活该,活该!”听她讲故事的大人小孩们兴奋起来,不约而同地举手附和她两句,紧接着大伙儿又追问她小日本鬼子死了不。
   活了,那就奇了怪了!“撸金花”大奶奶振振有词,但不是奶奶杀的。不是奶奶杀的,那是谁杀的?好奇心特强的孩子们都想打破砂锅问到底,便立瞪着小黑眼珠问“撸金花”大大奶奶,是谁杀了小日本!这时的“撸金花”大奶奶就会学着唱扬琴坠子书艺人的样子,卖起关子来,你们都细细地听俺慢慢地道来。小日本龟儿子鬼哭狼嚎地乱叫唤,时间不长就可能引来日本兵,你奶奶个半吊子这才想起来害怕了,俺嘞个娘,这可咋办?脸上浸出豆粒般的汗珠子,搓着两手直转圈,心里头百爪挠心,坐立不安。正当她老人家心急火燎的时候,救星来了,从外边慌慌张张跑进来一个人,这人肩扛锄头,别看他两眼射出的绿莹莹的凶光,但你细细一打量,就会发现绿光里不乏有和善宽厚的一面,进门就喊:“少奶奶,少奶奶,老爷不回来吃饭了!”这人看上去,天庭饱满地阁方圆,虽说穿戴土包子味,但他可是堂堂一表人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老赵家的长工石头。石头听到奶奶屋里传出的是杀猪般的嚎叫,知道大事不妙,赶忙扛着锄头进了奶奶的屋,不进倒吧一进大吃一惊,俺的个天啊!奶奶右手拿着一把带血的剪子,光着膀子,穿着红肚兜,堆萎在墙旮旯里打哆嗦,一个小日本鬼子躺在地上拭头打滚。他明白了一切,奶奶绞了小日本的命根子,活该,叫你个小日本狗杂种还祸害人不!更令他气得直跺脚的是,奶奶那白生生的奶子他就没舍得瞧过半眼,这小日本竟敢看了奶奶的肉身子,真是活腻歪了!他更知道少奶奶受了屈辱,少奶奶娇嫩嫩的肉身子,一掐一股水,是天上的仙女,是他小日本鬼子能看的吗?看了挖不出来是不假,死了不就没了。也不知他哪来的一股子胆量,这个平时连鸡都不敢杀的七尺汉子,抡起了锄头,小日本鬼子头立时开了瓢,两腿一蹬上了西天。
  
   十
   妮子是我的闺女,她并非没有响亮的名字,珍妮就是她自个儿起的她认为最响亮的名号。这个闺女是个典型的假小子,有点桀骜不驯,我行我素,有时还夹杂些自以为是的性格,怪不得村里不少老人说她脱成错了,是个小子就好啦!用我们老家的话叫作不服老人言。女孩子家,打不得骂不得,对着她,我只有唉声叹气的份。媳妇老实肯干,不善言谈,大有家里翻过来天倒过来地都与她没关系的样子,整日里除了干活她都当甩手客,家里其它事不管也就罢了,闺女你不能不管那!可以说闺女如今的性格与她的放任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说她一句两句她当做耳边风,说多了她就给你唠上句,孩子好孬都是我的事。而我又是个书呆子,管理教育孩子是个门外汉,就这样妮子成了个“疯妮子”,看着她我只能感叹,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一切随他去吧!
   妮子襁褓中曾有个乳名,是奶奶给起的,叫十斤。妮子打在她娘肚子里就不安生,娘胎里,四、五个月起就横冲直闯瞎扑腾,媳妇没人时常常摸着肚皮瞎嘟囔,长大了也不会让人安生天!别人怀胎九个月,而妮子偏偏赖在媳妇肚里不出来,整整待了一年整。大月份胎儿难产料到了,媳妇刚刚有反应,我就把媳妇送到县医院妇产科。妇产科医生听说是崴月,便要媳妇做刨妇产手术,媳妇一听要剖膛开肚吓得直打哆嗦,说啥也不同意,丈母娘在一旁添油加醋,说什么一胎就是顺产二胎也难不了。妇产科医生没办法,就一再叮嘱安排护士盯紧点。谁料想这妮子往死里整他娘,她哥哥先出头——顺产,她妮子倒好先出脚——难产,媳妇疼得咬破了我的手指头,助产医师换了两三个,都跺着脚盼着她从媳妇肚里快出来。她像是与长辈们较上了劲,伸着两只小脚丫就是不出来,拽也好晃也罢,纵使你使尽千方百计,她就是赖在娘肚里不出来。连医生都有些手忙脚乱了,脸上滚出了汗珠子,直埋怨家属不让她给做剖腹产了。
   “咋了,咋了?”奶奶挽着袖子走进来,人没到咋呼声就窜进了产房,“接个孩子咋就这么难!俺那时候生孩子都在自己家,一把剪子就够了,还是县医院嘞,大半天了,连个孩子也接不下来,想害死人!”
   “奶奶,你老人家就别添堵了!”我正急得焦头烂额,见奶奶高喉咙大嗓,不免心烦。
   “看奶奶的,当断不断定有后患!”她老人家把一盆开水放到产床前,从腰里拽出一把明晃晃的尖刀,然后往开水里搐了几下,推开产床前的医生,大声吆喝起来,“孙媳妇忍着点,使把劲,奶奶下手了!”
   妮子从媳妇肚子里出来了,确切地说是奶奶拽出来的,人们悬着的心并没放下来,媳妇的私处被奶奶拽叉了,她疼得昏了过去,妮子别说哭了连气也不喘了,在场的人们面面相觑,一个个大眼瞪小眼,胆小的母亲竟吓得双手捂着脸哭泣起来,奶奶狠狠地挖了她两眼。奶奶说我狗肉上不了大席面,这有啥大不了的事,大惊小怪。奶奶一看妮子下生没哭,立马抓起妮子的两只小脚丫,将妮子来了个倒捉猴,真没想到奶奶的心那么狠,对着妮子就是几巴掌,当时气得我暗暗地骂了她句老妈妈子。你别说她竟妙手回春,几巴掌下去妮子竟放开喉咙哭起来。
   “是个馍馍篮子!”奶奶绽开了笑容,“这妮子怪不得难生,少说也有七八斤!”
   “像个胖小子!”媳妇娘家的嫂子诙谐地说,“老奶奶给重孙女起个名吧!”
   “俺还显瘦呢,再重点才好嘞!”奶奶包好抱起来掂了掂,“叫俺起名,俺就喊她十斤,叫重孙女蹭蹭地地往上长。”
   既然奶奶说了,媳妇虽说心里有点嫌“十斤”这名子土气,但碍于情面没有反驳,于是妮子便有了“十斤”的乳名,一喊就喊到了上小学的时候。那时期,我的家乡刚刚实行土地承包到户,温饱问题虽已解决,但依然是粗粮挂帅,一年下来只有过年过节才能吃上几顿花狸狐卷子。儿子间馋,挑肥拣瘦,孬的不想吃好的撑死,再加上媳妇偏心眼,家里有点好吃的,她都让儿子吃个够,可儿子长得还是和豆芽样,不怨奶奶说他柴狗不肥枉搭东西。对十斤奶奶是另眼看待,奶奶说十斤喝凉水也长膘,十斤没有辜负奶奶的期冀,应验了奶奶“喝凉水也长膘”的话。十斤小时候媳妇怀里没有奶汁,婴儿奶粉又是短缺的货,托亲戚求朋友好说歹说才卖给一袋子,拿到家里儿子自己还要喝上一大半,轮到十斤喝就很渺茫了,因而,玉米糊糊就成了十斤的主食了,可十斤长得和水葱样。儿子虽然比十斤大两岁,十斤长到五六岁时就已撵上了哥哥,长得枉粱样,儿子再也不是她的对手了。我渐渐地发现儿子和女儿两人颠倒了,原来指着妹妹吆三喝四的哥哥不见了,妹妹倒成了公主,有时候哥哥竟偷偷地将自己的一份好吃的拱手送给妹妹。媳妇看着这儿子受气心里不是滋味,可女儿也是她身上掉下的一块肉,明着偏向显然说不过去,就趁女儿出去玩的空隙给儿子开小灶,儿子并不领情,常常在媳妇快做好时跑出去喊妹妹,搞得媳妇十分尴尬,女儿每每此时都指着她说她歪心眼子。
   十斤是个假小子,不听话的野小子。老师对我说,家长要好好管管这孩子,管不好可就瞎了。我知道老师的意思,十斤并非是个打死学不会的三等人,她的小脑瓜子机灵的很,就是不干,俏皮捣蛋打坷垃仗戏弄个同学是她的杰作,整日里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她喜欢与男同学玩,玩赛跑,玩摔跤,无论男女小伙伴们大都品尝过她的小拳头。奶奶说她是惹事生非的货,奶奶又补充了一句,顽皮点也比三锤砸不出个屁的脓包强。我摇摇头头,学生告发老师的,家长找上门讨说法的,那星期也少不了两三起。当然了,这里面也有栽赃陷害的,无论哪种情况,只要找上门来的,我总感觉到自己的孩子没理,总是笑脸赔不是,好话说一大箩筐,懂事的家长还好点,遇到个不知道屙尿的家长我就倒了霉,让他进屋他不进屋,就在家门口扯起嗓子给你瞎叫唤,嘴里不干不净说些不中听的话,搞得我狼狈难堪抬不起头来。十斤上五年级的时候,我曾因为她与一位女同学打架不叫她上学。那一次我大动肝火,用笤帚疙瘩打得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把她关在了家,还嘱咐媳妇饿她三天,看她长不长记性,并从学校里要来了她的书包,那次她确实害怕了,蹲在墙角里一声不敢吭,瞪着两只小眼睛直看我。媳妇没有主见,对于我她言听计从,两个孩子问她啥,她都是一句话当之,找你大大去!我打十斤时她是在场的,十斤无论怎么哭叫,她都是默无声息地纳她的鞋底,好像眼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十斤这孩子也怪,无论我怎么打她骂她训斥她,她都不会像儿子那样躲在媳妇身后喊“救命”。奶奶护犊子,这点我是知道的,并得到过奶奶的多次庇护。十斤小小的年纪都能看得出奶奶家里的权威,奶奶的话大多是“圣旨”,我都会洗耳恭听,所以一旦需要求助时,她往往把目光投向奶奶。

共 70465 字 15 页 首页上一页1...9101112131415
转到
【编者按】血脉之情,总是令人难忘,令人牵挂。小说以回忆的方式,讲述了奶奶的一生,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家庭的荣耀。小说的内容无比厚重,年代感也非常强,作者在行文中,足可看出文笔的老道。在人物的描述上,非常细腻,从心理描写,到环境的烘托,使得人物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小家的长长短短,大家的风云变换,都有很好的体现。在语言描述上,也是很有特色的,读出了乡音乡情,令人有亲切之感,而且,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展现,这样,不论从故事的情节上,还是人物的塑造上,都显得饱满,真实而感人。欣赏佳作,推荐阅读。【编辑: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111322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6-11-11 22:23:09
  问好作者,感谢赐稿短篇栏目,祝创作愉快!
哪里天涯
2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6-11-11 22:25:06
  陈述部分显得较多,对故事本身有所消弱。个见,勿怪。
哪里天涯
3 楼        文友:桐疏枝寒        2016-11-15 14:48:02
  非常难得的家庭史作。充满亲情与与乡情。
   欣赏,问候。
回复3 楼        文友:唐彦岭        2016-11-15 17:43:29
  谢谢点评!祝你佳作连连!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