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华文部落 >> 短篇 >> 传奇小说 >> 【华文】宜宾柏溪黄角沱(短篇小说)

编辑推荐 【华文】宜宾柏溪黄角沱(短篇小说)


作者:清贫 秀才,2517.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098发表时间:2020-08-13 19:32:08
摘要:描写解放军剿匪的故事

四川宜宾革命军人烈士短篇小说(七)
  
   一
   一九五0年三月。位于宜宾不太远的柏溪偏远山区。
   这天天要黑了。
   “老乡,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马上,天要黑了,我们可以在你的房檐下宿营吗?”一个27岁的解放军排长肖震声,对一个在门边编篮筐的、有五十多岁的大叔说。解放军排长肖震声是今天下午15点,奉在柏溪县城里的解放军团长和刚成立的宜宾军分区和宜宾柏溪新人民政府关于征粮剿匪的指示,带着三连二排的全部战士,还有征粮队长徐少清,本地人,以及五个队员从城里往位于柏溪以北非常偏远的广大山区出发。几个小时后,解放军和征粮队来到一个在山脚下的一家老乡的茅草房前。此时,天要黑了。肖排长决定带着战士们和征粮队员在这里过夜,明天去柳嘉乡。
   这个大叔抬脸看见:自己面前是一个相貌温和,在即将天色黑下去的光线下,非常英武的解放军指挥官,还有他后面,站了四十多个一身浅黄色军服,戴着有五角星的军帽,腰间紧系着一根宽皮带的神态疲弱的解放军战士和四五个征粮的工作人员。
   在这个非常安静山脚下,只有两家散户的人家,那边过去,还有一家。
   “要的。”大伯回答,看来,他知道解放军,也对解放军抱有好感。
   “老乡,我们就在你的房子和房檐下过一夜。明天早上就走。”肖排长说。
   “来,解放军同志,到我家去。”大伯热情说。
   “不了,谢谢老乡。”
   肖排长从老乡那里回来,就到战士们身边对战士们说;"同志们,我们今晚在这里过夜,明天去柳嘉乡。”
   “是,排长。”
   。然后,多个解放军战士在老乡房檐下,卸下、放下自己的背包,步枪放在土色有开裂细缝的、总有一股霉味的房檐下的地上。他们坐在地上,有的战士因为走累了,就躺在地上。
   然后,肖排长知道是做晚饭的时候了,就喊道:“老彭,快去做饭,从柏溪县城到这里,走了二个多小时,战士们的肚皮一定饿了。”
   “是,排长。”
   30岁的老炊事班长老彭,就到老乡房子的那边,去埋锅做饭。
   可是,面临着一些想不到问题。他对肖排长说;"排长,现在做饭没有祡。”
   然后,肖排长对在一边的多个战士喊道;“肖国良!高立刚!”
   听到自己排长喊自己,两个24岁的解放军战士肖国良,高立刚过来听排长让他们去找柴。
   本来,肖排长是不去的,想到这事还是要求助老乡,他和他们几个来到天色在暗黑的位于小山脚下的老乡的房子门前。肖排长非常客气地说:“老乡,打扰你一下。”
   在门边的大伯看到几个解放军走到他的门前,觉得一定有事。就问:
   “解放军同志,你有什么事吗?“
   “老乡,我们要跟战士们做饭,没有祡,你能借我们一些吗?”
   热情的老乡说;"要的。解放军同志,你们跟我进来拿嘛。"
   “谢谢,老乡。”
   庵后,解放军战士肖国良,高立刚,副班长肖凯,就到老乡的灶房拿了一些木柴,出了老乡的房子到天色黑乎乎的房子那边,去帮炊事班长老彭做饭。
   ……
   不久,老彭做饭了。肖国良在烧着火的老彭的身旁。锅下的柴火映照在肖国良的苹果脸上,他看上去非常富有光彩:被照得发红的鼻翼,憨厚发亮眼睛,还有紧系在他肚皮上的宽皮带的皮带扣环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黑亮亮的,这使得肖国良非常英武!这个正直有为的解放军战士此时,肚皮已经饿了。
   四十分钟后,看到饭要做好了。
   肖副班长说:“肖国良,你去喊战士们到这里来吃饭。”
   “是,副班长。”
   然后,解放军战士,眉目清秀,极为心好的他往那边走去。看上去这个非常正直有为的解放军战士肖国良对那边的战士们
   喊道:"同志们,开饭了!”
   听到他的喊声,肚皮早就饿了的二排战士们就纷纷走过来,拿出腰间皮带上的布包里的碗一个个高兴地到炊事班长面前,然后,老彭跟大家盛稀饭。
   然后,所有的战士都吃了饭。后,肖国良和高立刚、副班长肖凯等解放军战士坐在老乡的房檐下,以及多个战士在聊谈。还是有些战士躺在阴湿的地上,一边听着他人的聊天,一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从离开柏溪城走了二个小时的山路,实在太累了!不过,还是有战士已经睡不着。
   “肖国良,我们一路进入四川到这里,本想有大仗打。不想,宜宾城和平解放,可是我们。现在,我们从柏溪来到这里,我看,这乡下一定有不少的土匪,我们一路没有看见。”高立刚说,他作为一个解放军战士,就想有仗打。肖凯副班长说。
   “高立刚,你以为就没有仗打了?宜宾城解放了,不要忘了,还有不少的国民党残部和当地的土匪勾结在一起,我们宜宾并不太平,以后,会有仗打。”
   “只要还有一个敌人和土匪,我们解放军就要必须肃清,不然,我们的人民就没有安心日子好过。”旁边一个战士接过话来说。
   “你看,还是小彭觉悟高。”肖副班长说。
   “我知道,这些我明白。”高立刚说。
   “只要一见到土匪,我就想打死他,我最恨土匪,什么好事都不干,专干坏事!”肖国良说。
   此时,肖副班长点上了纸烟,抽起来说:“那就是另外一个战场。”
   战士高立刚轻蔑说:“那些土匪不是我们的对手,不用担心。我想明天到柳嘉乡,征粮大会一开,我们老乡就把他们的粮食交上来,这多好!”
   “这些,我觉得都没有什么,我们的老乡对我们解放军还是非常好的。只是那些地主,还有国民党的残余,不好对付。”肖国良说。
   “那有什么,我们才不怕他们。我们解放军打败了这么强大的国民党反动军队,他们算的了什么!”高立刚说,还是小瞧敌人。肖副班长吸了一口烟。只见,随着火红的烟头往上升,能看见他性感的鼻孔和一部络腮大胡子的脸。
   “高立刚,不要轻视敌人!”肖副班长说。
   “敌人再猖狂,也会被我们解放军灭掉的。”那个战士有力地一说。
   “副班长,你说,这样的战斗会好久打?”高立刚问。
   “这不好说。我看不要想这些了,就想明天到柳嘉乡的事。”
   几个战士和他们的副班长在那里聊,很久了,他们就睡着了。
   ……
   第二天早晨。解放军战士睡在老乡的房檐下。是灰白色的天。灰白色的光线照在一个个仰躺、靠墙而睡熟的解放军战士的身上。他们睡的太沉了,看来,我们的解放军的战士在昨天来这里,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实在太累了!
   在睡的,或在梦中的肖国良,在睡的迷糊中,感到有人碰碰自己的放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的双手,就睁开眼睛,看见是肖副班长。
   “副班长,你……”
   他看见肖副班长那络腮胡子的脸是那样明朗,就听他说:“七点半了,该起来了。”
   旁边睡着的高立刚睡眼惺忪说:“副班长,人家老彭还没有喊开饭。”
   “不要睡了。等以后打完了土匪,革命最终成功了,我再让你们睡个够。”
   两战士就没有睡了,听了他们副班长的话,就从地上坐了起来。
   不久,炊事班长老彭做好了早饭,喊大家起来吃饭。
   一个小时后。大家吃过了饭,才休息十多种。
   大家看见自己的肖排长,一班长从老乡家里走了出来,他们知道,一定是排长去跟老乡告别,说一些感谢的话回来,
   大家觉得,我们解放军就该这样。
   然后,战士肖国良、高立刚听到排长喊道:“同志们,出发了!”
   马上,每一个战士都非常主动积极地排好队,想早点出发。到达柳嘉乡镇上。就跟他们到达一个革命的根据地。
   二
   上午十半点,肖排长带着一排,和征粮队长徐少清在内的五个队员到了宜宾柏溪柳嘉乡。
   他们在乡政府,愉快地呆了一天。第二天
   在乡政府的帮助下,把全镇的老乡都喊来开会。也向人民宣讲了党的政策,得到乡民的拥护和理解,都纷纷拿出自己家的余粮,马上交上来,当然,政府按照市场的价格付了钱跟他们。可是,这些粮食是有限的。徐少清队长看到收上来的粮食不多,这样怎能满足宜宾城的巨大量的供应。
   “肖排长!”
   “什么?”
   “我们收到的粮食还是非常不够的。”
   “嗯。徐队长,你说怎么办?”人长的非常英气的,一个方正鼻子下,是黑乎乎的胡子,眼光清亮有神,作战勇猛的解放军27岁的排长肖震声说,他明白了徐队长的话,只是他不懂生意上的事,他们解放军的任务是:把收上来的粮食护送到宜宾城。
   “我们还要继续下农村去,收粮食。”
   “这样好。可是我们不知道去哪里収才好?” “这样好。可是我们不知道去哪里収才好?”
   徐少清说:"走,我们去问问李乡长。”
   肖排长觉得这样行。他们才到这里,对这里村子的情况不了解,而乡长和他身边的人知道。
   于是,两人走出了镇政府一间,自己住了一天的房子,往在那边的镇政府乡长的房子走去。看到是中等身材的,为人精明的李乡长。
   “李乡长。”两人一进去,就招呼坐在半旧的红的写字台旁,在写什么的36岁的李乡长。李乡长就客气地站起来。他是地下党员。不久前,二个月前,被党派到这里来当新成立的柏溪柳嘉乡乡长。李乡长问;:“肖排长,徐队长,你们有什么事吗?”
   “李乡长,这里附近的村子能收粮的有哪些?”徐队长问,而肖排长让他问,因为,他在这方面是不了解的。
   “这样,你们去有六七里远的大光村。那里有一家地主,还有几十户村民。”
   “这样好!”
   “不过,我要提醒你们:那个周地主不好说话,你们恐怕收不到粮食。”李乡长又说。
   肖排长说;“我们一定要动员他交出粮食。”
   看到肖排长这样有信心,李乡长说:
   “你们收到了粮食,运到镇上。镇子往西有四公里,就是黄角沱,那里是岷江。你们可以从那里把粮食装船,沿江到宜宾城的刘臣街下的码头。”
   “这样好!”
   李乡长问;:"你们好久去?
   “当然是快点去。”肖排长回答。
   李乡长看到了肖排长积极行动的坚定的性格。就说:“这样,你们呆一个晚上,明天一早出发,争取中午到大光村,找村委会的徐村长。”
   “嗯。”
   然后,两人就出去了。
   回到排里,肖排长决定让一班副班长肖凯长带上十二个战士,就是说包括肖国良,高立刚在内和徐队长去大光村征收粮食,自己又可以带着别的班,去别的村征粮。
   晚上,在镇上的战士们都在吃了晚饭后,到镇上去逛街。战士肖国良、高立刚、肖凯副班长三个爱在一起的解放军上了已经黑下来的镇上的街道。刚刚从旧社会到新社会的两个月不到的镇上,都是一长排的古旧的平矮瓦房。街上,还有人家在吃饭,有人家还在或将在做。平时的白天,少有人的,只有赶场才多人。现在,入夜的街上几乎没有人。
   此时,走在非常安静的,已经进到夜晚的街上,就没有几条街,就是说两条长街就完了。那黄色的煤油灯从住家户的门窗里照到黑乎乎的街上,前面,有几个五六岁的娃儿在地上玩耍,不时,还听到近处有女人喊:“二娃,快回来,你老汉(四川话爸爸)喊你跟他到酒铺里打酒!没有任何回应。等等这种川南小镇的风情,是那样迷人!
   他们三个在镇上的街上,没有走好久,就回到镇上的乡政府里。
   终于感受了川南小镇的宁静和夜晚的乡场上人民的生活氛围。
   "副班长,你觉得怎样?"高立刚问。
   “我觉得也不错!”
   “哎。没有我们河南镇上好耍。就只有几条街。”又是高立刚说。
   “也不错,我们感受到了四川镇上的风情。”
   他们继续聊自己的感受。
   要到21点了。他们洗过脸、脚。和战士们睡在乡政府的房里。
   肖副班长,对睡在身边的高立刚说;"我们从县城来这里,过了两天了。”
   “副班长,我们一班就和徐队长他们去大光村了,还不知道那里的情况怎样?”
   “不要把收粮看得那样容易。”
   “副班长,我知道。”
   “明天早上就出发了,但愿我们能顺利收到粮食。”高立刚说。
   “那样最好。”肖副班长说。
   然后,两人聊了不久就睡了。
   三
   第
   第二天,肖副班长和征粮队长徐少清带着包括肖国良,高立刚等十二个战士、五个征粮队员到了大光村。他们歇了一会。肖副班长、徐队长带着两个战士肖国良、高立刚在村民的指引下,见到村里的大地主周光福。
   “周老爷,我们是解放军。”见了面后,看见非常英武,身着浅黄色军服,腰间紧系着一根酱色宽皮带的非常威武有神,又温和的解放军,周老爷看到站在两个战士前面些的肖副班长说。
   看到解放军健壮、威严,周老爷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来?
   就冷漠地问:“请问,解放军来我家,有啥子事?”
   “我们解放军来这里,跟乡民、富余的老财征粮的。”

共 12620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作者可能对宜宾柏溪地区的剿匪历史相当了解,通过对历史的了解,加上自己的二次创作,给我们呈现了当时剿匪期间,解放军和老百姓的鱼水情,以及壮怀激烈的剿匪战争场面,这些场面熟悉而亲切,我们的老一辈就是通过这些枪林弹雨的战争,通过抛头颅洒热血的牺牲,才为我们造就了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们今天的好日子来之不易,切切需要珍惜啊!读完作者的文字,编者倒有个奇想,可改编成剧本,拍个柏溪地区的历史片,既可以纪念那些牺牲的烈士,又可以丰盈当地的文化渊源,可谓一举两得!【编辑:胥婉城】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胥婉城        2020-08-14 00:14:02
  似乎重闻硝烟弥漫的味道,读来有热血澎湃的画面感
婉若倾城。
2 楼        文友:清贫        2020-08-15 17:22:09
  我就是宜宾人。柏溪在宜宾周边往西有40公里。让我们用小说写下革命烈士的和革命军人牺牲的故事。感谢老师的编辑。以后,还有大量的小说发上来。,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