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文璞书苑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摆渡】 四个国军军官(小说)

编辑推荐 【摆渡】 四个国军军官(小说)


作者:清贫 秀才,2516.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907发表时间:2020-11-16 19:31:17
摘要:描写成都十二桥烈士的故事


   1940年4月初的一个早上,8点多钟。在重庆川军潘文化的军队里。
   一个18岁的、长得儒雅年轻有为的川军军官韩子重,他此时向参谋部缓步走去。此时,他心情平和,跟往常一样,去才服役了四五天的参谋部。
   韩子重是肩负着党的任务的。
   10天前,在3月20号的延安。
   ……
   一天下午。在延安附近村子里一个八路军领导的破旧房子里。
   此时
   一个党的领导对他说:“韩子重同志,党经过考虑,决定派你回四川重庆潘文华部队,利用你的父亲韩润民是那里的参谋长的身份,让你为党为抗战工作。”
   韩子重明白领导的意思,从他心里来说,为了被日本侵略者践踏的我国的山河和苦难的大众,为了抗战,为了党的抗战大业,他愿意打人川军内部为党工作。他回答道:“我坚决服从党的决定。”
   领导继续说:“你到延安已经两年了。在抗大的学习是非常好的!党对你抱有很大的希望。明天离开延安后,你到四川重庆,你的父亲不是川军潘文化部的参谋长吗,你就到那里去,在川军内部,进行党的统战工作。为以后,一旦条件成熟,我军的反攻,让更多的川军人物进行起义。”
   “知道了。”
   “今天晚上,你去准备,明天早上就离开延安,回四川重庆。”
   韩子重走出来,向位于村东、两边有破旧草房和瓦房的村民的村道往前缓步走去。他所做的革命工作就在这个延安附近的村子。他和同志们住在村东头老乡跟八路军的房子里。而在村道的东头边的下面,有一条小河,这是韩子重和同志们常常去的地方。
   此时,村道上非常安静!韩子重知道咱们的老乡去地里干活了。他没用几分钟不,就回到有同志们的有一个小院的房子里。
   他一进去,就有自己同志老陈、还有小张,身着八路军的军服,腰间紧系着宽皮带,头戴灰白色的军帽,非常英武!看见韩子重走了进来。老陈问:“韩子重,领导喊你什么事?”
   “我明天要离开这里,回四川做抗战工作了。”都是自己最好的同志,韩子重简略回答了他俩。
   “这样好,韩大哥。能去抗战的大后方四川,多好!“小张说,也羡慕韩子重。
   “我们只有以后再见了。”韩子重说。
   “那我们以后再见。”陈大哥也说。和他俩生活战斗了两年,大家都一时舍不得。
   小张和陈大哥就为韩子重收拾衣物,这或许是战友情的表示。
   ……
   黄昏来了。
   已经吃过晚饭的韩子重想到明天一早就要离开这里回四川了,就想最后来到村边的小河,在走之前,再一次感受延安乡村的小河景色。二年来,自己在这里生活过战斗过,那种令人觉得激动怀念的、充实革命抗战的生活令他舍不得。
   现在,要走了,他更加的舍不得,但是,他是共产党员,就要坚决去执行党的任务。
   此时,西边的橘红色的夕阳从他们村子的侧后西山上空照下来,照到他此刻正缓步走着的村道上。韩子重怀着极为依恋的心情走在安静的村道上。偶尔,有一两个老乡走过,他们是做完劳动,回村里的家,做晚饭。其中一个热情地招呼身着八路军军服,腰系一根宽皮带,又英武又儒雅的韩子重:“八路军同志,你散步呀?”
   “是呀,老乡。”
   “你们都吃过饭了,我们才做完了地里的活回家?”纯朴的老乡说,有点羡慕。
   “是呀,你们的生活也好呀!”
   “还是八路军的生活安逸!”
   然后,老乡往村中走去;韩子重往村东边下面的小河缓步走去。
   在这样的思绪下,韩子重从村边走下去,看到光艳灿烂的夕阳映照着的村边的小河,也把他走着的小道两旁的绿色叶草染得红融融的,非常美丽诱人!
   此时,韩子重心儿爽朗!他向着洒满红红夕阳光辉的斜斜的河边走下去。此时,橘红色的夕阳把他眼前的小河,一条清亮亮的小河,染成一片极为光华的金黄色,如贴上了一层金,非常光艳而壮丽!河对岸是一片绿色延缓的不高的山岳。
   此时,小村的四周被秀丽的青山环抱,是那样的舒适而安然!小河从前面由西边的山地而来,向东流去。在即将天要黑的晚空上,一片令人感到舒爽般的蔚蓝,在不远的西边山顶的上空是一片金黄而红融融的,仅有一两片挂了彩的青灰色的小云。
   韩子重走到哗哗的带金黄泛着碎散碎波光的小河边,在一块石头上坐下。他看着带金色的水在流动,非常清亮的小河,倒映着一大片恢弘、壮丽的橘红色的云空。闪动在河面上的粼粼波光,就像水面上撒了些金子,非常美丽迷人!
   心里充满了对这个在延安附近小村的依恋的韩子重,心里是舍不得的。他来到延安两年了,对这里的火热的抗日氛围和八路军与那里的人民那种鱼水之情的情谊非常有感触。此时,他坐在,橘红色夕阳温情映照着的河边,心情愉悦地看着小河一会,然后又看看在小河对面的一长片延绵褐绿色的叶草铺满的不高的山,当面被橘红色的夕阳照得红红的,非常的瑰丽动人!
   他在夕阳的黄昏下,在自己侧身被夕阳照着的情况下,他在这里,坐了很久,看到天色要暗沉下去了,才起身离开小河边,往村里走上去。在走上村子斜斜的小道时,被前面的绿色树叶遮住的橘红色光焰的夕阳,从树子的缝隙间洒在,上来的村道上。他走上村道,就看到一个老乡赶着一条水牛,从村东往村里缓步地走来。刚走过他的身边,韩子重再次感到村里的老乡和八路军的和谐和平静美好的生活,他是多么的舍不得呀!后,在这样的心情中,他回到村里的八路军房里。
   ……
   第二天一早,韩子重没有和同志们做告别就走了。
   他赶了一天半的车,来到四川重庆川军潘文华的部队,在他父亲韩润民的手下,做了一名副官。今天是他第三天去参谋部上班。
   ……
   二
   此时,身着国民党军官军服,腰间紧系一根酱色宽皮带,戴着非常英气的军帽,人非常儒雅的韩子重,走进了参谋部里。他看到,身着军官服,同样腰间系着一根宽皮带,非常俊逸的老同学曾鸣飞。
   “韩子重!”
   “曾鸣飞!”
   两人见到了,都非常高兴又极为意外?!韩子重问:
   “你怎么在这里?”
   “我从军官学校毕业就到这里,当了一名中尉副官。”曾鸣飞回答。
   “我是到我父亲这里来做事。”韩子重说。
   “你父亲是谁?”
   “本部参谋长韩润民。”
   “韩子重,你真是前途一片光明!”
   他俩聊了很久。曾鸣飞意识到:自己以前的同学是这个川军部队的参谋长的儿子,这对于党在这个川军部队的统战工作非常有利。所以,他在心里就决定把自己在这个部队里的两个好战友,王侠夫、谷时逊简绍跟韩子重认识。
   他说:“过后,我把我非常好的战友简绍你认识。”
   “要的。”
   ……
   第二天。曾鸣飞在一个川军边的餐馆里,把自己的好战友王侠夫、谷时逊、黄子万简绍跟韩子重认识。他们还在一起吃了午饭。此后,他们四个地下党员,在川军湓文化部队的近处的嘉陵江边,在黄昏的时候经常去散步,聊谈抗战局势,抒发自己的观点。此时的黄子万没有加入进来。
   这天黄昏。
   韩子重、王侠夫、谷时逊、曾鸣飞等部队下了班,就一起走出部队大门,走过小街,向前面的嘉陵江边缓步走去。
   利用这一间隙,
   我们跟亲爱的读者简绍这四个青年军官。
   王侠夫,宜宾高县人,他生于1913年。1936年,考进川康绥靖公署陆军教导总队。
   1937年11月毕业,分配到川军刘湘部武德励进会。从那以后,思想纯正、仗义有责任感的王侠夫副官常常写一些关于时局的文章投稿由共产党人车耀先办的刊物《大声》。他写了《事实胜于雄辩》、《民众自己准备》等文章,表达了支持全面抗战的意志和决心,而受到了共产党人的关注。经过党的考察和培养,1938年,王侠夫加入了共产党。受党的指示,在川军里,进行非常困难而危险的军运工作。
   1940年1月,由阳翰笙简绍他到重庆潘文华部服役,以军职为掩护,进行党的工作。
   曾鸣飞,1917年出生在成都附近一个农民家庭。他也是上了陆军学堂,成为了潘文华部的一名军官。此前,他根据党的指示,和自己的同志刘志裕,去川军一个机枪连的连长做策反工作。
   ……
   “周连长,你看见了,在川军里,你老是受李副官的气,照这样下去,他在刘营长那里反应你,你今后还有什么希望升官发财吗?一切都完了。”曾鸣飞说。
   “我也觉得是。可是,我能怎么样?”黄连长极为无奈表示。
   “看来,你在川军里,是没有指望了,还不如在暗地里走一条光明之路。”曾鸣飞说。
   “你说的是什么?”
   “以后,投向解放军。”
   “这……”
   “不过,这事要慢慢来,等待机会,我们会帮你的。”
   “你是共产党?”
   “不过,你要保守住这个秘密。”
   “你放心,我会的。”
   ……
   看来,他们有了共识。
   黄子万,是川康武德励进会的军人。1938年,受中共川康特委统战部长刘正领导,成了一名地下党的交通员。他的家是党的联络站。在成都三槐树街。在两年中,根据党的指示。他经常喊刘湘手下的官兵,去中苏友好协会听民主人士讲时事。1940年黄子万由中共四川工委委员张曙时领导,专门做川军上层军官的策反工作。
   谷时逊,1918年出生在彭县。1936年考进川康绥靖教导总会,毕业后,在川军当中尉等。
   四
   四个川军青年军官,这时,黄子万还没有到他们小组。
   此时,王侠夫、韩子重、曾鸣飞、谷时逊来到重庆嘉陵江边。即近春日的黄昏,今天的天是阴天,不过,没有下雨的征兆。
   在他们身外边的江水清亮亮的。有时,有一条木船从他们身边近处的河水里由西开向东。河对岸是山,一片褐绿色的,非常的秀丽而蜿蜒。在这样春日令人心情舒爽的江边,是那样的愉快而自由!
   他们边缓步而走,边聊谈着。
   韩子重说:“现在,抗战到了最相持的阶段。我们在这里什么用都起不了!”
   谷时逊说:"我现在就想到抗日前线,和日本鬼子面对面战斗,比留在这里,除了天天的无所事事,就什么也干不了。”
   “谁不想去抗日战场?“王侠夫说。
   曾鸣飞说:"目前我们这抗战的大后方,没有什么,非常清静,我们也没有什么可干的。”
   “不过我们还是,继续做我们的军运工作,以党的事业为重。”韩子重说。“曾鸣飞,你那天做张营长的工作怎么样了?”
   韩子重问并侧过脸看他。
   “他没有明确说什么?”
   “不要急。这事一旦成了,就好,不成也要为张营长保密。”
   "我知道。"
   “还有,这是掉脑袋的事,对方肯定是要多方考虑的。”
   “嗯。”
   “哎,不知道抗战何时结束?”谷时逊感叹道。
   “不要想这些,它总会有结束的那一天。到时,我们还要继续为党工作。”韩子重结束这话题说。
   ……
   他们就这样边走边散步边聊,直到天要黑了,才离开江边,回到近处的部队里。
   就这样,他们四个青年川军军官,一方面在川军部队里继续服役,一方面在休息时,爱去江边散步,谈论那时的时事。到了1944年,韩子重的父亲,韩润民
   调回成都四川军管区任副司令,韩子重随父亲回四川成都,并把四个青年共产党员也调来成都,好开展党的策反工作。
   ……
   这天晚上,
   韩子重来到中共川康特委领导人刘风的家。
   “刘书记,我和我父亲已经从重庆潘文华部调回到四川军官区,我们其中的3个共产党员:王侠夫、谷时逊、曾鸣飞也在随后回到成都。”韩子重说。
   刘书记听到了这事,非常的高兴!显然,这是一个对我党在国军中进行军运和统战工作的有力场所。
   “很好!”刘书记说。
   “刘书记,接下来我们怎么工作?”韩子重问。他希望获得党的指示,好在今后的国军中进行工作。
   “这样,你们过几天,正式成立一个军运小组,由你担任这个小组的组长。从今后,你们在国军的上层继续开展策反和统战工作,为我党,在以后的革命高潮中,做好国军高层人物的起义工作,当然,还有必要的情报工作。”刘书记说。
   然后,他具体指导韩子重怎样做……
   五。
   自从获得中共川康特委的指示和领导后,在四川军管区的韩子重和青年军官王侠夫、曾鸣飞和谷时逊就开始为党进行军运工作。
   这天是1944年九月的一个星期天。
   这是4月的一天。天气晴朗,令人心情舒爽!
   “老韩。我已经跟几个人说好了,在(成都)望江公园见面。等一会儿,王侠夫、谷时逊就到你这里来,我们一起去公园。”曾鸣飞对韩子重说。
   曾鸣飞在早上八点多钟就换上一身军服,腰系一根酱色的宽皮带,人非常英武!
   “要的。我刚吃过饭,咱俩就等王侠夫、谷时逊来。”韩子重说。
   然后,他俩就在韩子重的房子里聊着。过了10多分钟,同样身着国军军服的王侠夫、谷时逊来了。

共 12415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小说叙事详细,娓娓道来,情感真挚、沉郁,为我们讲述了十二位革命烈士的壮举。革命先烈的英雄伟绩不能忘,没有他们,我们的幸福生活便没有那么快的到来。文章让人读之难掩悲痛之情。好多烈士的心愿没能实现,这是他们的遗憾。我们对幸福的把握就是对他们最好的告慰。缅怀先烈,继往开来,承前启后,开拓未来。着眼历史,把握现状,左右思想,扶持建设。把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利益相结合,开创属于自己的美好未来。这是未来的希求,也是革命烈士的价值!让人读来有警醒作用。问候作者,赏读作品。【摆渡物语编辑:莲罄】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莲罄        2020-11-16 19:34:46
  先问好作者,感谢投稿摆渡物语。文章叙写详细,情感饱含其中。让人学习,即是先烈的英雄事迹,也是作者的情感态度。
2 楼        文友:南国的红豆        2020-11-17 06:15:30
  为了人民的幸福,愿意奉献一切,愿意到最危险的地方去。这就是无数共产党员的风采。不错的小说
3 楼        文友:清贫        2020-11-17 16:18:01
  感谢老师的辛苦编辑,也感谢朋友的评论。以后还有一个写成都十二桥烈士的小说《王干青》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