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传奇小说 >> 【丹枫】 二七大罢工(小说 )

编辑推荐 【丹枫】 二七大罢工(小说 )


作者:清贫 秀才,2517.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600发表时间:2022-03-05 23:33:58
摘要:经检索为原创首发丹枫


   一九二三年的一月武汉。
   这天刚天黑。
   陈大嫂的丈夫陈福贵去铁路上晚班,要到半夜零点才下班。陈大嫂在天黑后,让自己两岁的儿子吃饱后,自己也吃点饭,她把一半碗肉放好,碗筷洗了。天黑很久了,陈大嫂就跟自己儿子洗了脸脚,把自己儿子喝睡了,她就做完了一件事。
   过了不久,陈大嫂就走出自己破旧的房里,到两边都有一些旧木板和牛毛毡搭成相对的棚户的工人家的门口边。从这条过道往西看去,近处不远就是铁路。那里有铁路工厂。一条从北平到武汉的铁路从这里通过。
   在铁路靠东的这一广大的平地上,都是一广大平民住的平矮陈旧不堪的房子。还有日夜在不同的时间段,都能不定时听到火车从北向南匆匆开来开去的响亮的汽笛声。
   此时是苦难旧中国的年代的一九二三年。中国共产党成立才两年不到,实力孱弱,帝国列强和反动的北洋军阀勾结在一起,对广大的劳苦人民和大量工人进行凶恶剥削和压榨。中国人民的生活处境悲惨!……
   陈大嫂把饭跟自己儿子吃了,就让儿子在自己身边的略有些坑洼阴冷的地上玩耍,自己就去房门边的一个由牛毛钻搭的偏棚的灶头去把碗筷洗了。等洗完这些后,就没有什么事做了。
   过了多一会,她看见自己儿子还在地上玩耍。就走出自己房子,出简易的灶房站在门边,此时,她的对边是一长排的都是有牛毛钻、木板搭成的简易的房子。从房里有煤油灯显得幽黄的煤油灯光照在有些窄窄的地上。此时,还有几个娃儿在地上,非常安逸地玩耍着。
   从这个过道往房子西边尾部望去,很远处,是在黑乎乎的夜色里的铁路。
   陈大嫂这些女人都是跟着自己男人,带着他们的孩子从原地农村来到武汉的江岸生活的,都想跟着自己丈夫在大成市里生活。
   陈大嫂后来把自己两岁的儿子喝睡,自己就在床边坐着,跟自己孩子的爸爸织毛衣,等自己丈夫半夜零点下班回家。
   ……
   零点以后不久。
   一直在家里等着自己丈夫回来的陈大嫂,听到自己丈夫的敲门声,陈大嫂知道自己的丈夫下班回家了,非常高兴!就把毛衣放在床边上,就起身去开门,看见:自己丈夫后面有一个32岁的男人。她丈夫就走进来,那个颧骨有些高,眉目清秀,身子硕壮的,有些令人亲近的男人也进来。
   “林哥,这是我的女人。”陈大哥对自己女人说。然后,又说,“娃他妈,这是林祥谦。”
   “林大哥,来,里面坐。”陈大嫂说。
   然后,林祥谦在他家里呆了一会,就走了。
  
   二
   一九二二年是中国工人阶级运动正蓬勃开展的时期。百多年来,中国工人被国内外资本家压迫,榨干血汗的历史从未断过。中国共产党从一九二一年成立到一九二三年二月,近两年来,非常重视贫苦工人阶级悲惨生活和遭遇,有共产党人深入工人区,了解他们的生活,非常同情他们,对恶毒的资本家非常愤慨!他们提出工人应该为自己自由、人权,为不公平合理的处境进行斗争。
   一九二二年加入共产党的林祥谦,是汉口铁路上的工人。他从小在铁路工厂做工,非常了解和受过资本家对工人的压迫非人道的伤害,还有反动军阀,外国帝国主义专制的毒害。他决心,在党的领导下,为了工人的权利和自由公平而斗争。
   一九二三年二月一日,林祥谦在郑州参加工人总工会的成立大会,他成了那里的负责人之一。当晚,为了更好领导在武汉汉口铁路工人的罢工,林祥谦坐车回到武汉铁路工人区。
   二月二日上午。
   “工友们,我们今天成立了汉口工人总工会,这是我们工人自己的组织,是为了维护我们工人利益的自己家。我们工人再也不能跟以前那样,受人压榨而剥削,而诉苦无门。现在,我们工人要争取自由,做主人。不能被反动军阀、资本家任意剥削践踏我们,压榨我们。我要起来,为了我们基本人权和生存斗争!”
   ……
   林祥谦演讲道。他注意地看了下下面一个个工人欣喜而激动的脸,他感觉到我们每一个工人都渴望有一个被尊重的被看得起的主人的感觉,他继续说,他大声说道:
   “可是,我们总工会马上一成立,到时会有反动军阀的干扰、破坏,资本家是不甘心他们的利益受损的,但是,我们不怕他们,要敢于和他们斗争。”
   林祥谦又说:
   “我们每一个工人要起来反对他们。现在,我们工人要跟郑州的工人一样,决不能被军阀、帝国主义列强资本家压迫剥削的没完。
   所以,我们从今天起成立自己的工人工会,并将实行罢工。”
   工人们群情激奋!下面的每一个工人心情昂扬,决心为工人正当权利和自由而战。
   开完会后,林祥谦意识到他们的会议会很快被反动当局知道的,这里面有反动当局派遣的特务。为了在即将开始罢工有一个应对的策略,他马上和工会的领导层组成宣传队、调查队、工人纠察队。
  
   三
   “刘师傅,铁棒多久做好?”自从要开始罢工来,林祥谦就非常忙,到晚上,他也没有时间回家,全部的精力放在要罢工的准备上。为了工人,他倾尽心血,要让罢工获得胜利,让老实而纯朴的工人获得他们应有的全力报酬和权利。
   他来到打铁棒的一个大房子里。
   “是林主席呀!”刘师傅说。他和一些工人在那里,有的在把打好的铁棒放在一边的地上,有的在准备原材料,看上去一片忙!
   然后,刘师傅说:“从昨天到现在,已经打了四五十根铁棒。”
   “不够,还要打。今晚上,做到通夜,也要打到一百多把。不然到时,我们的工人就没有什么来对付反动军阀。”林祥谦叮嘱道。
   “我明白了。”
   “刘师傅,你吃饭没有?”林祥谦又问。
   “吃了。“
   “来,你休息一下,我来做。”林祥谦要亲自来。
   “好的。”
   然后,林祥谦从火里,拿出一根铁条放在铁板上,捶打了起来。
   他用了三四分钟,才把这根铁棒打好,并把它放在旁边有水的木桶里,等它冷却。
   做好这根铁棒后,他又继续做。
   休息好了的刘师傅就到他身边,又打铁棒来。
   由于还有更多的事,林祥谦叮嘱刘师傅继续打。
   “好的,我马上做。”
   然后,林祥谦去曾副团长那里。曾玉良是工人纠察队的副团长。
  
   四
   此时,林祥谦看见多个工人纠察队员在忙,进行训练。
   这让他感慨:大家手里没有枪。不过他知道,这些做的木(铁)棒等还是可以对付反动军队的。
   “林主席,你来了!”
   工人纠察队长曾玉良看见林祥谦来了,就停止和副队长等讲话。就一起前来。
   “曾副团长,武器装备怎样了?”林祥谦极为关切问。
   “林主席,尽量在准备,可惜没有枪。”
   “没有枪,我们有斧头,木板等,来对付敌人。”曾副团长说。
   “嗯。”
   “即将罢工了,你们要准备好,到时,一声令下,就上。”林祥谦又说。
   “林主席,我知道。”
   林祥谦和曾玉良在那里,继续商量工会工作。
   要熬到天亮了。
   “曾副团长,大家熬了一个晚上了,咱们还是睡一下。”林祥谦说。
   “好的。”
   然后,他就离开那里去睡了。
  
   五
   林祥谦就去睡了。天刚亮,由于要领导罢工的责任感,使他睡了两个小时不到就醒过来了,他知道要罢工的日子不远了,尽管,这些工人将面临到反动军阀的镇压,那也一定要通过罢工来达到工人阶级永不被压迫和被当做废人的处境,为此,他将加倍把这事做成。
   林祥谦马上去宣传队,了解他们的工作进行的怎样?
   大约在上午十点,一个工人匆匆来到林祥谦和几个人那里。
   “林大哥!”
   “李师傅!”
   “总工会决定马上开始罢工。”
   “好,我们马上进行。”林祥谦回答,又说:“李师傅,你马上去通知那边的工友。
   “是,林主席。”
   然后,李师傅就去那边了。大约三十分钟,在江岸铁路工厂的汽笛声响起;整个江岸附近的地方都能听到非常洪亮而急昂的汽笛声。林祥谦非常清晰地听到来自江岸工厂,那洪亮的汽笛声。
   林祥谦发出命令:“走,工友们!”严肃的他和大量工人手拿木棒、铁棍等,走出各车间、工段,向工厂中心匆匆走去。
   武汉铁路工人总罢工正式开始!
  
   六
   湖北督军肖耀南向吴佩孚打来电话。
   “报告大帅,我是。”
   “什么事?”
   “汉口工人进行总罢工。整个京汉铁路被瘫痪了。”
   “啊!”吴佩孚在电话里大惊!他马上做出命令:
   “你立刻派出军队进行镇压。把这次罢工领头和相关的人员抓起来!”吴佩孚喊道。他想打一个七寸,釜底抽薪。
   “是。”
   “绝对不能让他们罢工得逞!”吴佩孚在电话里发出铁腕咆哮。
   “是,大帅。”
   放下电话,肖耀南对身边的督军参谋长张厚生说:“你必须全力对付,镇压那些穷叫花子的罢工!”
   “是,司令。”
   然后张厚生就马上下去了。
  
   七
   此时,林祥谦和工人们情绪高昂,他们正等着反动军阀来对付他们。
   “林主席,出事啦!”一个工人急匆匆跑进房来说。
   “老李师傅,什么事?\'”林祥谦问。
   “官家的张厚生正带着军队把江岸工厂占领了。还抓走了一个我们领头的,和两个纠察队员。”
   听到这话,林祥谦意识到:敌人已经动手了。他觉得必须把他们从敌人的手掌里弄回来。他喊道:“跟我来!”
   然后,他带着2000个工人往那里去。
   张厚生参谋长带着军阀来的意图是以和工人谈判的名义,想把工人代表扣起来作为人质,想让工人罢工处于被动的地位。
   在半小时后。
   林祥谦带着2000个工人,拿着铁棒等到扣人的军人那里。
   “把我们的人放出来!”林祥谦喊道。
   “我们没有抓工人。”一个军官撒谎喊道。看见这么多工人还拿着铁棍,心里害怕,因为他的人少而心里发虚。
   “我亲自看见的。你们抓了我们一个领头的和两个纠察队员!”一个工人喊道。
   这个军官还想抵赖,林祥谦喊道:“再不放人,我们就冲进去!”
   这个军官看见这么多工人举着铁棍、木棒,而自己才一百人不到,就只好同意喊道:“放人!”
   于是两个纠察队员和那个领头的人被放出来。
  
   八
   林祥谦和工人继续在罢工。
   一天后,工人罢工得到湖北各界群众的支持,他们还派来人进行慰问。2月7日,还举行了各界人士支持的罢工大会。
   在大会上,林祥谦发音。
   “……我要感谢湖北各界对我们工人罢工的支持。我们工人的坚决罢工,是维护我们做人的正当权力,是反对资本家一直以来,对我们穷苦工人的非人压榨和剥削。是的,我们工人不能无休止承受下去,我们要获得自由、自主,要站起来,堂堂正正做人,反对资本家的压榨,直到获得最后胜利。”
   “哦一一”
   下面的人们欢呼起来。
   “打倒反动军阀!”有工人喊道。
   “打倒买办资本家!”又有人高呼道。
   “工人要做主人,不许无故开除!”更有人喊道。下面的人们也高呼道。人们非常激动,情绪高涨。
   “好。马上进行游行!”林祥谦喊道。
   于是,有几千多工人和群众向大街上走去……
  
   九
   罢工到了最紧张的阶段。
   林祥谦已经意识到斗争到了最严峻的时刻,他和一些罢工的领导人极有可能被反动军阀除掉。为了防止自己过后有什么不测,不至于影响自己的孩子和妻子在以后生存下去,在家里,他极为郑重地对自己妻子说:
   “玉平,这次罢工非常重要!我可能会出事?“林祥谦对妻子说。也是跟自己妻子交底:他已经做好共产党人为了劳苦工人的利益而做出献身的决定。
   “我知道。”他妻子说。
   “斗争很危险,我已经有了做出牺牲的准备。我是一个共产党员。为了人民的利益而奋斗,是我神圣责任。”
   “娃他爸,你放心,我支持你。”
   “你太好了!”
   “你安心去做你的事。你去,我会带着我们的孩子生活下去的。”他妻子说。
   “以后,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带着我们的孩子生存下去,将来做一个正直、诚实的人!”听了丈夫的话,玉平已经感到:工人罢工被敌人的最残酷的镇压即将来临。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林祥谦打开门看到:是自己一个地下党的同志。
   就和那个人到门边去了。
   “林祥谦,党获得情报:敌人要对你下手。党希望你马上转移,过段时间回来。”这个地下党员说。
   听到这个同志的话,林祥镶明白这是党对自己的关怀和保护。但是,罢工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想到每一个工人都是这样的信赖自己、敬佩自己。现在工人们正是需要自己的时刻,我怎么能抛弃他们?林祥谦想道。不,绝不这样;要是我这样做了,我们共产党人怎么能受到大众依靠和信赖?林祥谦想到这里,他立刻决定和工人们一起战斗。就回答这个地下党的同志:“请转告党:我绝不离开这些工人。我的生死算不了什么。领导这次的工人罢工必须是共产党人。”

共 705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写的是二七大罢工领导人林祥谦的故事。中国工人被国内外资本家压迫,使得贫苦工人的生活更加悲惨。为了工人的权利和自由公平,加入共产党的林祥谦首当其冲,一九二三年二月一日,林祥谦在郑州参加工人总工会的成立大会,他成了那里的负责人之一,为了更好领导在武汉汉口铁路工人的罢工,林祥谦坐车回到武汉铁路工人区。在他的领导下,武器装备准备妥当,纠察队副团长曾玉良随时待命,启动了二七大罢工。为了劳苦工人的利益,宁死不屈,此番精神,令世人敬仰!全篇文字精炼,语言流畅,情节生动,令人读后热血奋勇!力推欣赏!【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22-03-05 23:36:13
  感谢老师赐稿丹枫,期待再接再厉佳作多多呈现!
梦锁孤音
2 楼        文友:清贫        2022-03-06 16:15:09
  感谢老师的辛苦编辑。请以后关注小说:《去苏联》。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