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西风瘦马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西风】斑鸠之歌(散文)

精品 【西风】斑鸠之歌(散文)


作者:寒江孤鸿 举人,4191.2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328发表时间:2023-01-18 20:58:36

【西风】斑鸠之歌(散文)
   早春二月,挣脱了寒冬禁锢的江南早已春意盎然。大片绿油油的麦苗在春风的抚摸下,呈现出连绵起伏的绿浪,争先恐后地向着远方滚动。临水的桃树上,粉色的花苞在俏悄地臌胀。
   小时候的我蹲在长满芦苇的排水沟边,伸出右手,摘了几片鲜嫩的芦叶,做带棚的芦叶船。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好像老年人憋急的咳嗽声;咕,咕,咕,咕咕咕……把我吓得一哆嗦。接着,又传来一阵悠长的鸟叫声:别古古——古。
   我愕然,丢下手里的芦叶,跑到父亲身边,模仿着那突然出现的鸟叫声,好奇地问:“爸,你听到刚才的鸟叫了吗?别古古——古!怪好听的呢。”父亲慈祥地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傻儿子,那是别古在叫呢。”
   我抬头四顾,试图寻找出别古的踪迹。尽管天上不时飞过几只鸟,但我渴望能发现最让我感兴趣的别古。它们在哪呢?
   读小学的某个星期日上午,我接受了去外婆家摘豌豆角的任务,挎着一只小竹篮,蹦蹦跳跳地沿着公路向西三里,右转,走上横架在白米沙洪上的小桥,过河,沿着一条被大片油菜紧紧拥抱的土路往北而行。转过倪家宅后的竹林,半里路外的外婆家已经清晰可见。突然,我听到竹林深处传出一连串在喉咙里直打滚的呜咽声: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我知道这是别古在叫,可它那悲悲切切的呜咽,立即使我头皮发麻,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立即联想一个受尽委屈的冤魂,躲在竹林深处,跪在潮湿的泥地上,双手拍打着面前倒卧的腐竹,哭诉着他的悲痛往事。
   我很想拔腿狂奔,迅速逃离这是非之地。可煞作怪,我犹如被孙悟空施了定身法,双腿发软,还一个劲地打颤,迈不了步。这时,竹林深处突然窜出两只形似鸽子的鸟儿,在竹林边的泥地上互相追逐。其中一只个子稍小,使出左闪右转,连蹦带跳的身法,在前面逃。可逃了几步却又回首张望。另一只个子稍大者,身子前倾,梗着脖子,翎毛直竖,奋力拍打着翅膀,不停地发出“咕、咕、咕、咕咕咕”声,在后面猛撵,试图跳到小个子身上。
   原来是两只别古在闹着玩。我不害怕了,于是深吸一口气,跳着脚,用稚嫩的嗓子大喊:呀!呀!呔!
   大概母别古受到了惊吓,只见它疾走几步,急剧地煽动双翅,冲出林外,直插蓝天。那公别古见状奋起直追。然而它追了一会,垂头丧气地折回来,无声地落在一根树枝上,全身绷成直线状,撅着屁股,对着我作猛啄状,一边压低了嗓子悲愤地怒吼:哥哥、哥哥、咕咕……
   我明白了,春天是动物最佳的发情期,那只公别古好不容易忽悠到一只母别古,正想哄它入洞房呢,却被我的鲁莽,坏了它的好事。它碍于个小,不敢攻击我,只能用它最恶毒的语言诅咒我。
   有一年春夏之交,生产队派出所有青壮劳力去新围垦的圩子里干活。那年我刚初中毕业,掮着一把沉重的竹柄铁搭,落在大队社员后面。当我走上一道高高的土堤,只见堤外是漫无边际的芦苇荡。荡外就是浩荡东去的长江。抬头看,湛蓝的天空是那么的深邃,和煦的阳光托着朵朵白云,好像草原上被放牧的羊群。堤内高高的斜坡上矗立起一道密密匝匝,一眼望不到头的槐树林。一串又一串雪白的槐花,挂满了树梢,散发着阵阵槐花特有的幽香。引得无数金色的小蜜蜂在槐树林里嘤嘤嗡嗡,飞进飞出。
   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槐花林,觉得自己进入了格林童话里的人间仙境,两眼只顾东张西望,看个没完。
   俗话说,林子大了,啥鸟都有。我正看得带劲,芦苇荡传来一声声类似狗叫的秧鸡声;呱、呱、呱……接着,槐林深处一只四声杜鹃念叨开了:光棍真苦!光棍真苦……一只画眉,则似一位花腔女高音,正卖弄着它的如簧巧舌,唱着婉转美妙的歌。而乌鸫发出一连串神秘莫测的咒语,似乎命令我快速离开这片林子。
   终于,我盼望的老朋友出场了。先是从正前方的树丛高处流淌出一声声浑厚有力,字正腔圆的吟唱:别古古——咕!别古古——咕……俗话说,闻其声如见其人,这只别古大概正处于精力充沛的壮年,有过几次打败情敌,抱得美人归的实战经验,因而颇有居高临下,傲视一切,舍我其谁的王者风范。然而它的吟唱被我左边高处另一只别古打断了:啯、啯、啯,啯啯啯……就凭那心浮气躁,找不着调的一连串叫声,暴露出它是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缺少实战经验却又急于求成的毛头小子。如它这般叫法,要不了半小时,它的嗓子说不定会充血,而导致失声的窘境。这时,在我右后方十米外的一根树枝上,第三只别古开腔了:别古古——咕,别古古——咕……听其声,中气不如前两者有力,而且它的口腔里好像含着一口痰,每一个音都带有黏黏的颤音。我似乎听到一个老年人正试图用它的切身经历和经验,劝说毛头小子必须学会稳重,告诫常胜将军更要谦虚谨慎。
   哎,这林子里的热闹,与南方少数民族地区举行的三月三泼水节、六月里火把节,有何区别?那些被荷尔蒙催化下的年轻小伙子,当他们远远望见心仪已久的姑娘时,那饱含着激情与希望的歌声,顿时从心底喷涌而出,响彻了月明星朗下的莽莽山林,融入到山花烂漫里的潺潺溪流。我读过沈从文的《边城》,看过电影《阿诗玛》,尤其喜欢歌剧《刘三姐》里的对歌。男女青年们热衷于通宵达旦的热烈对歌,本是人类的原生态求爱方式呀。只是飞禽走兽世界里,打扮得花里胡哨的歌唱者,都是雄性。它们知道周围有不少雌性隐藏在灌木丛或树丛深处,从众多求偶者的歌声里,用心挑选今后的生活伴侣。因此雄性们吟唱起来,莫不是个个使出浑身解数,力求一鸣惊人。
   听过那场天籁音乐会后不久,我进入市区工作。在钢筋混凝土构建的大城市里生活的三十多年里,我几乎没听到别古鸟们的吟唱。然而,我从没忘记它们。因为,它们的吟唱里有太多的乡音和乡愁,有太多的幸福童年和混沌初开的青少年。
   退休后,我欣然回到老家,起小楼建小院,过着舒适的田园生活。闲暇时走出书房,伫立在花开四季的小院里,聆听从附近树林里传来别古们的声声问候。
   有一天,我上百度查询别古鸟的学名,竟然是斑鸠。它还有一个别名;鹁鸪。原来,我的先人们只是依据它的叫声,便用当地土语给它取名别古。但我认为,用北方方言为它取名“鹁鸪”,其发音与它的叫声更相似。
   冬天里的江南,虽然不如北方那般严寒,然而阴雨天多,让人缩手缩脚的。于是,候鸟们纷纷飞往温暖的南方,使得一向热闹的崇明岛,冷清了不少。然而,斑鸠不是候鸟,就是在冬天里也能听到它们的对答酬唱。尤其是在艳阳高照的晴天,高天上流云,阳光刚把大地照暖,斑鸠们就迫不及待地跃上树梢,或者站在高压电线杆上,对着远处的亲友,慢条斯理地叫上几声。过了一会,远处的斑鸠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仔细分析它们的叫声,全没有往日剑拔弩张的激烈竞争模样。它们用平和的口吻,似乎在唠家常。它们是不是问对方全家安否?过冬的食物储备足否?开春了有什么打算等等。或者由衷地赞美脚下的这片土地,崇明岛果然是候鸟的天堂,世人的乐园。这情景像极了多日不见的远亲良朋,偶然在村路上相遇,于是停下脚步,彼此拱手作揖,互相问候,甚至真挚祝福。
   去年金秋时分,有一天,我从外面骑行回来,刚走上西院门前的拱形水泥桥,却发现有只鸽子大小的鸟儿,在桥面上来回走着。我怕惊动了它,赶紧刹车,下车。那只鸟见我停车,却一点不惊慌,还是在桥面上若无其事地转着圈。
   这就怪了,一般的鸟儿看到有人走近,出于本能,肯定展翅飞走。它为什么不走?我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子,呀,原来是只斑鸠。这么近距离地观察斑鸠,我还是第一次呢。
   这只斑鸠的头小颈细,嘴尖而短。它的双翅狭长,尤其是第二、第三枚初级飞羽最长。它个子不大,尾羽却相当长,呈凸尾状。三爪锐利,跗蹠粗壮。全身呈灰褐色,颈部羽毛有珠贝色图案。
   我曾在书房里看到两只斑鸠在我的前院围墙上打斗。只见它俩上下翻飞,忽聚忽散,往往在电光石火之间,就能完成冲扑啄踢的打斗动作。直看得我眼花缭乱,惊心动魄。汉语里有一条成语,“鸠占鹊巢”,意为凶悍的斑鸠经常抢占喜鹊辛辛苦苦搭建起来的窝。由此而见,斑鸠善斗。而今天这只斑鸠为何这般温顺?
   再仔细观察,这只斑鸠动作迟缓,步履不稳。似乎它对自己究竟要去哪、做啥,感觉很茫然,于是只能在桥面上慢悠悠地转圈。
   我突然明白了,这只斑鸠大概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它再也不能振翅飞翔遨游蓝天了,也不能引吭高歌呼朋唤友了。它可能在找一块能接纳它的地方,最终回归泥土。
   最后,它强打着精神,步履蹒跚走进我的院子,停在木芙蓉下的花坛旁,一个趔趄,顺势躺在水泥地上,双爪微微地抽搐着。
   我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它死去,只好推车进了小楼。过了一会再去看它,发现它已经死了。
   我在它倒下的花坛里挖了个坑,然后轻轻地把它埋葬了。我希望明年春暖花开时,它会死而复活,并以一种全新的生命方式归来,继续在我的广玉兰树丛深处发出哲言般的鸣叫:啵咕咕——咕!
  

共 353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斑鸠,不像麻雀那样到处都是,但斑鸠是有灵性的。作者以灵动的笔触,描述了斑鸠在不同场合下的各种鸣叫声,通过描写各具特征的鸣叫声,不仅让读者感知到斑鸠的神态以及当时的处境,更把斑鸠的爱情、志趣、情义、甚至视死如归的品性,展示得淋漓尽致。作者听到斑鸠鸣叫声,由最初的陌生到害怕、到担忧、到了解、到关注、到爱惜、到生死相依的过程,印证了作者热爱生活、返璞归真的恣态,也印证了人类和动物相互依存的和谐关系。佳作,推荐赏阅。【编辑:衢四海】【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30119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衢四海        2023-01-18 21:19:07
  感谢投稿。把斑鸠在不同场合下的鸣叫声的不同特征描述出来,是一项真功夫,可惜本小编归纳不到位,肯定有理解偏差,请予指正。精彩继续。
回复1 楼        文友:寒江孤鸿        2023-01-18 21:59:01
  这篇散文,我准备了一月之久。真正动手写去,也花了三四天呢。马上就要过年了,我贪婪地想在年前再摘一粒红豆。谢谢四海总编的精心编辑。而且你今天连编两篇,辛苦了!
2 楼        文友:檐下听雨        2023-01-19 11:00:40
  孩提时,排水沟边“咳嗽”的斑鸠;少年时,外婆桥旁“呜咽”的斑鸠;青年时,槐树林里“浑厚有力”的斑鸠,“心浮气燥”的斑鸠,“含痰声颤”的斑鸠;年老时,木芙蓉下“息声殒命”的斑鸠。大自然里一种弱小的生灵,时时参与愉悦着一个高级生命成长,是自然的规律,也是一场感动。所以,“我”要用善感的生命,歌唱那一生都在歌唱着的生灵。文章所及乃大自然里最渺小的生命,给予读者的却是作者天地般博大胸怀;文章所及只是大自然一低级生物,它们演绎着的却是人类般的生动与温热。尊重自然,从一种鸟儿开始;敬畏生命,从一只死去的斑鸠着手。我们一直追崇的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作者在此给予的不就是具体的答案吗?生在北方,我没有作者崇明岛般多的鸟儿,当冬天来临,城里仅有的麻雀跳到脚下觅食的时候,心里总会升起一股莫名的感动,才感觉到生命本来不慌张。
回复2 楼        文友:寒江孤鸿        2023-01-19 13:57:44
  说真的,我每次发文,特希望我文学社团的写作高手——檐下美女给我留帖。因为你的帖子总是别具慧眼,能精准地直击文章的内核,成为一篇优秀书评。俗话说红花还需绿叶扶,我觉得我发往江山文学网的散文,能得到你的评介,顿使拙文蓬荜生辉呢。
3 楼        文友:之中        2023-01-19 21:37:26
  斑鸠之歌既是自然之歌,也是生命之歌。由初识到诠释,作者的功力显现得非常突出,值得学习的佳作。
回复3 楼        文友:寒江孤鸿        2023-01-20 22:01:14
  敬畏生命,爱护鸟类,这是崇明岛成为全国有名候鸟保护区的宗旨之一呀。
4 楼        文友:啸竹        2023-02-09 16:46:38
  破鸟写斑鸠,让人忍俊不禁,毕竟同类项合并,感触不可谓不深,我就说嘛,此文不精,必然怪哉。祝贺一个,下次写个喜鹊吧,沾点喜气,大家一起大吉大利。问好鸟哥!!!
( (
回复4 楼        文友:寒江孤鸿        2023-02-09 18:00:35
  下次我想写一篇搞笑文,主角就是那个十指不沾阳春水,长年累月不投稿的破竹!您就等着瞧好嘞。
5 楼        文友:悠然无语        2023-02-12 21:29:11
  寒哥好厉害,一连串的红豆还有几顶皇冠。
回复5 楼        文友:寒江孤鸿        2023-02-14 13:39:09
  这是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呢。
6 楼        文友:清淡如水        2023-02-27 13:58:42
  我们这里只有到了春末时好像才能听到斑鸠凄凉的叫声。此文细腻生动、幽默风趣的描写,展现在读者眼前的就象是一幅活灵活现的山水画,让读者流连忘返,久久不肯离去。一直都非常喜欢老寒的文章,我将永远是你的铁粉。
回复6 楼        文友:寒江孤鸿        2023-03-20 09:45:59
  斑鸠在我国分布范围很广,几乎占了大半个中国。而斑鸠一年四季都在叫,只是你居住在车水马龙,高楼林立的城市里,斑鸠很难适应这样的环境。因此你听得扫了。我在江南的村庄里,小楼前面的竹林,河西大片的树林里,每天都能传出斑鸠的叫声。
7 楼        文友:杨子        2023-03-14 14:39:10
  寒哥把斑鸠描写的活临活现,语言也形象生动。确实好文!
( (
回复7 楼        文友:寒江孤鸿        2023-03-20 09:47:15
  那是我多次就近观察了斑鸠,才写出这篇散文呢。
8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4-02-24 17:15:47
  可能是,只有老了,我们才那么依恋春天,才对春天有了更深层次的解读。这些角度,都离不开童年少年的认知。我常常想,为什么这些记忆左右了我们的一生,无法解释,可能就像寒江老师笔下的咕咕的声音,是永远不会异变的。
怀才抱器
回复8 楼        文友:寒江孤鸿        2024-02-28 20:29:01
  医生说,人的大脑犹如一棵大白菜。当人到老年时,近期的习惯性失忆好比那焦枯的外叶,中层渐渐失却水分的叶子就是中年时期的健忘性记忆,而最里面鲜嫩的菜心象征他永远鲜活的童年记忆。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