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樱桃红了(小说)

精品 【流年】樱桃红了(小说)


作者:秀针河 秀才,1027.6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23发表时间:2024-06-10 15:53:48

【流年】樱桃红了(小说)
   原来如此!我问他:“既然她是刘德勇的侄女,为什么你和刘德勇的关系这样紧张?”
   吴晓东说:“原来我上大学的时候,明确了和刘翠玲的恋爱关系。本来刘德勇和他老婆都同意,一个农村女孩儿嫁给大学生,将来他们也会沾光。后来他们见我回村发展,上了几年大学又回来当庄稼人,他们觉得我没什么大出息,就提出悔婚。”
   “你可以去解释一下。”
   “我去了不知多少次,每次都提上礼品,刘德勇两口子根本不让我进门。他们把翠玲送到刘德勇老婆妹妹开办的厂子里打工,我去厂子里找翠玲,根本不让我进厂门。刘德勇老婆的妹妹更狠毒,她没收了翠玲的手机,连电话和微信我们都无法交流。刘德勇在村里扬言,如果我再追求刘翠玲,就打断我的腿,你说,对这样的人我还用客气吗?”
   我被吴晓东的爱情故事深深打动,对他说:“如果有机会,我帮你们一下。”
   “谢谢学友,只要你把村里的乌烟瘴气消除,让村民们正常发展,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五
   这天我正在镇里开会,忽然接到吴晓东的电话,说村里有人正在砍伐樱桃树,我急忙骑上电动车赶回村里。
   来到樱桃园,只见治保员李廷海手拿大电锯,地头的第一棵樱桃树已经被伐倒躺在地上。刘德勇正在指手划脚大喊大叫,吴晓东手持一根大木棍站在一旁:“谁再敢伐一棵树,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
   “全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我看你们谁敢动手!”我急忙朝几个人大喊了一声。
   刘德勇看见我来了,立刻躺倒在地高声喊道:“吴晓东打人啦,吴晓东把我打坏了。”
   我知道刘德勇是在装腔作势,没有搭理他,直接问李廷海:“谁让你们伐树?”
   “伐树是村民代表会的决议,这里已经被定为基本农田,要把樱桃树全砍了种庄稼。”
   “你们伐树经过承包人同意了吗?”
   “这是村里的集体土地,村民代表会的决定,不用经过其他人同意!”
   “你作为治保员,还有没有法律观念?”
   “什么他妈的法律我不懂,老子就村里是法律!”
   “你不懂法是吧?今天我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法律!”
   我拿电话给县林业局打去电话,报警这里有人私自砍伐树木。
   “他会报警,咱们也报警,就说吴晓东把我打坏了!”
   李廷海听刘德勇这样说,马上给派出所打了电话。一会功夫,派出所的警察们先到了,我们都认识,警察们问我:“张书记,这是怎么回事?”
   “不能问这个姓张的,他们是一码事,吴晓东拿棍子打我,把我打坏了!”
   “是你打他了吗?”警察们问吴晓东,吴晓东摇摇头。
   “怎么证明你没有打他?”
   “很简单,这里有监控摄像。”吴晓东指着一棵树上说。
   警察们把摄像机联上显示屏,现场情况从头至尾都录在里面。
   “刘德勇,赶快起来!吴晓东什么时候打你了,你自己看看录像吧。”
   刘德勇一骨碌爬起身,站在一边不再言语。
   “你谎报警情,按照治安处罚条例,要把你行政拘留,跟我们走吧。”
   “几位同志,刘会计是惹不起吴晓东才报警的,请你们原谅他一次吧。”李廷海是治保员,和派出所的几个警察也都熟悉,他赶紧为刘德勇求情。
   “看在老李的面子上,今天饶过你一次,下次再犯,一定要拘留。”几位警察走了,林业局的执法大队到了。
   我向林业执法大队说明了情况,执法大队的人问李廷海:“谁让你砍伐树木的?”
   “这是村民代表会议的决定!”
   “村民代表会决定伐树,你们经过林业局的允许了吗?”
   “这块地是村里的,我们想种树就种树,想伐树就伐树,别人管不着!”
   “国家有《森林法》,不管树木的所有权是谁,想要采伐都要经过林业局批准,去林业局开采伐证,你还有没有一点法律意识?”
   “老子不懂什么《森林法》,村民代表会的决定就是村里的法律,什么局也管不着!”
   “我们管不着?马上通知派出所,先把这个私自砍伐树木的法盲拘留起来!”
   派出所的警车又回来了,带走了李廷海,刘德勇也灰溜溜地走了。吴晓东过来说道:“谢谢你张书记,没有你帮忙,今天还不知道怎么收场。”
   “先别谢我,更大的麻烦可能还在后面。”我忧心忡忡地对他说。
  
   六
   果然不出我所料,几天后,镇里的书记找我谈话。
   “你驻村吴晓东承包的那块荒滩已经被定为基本农田,是耕地就要种庄稼,不能再搞多种经营,这是上级的指示精神,你回去后马上让吴晓东把果园改成庄稼地。”
   “村里已经和吴晓东签订了三十年的承包合同,吴晓东把三十年的承包费都交齐了。他在整治这块荒滩的时候做了大量前期投入,这应该怎么算?”
   “镇里没有想要收回他的承包合同,改成庄稼地后还是由他种植,不过是按照上级精神,把种植项目改变一下。”
   “村民代表会说如果改成庄稼地,就要按照耕地的承包价格提高承包费,让吴晓东再增加承包费,他们前期签订的合同是否还有效?”
   “这些由村民代表会决定,镇里无权干涉,镇里只管被确定为基本农田后,就要种庄稼,其他的事由村里解决,要由你这个驻村书记去协调。”
   回村后,我先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吴晓东,吴晓东愁眉苦脸地和我算了一笔账:“改成种庄稼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按照一季小麦和一季玉米的收成,不知道什么年月才能还清这一百多万贷款,如果上级真是这样决定,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只是村里不能再提高承包费。”
   我找到村里“上层社会”的几个“村民代表”,和他们协商吴晓东承包费的事。原来的书记杨树亮说:“改成基本农田就要按耕地收承包费,咱们村的耕地每亩对外承包是一千元,吴晓东承包的地也不能多要,同样是一千元,让他把承包费交齐,三十年的承包合同同样有效。”
   “那他的前期投入怎么算?如果他不做前期投入,现在这片地方还是荒滩,荒滩不会自己变成基本农田吧?”
   “前期投入是他自己愿意,村里又没人逼着他去投资。”刘德勇说道。
   “你这样说话不怕闪了舌头,村里不和他订三十年的承包协议,他会犯傻地去改造荒滩?”我驳斥刘德勇。
   “定为基本农田是上级决议,村里也是按上级的指示办事,如果上级还是把这块地定为荒滩,我们多一分承包费也不要,照常执行合同。吴晓东不想多交承包费,他可以去找上级,让上级继续把这块地定为荒滩。如果被定为基本农田,就要按基本农田收承包费。”杨树亮不愧当了多年村干部,说话滴水不漏。
   “这件事还可以再商量,吴晓东改造荒滩花了钱,大家都看到了,承包费可以少交一点,比如每亩地别人交一千,可以让他交八百,大家再仔细斟酌一下。”老把头吴万全又出来打圆场。
   “不行,他比别人少交一分也不行!”刘德勇气势汹汹地说道。
   好在李廷海因为砍伐树木被拘留,我又重新安排了治保员,“上层社会”中少了一个蛮不讲理的人。
  
   七
   我找来吴晓东,把几个“村民代表”的话告诉了他。我们两个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用法律手段解决。
   对于诉讼我们两个都不熟悉,吴晓东回到学校求助。农大里有法学专业,几位教授帮吴晓东想办法。如果提起诉讼,因为村民委员会是自治性质,不具备法人资格,村里无法成为被告。我曾和吴晓东开玩笑:“看来我这个村长还要站在被告席上。”这句话真成了一句玩笑。若要打官司,被告只能是镇政府。民告官的官司不好打,教授们想出了办法,把吴晓东挂靠在学校的“农业开发公司”,是公司委派他代理公司去搞农业开发试验,这样,“农业开发公司”就成了原告,起诉镇政府。
   一面打着官司,吴晓东没敢放松地里的经营管理,樱桃采摘完之后,他把精力全放在蚂蚱养殖上。
   有一天,吴晓东找到我,告诉我刘德勇把一笼的蚂蚱都给放跑了,并且给我看了现场录像。我让他报警,他说算了吧,看在刘翠玲的面子上,弄得太僵了不好收场。
   我决定敲打一下刘德勇,找到他对他说:“不要总搞一些小动作,搞大了就会犯法。”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搞了什么小动作?现在村里花钱都要去镇里报账,我名意上是村会计,实际上不过是个出纳员,想贪污也贪不了,你不要狐假虎威地吓唬人。”
   “你自己搞过什么心里明白,犯了法后悔就晚了。”
   刘德勇以为我说他搞小动作是贪污,根本没往破坏吴晓东蚂蚱笼上想,我也不好给他点明。
   谁曾想刘德勇和吴晓东过不去铁了心,他见破坏了一个蚂蚱笼没人说什么,就来了一次更大的破坏。他听说蚂蚱最怕农药,一天夜间他背着喷雾器,把吴晓东用来喂蚂蚱的青玉米都喷洒上农药。第二天,吴晓东采来玉米叶子喂蚂蚱,蚂蚱死了好几笼。这次吴晓东再也无法忍耐下去,没有通知我,直接就报了警。警察们调取了录像,把刘德勇拘留起来。
  
   八
   别看一些人平时在村里耀武扬威,一旦触犯了法律,家里人马上就会六神无主。没过几天,刘翠玲回来了。
   那天吴晓东正在村委会和我说学校和镇政府打官司的事,刘翠玲找来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果然眉清目秀,是个貌美的靓女。
   她见到吴晓东急切地说:“你为什么要把我叔叔送进去?”
   “不是我要把他送进去,蚂蚱被毒死,我也不知道是谁搞的。我在蚂蚱笼上安装了摄像头,警察们调取录像发现是他喷洒的农药,就把他抓了进去。”
   “蚂蚱死了我赔你。我叔叔从小把我养大,我不能看着他老了老了还要去蹲监狱。你赶快把我叔叔保出来,否则我和你没完!”刘翠玲说完摔门而去。
   吴晓东抱着脑袋唉声叹气,我也想不出好办法,只能让他明天去公安局试试看。
   吴晓东跑了几次公安局,却没能把刘德勇保出来。刘德勇所犯的罪行是破坏生产,毁坏他人财物,最重的罪行是投毒,这些都属于公诉范围。如果得到被害人谅解,只能减轻他的一些刑罚。
   我陪着吴晓东跑了几次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向他们说明了前因后果,刘德勇最后被判了二年有期徒刑。
   吴晓东去找刘翠玲,被刘翠玲狠狠骂了一顿,并且声明,终止他们的恋爱关系。吴晓东哭着对刘翠玲说:“我是在你的帮助下才能上完大学,你对我的恩情终身难忘,我曾发誓,这辈子一定让你过上幸福生活,你就不能原谅我一次吗?”
   “我帮助你是为了让你长出息,没想到你是个白眼狼,我帮你的那些钱等于喂了狼喂了狗!为了你的事业,把养我长大的亲叔叔都送进监狱,还指望我会嫁给你吗?离我远远的,我永远不想再见到你!”
   “即使你不嫁给我,帮我的那些钱我一定要还给你!”
   这些是过后吴晓东亲口对我讲的。
  
   九
   农业开发公司和镇政府的官司打完了,在法庭调解下,镇政府赔偿荒滩前期投入二百万元,荒滩改为基本农田,种植小麦和玉米。吴晓东提出来,终止三十年的承包合同,把农田交还村里,镇政府也同意了,让村里退还了剩余的承包费。
   吴晓东的创业失败了,他又拿起书本,考取了农业大学的研究生。
   我被镇政府找去谈话,批评我没能很好地协调关系,反而帮着吴晓东说话,让镇里受到很大损失。镇里撤销了我村支书和村长的职务,回到镇里也没安排我具体工作。
   我也感到很没意思,学着吴晓东重新拿起书本,同样考上了农业大学的研究生。尽管我们不在同一个系,也算是真正的同学。我们读研读博,最后留校工作,都当了一名教师。
   吴晓东成了我的同事和好朋友。在这期间,我娶妻生子,吴晓东却还是孤身一人。他父母过世以后,除去清明节扫墓,轻易也不回村里。我爱人是个热心肠的人,她总想给吴晓东介绍女朋友,介绍了几次,没有一次成功。
   只有我清楚吴晓东心里在想着什么。
   又是一年初夏,吴晓东对我说他父母的忌日到了,他要回村上香烧纸。我忽然来了兴致,提出和他一块去看看,算是故地重游吧。
   我们开车朝村里驶去。我知道吴晓东的心里一定在淌血,也就不忌讳揭他的伤疤,问他刘翠玲现在怎么样。吴晓东告诉我,刘翠玲在她叔叔家的安排下,嫁给了杨树亮的儿子。听说她丈夫是个不务正业的痞子,家里地里都靠刘翠玲自己操持,还经常挨打受骂。
   “你们之间还有交往吗?”
   吴晓东摇了摇头。我又问他村里上层社会的那几个人现在怎么样,他说年龄都很大,差不多都死了,现在村里没几个认识的人。
  
   十
   给吴晓东的父母上完香,我提议去原来的樱桃园看看。我们开车来到原来的樱桃园,只见樱桃园成了一眼望不到边的玉米地,玉米已经一人多高,绿油油的十分茂盛。
   地头上却还有一棵樱桃树,树上挂满了红彤彤的果子。仔细看去,这棵树是从当年被李廷海伐倒的树根上长出来的,是樱桃树的二代,不知为什么被保留在这里。
   我们正在观察樱桃树的时候,只听玉米地里一阵响动,一个人手握着锄头钻了出来,仔细看去,却是刘翠玲!
   只见她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上面沾满了绿色碎叶,通红的脸上流淌着汗水。她敞着怀,两颗大乳房垂在胸前。看到我们她一愣,赶紧扣上衣服扣子。
   “翠玲!”吴晓东满是激情地喊了一声。
   刘翠玲浑身一震,看了吴晓东一眼,马上低下头去。
   “翠玲,你受苦了,我对不起你!”吴晓东泪流满面,走上前想拉刘翠玲的手。
   刘翠玲一下躲到一边:“走开,我不认识你!”
   “翠玲,这么多年了,你还不原谅我吗?”
   我见刘翠玲的眼睛红了,眼泪合着汗水流了下来,嘴里却依然倔强地说:“离我远点,我不认识你!”
   “刘翠玲,吴晓东这些年一直没结婚也没找女朋友,他心里只有你。”我对刘翠玲说道。
   听到我的话,刘翠玲浑身哆嗦了几下,手里的锄头也掉在了地上。
   吴晓东拿出一沓钱塞到刘翠玲手里:“翠玲,你对我的恩情我永远不会忘记,我说过要让你终生幸福,我们不能走到一起,已经办不到了,这些钱就算是还债吧。”
   刘翠玲把钱一下全扔到地上,转身跑进了玉米地,里面传出嚎啕的哭声。
   吴晓东想追进玉米地,被我拦了下来。看他泪流满面的样子,我想安慰他,抬头看见满树紫红色的樱桃,我伸手摘下几颗塞到他手里:“尝尝樱桃吧。”
   我把一颗樱桃放到嘴里,刚咀嚼一下,马上吐了出来,那樱桃又酸又苦又涩。
  
   (全篇终结)

共 10556 字 3 页 首页上一页123
转到
【编者按】吴晓东回农村创业,承包了二百亩荒滩,并签订了三十年的合同,也交了承包费,并在前期投入了大量资金整治荒地,然后种上了樱桃,正当樱桃大丰收时,村里让他把樱桃树砍了种粮食,还提高了承包费。所谓的村里,也就是几个村民代表,是村里有权有势的人。在新来的张书记的干预下,终是保住了樱桃,可地却没有保住。为此,吴晓东还与多年的恋人分道扬镳,然后,他去了农业大学读研究生,张书记因受到了影响,也弃官去读了研究生。小说取材于农村,人物形象饱满,描写细腻,就农村目前所存在的一些问题,为读者提供了有力的资料。佳作,编者推荐阅读!【编辑:五十玫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4061000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24-06-10 16:37:50
  小说中所描述的现象,在农村中的确存在,这就是不正之风。感谢作者的分享,问好,祝福端午安康!
五十玫瑰
2 楼        文友:秀针河        2024-06-10 20:32:39
  感谢五十玫瑰老师的编辑和点评。在端午佳节之际,还麻烦老师编辑拙作,我这里遥拜深揖致谢。祝老师全家端午安康,夏日愉快!
3 楼        文友:李淼        2024-06-10 22:38:37
  满纸曲折文,一把辛酸泪。荒废了农村的深发展,保留了农村多产粮,撤销了实实在在真村官,毁掉一对情真意切好姻缘,成就了两个农研生的农村故事。感人气人憋屈人。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农村故事,希望这支文笔能撬动一点歪风邪气归正。
回复3 楼        文友:秀针河        2024-06-11 11:09:07
  感谢李老师的点评。毋容置疑,中国至今仍然是一个农业大国,不,应该说是农民大国才对,几亿农民奠定了国家牢靠的基础。只有把农村搞好了,农民的生活真正富裕起来,中国才能成为一个现代化国家。近几年中央把三农工作作为重中之重,一篇拙作也算是一点助力吧。再次感谢,遥祝端阳安康,远握!
4 楼        文友:巧眉        2024-06-11 09:18:54
  读大哥作品,对话很有叙述性,道出了农村的一些现象,品读学习。
大巧若拙大辩若讷
回复4 楼        文友:秀针河        2024-06-11 11:13:03
  感谢妹妹点评。这阵子为什么没见到妹妹的作品上传,自己的事忙完了吗?遥念。祝妹妹全家端阳安康,夏日愉快!
5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4-06-11 09:27:35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6 楼        文友:乡笛        2024-06-12 19:15:13
  文章立意新,构思巧,描写朴实,感动人心,好文章,读后受益匪浅,给人启迪。
回复6 楼        文友:秀针河        2024-06-12 21:13:13
  谢谢乡笛老师的点评。远握,遥祝夏安!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