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臭小子(小说)

精品 【看点】臭小子(小说)


作者:天水一江 秀才,2518.2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735发表时间:2017-12-13 17:56:58


   一
   最后一拳,他干净利落地将对方击倒在地,比赛随着震耳欲聋的喝彩声结束。这场决定西北商学院拳王的争夺赛落幕,乌阳赢得了冠军,可随之而来的是四年大学生涯也将画上句号。
   场下,热汗涔涔的乌阳被众人举过头,抛起来,他看见了不羁的天空白云在飘荡,落下去,喝彩声此起彼伏,令他陶醉不已。大伙儿嬉闹够了,他从攒动的人头上溜下地,去了盥洗间。在他的身边,有人嘻嘻哈哈伺候着擦药,有人递来漱口水,还有人问他想不想去学校对面的酒吧喝一杯,他嗯嗯啊啊答应着,好像忘记了脸上那金星直冒的重重的一拳。
   “拳王,你来事儿了!”正在享受胜利的喜悦,皮厚突然跑进来,冲他直嚷嚷。
   “怎么了?”乌阳扭头,咧嘴笑道,“我来大姨妈了?”
   “比这更糟,辅导员找你。”
   “嗯?”乌阳一愣,顿时像泄气的皮球,低声自语,“靠!他要接见俺……”
   “怎么样,比来大姨妈还糟吧?”皮厚总是这么不遗余力地诠释自己的绰号。
   “去就去,”乌阳把外衣往肩上一甩,单刀赴会似的说,“俺去会会他。”
   在匆匆赶往小树林的途中,乌阳不停地寻思:辅导员莫不是下最后通牒,让我挂科?他在脑海里过电似的回顾着自认为受益匪浅的四年,感觉有点像做梦。眼下能毕业吗?即使能毕业,令人痛彻心扉的是比赛后的一个星期内,必须把自己恶战还未恢复的身子牢牢地坐在浸淫着鞋臭汗臭和鱼腥臭的宿舍里,悬梁刺股,秉烛夜读,注意力高度集中在几本还是崭新的书本上,使那些未经实践的定律在脑海里飞呀飞,以此来弥补这些书早该被无数次翻阅,却从未被打开的过错。
   或许,乌阳不是一位好学生,可这不能全怪他,在他通往优异成绩的大道上,最大的障碍是他拥有能将众人吸引到自己身边的气场。因此,结果可想而知,他的身边几乎没有一天甚至一小时是消停的,安静的。
   与辅导员短兵相接的谈话结束,他悻悻然从小树林回宿舍,一进门,看到五个哥们在等他。
   “怎么啦?”大家异口同声地问。
   “比预计的要好点儿。”乌阳说着,随后将衣服扔在床上,然后把辅导员说的重点一五一十讲述了一遍,最后瞪眼发布命令,“哥们,给我听好了,如果你们还在意我的生死,从现在起,到毕业典礼,离我远远的,别让我看见你们,听到你们,闻到你们的臭味!”
   “嗨,你更年期了?”皮厚问,仿佛满脸的酒刺和那双朦胧的眼睛都瞪着。
   “就算吧,”乌阳扫一眼大伙儿,“有你们围着,我不早早地更年才怪。”
   “那好吧,就听你的,”胖哥一向很随和,他揉揉鼻子悻悻然道,“不过,你别怪哥们玩儿不叫你就行了。”
   “别自作多情,”乌阳挥手下逐客令,“你们快走吧,我要攻读了。”
   “攻读可以,别痴呆了啊!”皮厚扮个鬼脸,和同伴们扬长而去。
   乌阳夙兴也寐,刻苦攻读,在辅导员和老师们的精心指导和帮助下,终于完成复习和考试,侥幸毕业了。不过,如果将他的分数名次在合格人群里倒过来,也是第一名。
  
   二
  
   算不上一个好学生的乌阳,大学毕业后不是径直回到那山高水长的家乡去做富二代,而是和皮厚、胖哥几个去到南方一隅游山玩水,逍遥了十来天。面对毫无头绪的未来,他没来由的满志踌躇,心潮澎湃。那两个哥们本以为他马上就要回家,加入家族企业,可乌阳摇摇头,望着不羁的天空说:“等着吧,哥们要在三个月内自谋生路,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
   “扯吧你!”胖哥和皮厚都不信,满腹疑问和乌阳分手。
   第二天清晨,乌阳的手机屏幕一阵闪亮,他拿起来看,父亲的信息跳入眼帘。
   臭小子:
   我并没指望你能光宗耀祖,恐怕伴随着你毕业的还有篮球和拳击吧?真不知你是怎么拿到毕业证的,看着这份惊喜,本该剥夺你继承权,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请你赶快回家,立刻去订返程票!
   今日转款一笔,供你回家的所有开销。
  
   乌阳读罢父亲的短信,皱了皱眉,再读一遍,依然懵懂。就像小时候听父亲唱信天游,“我低头,向山沟……”他总觉得父亲唱的是“我的头,像山沟……”而父亲唱“龙的传人”中那句“永永远远地擦亮眼”时,他听到的是“永永远远地差两年。”
   此刻,他不知自己在父亲眼中到底差几年,倒是看清了父亲眼中的自己:游手好闲,贪玩好斗,永远找不到北。尽管家族的资产在父亲的手上迅速扩张,足以让乌阳和他未来的儿孙坐享其成。可这不是他的兴趣所在,他上大学的重要目的就是改变自己在父亲眼中的形象,使之具备某种能力,以便毕业后能自食其力,在社会上靠自己站稳脚跟。他试想过,如若回到父严母慈的家中,肯定得从最基本的活儿干起。而房地产这一行并不需要他的爆发力和忽如其来的激情,还有他天生的乐观精神和缺乏持之以恒的大脑,以及腾腾上窜的青春力量,这一切在讳莫如深的房地产行业里肯定会白瞎。
   最关键的一点,他不愿意被人看作是依靠娘老子的富二代。
   他最后看一遍父亲的短信,坐下来,手指戳点,上下翻飞着回信。
   老爸:
   您让我觉得自己是何等的不才,然而,我并不承认自己是个失败者,终有一天,我会以一个自食其力的形象出现在您的面前。在此之前,我会向您报告我的行踪的。还请转告母亲,我晚点和她通话。
   哦,您转给我的钱我将如数转回。请不要再给我转款,等我到了开口要钱时,证明我真的失败了,难道……您希望看到儿子失败?
   他发出短信后叫了一辆的士,让司机开往一家旅馆。老实说,他喜欢这座边陲小城,不是因为有人说这里“人傻钱多”,做个鸡毛小店的生意也循规蹈矩讲信誉,而是喜欢这里的氛围和勃勃生机。可是,他很清楚,自己必须节省开支,因为不知哪天才能找到工作。虽然在这座城市有好几个同学,过去的假期曾在这儿尽情地潇洒过。可眼下,他要开始严肃的人生,决计不求助熟人和朋友。
   他相信这儿有无数的机会在向他招手。
  
   三
   他在旅馆大厅的书报架上拿了几份报纸,一进房间便埋头于一堆“招聘启事”之中。
   原来,工作岗位如此之多,而且很多都是高级职位,什么“总经理助理”、“市场总监”、“客户经理”等等。他想,难道我要去一个一个职位应聘,把自己折腾个遍?不,他否定了这一想法:让老板来找我吧。这样,在商洽职位和薪水时,自己将初遇战略上的优势。于是,他动手起草了一则“待聘启示”,罗列出自己的辉煌历史:学生会干部,拳击冠军,篮球中锋……他认真检查了一遍,还与报纸上登载的其他类似广告比较一番,稍作修改后,让旅馆的服务员帮他叫了一辆的士,径直往报社而去。
   第二天早上,他吃罢早餐回来,旅馆大厅的书报架上已经插上了今天的报纸。他喜滋滋地取下一份回房间,很快找到了自己刊登的那则广告,而最让他聊以自慰的是这一句,“本人愿意效力于赏识我的能力、智慧和精力的大企业,从事企业高管。”
   他信心满满地放下报纸,破天荒整理起自己的衣物来。在整理时,他的眼睛和耳朵一刻也没闲着,总不时瞅瞅手机,生怕错过了某某企业招聘主管的电话。直至晚上临睡时,他的手机也没关机。
   翌日早上八点,还不见一个电话打来。他快速地洗簌后来到大厅,询问前台服务员有没有他的电话留言。服务员摇头,他愣住了:这可是本市最大的一家报纸,整整过去了一天,连一个电话也没有,难道出差错了?
   过去了一天,两天,三天,杳无音讯的广告使他像一只泄气的皮球,不由悻悻然溜达到了街上。
   两个星期过去,乌阳为寻找工作连连奔波忙碌。他早已不坐出租车了,现在常常步行,因为兜里的银子在减少,连十元钱的盒饭也要精打细算。而最让他困扰的不是银子的减少,而是受教育的经历成了累赘。因为眼下寻找的是企业基层职位,好像大学本科学历对他的应聘不仅毫无帮助,有时甚至成了障碍。人家说,“我们这个职位不需要大学生”时,让他好半天回不过神来。熬到第四个星期,他不得不七弯八拐,在一个巷子里找到一家也许是全市最廉价的小旅店,一天十五元,和一群打短工的人住在一起。环境多么窘迫不说了,他应聘的目标职位已从当初的“总经理助理”、“市场总监”、“客户经理”,变为“行政办事员”。
   “请问,”招聘主管乜斜着眼看着他,“应聘行政人员,你有什么工作经验?”
   “当一个初级办事员也要经验吗?”
   “那是当然啦,”招聘主管的神态就像一位救世主,居高临下地瞅着他,“就这个职位,我们已经收到了上百份简历,既然有胜任的人,我干嘛找一个白丁,你想想是不是?”
   乌阳垂目,片刻后缓缓地站起身,佯装潇洒地挥挥手说:“再见吧!”
   出了门,他觉得自己灰溜溜的。
   这天,他没有吃早餐。之前本来发现了一家小吃店,如果点菜点得小心谨慎的话,只要十八元钱就能饱餐一顿,还把早餐的缺失弥补回来。可是,应聘不成功,只能望店兴叹。
   他在路边小摊吃了一个八元钱的盒饭,权当今天的早饭和午餐,菜帮子和火腿肠就饭,吃罢一点感觉也找不到,就像啥也没吃似的。他无精打采走到一棵大树下,一屁股坐下来。盘点吧,将自己仅有的资产和负债仔细清查一遍。今天是周五,房租已经付到本周日,口袋里只剩下二十元钱,可明后两天是没机会面试的,只能白吃饭,干不了正事。
   看来,真到了山穷水尽之地,服输吧!
   他拿出手机,开始字斟句酌给父亲发短信。
   亲爱的老爸:
   今天不得不承认:我已经失败了。千言万语言难以表达儿子此刻的心情,如果你能转来路费,我将尽快回家,做您的好帮手,做母亲的乖儿子。
   爱您的儿子阳阳
   肚子咕咕叫,真他妈饿啊!他感觉前胸后背总往一处贴,而最讨厌的是眼前和脑子里老出现一堆肉食,鸡肉、鱼肉、猪肉,最诱人的是油亮亮的红烧肉。就在他唾液下咽指头颤动短信将要发送的那一刻,听见“嘭”的一声骤响,循声望去,乖乖,那儿趴窝了一辆轿车。
   随着爆炸声后,一个姑娘打开车门走下来,正瞅着瘪得像煎饼似的车胎嘟囔道:“唉!怎么这么倒霉!”
   他看见车后有一只备用的轮胎,但又笨又重。她双手叉腰愣愣神,然后很沮丧地摇头叹息。看样子,她准备上车,死马当成活马,把车蹭回家。
   乌阳站起身来,感觉自己饿得摇晃了一下,定定神,他把手机插进口袋,向轿车走近。
   “我能帮你吗?”他问。
   她抬头望着他笑:“太好了!我本来想,就这样瘪着车胎开回去,到家让我老爸换的。”
   “看来,你和我一样,离不开老爸。”他笑着踢一踢车胎,“不过,说起这轮胎,还不算旧啊,就这样毁了,多可惜。”
   不等她回话,他已脱下外套,卷起袖子,把手伸到座位底下取出千斤顶。
   他埋头干起来,而她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干活,不时搭腔,不时感觉他的风趣。
   这时,她突然注意到他的衣服布满皱褶,衣领污涂涂的显得很脏,运动鞋上满是泥灰,整个人看起来真有些落魄。冲着这些,换好轮胎后她本想给他一点报酬,可他站起来的神态和举止,还有一脸阳光的笑容,打消了她的念头。
   “我该怎么谢你?”她问。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她微微颔首,看着眼前这张沾上油污的坦诚的脸说:“我感觉,雷锋叔叔又回来了耶!”
   “嘁,雷锋叔叔从来就没离开过啊!”乌阳咧嘴一笑,脸上一层镀金似的夕阳。他和她互相调侃了几句,然后做了自我介绍。她拿出手机一定要他的号码,他顺从地报给她听,她输入通讯录后缓缓地开车离去。
   她从车窗望过来的那一刻,他觉得她的笑容真美。
   “汪洋洋……”他念叨着她的名字,歪头一笑。
   当了一回被人依赖的爹,真不错。他随手掏出手机来看,那封起草的短信还在,可此刻这篇告白真别扭,不像出于自己这双灵巧勤劳之手。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把它删除了。
   周六真是个好日子,他轻松地走进一家商店,正逢里面在招聘。他笑呵呵地上前一试,没想到轻而易举被录用了,就像意外的工作一样,他意外地替商家卖起了女士内衣——胸罩。这项工作在周日培训了十个小时,周一就走马上任,让他感到窘迫的是与女士打交道,一天到晚絮絮叨叨说她们的罩杯,胸围,还有肤色搭配什么的……
   一个星期内,乌阳从早干到晚,黝黑的脸上冒出窘态。到了第二周,他已经可以流利地表达,说服更多的女性买这些性感漂亮的内衣,脸上再没有以前让人看到的羞涩和窘迫之情了。
   第三周的一个下午,他在柜台前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好像是老爸的助手——郭海。他在柜台那边人群里晃了一下,乌阳正要伸手招呼郭海,可他在顾客身后倏地不见踪影。
   “靠,那人真是郭海吗?”乌阳皱眉,他笃定自己看清了,可想想这千里迢迢的,又不敢肯定是他。
   第二天上午干了半天活,乌阳被解雇了,吃惊不小的他追根寻源。柜台主管只是吞吞吐吐,一会儿说他对顾客不热情,一会儿又说他没有主人翁精神。他听得一愣一愣的,要不是看主管是一个女士,他即使不会拍桌子干一仗,也决不会就这样稀里糊涂被打发掉。

共 814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臭小子”不臭。乌阳是个富二代,大学毕业后没回家族企业,不愿靠父亲而坐享其成,而是去了他乡找工作,想自主创业。然而,西北商学院拳王比赛冠军和本科学历并没有给找带来多少便利,由于没有经验,处处碰壁。甚至连卖女人胸罩这样的工作,也被父亲设计炒了鱿鱼。后因机缘巧合,被叫“雪球”的汪洋洋暗中帮助,经营微商,事业得以慢慢起步,并入股汪洋洋的大店。最后说服父亲,并得到父亲的享识,成为能自主创业的“臭小子”。小说赞扬了90大学生不怕吃苦、自主创业的精神,有着满满的正能量。语言流畅,不乏风趣,人物个性鲜明。好文!推荐共赏。【编辑:空城深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71217001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7-12-13 18:02:30
  满满的正能量,很有教育和启发意义。欣赏,学习!感谢赐稿看点!欢迎继续继续支持看点!
2 楼        文友:古懂        2017-12-17 15:27:34
  恭喜获得精品,期待更多精彩。
古懂
3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7-12-17 15:54:21
  恭喜老师获精!继续精彩!
4 楼        文友:石寸雨        2017-12-17 16:17:42
  一个自食其力的富二代,不靠父母的富二代,不得不让人肃然起敬。现在的年轻人,别说富二代了,就连寻常百姓家有几个不靠老人?语句通顺,情节自然,富有正能量。
文学比海,我愿做一滴水。
5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7-12-19 10:49:26
  恭善摘精豆,《看点》因你而精采。
文章从来无中求, 耻踩他人脚印走。 语不惊人死不休, 篇无新意不出手。 文如新柳看新绿, 莫折旧枝送他人。 练意练句他山石, 惜墨惜名自重情。 老树开花最为奇, 旧题贵能翻新声。 文海后浪推前浪, 还看潮头弄旗人。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