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传奇小说 >> 【丹枫】百口莫辩(小说)

编辑推荐 【丹枫】百口莫辩(小说)


作者:苍烟 童生,571.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582发表时间:2018-08-06 08:49:15


   汽车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颠簸,疲惫地裹着烟尘,最后喘了口粗气,跟着又一个趔趄,在龙冈站停下来,完成了它的使命。随后,车门张开大口,把乘客又吐出来,长时间困在这燥热的闷罐里,人们早就汗流浃背,焦渴难耐,连呼吸都感到窒息,仿如活在蒸锅里。此刻车子一停,个个如逢大赦,立马骚动起来,伸懒腰,打呵欠,背包拎兜,蜂拥下车,一踏上地面,皆踔厉风发,那感觉就像鱼儿又回到水里,恢复了原先的活力。
   宁远拖在后面,是最后几个下车的,他无须赶忙,己经回到家乡了,早迟一点无所谓,虽说日头甩了西,但距离地平线还有远远的一大截呢。此刻才下午两点多,到家也就里把路,年轻人这点路算什么,哼个歌的工夫就到了。他离开龙冈快半年了,对家乡的土地倍感亲切,加之带的东西不多,就一个挎包,所以,他想沿途走走看看,消消停停地回去。
   他对这片故土太熟悉了,闭上眼也能如数家珍,从车站向西几百米,有一条乡路直通村子,转个弯一直走到家。和乡路接壤的积谷仓向北,是一片稀稀落落的树林,主要是榆树和桑树,穿过树林再向前走,就到了儿时玩耍过的王婆桥;过了桥是一条平坦的大路,路旁有一片茂密的竹林,层层叠叠,深不可测,沿着这条路走到底,就是龙冈镇了。
   宁远是个打工仔,在南方S市某建筑工地打工,由于他为人正派,技艺过硬,贴得一手好瓷砖,其它活计也件件皆能,深受建筑单位的器重,也很挣了几个钱。这次是大姨来信,要他回去相亲,虽未透露是谁家姑娘,但说肯定会让他满意。宁远估摸是后村的文凤,也是他中学同学,他俩一直相互爱慕,只是未捅破那层窗户纸,而大姨又完全知道他的心事,这才请了假赶回家。
   宁远这次回来,还带回了八千八百块钱,这是他春节后积攒的工资,就在贴身裤兜里揣着。用途也酌定了,如果说的是文凤,他会给女方三千块作彩礼;如果相亲不顺,就整数存入信用社,余下的八百块,给爸妈修房用。所以,他也想在路上思谋思谋,因为一回到家里,亲朋邻舍都要应酬,免不了唠叨几句,尤其是小侄子宝儿,跟他特别的亲,见了他会像小蛇一样缠个没完,再想安静就难了。
   这刻虽是下午,毒太阳却未见收敛,仍不依不饶地抛洒着热浪,似乎要将大地烤焦,因为热,路上抹了些冷落,行人稀少,车辆绝迹,但乡村特有的美姿,仍尽情地绽放着。宁远边走边看,时而见到清澈见底的溪流,时而见到色彩斑斓的野花,还有那红的蜻蜓,绿的蝴蝶,黄的蜜蜂,黑的蟋蟀,在花间或田埂上穿来跳去,构成了一幅动静相宜的盛夏画图。他沿途观赏,正看得心旷神怡,忽见那积谷仓树林处,模糊剪着两个人影,似乎是一对男女,似乎都很年轻,似乎在交谈些什么,似乎话不投机,宁远专注的视线,便卯在这对剪影上了。猜想他俩是夫妻拌嘴?是情侣失和?抑或其他什么事情发生争执?正揣度的神游八极,又见两人在争抢一件什么东西,男的得手后狂奔逃窜,女的慌了神惊魂哭喊:“有人抢钱啦!抓贼呀……”哭喊声划破长空,钻进了宁远耳蜗,声音饱含了凄厉和悲怆,但不失甜润音质的成色。
   呀!刚才的揣度全错了,原来是窃贼拦路抢劫,宁远是个热血男儿,最见不得不平的事,更何况这个窃贼太嚣张了,大白天欺负一个弱女子,一股无名忿火窜到脸上,义愤填膺,怒不可遏,再看这方圆左近,阒无一人,帮那弱女子抓贼,也只有他了。其时刻不容缓,随即撩开大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那个窃贼追去,但因为距离太远,那窃贼又狡猾如狐,几个闪躲奔突,早己杳无踪迹。宁远追了一阵,啥也没有捞着,赔了身臭汗回来,像霜打了的芦苇,自觉没能替人家解忧,男儿的豪气也矮了几分。
   宁远正气馁呢,那小女子向他走来了,确切地说,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急促地向他跑来了,那鹅黄色的连衣裙,在奔跑中急速摆动,凸凹有致的曲线身段,展现了动人的青春丽质。她刚走近宁远,就像见了亲人,悲切切叫了声大哥,身子便跌跌撞撞朝宁远胸脯靠。宁远猝不及防,血涌了一脖子一脸,心跳得横七竖八,男女间肌肤贴近,简直就是一团火,宁远没练过坐怀不乱的功夫,己经张开了接纳的胳膊,亏得哪根自律的神经跳了一下,才把他拉回到理智世界。
   “别、别……姑娘,你冷静点儿……”宁远心慌意乱,本能地退了两步。
   “大哥,我可怎么好啊……”小女子泼泪如雨,也向后挪了三寸。
   “姑娘,你别尽哭呀,有什么难处说出来,我能帮你一定帮你。”
   “大哥,我算没活路了!呜呜……”
   接下来,小女子又抽噎了一阵,才道出原委,将她家住何地,姓甚名谁,如何抗命逃婚,如何千里迢迢到龙岗投奔姑母,如何姑母病逝,如何举目无亲,如何遇贼问路,如何钱包被抢,如何惊恐争夺,如何力尽呼救等等等等,像腌菜缸里过了期的咸菜卤,一古脑儿倒了出来。
   “大哥,我带出来的八百块钱,全放在包内,统统被那个狗贼抢走了。他还想抢我的金项链,亏得我拼命呼喊,他才慌忙逃走,不然……呜呜……这项链是我妈给我买的,花了一千四百块呢……”
   小女子哭诉的时候,宁远注目打量她,鹅蛋脸,丹凤眼,白嫩纤弱,楚楚可怜,如果不加苛求,算得上是个美人。再看她粉颈下,果然有串金项链,式样新颖,光灿耀目。宁远是个有正义感的人,听那小女子诉说,更痛恨那狗贼趁难打刼,本想说几句宽慰的话,又觉得已于事无补,转而低声叹息道:“唉!你孤身一人,原不该出走的,政府保障婚姻自由,可以去法院解决嘛。”
   “大哥,我现在也悔冒失出走,造成这种结局,可钱包被那个狗贼抢去了,想回家也难了!”小女子一阵悲咽,又滴下泪来。
   “姑娘,我是个打工的,虽挣了几个钱,那都是一砖一瓦垒起来的,但此刻没有路人,也只好由我来帮助你了,我给你八百块,你回家去吧。”
   事情已经这样,宁远决意帮助这个落难女子,给足她回家的盘缠,血性男儿言信行果,没皱一下眉头,就从裤兜里掏出八百块钱,义无返顾地递到小女子手上。
   “大哥,这怎么行呢,你挣钱也不容易,给了我你怎么办啊!”小女子捧钱的手有些颤抖,似乎比捧块铁饼还要沉重。
   “姑娘,说实在的,我挣钱是不容易,可我愿意花这笔钱。古人云: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你落难到这般田地,我能看着不管吗!所以,你就不要管我了,赶紧拿这笔钱,趁天色还未晚,到龙岗旅馆住一宿,赶明儿一大早,去县城乘车吧。”
   “大哥……”小女子顿了顿,愧疚地说:“我现在是走投无路,什么办法也没有,这钱只好收下了。大哥待我赛过亲哥,对我的恩德天高地厚,今天要不是遇见大哥,我一个弱女子,举目无亲,身无分文,还能活吗!是大哥你救了我一命,我会永远记在心里。俗话说,知恩要图报,但以后路途遥远,再难相逢,怕是没法报答。所以,小妹也想表点心意,送件礼物给大哥做个纪念,请大哥不要推让,务必成全收下。”
   “不不……你不要不过意,礼物我不能收,天色不早了,你赶紧走吧!”
   宁远想,你钱物被抢,两手空空,除了一个大活人,外加一件薄如蝉翼的连衣裙,粽子似的裹在玉体上,还能有什么东西送我,难道你是魔术师会变?他正犯迷糊呢,就见小女子一抹脖子,一道黄灿灿的金光一闪,电光石火间,礼物就落到了他的手上,宁远定睛看去,就是小女子那串未被抢走的金项链。
   这太出乎宁远的意料了,他仿佛被一颗纯美的柔弹击中,刹那间乱了方寸。这位姑娘深明大义,知恩图报,不肯白受人家的资助,毫不吝惜地将贵重项链回赠,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人家捧出的是一颗赤诚的心!这样的礼物我怎么能要呢,那不是趁人之危夺财吗,千万不能!万万不能!绝对不能!
   “姑娘,你的心意我领了,但项链我真的不能要……”小女子都把他当亲哥了,宁远也想叫她声妹子,但又怕人家视为浅薄,终于没有叫出口。
   “大哥,项链你一定得收下,如果你不肯收,这钱我也不要。”小女子不让他说下去,毅然决然地伸出两只白嫩的小手,锁住了他那双推让的大手。
   “姑娘,我真的不能收,我真的……”宁远见推脱不掉,又不知说什么好,当下急得六神无主,涨红的脸像个喜蛋。
   “大哥,你要是再不收,就是看不起小妹了,小妹以后会记住你,就此和大哥告别!”
   宁远被她的真情感动,绵软得没力量再拒绝,眼睁睁看着她整一下衣裙,向他鞠了一躬,继而翩然转身,款款慢行,走了几步,又回眸一瞥,夕阳拉长了她的影子,步履绣出了她的动姿,随后像一片飘荡的云彩,急速游移离去了。
  
   二
   小女子走远了,背影都模糊了,宁远还伫立在那儿,一时如醉如痴,待他回过神来,看到那串金灿灿的项链,猛悔自己糊涂至极,太不自重,一个大男人,收人家姑娘的项链,这算哪门子事啊!再说了,人家项链值一千四,我才给了她八百,是我帮助人家,还是人家帮我,我和那个贼趁难打劫有什么区别,我都成了什么人了!不行,这项链一定得还她,即使她不快也罢,即使吵一架也罢,反正不能收人家这么贵重的东西,否则自己会蒙羞一辈子。他估计小女子还没走远,赶上她还来得及,正要拔腿追过去,忽听一个烂熟的童声,小鞭似的炸过来;“叔叔!叔叔……”
   真是心急船儿慢,又遇顶头风。只得站住望去,原来是哥哥宁波带着宝儿,骑自行车来接他了。那宝儿见到他,像鲇鱼一样滑下车,乐颠颠扑到他怀里,一脸娃哈哈且笑且嗔道:“叔叔,你怎么慢吞吞的不回家,都快把我急死了!”
   宁波也道:“宁远,宝儿在家闹翻了天,非要骑车来接你,你咋这么迟啊,是汽车晚点啦?”
   “不是。路上遇到个姑娘,耽误了些时候。”宁远说。
   “啥?路上遇到个姑娘?你们啥时认识的?”
   “我们刚认识。哥,我没吋间跟你解释了,你把车给我,我要去追她。”
   “你们刚认识,就要去追她,你给我说清楚,追她干什么?”
   “也没有什么,送条项链给她。”
   宁远手一扬,一条金光晃眼的项链,楔入宁波的视野。宁波严肃起来,弟弟年轻单纯,涉世未深,半路上碰到个姑娘,就给人家送项链,这也太离谱了吧,做哥哥的得说说他。
   “宁远,悠着点,你跟人家才认识,送什么项链?大姨已给你说了文凤,你可别犯糊涂啊!”
   “哥,瞧你想哪去了,这项链原本是她的,我只是去还她。”
   “是那女子丢掉的?”
   “是那女子丢掉的。”宁远事急难分辩,随口撒了个谎。
   “噢,原来是人家遗失的,那你快点送去,我在这里等你。”
   宁波舒了口气,这才放下心来,把车子交给宁远。宁远把挎包和钱都交给宁波,包钱的报纸塞到裤兜内,刚接过车子,那宝儿早抢先一步,壁虎般伏在后座上,说什么也不肯下来,定要跟了宁远去,宁远没法,叫他坐好,上车一踩脚踏,就追下去了。
   车子风驰电掣,箭一般射向前方,一直追到王婆桥,可小女子杳无踪迹,此处是去龙岗镇的必经之路,怎么就不见了呢?宁远让宝儿下来,支起车,站到河畔上眺望,对岸并无人迹。咦!这姑娘上哪去了?莫非又被人刼走了!宁远火烧火燎,疑虑顿生,心也一下子紧起来,踮了脚左顾右盼,踯躅徘徊,把什么都看过了,就是没她的影子。
   宝儿呢,则快乐得像只欢雀,兴高采烈,蹦蹦跳跳,一会儿去摘桑树上的果子,一会儿去采河坎上的野花,忽而把耳朵贴在桥墩上,像是探听什么,又俯身朝桥底下张望,像电影中的小兵张嘠,侦察后老鼠般溜向宁远,神秘兮兮道:“叔叔!桥底下有人。”
   “瞎说,这么热的天,桥底下有什么人?”宁远不信。
   “就是有嘛!骗你是小狗子。”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听到的,他俩在说话,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女的叫男的刘志江,男的叫女的莲香。”
   “那是人家谈恋爱,你小孩子家就别管了。”
   “不对!那男的还有小匕子(短刀)呢,肯定是个坏人。”
   “嗷!有小匕子?我看看去。”
   宁远对王婆桥太熟悉了,童年就在这里游泳,只是以后水位降低,桥头下干涸成空洞,成了孩子们玩耍的地方,可以藏人和纳凉。现听说男的有小匕子,顿时警觉起来,心想莫非她又被坏人刼持了,遂也学宝儿的样子,轻鸦鸦走过去,伏在桥堍上,听桥底下说话。
   宝儿呢,也没闲着,他想,叔叔生性耿直,专爱打抱不平,一旦发现那男的是个坏人,肯定不会放过他。但那个男的有小匕子,没有长傢伙会吃亏,便在河坎上捡了根破竹竿,一旦战斗打响,好给叔叔当武器,还拾了块砖头,留着自己备用。叔叔身强力壮,勇猛矫健,又当过民兵排长,降伏那个坏蛋不在话下。再说了,还有我在旁助阵呢,到时候给他一砖头,管叫他额头开红花。
   这时候,宁远斜俯了身子,伏在桥堍上,屏息细听,就听那男的说:
   “我说从县城回来的打工仔,身上都是有钱的,敲他们一敲一个准,没错吧。”

共 981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讲述一个打工仔宁远在回乡相亲途中,掉进一对男女骗子设下的陷阱,他们拙劣的演技就是利用人们相信“眼见为实”,宁远远远看到一对男女在纠缠,男的抢到什么东西跑了,女的向宁远哭诉自己逃婚至此,投奔姑妈不遇,返回途中又被抢去身上的八百元钱……宁远给了女子八百元钱要她回家,女子将脖子上的金项链摘下给了宁远,宁远左思右想感觉不妥,听女子说这条项链是一千四百元买的,自己不是占了人家便宜?他正要去追女子,哥哥和侄子来接他回家,他向哥哥说明情况,哥哥就把自行车给他,侄子缠着也跟去了。结果没追到人,在桥头观望时,侄子发现桥下有人,宁远靠近,听到一男一女在说话,原来女的就是他要追赶的女人,他们是一对骗子,已经用欺骗自己的方法欺骗了很多人!侄子听到他们相互称呼,女的叫男的刘志江,男的叫女的莲香。宁远在侄儿帮助下制服了这对骗子,要侄子推车子先回去,自己要把这对骗子押送到派出所去。狡猾的骗子在经过一片竹林时,女子要小解去了竹林,半天突然呼救,宁远急忙冲进竹林,刘志江趁机逃跑,宁远被莲香纠缠扯破自己的衣服高呼救命有人要强奸自己,正好派出所三名警察路过此处,冲进竹林,他们也是相信“眼见为实”拘捕了宁远。而女子以衣服被扯破为由想到附近老乡家缝好衣服再去派出所作笔录,但警察考虑到男子一直在为自己狡辩,万一他真是在抓骗子而我们被表象迷惑了呢?这样一想,就断然拒绝了女子的要求,小女子耷拉下脑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许多。而比窦娥还冤的宁远听到韩警察如此一说,尽管自己目前弄得百口莫辩,警察大哥只信眼见为实,但他相信到了派出所,说出全部经过,警察自然会抓住骗子狡猾的狐狸尾巴的。想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全篇文字精炼,构思精妙,结构严谨,打工仔见义勇为,骗子非常狡猾,竟然令抓骗子的人百口莫辩,但任何狡猾的狐狸都逃不过好猎手的。小说嘎然而止,留给读者广阔的想象空间!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08-06 09:19:58
  全篇文字精炼,构思精妙,结构严谨,打工仔见义勇为,骗子非常狡猾,竟然令抓骗子的人百口莫辩,但任何狡猾的狐狸都逃不过好猎手的。小说嘎然而止,留给读者广阔的想象空间!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