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江山征文 >> 【过年】乡下过年(散文)

  【过年】乡下过年(散文)


作者:遥看那片海 秀才,2505.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433发表时间:2010-01-13 08:30:56

我的老家在苏北的农村。
   如果海岸线再往西移动六十里,我的家乡就是沧海中的一片浮萍,一叶扁舟了。这个用水做成的村庄,随着年轮的迂回与季节的变迁,岁月把我的家乡不断推向富裕和文明。它虽没有江南的小桥流水少女般的妩媚,但“灌河,中山,运河,黄海”四条长河大海把我的家乡装扮得却别有少妇一样的温柔,“头枕灌河听潮声,脚踩中山踏浪行,右手轻揽运河波,左臂搏击黄海涛。”
   就是在这样的乡村里,我一年一年的长大。
   在我们的家乡,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语:“大人盼种田,小孩盼过年。”
   过年,成了我孩提时代最快乐和向往的事。
   腊月廿三灶王爷一上天,我们这些孩子就扳着指头数呀数: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三十,恨不得一眨眼就是新年。等年的心真叫急,等年的景致也真叫好。菜花大公鸡立在高高的墙头上,对着当空的红日昂头高唱;老黄狗蹲在草垛旁朝着路过的行人吠吠狂叫;父亲和母亲浑身铆足了劲,时不时望望村口,等盼着在外工作的哥哥姐姐归来;当空的日头也似乎晓得人间要过年了,连撒下的阳光,都是那样的喜眯眯、暖洋洋,那一份“快乐”怎一个“喜”字了得。
   大人们都忙里忙外,扫尘、洗衣、剪窗花、糊窗棂、做豆腐,杀年猪,蒸馒头,炸肉圆,无暇顾及我们这些小孩子,任我们像小鸟一样自由地飞来飞去,任我们怎么去疯,一会儿掼“宝”,一会儿跳“方”,一会儿捉迷藏,偶尔放出几个在家里偷出来的冷炮在天空炸响,一股淡淡的火药味弥漫在乡村的天空。
   做豆腐时,父亲挑着水桶到一里以外的一个庄塘取水,那里的水特别甜美。我尾随着父亲,看到水塘边有许多人在等取水,相互间打着招呼,望着远方青黄相间有如一幅浓郁风景画的麦田,谈论着来年的收成。也有几个婶子阿姨则谈论着今年做多少豆腐,置多少年货,寒风吹起她们的头巾,但她们的笑声却把寒冷驱赶得一干二尽。等得不耐烦的男人则拿起扁担,使劲的敲打着冰面,捣出一个冰窟窿,把清凉凉的水轻轻的舀进桶里,晃悠悠的挑着一担希望和快乐回家。
   我们几个小男孩,认识的,不认识的则自然地组合在一起,在冰面上舞起来。邻家的小妹妹,早早就把过年的新大红棉袄穿在身上,冲天的小辨上还插着两朵丝绸扎的蝴蝶结,看着我们在冰上做各种各样滑稽的动作,笑得脸像一朵三月的桃花。
   在父亲的吆喝声中,我不情愿的离开这个留下童年许多梦想的热闹水塘。。
   父亲似铆足了劲的发条,刚把水倒进缸里,又把浸了几天变得煞白的豆子挑到几里以外的磨房磨豆浆。
   母亲像不息的陀螺,把这里擦擦,那里扫扫,家变得温暖而舒适。
   父亲在灶下烧着火,母亲在灶上守着锅。火光照着父亲饱经沧桑的古铜色脸膛,就像一幅雕刻的板画,母亲把眼睛瞪得圆圆的,看着锅里似潮水慢慢升起的豆浆,迅速地用舀子舀起来,倒在一旁早准备好的大木桶里。
   新鲜的豆腐脑粉润粘稠,母亲总会把它盛一点起来,加上一点红糖,叫我和妹妹端到一边去喝。那时候,我感觉豆腐浆天下最美好的饮品。
   最能吸引我们好奇的莫过于杀猪了。
   杀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单是请小刀手四大爷,不花一包好烟卷,是决计轮不到的,父亲为此总要奔波几个晚上。
   父母含辛茹苦整整养了一年的猪,我们兄妹一块田野一块田野找来一把把菜喂大的猪,在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一声吆喊中,四脚朝天,抬上了架子。我蒙着眼睛不敢看,妹妹则吓得躲到墙角里,急得大声的哭起来。母亲把盛了半盆水的盆放在猪头下面,也跑到墙角和妹妹抹眼泪去了。四大爷喝一口酒涨红着脸,对准猪的喉咙,猛地一刀插下去,猪在一声惨叫声中,“咕噜咕噜”淌下许多血,在慢慢的喘息中不再挣扎了。
   四大爷很能干,从猪脚地方割了一个小口子,对着小口子吹着气,不一会,猪像一个打了气的皮球鼓起来了。
   我最想要的是猪尿泡。眼睁睁的看着四大爷熟练地把猪开膛剖肚,把花花红红的弄出一盆又一盆,直到四大爷把猪尿泡取出来,用脚在地上使劲的踩了踩递给了我。我像得到了一个宝贝,用一根芦苇管子把它吹起来,扎上一根红头绳,就跑到外面疯去了。
   小伙伴们你追我赶,想一睹猪泡的丰采。我把它放得高高的,我跑到田野里,麦苗对着我笑;我跑到小河边,河水对着我笑;我跑到树林里,那些花儿草儿全苏醒了,笑起来了。
   玩够了猪尿泡,就盼望着大年初一快来到。
   当新年的第一声鞭炮响起,像谁预先布置好了一样,整个村庄全部兴奋起来,那此起彼伏的鞭炮声连成一片,把天都映红了。
   “姑娘要花,小子要炮。”鞭炮又成了我的新宠。喝完了母亲的新年早茶,在父亲的喝喊中,偷偷地带上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小布口袋,在黑嘘嘘中就到放过鞭炮人家门前寻找我的最爱。不然,同村的二蛋,进财肯定比我先到。遇着好人家,看到我们小男孩早早到他们家门前,我们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那一次,我居然找到一个完好的“二踢脚”。
   当我在二蛋他们面前显摆自己的战利品时,他们是多么的羡慕我啊。
   我舍不得放它,直到他们全不里我的时候,为了笼络他们,才不情愿的放起来。起先,这个家伙一点动静也没有,只好又把它检起来,没有想到这时候,它“咚”的一声响起来,把我的虎口震得流了血,到现在我长这么大了,还谈“炮”色变。
   接下来,拜年,吃大糕,看跳财神,玩龙船,扭大秧歌。快乐吉祥的新年气氛无一天不让我有新奇的感觉。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怀念在乡下过年,那情真纯,那感真好。
   乡下过年真好。

共 215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乡下过年,过出了年的气氛,那红火,那热闹,关键是人心里的那个乐,是许多城里人想不到的。而年也因这些小孩子更是平添了几分热闹的气氛。全文年味很足,让人感受到了过年时忙乱却又喜庆的气氛。【编辑:月下笛声】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共 14 条 2 页 首页上一页12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