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传奇小说 >> 【丹枫】致命棒棒糖(传奇小说)

编辑推荐 【丹枫】致命棒棒糖(传奇小说) ——刑警林峰破案录之二


作者:鹤壁淇水 布衣,109.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619发表时间:2022-08-07 16:40:20
摘要:经检索为原创首发丹枫

【丹枫】致命棒棒糖(传奇小说)
   一
   秋收时节的一天下午,石门村的村民都在地里忙着割谷子辦玉米,村里只剩下一些老人和孩子在家。村里的烟酒店里,店主翠花正在门口用簸箕簸黄豆,一个七八岁的男孩跑过来,手里举着一张纸币,说:“买两个棒棒糖。”
   翠花一看,是邻居李超家的儿子臭蛋。翠花放下手里的簸箕,到屋里拿了两支棒棒糖,交给臭蛋,臭蛋拿着棒棒糖飞快地跑了。翠花又端起簸箕继续干活,到傍晚,她把黄豆簸完,装到编织袋里,村民们也陆续从地里回来了。李超他哥李鹏和老婆爱英开着三轮车,车上装着一车玉米棒子,三轮车扑扑扑地哼叫着进了村。李鹏停下车,叫翠花:“翠花,拿盒烟。”
   翠花拿了盒红旗渠递给李鹏,李鹏开着车进了院子。翠花倒了一茶缸水,正喝着,突然听到李鹏的喊叫:“来人呀!快来人呀!”
   翠花赶紧放下茶缸,跑到李鹏家。就见爱英抱着七八岁的女儿纤纤坐在台阶上大哭,怀里的孩子口吐白沫,脸色发青,浑身哆嗦。翠花忙说:“咋了?孩子病了?快抱孩子上三轮车,赶紧去医院。”
   这时,李鹏弟弟李超和李超老婆晓红也闻声赶来了,李超帮着哥哥卸三轮车上的玉米,李鹏慌着进屋找现金。孩子的爷爷奶奶进来,奶奶哭着和爱英抱着纤纤上三轮车,却被晓红拦住了。晓红说:“孩子病不小,万一要不行了咋办?咱在家给纤纤叫魂吧?”
   家里人一下子没了主意,翠花大声说:“生病就去医院,叫魂管啥用?爱英,快,快上车。”
   翠花不容分说,推爱英上车,众人跟着上车,李鹏开着三轮车飞快地向市人民医院飞驰而去。到了人民医院,护士们推着孩子进了抢救室。没过多久,精疲力尽的医生们垂头丧气地走出了抢救室。抢救室里外,顿时响起撕心裂肺的哭声。
   震耳欲聋的哭声惊动了一个人,此人正是分局刑警队员林峰。林峰抓获了盗墓贼黄毛,找回了盘龙壶,刚恢复工作不久,他妈的高血压病又犯了。下班以后,他就赶到医院侍候他妈。他看着他妈胖得不显骨头的肉手又抓着奶油蛋糕往嘴里填,就一下夺了他妈的蛋糕,生气地说:“妈,医生不让你吃奶油蛋糕,你就管不住自己的嘴?”
   林峰妈讪讪地笑了笑,说:“没办法,要是能管住我的嘴,我也不用住院了。小峰,要不,你用手铐铐住我的手吧!”
   林峰忙拉着他妈走楼梯做锻炼,以减轻体重。听到抢救室那边传来哭声,走得直喘气的林峰妈挤进人群问什么情况,林峰和一位熟络的见习医生在一旁说话。
   林峰:“咋回事儿?”
   医生:“一个小女孩,没抢救过来。”
   林峰:“啥病?”
   医生:“没弄清啥病。口吐白沫,脸色发青,一到抢救室就不行了。”
   爱英坐在地上哭:“老天爷呀,十年前你要走了俺的龙龙,十年后你又要走了俺的纤纤,你咋恁狠的心呀!”
   一旁的翠花叹气:“唉,龙龙死于这个病,纤纤是抱养的,也死于这个病,孩子真可怜呀!”
   林峰问医生:“哎,一个亲生的,一个抱养的,不该生一样的病吧?”
   医生小声地:“按说不应该,这症状倒有点像毒鼠强中毒的症状,我也不敢确定。”
   林峰的神经一下提了起来,他向抢救室走去。手术台上,映入林峰眼帘的是一个瘦小的身躯,孩子口鼻溢血,脸色黑青,奇怪的是,孩子的手里握着一支棒棒糖。林峰盯着那一支棒棒糖看了半天,出去给队长打电话:“许队,你能不能到人民医院来一趟?”
  
   二
   许队和郭小天赶到医院,听林峰说了他的怀疑,又去资询了几个医生。许队说:“林峰,你听医生说了没有?除了毒鼠强中毒能引起这种症状,急性呼吸衰竭也能出现这种症状。”
   林峰说:“许队,龙龙和纤纤并非亲兄妹,不可能同时得急性呼吸衰竭。只要化验那只棒棒糖,就能弄清这是不是一起刑事案件。如果这真是一起刑事案件,就关系到两条人命啊!”
   许队点上一支烟,来回踱步,最后掐灭了烟,说:“林峰,你去和当事人沟通报案的事,让他们暂停下葬。小天,你去,叫技侦队的人来取走那支棒棒糖,进行化验。”
   林峰挤进人群,拉李鹏和爱英到医生办公室,说了他的怀疑。爱英一听就炸了:“啥?纤纤是被人毒死的?谁恁狠心会对俺一个七八岁的小妮儿下手呀!”
   林峰忙说:“嫂子,目前还只是怀疑,等化验了这只棒棒糖,才知道结果。我先领你们去分局做个笔录。”
   第二天早上,那支棒棒糖的化验结果出来了,里面果然有剧毒物毒鼠强,经过尸体解剖,确定纤纤是中毒死亡。李鹏拿着化验报告单,手一直哆嗦。爱英红肿着眼睛哭着向林峰跪下:“林峰,你可要查出来,是谁害死了俺的纤纤呀!”
   林峰拉起爱英,说:“嫂子,我怀疑龙龙也是中毒死亡,这必须开棺验尸才能确定。”
   李鹏悲愤地说:“林峰,俺同意开棺验尸,俺一定要把这个蛇蝎找出来,给俺孩子报仇!”
   那天下午,在一块谷子地里,村民们挖开了坟墓,小小的木质棺材露出来,立即引起一片揪心的哭声,孩子的奶奶和爱英哭得背过气去,医生忙扎针急救。林峰在一旁看着悲伤的一家人,独有孩子的婶婶、李超的老婆晓红木讷地站着,看不出悲伤的样子。
   龙龙的尸骨中也检出了青鼠强的成分,很显然,害死龙龙和纤纤的可能是同一个人。林峰把李家人召集到一块儿,问他们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孩子爷爷说:“俺家都是老实人,也没惹下啥人。”
   李超说:“俺哥卖熟肉生意怪好,是不是同行嫉妒报复?”
   林峰点了点头:“这倒有可能。哎,龙龙出事的情况讲讲吧!”
   爱英说:“那天是晚上十点多,俺俩正在街上卖熟肉,他爷跑来叫俺,说龙龙生病了,害肚子疼。俺两口就往家跑,到家就见龙龙口鼻流血,往医院送,到半路上人就不行了。”
   林峰又问:“龙龙发病前吃过啥?”
   孩子奶奶说:“晚上我给龙龙吃的糖馍和米饭,孩子写完作业,去找他叔家的二妞耍,他二婶儿给他喝了半碗糖水。”
   一听此话,晓红白着脸闹开了:“我是让龙龙喝了半碗糖水,你们是不是就怀疑我毒死了龙龙?我好心没好报,亲爷哎祖奶奶,我冤死了。”
   晓红闹着出了李鹏家。林峰说:“晓红太多心了,查案子就是要详细调查,李超,你快去劝劝晓红。”
   李超出去了。林峰问:“你们自己家有啥矛盾没有?”
   孩子爷爷说:“因为分地的事儿,老二家晓红倒说过不公平,别的也没啥。老大家分的地多一些,但都是胶泥地,老二家虽然地少一些,都是沙土地。沙土地比胶泥地好侍弄还多打粮食,老二家也不吃亏。”
   李鹏说:“还有这个熟肉摊子,原来是俺两家儿搭伙干的,后来老二家退出了。”
   林峰从李家出来,到他姑姑家,他姑姑一面给他擀面条一面说:“李家老二媳妇是个古怪人,你可别惹她。去年,我养了一群小鸡,有只鸡老是跑到她家菜地里叨菜叶子吃,我管也管不过来,她一石头就把那只鸡砸死了。”
   林峰笑了:“姑姑,你怕她?”
   林峰姑姑说:“哑巴蚊子咬人才最疼。”
   吃了姑姑做的擀面条,林峰到了翠花家,问她棒棒糖的事,翠花说,那天只有李超家臭蛋来买了两个棒棒糖。林峰又到村小学,找到校长,校长把臭蛋从教室叫到办公室。林峰把一袋虾条递给臭蛋,校长慢声细语地问:“同学,那天下午,你到烟酒店里买了两个棒棒糖,一回吃两个棒棒糖对牙齿不好,会生蛀牙的。”
   臭蛋说:“我妈妈让我买两个,给了纤纤一个。我没吃两个。”
   林峰问:“是你给纤纤的?”
   臭蛋摆弄着虾条:“不是我,是我妈妈给纤纤的。”
  
   三
   林峰和郭小天看见晓红去地里了,赶紧到她家,对她家里里外外进行搜查。
   晓红家的正屋里还是砖墙,一套旧沙发上堆着不知是洗过还是没洗过的衣服。旧席梦思床上扔着孩子的几件玩具。水泥地上,放着大堆的玉米棒子和几编织袋麦子。孩子奶奶说:“林峰,俺儿媳妇不是那人,你弄错了。她从来没跟我吵过急过,脾气好着呢!”
   当郭小天从床底下找到装毒鼠强的袋子时,孩子奶奶的脸一下白了。
   审讯室里,晓红就是一句话也不说,林峰很着急,如果到期限没有突破,分局就得放人。林峰姑姑说,晓红有个老妈,八十多岁了,晓红几个孩子的棉衣都是老人给她做的,晓红对她妈很孝顺。林峰把白发苍苍的老人接来,背进了审讯室。晓红一直无动于衷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晓红哑着嗓子叫了一声娘。
   晓红娘扬手打了女儿一巴掌:“死妮子呀,我咋不生下你就把你按到尿盆里溺死,让你长大光让你害人哩?”
   晓红娘用头撞墙,晓红哭叫着:“林峰,你拦住俺娘,快拦住俺娘,我说,我都说。”
   林峰安置好晓红娘,回到审讯室,端起一杯水,递给晓红:“我看你也是个孝顺人,你自己也知道爱自己的臭蛋,为啥狠心害死龙龙和纤纤?你和你哥你嫂能有多大仇?”
   晓红哆嗦着喝了一口水,缓缓说起来:“俺先生了俩闺女,老大家生了个男孩。俺婆婆公公重男轻女,光给老大家看孩子,不待见俺俩闺女。平常不看就算了,有一回,俺大闺女生病住院,我把小闺女交给她,谁知道她光顾着看龙龙,俺小闺女渴着要水喝,她也不管,小闺女自己去够桌上的暖壶,一下把暖壶打翻了,开水顺着小闺女脖子流,烧得俺闺女哭得哇哇叫。我搂着小闺女哭了一夜,俺婆婆就当没事人一样,蒸了鸡蛋撵着喂龙龙。我就想,要是没有龙龙就好了。晚上,龙龙来俺屋里和二妞耍,我就弄了一碗糖水,放了老鼠药,给龙龙喝了。”
   林峰问:“你毒死了龙龙,人家又收养了一个女孩,俩老人总不会偏心她,为啥你又毒死纤纤?”
   晓红抹了一把泪,说:“龙龙死后,俩老人是对俺臭蛋好。可是,那个熟肉摊,原来是俺和他哥两家搭伙干的,眼见生意一天比一天好,老大就动了私心,想自己干。天天因为分帐找事吵吵闹闹,俺家的就不干了,去矿上上班,结果在井下打折了腿。私人煤窑也没赔多少钱,俺家的只能弄个修鞋摊,生意也不好,俺的日子过得难死了。老大家盖了两层楼,装修得跟皇宫似的,他的房子堵住了俺家的阳光,俺院子里冬天整天不见阳光。老大家每月给俩老的伍佰块钱,俩老的就帮着人家照顾纤纤。俺上个月连吃都吃不上了,俺家的去找他哥借钱买面,他哥的油手正在数钱,却说,纤纤要到私立学校上学,一月要一万多,一年就得十二万,哪有钱往外借?纤纤正在啃鸡腿,俺臭蛋眼巴眼看的,他哥也不说给俺臭蛋一个鸡腿儿。我就想,让你家孩子吃,吃死了才好呢!我就让臭蛋买了两只棒棒糖,我要过一只,沾上老鼠药,给了纤纤。”
   林峰叹气:“唉,臭蛋才七八岁,你舍得臭蛋吗?”
   晓红一下子呆住,泪如雨下:“臭蛋,臭蛋,林峰,我想见臭蛋,我想臭蛋呀!”
   林峰忙安慰晓红:“你放心,我会让臭蛋来见你。”
   从审讯室出来,林峰的心情很沉重。后来,李家人还是写下谅解书,希望法院轻判晓红。林峰和郭小天开着车到医院,推开病房的门,就见林峰妈手里举着一支棒棒糖往嘴里送,林峰下意识地夺过他妈手里的棒棒糖,喊道:“妈,千万别吃棒棒糖,会要命的!”
  

共 431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作者之致命棒棒糖,叙述了刑警林峰到医院侍候母亲,偶遇一小女孩抢救无效死亡。死亡症状与毒鼠强中毒相似,死者手中紧握一支棒棒糖。于是林峰就从一支棒棒糖查起,结果不仅纤纤中毒身亡,龙龙的尸骨中也检出了青鼠强的成分,很显然,害死龙龙和纤纤的可能是同一个人。经过抽丝搏茧,最后是弟媳晓红由于责怪婆婆公公重男轻女,先害死了龙龙;后又因老大家盖了两层楼,装修得跟皇宫似的,晓红一次去找他哥借钱,不仅不借钱给她,纤纤正在啃鸡腿,她就想,让你家孩子吃,吃死了才好呢!她就让臭蛋买了两只棒棒糖,她要过一只,沾上老鼠药,给了纤纤……这样的弟媳真是可怕啊,处之而后快!极力推荐欣赏!【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22-08-07 16:43:46
  这样的弟媳真是可怕啊,处之而后快!问好!
梦锁孤音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