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海阔天空 >> 短篇 >> 传奇小说 >> 【碧海小说】牛鉴还乡

精品 【碧海小说】牛鉴还乡


作者:孔雀东南飞103 秀才,1811.3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315发表时间:2013-04-25 14:24:57

牛鉴不敢在京城逗留,留两个长随护院,带上一班人租了邮车就往西而行。越潼关,过华山,到达西安城里,花去了一月的时光,人困马乏了。因是褫职的人,牛鉴无脸讲派场,青衣小帽,先去关中书院看了看旧日的号舍,看了看旧日的贡院,都破敞了,时值九月寒露,一场霜染红了那些老杨树,草色枯黄,肃杀得很,不由添了牛鉴的许多感慨,暗暗地滴了些泪。
   现在,他是有些积蓄的人了,路上就没不受那饥寒颠簸的罪。正是因为穷极过,他现在反而见不得贫穷迂阔的士子。单是一件京城中的平常旧衣,穿在西行的灰尘路上,就比沿路的过客鲜艳些、干净些,何况到了西安城,他们一班人换了新衣,走上街去,西安百姓一眼就看出是些不平凡的贵客,人人躲避。牛鉴住进了长安驿馆,馆长赶紧过来倚门问安,牛鉴听他西地口音,如见娘亲,心里热乎乎地,招呼馆长坐下叙茶。
   住了一夜,上午,牛鉴正想去大雁塔一带去游玩,忽然飞跑进个公人来,跪呈一个斗面大的帖子,道:“臬台名刺抢拜,臬台有话,请牛大人驿中坐等片刻,臬台赶来会见哩。”牛鉴一听,脸霎时红了,心里暗说:原来叫颜伯焘知道我行踪了,我与他四年前动手脚打过架哩,礼亏着,几年也不书信往来。如今,我褫职回籍,他是三品大员,怎有脸与他会见?
   应付走那公人,牛鉴默不作声,呆坐在椅子上,仰面看那梁角上的彩画,想着些烦恼的心思。光柱斜斜地投进屋来,照亮了那些个细弱的红尘;而一个吊线蜘蛛恰吐着线丝,笔直地从牛鉴面前徐徐下坠。那是个黑蜘蛛,模样十分的丑陋,张牙舞爪着,落到了牛鉴的腿上。牛鉴吃了一吓,腾的跳起身来,大喊大叫着,拿双手扑打蜘蛛,却是连丝带线揉成了一团,分明掉进了鞋口,脱下鞋子找,哪有踪影。
   牛鉴连连喊怪,没来由大声训斥长随们。这当儿,从门里进来个人,穿着长袍子,马褂子,戴个缎小壳子,鼻梁上挂个黑墨眼镜坨子,右手里“咣当”着两个玻璃球儿,来着正是颜伯焘。牛鉴一怔,原想同过去那样,作揖给他,但现在不知怎的,慌乱中膝一下子就软了,跪在地下,口中恭称:“散闲人牛鉴见过臬台大人。”颜伯焘见状吃了一惊,说道:“老同学,你磕头是啥意思?”牛鉴又磕个头答:“羞愧。几年以来,多有得罪,望请恕罪。”颜伯焘不由叹口气说:“好好,任你磕头,我也不还你头。想不到心高气傲的镜堂哥哥,三年不见,就变了样了。”走过来,提起脚尖子,就在牛鉴屁股上轻轻踢了一下,笑道:“牛九,滚起来。”
   牛鉴见了老同学,才分宾主而坐,两行泪就流了下来。颜伯焘恨道:“早知道你这熊样,我就不赶来看你了。庆蕃的信赶在你前早到我手上了,我早知道你在宫中的事了。”牛鉴忙问信的大意,颜伯焘说:“皇上并不知道那个《肉蒲团》是淫书,夜里兴冲冲一看,龙颜大怒,第二天就罢了穆工部的职,你家长官曹振镛挨了板子哩,至今在家养屁股上的疤。牛九,你做得对,皇上后悔了,还查问你几时出京了哩。”牛鉴听了这话,心口噗噗跳,连问:“皇上还说什么了?”颜伯焘笑道:“庆蕃说,皇上拿着板子,亲自要寻打你哩。谁知你合该不挨这御打,真是好命。”话听到这里,牛鉴总算把连月高悬的心安进了腔子,心里说:“原来是一场虚惊风波,我的官儿丢不了。”
   真是一席话开了心,牛鉴面上有了喜色,不由自主就端起了官架子,厉声喊:“来啊来!定个馆子去,我和老同学好好喝几盏去。”搀杂在一队俯身贴耳的长随中的馆长“蔗”了声,答:“酒菜馆中已安排了,现在,请两位大人赴席。”
   牛鉴在西安被颜伯焘挽留住,住了半月多,日日游山玩水,好不快活。十月,天就下雪了,牛鉴告了辞,仍一路往西行,坐的是暖轿,仗着颜伯焘的面子,站站有知府、知县迎接。那些各府、县候补的官员,迎接时免不了暗中送银子给他,拜了门生哩。
   一脚踏进凉州府地界,早有平番、古浪知县带人吹吹打打在大雪里迎接,攀着轿杆同牛鉴叙话,说:“府台大人早通知小的,日日等待在这里,害怕牛大人路上担惊哩。”说话间,又飞跑来一群人,有老的,有小的,一堆人跪在没膝的雪中,头上都顶着个方盘,上面放着些帖子。那些人乱噪噪喊:“小的们拜见牛大人,望牛大人收回故帖,给我等个活命吧。”牛鉴正疑惑间,古浪知县已上前收了那一叠子旧帖子,隔轿窗递了过来。牛鉴一看,原来是他当年当秀才时,逢年过节拜给当时知府、知县、教谕、教习、县府丞、主事们的门生帖。可怜这些人听到牛鉴归里,唬得从武威城抢到这里,等候退去门生帖哩。
   大清官场有规矩,只要是过去的门生,一旦仕过了被拜的官员,那官员就得赶紧去讨要门生帖,从此再无师生关系。牛鉴当了翰林院编修后,就陆续收到从家乡寄来的退帖,想不到现在还有人在风雪中等着退帖。他翻捡着那些帖子,忽然翻到“李于秀”的,心中大惊:他是我当年县儒学的正堂恩师,多少年未见,想不到现在却来退帖。这可万万不行。牛鉴喊:“我的恩师李正堂可在?”半晌无人答,牛鉴又喊:“李老师可在!”一个人这才战兢兢答:“小的是前凉州府儒学正堂教谕赵先甲,李于秀正堂三年前就病故,临去时托小的见了牛大人务必退还门生帖。小的是他的带帖人,得罪之处,望牛大人开恩宽恕。”
   牛鉴大惊,忙急翻了几张,见到他恩师康绳武的也在里面,颤声喊:“康老师可在?”又是年迈的赵先甲上前答:“五年前康教授就不在世了。也是临终前托小的带的帖。”牛鉴听了,泪水夺眶而出,把康绳武的那张帖藏进怀里,其余的隔轿帘扔了出来,被大风卷着乱飞。
   走了几日,才到武威县地界,牛鉴十多年未看过家乡面貌,如今见到梦中的南山、道旁的枯疏的柳树,还有稀疏的土夯的村庄,不住地抹眼泪。
   到了靖边驿,凉州知府程懋采路旁候迎。程懋采是牛鉴的嫡亲同学,嘉庆十九年(1814年)甲戌科会试连捷二甲二十六名进士,翰林院庶吉士,充武英殿协修,散馆以一等第一名授编修,国史馆纂修,京察一等。道光五年(1825年),程懋采离京出任甘肃凉州府知府、护甘凉道篆。今年五月,程懋采寄给牛鉴的“冰敬”是五百两,他一带头,凉州各县就急跟眼色,各敬了他二百两。牛鉴为这事感慨过:我在京十几年,虽然贵为帝师,家乡的官却从不上京看望我。现在,我同学当上了凉州的长官,他们才记起了我。联想到他在翰林院读书时,南方的同学们一到年节,就收到来自家乡官员的节敬,独独凉州地方官不怜惜自己,个个忘了他的存在,那时,他常常盼望来自家乡的节敬,哪怕五两银子,也好在同学前争个脸面哩,回想往事,那份当年地失落从心底泛了上来,心情低落。现在,这点钱对他来说,有什么用呢?所以,他把凉州各县的节敬银子都给退还了。
   正因为有这么些心底之痛,牛鉴就对凉州地方官们冷着个脸子,大大地端着官架子。程懋采是江西人,比牛鉴小四岁,两个在京城都是受过苦的人,一向亲热,说话也随便。他请牛鉴换了轿车,两个并排坐一起,开口就说:“我看我到哪里,你就得跟到哪里。现在,你是无官的人了,见了本府台也不磕头。”牛鉴笑道:“磕个鸟。”程懋采叹道:“老牛哥家乡太古了,我到凉州,凉州人原来连麻将也不会打,还没流传过来哩。京剧也没有。真把我寂寞死了。”牛鉴不悦,说:“我家乡算是上等府县了,古来鄙视赌博,民间闲了就念宝卷,唱贤孝。”程懋采说:“你家乡亲戚,总打你旗号来办事情,仿佛你是府台,我倒像个长随了。”牛鉴一听,怒冲冲说:“去年你离京时我咋说的?要你公正哩,管他是亲娘说情也不要在乎。”程懋采苦笑道:“你老娘不饶我啊,她老人家拄个拐杖,总说谁谁谁以前欺负她,谁谁谁以前害过她,要我替她出气哩。”一听老娘,牛鉴朝外喊:“快些赶路!”
   进了武威城,又是一拨拨的官员、绅士分批分次跪迎,然后,排了轿阵,牛鉴坐了知府的八抬绿呢大暖轿走在前面,后面是几里长的轿子队伍,牛鉴的轿子进了龙门巷,后面的轿子才到东关。最前面是大红大彩的舞狮子队伍,在大鼓声中引路。然后才是“肃静”“回避”的牌子,跟着是“钦点翰林加一级记录七次三级记录十一次”、“殿前侍讲赏戴花翎记名御史”两道匾亭。牛鉴一路埋怨程懋采,说他把阵势做得过火了,心里却十分得意。
   十多年未进龙门巷,如今见了猛地一惊。只见那巷子又多出了两座牌坊,一座是“翰林故里”,一座是“帝范清声”,原来是他当留馆翰林和侍讲时,朝廷拨款修的。再看他家的大门,也换成了五道门槛的炮钉子朱门。门前站着一个老迈的太太,穿着补服,胸挂念珠,霞帔披身,分明是眼瞎了,拄着龙头拐杖,口大张着,说不出话来,只是干嚎着,凹陷的眼窝里也没有泪。搀扶她的是一个中年妇女,也是补服打扮,陪着老太太大声哭嚎。
   牛鉴认得是自己亲娘和媳妇,只感到满眼是火星子,胸口憋得疼,从轿子里滚出身来,扑上来就抱住了老太太的腿,哭喊道:“妈!妈。我是牛鉴。”
   那老太太半天不出声,只拿手在牛鉴脸上摸,忽地推过牛鉴,说:“我的娃子没有胡子,脸上也没有赘肉。你到底是谁个?”牛鉴哭道:“妈,你听声音,我是牛鉴,真的是牛鉴。”老太太说:“你说的是外路人的话,哪是我的娃子?”说着转身就走进院里了。
   牛鉴跪赶过去,抱住了他娘的腿。程懋采也陪跪过去,说:“老伯母,我是憩棠,抱你腿的真的是你的儿牛鉴。”老太太嗫蠕几下没牙的腮帮,说:“噢,你是府台啊,前些天,老娘去找你打官司,我家的牌坊下又有人拴牲口了,你避我不见。你是个脏官哩。”程懋采忙答:“我是脏官,我是脏官。从今以后,谁敢在你牌坊下拴牲口,我就打谁。”牛鉴媳妇止了哭,过来扶住老太太说:“娘,外面来了一海的人哩。他真的是牛鉴哩。他都四十二的人了,怎么不长胡子?他是吃胖了。”
   老太太听了,又是半晌不语,忽地大哭起来:“牛鉴啊,忤逆种啊,我想你都把眼睛哭瞎了啊。你不管老娘,总得管你娃子丫头子啊。娃子丫头子我藏掉了喀,不叫你看喀。”
   程懋采笑道:“你把孩子们藏哪了?”老太太扭着头说:“就不给你们说喀。”
   牛鉴定定地望一眼媳妇,见她脸虽白净了,人也吃胖了,只是一笑之下,就堆起了两眼角的皱纹,眼底透着隐隐的怨恨和猜疑。牛鉴说:“夫人,孩子们哩?”牛鉴媳妇给他递个眼色,牛鉴顺媳妇的目光追去,只见角落里站着一高两矮三个娃娃,高的是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左边是个半大的姑娘,右边是个十多岁的男孩。那男孩惊恐地看着他爹爹,两个姑娘羞红了脸,低着个头。牛鉴奔过去,一把抱起男孩,猛亲了两口。高个姑娘和半大姑娘忙下了跪,口中喊:“爹爹!”牛鉴摸着男孩的脸:“你叫啥名字?”男孩说:“我叫牛怡谷。”“你爹爹是谁?”“我爹爹是牛鉴。”牛鉴笑着问:“那你看我是谁?”男孩奋力挣脱牛鉴的怀抱,跳下地,说:“外地人。”
   一家人正说着话,凉州府教谕上前道:“酉时到,请大人上轿,祭孔大典时辰到了。”程懋采等人也连声催,牛鉴不敢怠慢,上轿赶到文庙行礼去了。
   提起武威文庙,还有段典故哩。明朝修文庙时,地方官夜梦孔圣人,圣人说:“你们西地凉州人,把我从曲阜搬到这里,甚是荒凉,一无状元来献爵,二无帝王来拜祀。吾甚羞愧。从此,须把文庙正门封堵了才安宁。直到凉州出了状元的那日,才能拆门。”所以,文庙的正门就封堵着,历明到清,几百年了,因武威不出状元,那堵墙就一直堵着。也是历经风雨太久了,到了道光六年秋,下了半月雨,那墙就倒了。程懋采听了这个传说,只当墙倒是出状元的预兆,也不督人去造墙。
   牛鉴仪仗到了文庙,猛见墙不见了,吃了一惊,下轿说:“大胆!谁把墙拆了?”教谕说:“此不关人事,是老天降雨半月有余,墙自塌的。牛大人乃当今帝师,当进无妨。”牛鉴摆手说:“我非状元,岂敢作孽?”程懋采见牛鉴推辞,不由分说就把牛鉴推进了缺口。牛鉴只得过了棂星门,上了状元桥,径直去拜圣人。武威的孔姓长者主祭,忙了一通六佾的规矩,才算行完了礼。
   据说,牛鉴回京时,奉了祭文,唱祝一番,捐了银子,才修出了现在武威文庙的那堵红墙。算命的人说,牛鉴本是封侯伯的命,只因为犯了神讳,擅进文庙正门,北方水德星君不服,说:“我贵为星君,主北方之水,隶管北方之文运,也不敢迈进文庙正门。区区牛鉴,竟敢自作主张?”从此,就和牛鉴过不去,放水先淹河南,又发秋水涨长江,帮英国人趁潮水行船到了南京,害得牛鉴险被杀头。
   牛鉴在家乡只住了月余,腊月里,皇上谕旨下到了凉州府,起用牛鉴都察院任职,出为山东道掌印巡道御史,赏了从五品的顶戴。牛鉴不敢怠慢,过完年就匆匆径直去了京城。临行时,访到了过去那些帮过他盘缠的河南人,谢了大恩。那些河南商人,老的老了,死的死了,老的赠了他们养老银,死的到坟上烧了纸,牛鉴索性把他们的后代挑了十几个,带着去了山东。其中一个叫金壶鉴的后生,天资聪颖,十分练达,后来成了牛鉴的大师爷,在历史上留下了名。
  

共 514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读罢拍手称赞,不失为一篇具有讽刺喻意的上乘佳作!作者对文章中几个典型人物性格语言及心理变化的淋漓描绘,让人感慨官场之上的“时位之易人”,身处官场上的牛鉴,在得与失面前的弛张有度,不能变让人人佩服。当地官员的变脸之快,还有讨要门生帖时的种种,让读者眼前又展现出了一幅官场浮世绘,谁说官场无故事,还真的是有太多的“精彩”在上演呢!作者笔法独到,人物刻画的惟妙惟肖,小说讽刺有力,读罢,发人深省!好文章不多评,倾情推荐!(编辑:橄榄色)【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3042400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橄榄色        2013-04-25 14:27:27
  再赏朋友的佳作,好小说!向您学习并问好!
2 楼        文友:一片叶子        2013-04-25 19:37:53
  很不错的文笔,欣赏,学习,问好孔雀老师,送去祝福。橄榄辛苦,问好。
3 楼        文友:溪洋        2013-04-25 22:29:26
  好久不见,欣赏佳作,问好阳阳,祝福安好。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4 楼        文友:溪洋        2013-04-25 22:34:09
  发错了,不好意思,非常不错的文笔,欣赏佳作,问好孔雀老师,祝福安好。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5 楼        文友:泪花集        2013-04-26 01:22:06
  非常不错,精彩,欣赏佳作,真诚问好,祝你生活愉快!
6 楼        文友:文长        2013-04-26 20:04:31
  很精炼的古风文笔,欣赏,问好孔雀,祝福。
7 楼        文友:王梦良        2013-04-26 20:24:50
  佳作欣赏,问好孔雀老师,祝福愉快。
8 楼        文友:黑枫郎        2013-04-26 20:31:27
  欣赏佳作,问好,祝福。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