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菊花开在最浪漫的季节

编辑推荐 菊花开在最浪漫的季节


作者:遥看那片海 秀才,2505.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133发表时间:2009-04-05 17:30:08
摘要:五月乡村的傍晚,草也长高了莺也飞远了,夕阳把大地染成一片金黄,沉甸甸的麦穗谦逊地弯下了自己的脑袋,油菜褪去了金黄的外套,籽粒象冲天的剑直指云霄,该是收获的季节了。从远方刚飞来的白鹭像一群从天而降的仙女,在田埂上翩翩起舞,池塘里的小荷就像夏雨荷小时候刚发育的身子,清秀中散发出淡淡的馨香。

菊花开在最浪漫的季节
   ??柳光林最近很是纳闷,自己领回的五分地菊花苗足够栽一亩多,可是栽到地里还不够三分地,难道真是自己长时间不种田,把菊花的数字搞错了,还是被人拿走了,他不敢声张,怕这个人丢大了。
   ??没有别人,一定是徐巧云,最近她老是到她家串门,向侯春兰大讲特讲她的见闻,张家长,李家短,王家媳妇有外遇,好象柳家屯的事情全在她掌握之中,天底下没有她徐巧云不知道的事情。这娘们,见识没有一笆斗,讲起来倒有几箩筐。
   ??要不是夏雨荷,把她家里栽剩下的全给了自己,他怕第一回合就输给了侯春兰。
   ??“柳老师,你栽的太稀疏,菊花是喜热闹的,太稀疏了,草也会趁机钻出来,你又没有时间打理,嫂子也忙,会荒芜的。”夏雨荷开始给柳光林做示范。
   ??夏雨荷熟练的用锄头整着墒沟,把菊花苗均匀地插进底里,不时地擦着额头的汗水,柳光林象欣赏画中人一样,看得呆了。
   ??夏雨荷一抬头,正碰上柳光林的目光,她羞涩地一笑:“柳老师,我不能帮你栽了,我要到药店替孩子他爹拿药了。其实你比我懂得多了,只是疏于农活,我是在班门弄斧。”
   ??柳光林非常想跟夏雨荷多呆一会,但他心里有十分紧张,他怕侯春兰什么时候突然从什么么地方钻出来,再说出什么难听的,伤害了夏雨荷,自己就是千古罪人了。
   ??俗话说得好:“风调加雨顺,收成压断秤。”
   ??当柳光林最后一个把菊花栽好,准备星期天给菊花浇水抗旱的时候,那天夜里,老天特厚道,下了一场大雨。
   ??那雨下得象瓢泼一样,闪电把夜幕撕开一道又一道大口子,炸雷徘徊在柳树屯上空,一个比一个的响,久久不肯离去。
   ??就在人们为这场及时雨给柳树屯带来好运气的时候,侯春兰却不舒服了,她的老胃病犯了,她知道自己是累的,最近忙的饥一顿,饱一顿,多少年没有疼过的胃子怎么这么不争气,疼得她满地打滚,泪水也疼得流出来了。她想喊自己的公爹,又怕别人笑话,孩子小宝早就进入了梦想,喊这七八岁的孩子又有什么用呢。
   ??侯春兰支撑着,把电话打到村卫生院,卫生院的张医生正给一个小孩子挂吊针,没有办法来。侯春兰哭了,这一次是真的哭了。死和尚,早不业务学习,晚不业务学习,偏偏今天晚业务学习,还把手机关了,今天干脆不要回来了,死在外面得了。不求人了,疼死算了,死了倒清闲,让他和他的“雨打荷花”过去吧。
   ??就在侯春兰十分绝望的时候,一个瘦弱的身影顶着雨衣,深一脚浅一脚走进了柳家院子,她蹒跚的步伐显得有点踉跄,就像风雨中的荷花,摇摆不定,侯春兰万万没想到是夏雨荷。
   ??“嫂子,我刚才在卫生院给孩他爹拿药的时候,听张医生说你病了,你真的病得不轻,快,我背你去医院。”
   ?夏雨荷麻利地给侯春兰披上雨衣,弯腰抱起她,
   ??侯春兰不好意思了,她想对夏雨荷倾诉,妹妹,我平时对你没有少说你坏话,在人前背后没有少损你,换了一般女人,我没有吃你家的,没有喝你家的,你走你的阳光大道,我走我的独木小桥,早就和她“小吵一、四、七,大骂三、六、九了。”可她张不开嘴,只是把夏雨荷的肩头搂得紧紧的。
   ??夏雨荷似乎有了感应,回头嗔怪道:“嫂子,搂那么紧干什么呀,我知道嫂子心里是怎么想的,都是女人,谁心里没有一点疙瘩啊。”
   ??侯春兰心里感动得一塌糊涂。
   ??这个季节注定是个浪漫的季节,秋风乍起,水稻就褪去绿色的夏装,把御寒的黄袍子穿在身上,娇羞地弯下她那倩倩的细腰;菊花像个傻傻的村姑走进大城市的游乐场,羞答答地绽开她那白净的笑脸,不时把自己鬓角的红花摆弄一下,眼睛乐得眯成一条缝。
   ??“明天收菊花啦,明天到村部收菊花啦,各家今天摘菊花啊,五元一斤啦。”村长的脸上洋溢着笑颜。
   ??“乖乖,五元一斤,一斤菊花抵上五斤玉米啊,一亩田能收入三千块啊。柳大哥真有先见之明啊。”徐巧云吐着舌头,她似一阵风,旋即要把这消息传给侯春兰,传给全村的人。
   ??收菊花的汽车旁人头攒动,柳光林好不容易从里面挤出来,手里捏着厚实实一摞钞票,嘴里哼着小曲:“是谁带来温暖的阳光,是谁带来永久的期盼……”他要把这钞票原封不动,“叭”地摆在侯春兰面前,他要看侯春兰怎么“不情愿”地认输,他要听侯春兰怎么“梨花带雨”般流泪求他……
   ??想到这里,他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还没有等他咧开嘴巴,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侯春兰,夏雨荷,徐巧云一人背着一大包菊花兴冲冲地朝收购点走了。
   ??好一个吃里扒外的家伙,不帮自己摘菊花,倒帮徐巧云了,回家一定饶不了她。
   ??“当家的,这钱是你收着还是我收着,我怕太多了,砸人眼睛。”柳光林嘴角露出诡秘的笑。
   ??“砸人眼睛?哈哈哈,就那么几百块,显摆什么,我第一次全摘了,恐怕要有一千多吧。”侯春兰得意地向夏雨荷挤着眼睛。
   ??“孩子再漂亮,那是人家的,有本事自己地里摘菊花啊。”柳光林不屑地挪愉她。
   ??“照你这么说,我这菊花是偷来的,还是抢来的啊。”侯春兰抿着嘴,怕笑容从嘴巴里溜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柳老师,你上当了,嫂子的菊花是自己的,她的菊花可比你强多了,恐怕是全村第一了。”笑声是夏雨荷的,柳光林是第一次听到她这么爽朗的笑。
   ??“什么?”柳光林呆了,也一下子明白了。
   ??这个“贼”婆娘。
   ??“别傻样子了,快回去做饭吧,别再把嫂子的胃饿坏了,嫂子和我们说好了,等我们把自己菊花摘完了,就帮你去摘,以后啊,你还是去认真教你的书吧,这个家还是嫂子来当。”徐巧云快人快语,今天的话也不那么难听。
   ??“姐妹们,走,别看他傻样。”侯春兰一声令下,三个女人扭起了屁股。
   ??哈哈哈,哈哈哈……
   ??三个女人一台戏,随着她们的“浪”笑声,她们的身子渐渐地融进收购点的人流之中……

共 7376 字 2 页 首页上一页12
转到
【编者按】农村题材的小说,就该写出新农村的特点看点来,只有这样,小说的活力才得以展现。这篇小说的切入点就抓住农村的改革致富上,把几个个性十足的农村男女搬上舞台,通过他们之间的生活关系和情感暗流来铺叙情节和营造语言,最后回归大一统的喜剧结尾中来。小说的人物语言是大亮点,还有进一步挖掘的深度吧。【责任编辑:寒鸦】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寒鸦        2009-04-05 17:32:26
  看农村题材的小说,于我来说,总是很亲切。
热爱生活,喜欢文字.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