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丹枫】盘龙壶(小说)

精品 【丹枫】盘龙壶(小说)


作者:鹤壁淇水 布衣,109.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535发表时间:2022-07-29 17:46:52
摘要:原创首发丹枫

【丹枫】盘龙壶(小说)
   一、
   林峰刚分到刑警队还沒有一个月,就受到了严厉处分——停职反省。那天,他和队友郭小天接到电话举报,说有人在东郊盗掘古墓。俩人赶到现场,果见一处唐代墓穴旁有个盗洞。郭小天长得体胖腰圆,林峰身材瘦,不用说,郭小天守在洞口,林峰钻进了洞中。往前爬了约有十来米,他眼前突然空旷起来。在昏暗的电灯照耀下,他不由惊讶得张大了嘴。这个墓穴有四十平方大小,棺材并不是放在地上,而是用粗链子吊在半空中,棺材盖子被抛在一旁,地上还有两个破了豁口的瓷盘。在墓穴后面,有三个拱形门,其中一个门里闪出些光亮,恍惚传出些声音。林峰的脑际闪过张牡野的小说《鬼吹灯》里面的情节,心里砰砰跳得厉害。但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就恢复了镇定。林峰关了手电筒,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不由脸上荡起了微笑。拱形门里,两个年轻人兴奋地从一个箱子里捡着东西往自己带的蛇皮袋子里塞。他俩头上戴着头灯,身上都穿着红褂子。一个剃着光头,一个染着黄毛。俩人聚精会神地收拾着宝贝,丝毫没发现已站在门口的林峰。直到俩人争夺一件像是金冠一样的东西时,才看到了林峰,俩人同时吓得大叫了一声。在这阴森的墓穴中,突然出现一个人,就是不被攻击,吓也吓得不清。林峰说:“别怕,公安局的。走吧!”
   押着两个呆若木鸡的盗墓贼从拱形门里出来,走到吊着的棺材下面,黄毛突然抬起脚,向地上凸起的一块石头上跺了一下。林峰感觉不对,牢牢抓住了身边的光头。接着他听到铁链的哗啦声,他心说不好,赶紧拽着光头往旁边闪。直听轰的一声,吊在半空中的棺材扑通一声落在了地上。伴着棺材落地的声音的,还有光头的哀嚎声。原来,光头没能完全闪开,半个脑袋被棺材撞得扁了,他的只剩下半个脑袋的头看上去很恐怖。林峰一面掏出对讲机通知洞外的郭小天,一面寻找黄毛。灯光照处,却不见了黄毛的影子。
   光头死了,黄毛跑了。光头的蛇皮袋子里有六只珍稀的盘龙酒杯,倒入酒,酒中就出现腾飞的龙。考古专家说,应该还有一个盘龙酒壶,也许在黄毛手里。这一套瓷器比国宝九龙杯还珍贵。领导认为林峰处置不当,才造成了光头之死和黄毛带盘龙壶脱逃。他不住和领导讲道理,说明自己无过错,他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去拉光头。领导发了脾气:林峰,你为啥要拉着光头往铜棺下面走?你还有理了?你回家歇着吧!啥时侯抓到了黄毛,找到了盘龙壶,你再回来上班。
   林峰在家坐了几天,没滋没味的浑身不舒服。他爸说:“你去你姑姑家住几天,帮她干干农活,顺便也散散心。”
   林峰姑姑家是老山里石门村的,当年,姑姑不顾家里人反对,硬要嫁给她同学,一个会拉弦子唱戏的石门村青年。如今,她还在石门村种庄稼。林峰小时候,父母都上班,姑姑就把他带到身边,同时照看他和表哥黑孩儿,到上小学的时候,他才回到父母身边。此时正值农村锄地的时侯,他有点怯这七月的毒太阳。郭小天下了班来找他,说黄毛是张罗沟村的人。林峰心里不由一动,张罗沟村紧挨着石门村呀!要是能抓到黄毛,找到盘龙壶,他就不用这么无聊地在家坐着了。
   林峰到超市给姑姑买了些营养品,开着车往山里去了。往石门村要过十八盘,十八盘的路是盘山路,拐弯急而陡,路里面是石壁,路外面就是高高的山崖。他虽然没少走这条路,还是不敢粗心,提着精神开着车。过了十八盘,他舒了口气,放松了心情向前开。前面有一伙人在步行,占据了整个道路。他按了按喇叭,那伙人有的往后扭了扭头,却没有让开路。林峰的眼睛看到他们抬着什么东西,影影绰绰看不清,及近了些,不由有些丧气:这些人抬的是一口未油漆的木头棺材!
  
   二、
   林峰认真一看,前面抬棺材的是他的表哥黑孩儿,后面跟着的是他姑姑家的邻居贺老四。他赶紧摇下车窗玻璃打招呼。黑孩儿高兴之余,又有些不满意地说:“林峰,以后叫我的大名,别叫我黑孩儿。”
   黑孩儿的大名叫文勇,但这个大名在亲戚邻居们那里并没有叫得开,大家还是叫他的小名儿,黑孩儿觉得小名儿土气,总是纠正别人对他的称谓。贺老四的儿子八岁时去村里的白龙潭洗澡给淹死了,当年条件不好,用两个小缸一扣,就把孩子埋了。事隔多年,贺老四突然想给孩子换口棺材,好好操办一下。黑孩正在追求贺老四家的闺女小翠,就自告奋勇的来给他家帮忙。贺老四笑着说:“林峰,听说你分到公安局了?”
   林峰点了点头,说:“这棺材不大,看上去怪沉的。”
   贺老四说,这是刚伐的木头加工的,湿木头肯定沉一些。他让大家让开路,让林峰的车先过去。林峰一面开车,一面从倒车镜里看着贺老四。贺老四在他姑姑家前面住,一家子挤在三间老房子里,别人家的院墙都是石头垒的齐齐整整的,他家的院墙下大雨的时候翻了半截,他也不收拾,每天支支吾吾的过日子。贺老四以前也是个爱讲究手脚勤快的人,平常种地,农闲时游村串街敲猪挣钱,日子一度过得很红火。他的臭蛋淹死了以后,他找个算命的算卦,看他命中还有没有儿子。那算卦的说他,手下绝了几万个猪的后,天蓬元帅发怒了,把他的臭蛋拖到水里淹死了,并在阎王爷那儿打了招呼,他要再生儿子,生一个死一个。贺老四不信,结果,又生下一个儿子,沒满月就不行了。这以后,贺老四就不咋想往前奔了,三天两头打牌赌钱,家里吃饭都有些困难。今天,林峰发现懒洋洋的贺老四变了,穿的利索了干净了不说,眼里也有了光亮,居然有钱给死了好多年的儿子操办,估计手里是不缺钱了。
   到了石门村,看到贺老四家新盖的两层楼,林峰有些感到不可思议,这贺老四,咋变化恁大?他正要往他姑姑家走,贺老四家的大门开了,一个打扮得时髦的姑娘走了出来。林峰笑了:“小翠?真是小翠!”
  
   三、
   林峰和小翠是小时候的玩伴,俩人和黑孩儿常常疯跑着玩。林峰到城里上学以后,每年暑假寒假还到石门村住着,他们还喜欢在一起玩。后来,小翠不上学了,到饭店当服务员,她感觉和林峰不是一条线上的人了,自尊心让她慢慢地拉开了和林峰的距离。而林峰还是像以前一样,把她当青梅竹马的好朋友。
   小翠今天打扮得很漂亮:一身浅绿色套裙,白色高跟鞋,乌黑的长发,配上轻施淡粉的脸蛋,哪里看得出是个农村姑娘?小翠看林峰,惊讶的样子,脸一红,说:“咋了,不认识我了?”林峰上下打量她,说:“一打扮就是不一样,真漂亮!”小翠笑的很妩媚。俩人说了一会儿话,贺老四和黑孩儿他们回来了,林峰急忙伸手帮着把棺木抬进去,安置好。他用手推了推棺盖,也不是很沉。贺老四忙拉着他的手,说:“走走,咱去喝点冰镇啤酒,这屋里热。”
   小翠抱着几罐啤酒,一人递过去一罐。黑孩儿见小翠进了厨房,赶紧跟到厨房,帮着洗菜。林峰正抬头看着气派的两层楼,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郭小天打来的。郭小天说,这几天正在寻找黄毛的踪影,城里的小区查了一遍,村里也开始挨家挨户查,黄毛很可能窜回老家。林峰决定明天到张罗沟看看。
   晚上,林峰姑姑和姑父在村里的小广场上开始一个拉弦一个唱,大家围在一起有说有笑热热闹闹的。林峰左右看看,没发现贺老四和小翠的影子。
   天一亮,姑姑和姑父就相跟着去锄地了,黑孩儿还在呼噜着睡觉。林峰开车到了张罗沟,治安主任指给他黄毛家的院子,院里的苹果树下坐着黄毛的奶奶。治安主任说,黄毛的爸在煤窑下出了事,黄毛妈也改嫁了,黄毛是跟着奶奶长大的。由于少人没管的,他初一就不上学了,开始混社会。但他知道对奶奶好。林峰假称是黄毛的朋友,替黄毛捎钱回来的。奶奶接过钱,说:“他现在有了对象,顾不上管这个奶奶喽!”
   林峰急忙问:“奶奶,他对象是哪个村的,叫啥?”
   奶奶说:“黄毛的对象是石门村的,叫小翠。”
   林峰吃了一惊:“小翠?”
  
   四、
   石门村叫小翠的只有三个,一个四十岁,一个十二岁,另一个就是贺老四的女儿。林峰去贺老四家找小翠,小翠拿出两瓶饮料招待他,他说:“我的胃不好,有茶叶吗?”小翠去找了茶叶泡了茶端进来,发现林峰已经拿着她的像册在翻看着,她的脸一下白了。林峰翻着她和黄毛的合影照,说:“黄毛是干什么的,你知道吗?”
   小翠咬着嘴唇,半天才说:“林峰,我知道他在挖古墓,那些东西都是死人的,他干这个也不算伤天害理。”林峰说:“盗卖文物是犯罪,这你是知道的,你认识他多长时候了?”
   小翠和黄毛的相识,是在她打工的饭店。黄毛来这儿吃饭,走的时候总带一份粉蒸肉。他说是给他奶奶带的。他从小就爹死娘嫁人,奶奶一个人把他养大,他要对他奶奶好。小翠就为他的孝心感动了,由感动慢慢就产生了感情。黄毛盗墓不少挣钱,帮着贺老四盖起了小洋楼。小翠觉得盗墓是弄死人的钱,也不算啥。林峰问小翠,最近有没有见过黄毛,小翠摇了摇头。
   林峰收拾了东西决定离开石门村,他姑姑让他带上刚碾的小米,又往车上放了许多从树上摘的鲜桃子。小翠也瓣了些嫩玉米让林峰带回去煮着吃。看着林峰的车走远,小翠站在那儿,半天没动。
   入夜,温柔的月光洒在贺老四家的院子里,林峰悄悄地溜到贺老四家院墙外,他利索地翻上墙头,进了院子,来到放棺材的那间屋子的窗户下,隔着窗玻璃向室内张望:只见那棺材中半坐着一个人,此人一头的黄毛,正端着碗狼吞虎咽。一旁的小翠含情脉脉地说:“没人给你抢,你慢点吃。”
   林峰正在窗下偷看,忽然觉得身后有些异样,他未及转身,头上就被什么敲了一下,他在将要失去意识的瞬间,恍惚见贺老四站在他面前。
  
   五、
   黑孩儿和几个年轻人抬着棺材在前面走,后面的吹唱班在吹唱。贺家的人在吹唱班后面跟着,小翠红着眼不停掉泪。黑孩儿问贺老四道:“四叔,弄哩啥陪葬呀?”
   贺老四说:“手机电脑都有,手机是啥苹果的,一万多呢!”
   黑孩儿心想,一万多的手机,埋到土里真可惜呀!
   下葬的时侯,小翠哭着扑到棺材上,不让人埋。贺老四硬把她拽开,连拖带拉的拽走了。都死了那么多年了,小翠还记着这个弟弟,哭得像弟弟刚死的时候一样。
   晚上,黑孩和白天一起抬棺材的俩年轻人喝酒,说起贺老四陪葬的手机电脑,都觉得可惜,黑孩说:“咱去弄出来吧!恁好的东西呢!”
   几个人就到了坟地开挖了。刚埋的土很松,一会儿就露出棺材盖。他们用起子锤子把棺材钉拔出来,抬起棺材盖,往里一看,他们吓得发出“妈呀”的叫声,抛下棺材盖就撒腿跑。跑了十几米远,黑孩站住了,不对呀,棺材里的人好像是林峰?他大着胆子又走回去,一看,果然是林峰!林峰手脚被绳子捆着,嘴上缠着透明胶布,瞪着眼正在挣扎着。黑孩赶紧把他嘴上的胶布一圈圈撕开,说:“林峰,你不是开车回城里去了,咋到这里来了?”
   林峰大口大口喘着气,顾不上回答。他要过黑孩儿的手机,拔通了郭小天的电话:小天,黄毛在石门村,你赶紧带人过来。
   林峰白天离开石门村,到晚上杀了一个回马枪,想看看黄毛究竟在不在贺老四家,结果被贺老四发现,一棍子把他打晕了。贺老四和黄毛决定把他弄进棺材埋掉,小翠怎么拦也拦不住,哭得眼都红了。要不是黑孩他们,林峰真就沒命了。
   贺老四家,贺老四和黄毛坐在一起喝酒。贺老四手里拿着一把精致的瓷壶,啧啧称赞道:“哎呀,就这一个壶,就能卖四十万?”
   黄毛说:“爸,您以后就吃香的喝辣的吧!咱不缺钱,我和小翠会对您好。”
   小翠在一旁掉泪,贺老四说:“小翠,别想林峰的事儿了,他要不死,咱的富贵就让他给毁了。以后,我跟黄毛一起干,给你买好衣服金项链。”小翠哽咽着说:“咱挣钱可以,为挣钱咋能伤天害理?爸,黄毛,咱去把林峰放了吧!要不,我一闭上眼,就看到林峰了。”
   黄毛说:“要林峰活,我就得坐牢。小翠,你别傻了。”
   正说着话,门突然开了,林峰从天而降。小翠高兴地叫了一声林峰,站了起来。黄毛伸手想去腰里摸什么,林峰一个箭步扑上去按住了他,拔出他腰里的匕首。外面响起了警车的声音,郭小天带着人冲了进来。
   黄毛将要被押上警车的时候,小翠喊了他一声,黄毛回过头,说:“小翠,我就不放心我奶奶。”小翠说:“你放心,我会照看奶奶的。”
   郭小天问林峰什么情况,林峰看看小翠和颓唐的贺老四,说:“他们大义灭亲,举报了黄毛。”
  

共 483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作者之盘龙壶,叙述了一起盗掘古墓案:由于林峰刚分到刑警队还沒有一个月,那天,他和队友郭小天接到电话举报,说有人在东郊盗掘古墓。俩人赶到现场,果见一处唐代墓穴旁有个盗洞。郭小天长得体胖腰圆,林峰身材瘦,不用说,郭小天守在洞口,林峰钻进了洞中……结果一个剃着光头的被棺材撞死了,一个染着黄毛跑了,自己受到了停职反省。在爸建议下去老山里石门村的姑姑家居住,郭小天下了班来找他,说黄毛是张罗沟村的人。林峰心里不由一动,张罗沟村紧挨着石门村,要是能抓到黄毛,找到盘龙壶。后来,经过一番曲折,终于黄毛被押上警车。盗掘古墓案的确迂回曲折,林峰看看小翠和颓唐的贺老四,只好说贺老四大义灭亲,举报了黄毛。极力推荐欣赏!【编辑:梦锁孤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20804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22-07-29 17:49:59
  盗掘古墓案的确迂回曲折!问好!
梦锁孤音
2 楼        文友:鹤壁淇水        2022-07-30 19:14:24
  少了重要一章节,
3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22-07-30 22:52:29
  已经换上了。感谢老师支持!
梦锁孤音
4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22-08-05 00:41:08
  祝贺老师佳作获得精品,加油!
梦锁孤音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