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错爱

精品 错爱


作者:寻找姚黄 举人,4738.2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30发表时间:2017-07-10 23:08:46
摘要:深更半夜,连喜欢聒噪的青蛙都睡觉了,月亮安静的像一面闲置的镜子,空气里有秧苗的“青味儿”。在小学门口的操场上,我被王普霞抓住衣领,

错爱 深更半夜,连喜欢聒噪的青蛙都睡觉了,月亮安静的像一面闲置的镜子,空气里有秧苗的“青味儿”。在小学门口的操场上,我被王普霞抓住衣领,她大声骂我:“刘百林你这个混蛋,不要脸!翻俺家墙头。”这句话被她高亢的嗓门重复了三遍。
   我们农村把“采花盗柳”之类的丑事叫做“翻墙头”。我其实根本没有去王普霞家“翻墙头”,但按照约定,我不能否认。我知道我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人物,可人要脸,树要皮,小人物也要活个小名声。我除了跟王普霞做过一次床上的勾当,还从来没做过坏事。“翻墙头”这样的大奸大恶更是我所鄙视的。临时起意,我撕毁了约定:“肚子饿了,我就看看你厨房里有没有吃的。”
   “不要脸!你敢说你是找东西吃。”然后她小声而严肃地:“闭嘴!不许你说话。”
   我也低声说:“我觉着‘翻墙头’太难听了。”
   我俩的争吵,惊动了四邻。王普霞的目的就是要把邻居都闹起来。我堂哥“五保”户刘百业起来了,小学教导主任韩学斌起来了。王普霞家左左右右的邻居也起来了。刘百业和韩学斌是男人,王普霞的几户邻居都是女人。他们迅速来到操场,围观我和王普霞。
   今夜月亮正圆,月光像白府绸一样铺展在操场上,基本上可以看清每个人的面孔。四位女性邻居,她们也跟王普霞一样,老公在外地打工,她们带着孩子留守在家。我们村从二十五岁到六十岁的女人中,有十五人组成了一个帮工队,王普霞是队长,我是副队长。也就是说,这个帮工队一共十六人,就我一个是男人。我负责在外村联系活儿,王普霞负责人员的组织分工和分钱。
   不是我爱在女人堆里混,是因为我错过了外出打工的最佳时期,除了种地,一无所长。我初中一年级时,父亲出了车祸,司机逃逸,我为了抢救父亲,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一屁股债,也没挽回他脆弱的生命。刚刚还清债务,母亲又得了心肺病,动不动就喘不过来气,完全失去劳动能力。我们村里有句顺口溜,叫做:救护车一响,一头猪白养;割个阑尾炎,白种一年田。别看有了“新农合”,对慢性病来说也不顶啥球事儿。我陪卧床的母亲十八年,打工走不了,种地收入少。一个药罐子把家里弄的跟旧社会似的,谁肯嫁我?母亲前年死了,我虽然卸下了千斤重担,但我也被她拖得懒了。想出去找活,“大工”(砌墙)活儿我不会,“小工”(掂泥斗)又嫌累。所以,我决定不出去了,把三亩二分地“流转”出去,我给人家帮工。现在种几亩地,也挣不几个子儿。举例来说,一亩小麦产八百斤,现在收购价是一元,卖八百元,二胺尿素二百四十五元,翻地整地一百一十元,种子农药一百三十元,收割机每亩六十元,仅剩二百五十五元,一切人工还不算。帮工队的收入,虽然不及在城里打工,但毕竟是在自己家里,不会像驴一样累,像狗一样紧绷着神经。
   邻居们来围观,这正是王普霞想要的效果。吴莉说:“刘百林你也真是的。不知道人家家里没男人呀?”
   何敏说:“刘百林,肚子饿了你就不能忍一忍?你知道避嫌不?”
   她们的话并没有太严重的恶意。我们都在一起干活儿,她们给我留了一点点面子。
   倒是我堂哥刘百业明显向着我:“普霞,找点东西吃,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算了吧普霞,放了他吧?”
   王普霞:“他说找东西吃就找东西吃了?鬼都不信。”
   我说:“我真不是“翻墙头’,我就是想找点东西吃。”
   我堂哥刘百业说:“天天晚上都有卖馍的,卖油条的,你咋不买点吃?单黑更半夜的到人家厨屋里翻?”
   我说:“上午干活来家,没吃饭就睡了。一直睡到半夜才醒。肚子饿的咕咕叫。寻思去厨房拿点吃的,明天再跟她说......”
   堂哥说:“真拿自个不当外人了。普霞,你看看,他这个人不会说瞎话,你就放了他吧?”
   我讨厌这个堂哥刘百业,平时就不大搭理他。只是今夜遭难了,不敢对他使性子。
   王普霞说:“让我放你也可以,我得拍个照。”
   我说:“拍啥照呀?这么多人在场,还怕我跑了吗?”
   王普霞说:“有人做过了。我怕你也跟他一样转脸不认账。”
   这话是冲着我堂哥刘百业去的。他不久前趁黑脸老丁不注意,溜进人家屋里把老丁的傻女人干了。但最后他死不承认,还把老丁给打了。
   刘百业也不傻,马上反击说:“手不抓屎不臭。谁往俺们兄弟身上泼屎也没用。让她拍。”刘百业明着为我辩护,其实暗着是为他自己狡辩。
   王普霞把手机给韩老师,叫韩老师拍照,要他把今夜在场的几个人都拍下来。
   韩老师是玩手机的高手,这么说吧,这些人中,除了我和我堂哥刘百业没有手机,不会玩,他们都有智能手机,都会玩。韩老师手里的手机对准我们闪了几次光,然后交给了王普霞,王普霞一手拿手机翻看,一手还抓住我不放。看完了,才松开手。
   我趁众人簇拥王普霞回屋时,溜回养老院了。刚要关门,就见我堂哥刘百业伸个光脑袋进来,小声问:“兄弟,你说你真是找东西吃吗?”
   我没好气地说:“关你啥事儿?”
   他说:“你瞒了别人瞒不了哥。你给我买油条了,自己也买了,你忘了吗?上一个女人家里找东西吃,哄鬼吧!”
   我说:“那你去揭发我好了。”
   他说:“咱兄弟俩谁跟谁呀?你就死咬住找东西吃,不承认别的事儿,她咋不着你。”
   我说:“稀罕你出点子。”他说:“替你说了那么多好话,那十块油条钱我就不给你了。”说完,随手关上了独扇破门。妈的,替我说话原来是不想还钱了。
   我一躺床上眼泪就下来了。昨晚,我太冲动了,不该答应以“翻墙头”为由逼回王普霞的男人。事实永远比想象可怕。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虽然我临时改口,强调我是“找东西吃”,但事实上根本不会有人相信:现在还有偷东西吃的饿鬼吗?午马翻未羊,大肠连小肠,是乡村女人的拿手好戏。我敢肯定,天一亮,全村老老少少就都知道了。我还有什么脸面在村子里晃悠呢!
   我们居住的这个“U”字形大院,是刘家寨比较富裕的农户集聚区。“U”字的上口敞开着,面对村村通柏油路,柏油路一头通往乡政府所在地邓集镇,一头通往京九铁路淮河大桥。左边是刘家寨小学和村部;右边是新开发的连体别墅群,每户两间三层,有前后门,后门外是小厨房和小院落,院子也有一个小门。“U”字底部就是村里建的6间养老院。养老院的南边有一条三米宽的水泥路,通向刘家寨的老宅。这个地方以小学的水泥操场为院落,既干净宽敞,又出入方便。所以,房子刚建起,就被抢购一空。
   养老院是前年建的。听说上级给五保户每家补助五千元,村里把六户的钱集中起来,盖了六间砖瓦房。村里为了省钱,房间盖的比较小,且房顶是油毡和水泥瓦,夏天炎热冬天凉。来了几个“五保”户看房,都犹犹豫豫地不想搬。只有我堂哥刘百业,住他外甥一间偏房,外甥媳妇天天不给好颜色看,打狗撵鸡地敲他。所以,养老院刚建好,他外甥就催他搬来了。他一来,那些看过房的“五保”户都不来了。因为我堂哥有点神经病,是个“人不沾”。他在你家吃十顿饭,到处说你好;最后一顿不给吃了,他立马说你孬。
   我今年四十五岁,还不到享受“五保”的年龄。以前我和母亲住在老宅,母亲去世后,老宅三间破屋被大雨淋倒了。我找村支书刘宝志要房子住,刘支书说:“你迟早要当‘五保’的,干脆现在就搬到养老院去算了,但‘五保’供养要等到六十岁。”这个政策我知道。派起辈儿来,刘支书是我远房侄子,他不会亏我的。我没有娶老婆,更没有儿女,将来肯定要到养老院的,我就搬来了。这些房子闲着也是闲着,我占了两间,一间做卧室,一间做厨房。我堂哥也是两间。剩下两间,留作村支书临时存放粮食。刘支书早搬镇子上住了。
   半个月前,正是插春秧、砍菜籽的农忙时节,我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在邻村王新庄联系到一家种田大户,他家种了五十亩地,插春秧四十亩,我以每亩一百六十元谈妥。那天她们十五个女人,在四十亩水田摆开阵势,真有大集体的味道。那几天阳光很好,水田里悠悠地飘过白云,空中的柳絮如雪花飘飞。我除了联系活,还要往水田扔秧把子。扔完了,就躺在树荫下睡觉,一任柳绵将我覆盖。
   她们干了三天半(包括拔秧),每人可分到四百元的工钱。结束时,已经晌午了。王普霞和何敏、吴莉几个有孩子在镇上上幼儿园的队友,都去接孩子了。我不操接孩子的心,骑着破自行车回家了。回到家觉得还是困,我就脱了泥水衣裳,只穿一条裤衩闷头大睡。
   睡到午饭后,王普霞来了。王普霞是来给我送工钱的。她推开门,见我身上盖着一条被单,裆部把被单顶起来,像个宝塔。她目光闪烁地看了几眼,大概是害羞了,赶紧转身出去,又回家了。我必须强调一下,这过程我是在恍惚中看到的。我感觉当时可能被“靥”住了,也就是我们农村常说的“把手放胸口上了”,或者被老鼠什么的小动物“接了气”。场景看得清清楚楚,就是叫不出声,起不来身。当我看到王普霞进屋,并且老是看我裆部时,我曾经努力挣扎,想要起来,但不管我怎么用劲儿,都是白白浪费力气。
   隔了一碗饭的时间,王普霞再次来到我的小屋。她在我的床前站了一会儿。然后,她伸手捏住我的鼻子,活活地把我憋醒了。我睁开眼,心里一阵狂跳。王普霞不算漂亮,漂亮的女人不会嫁到乡旮旯里来。在我们这个村子里,王普霞、吴莉、何敏已经是村里最“漂亮”的女人了。她们干净、端正、不胖不瘦,身材蛮好。三人的年龄差不多,长相不分高低。在我眼里,她们都是“女神”级别的。
   我醒来后,赶紧找裤子穿,王普霞说:“别现世了。你点点钱,我就走。”我发现她的声音有点发抖,跟平时不大一样。她把4张红皮的钞票扔在我的两腿间,我拿起来,放在枕头边。随即从床上下来,半裸着站在她面前。
   她说:“点点钱,看少一张。”
   我说:“少了算了,不找你。”
   她走到门边,小声说:“你继续睡吧,我走了。”
   但她并没有立即走掉,而是打量这间小屋。
   她的犹豫鼓励了我的胆子。我一阵冲动,紧走两步,把门关上,把她堵在屋里。她问:“你想干啥?”
   我不说话,上去抱住了她,她轻声说:“放开手,小心神经病(我堂哥刘百业)听见了。”
   我说:“他不在家。”便伸出嘴巴亲吻她。
   她一边推着我的下巴不让我亲吻,一边往床前退,然后倒在床上,任由我折腾。其实,我也不懂什么前戏,野蛮地扯掉她的外衣,内衣,直接进入。结束时,她有点慌乱地穿好衣裳,结果把上衣扣子扣错了,我给她指出来并伸手给她解扣,她脸红着对我的手背打了一下,自己重新扣好,理理鬓发,像小偷似的探出一个脑袋,观察外面的动静。我走上去,把400元钱塞到她手里。她看了一眼,拿着四张红皮的一个角,朝我脸上扇了一下,继而扔在地上,出门时,她双臂交叉抱在胸前,若无其事地走了。
   我自己呆在屋里的时候,老是回想那短短的几分钟。我觉得,即使现在死了,也没有遗憾了。
   我开始注意个人卫生了。我们村里有句老话,叫做:寡妇女人省吃,光棍男人省劲。意思是单身女人吝啬,单身男人懒惰。这话还真有些道理,我就是很懒的一个人,不刷牙,不洗脚,不到理发不洗头,不把衣裳换完不洗衣裳。但跟王普霞好上之后,我刷牙了,洗脚了,洗头了,洗衣裳了,好像上初中的我又附身了。但是,王普霞对我的态度反而冷淡了。
   我想对她好点。就盯着她干什么活儿,好去帮忙。那天,是一个星期天,她家的麦子收割完毕。现在我们农村最简单的农活就是收割了,有收割机的人家服务很到位,收割完,把麦粒儿给你拉回家,你只要给钱就行。她家的麦子被机主倒在操场上晒。黄昏时,往袋子里灌,这不是一个人的活儿。我去给她帮忙,我让她撑着蛇皮袋,我往袋子里灌麦子,她看也不看我一眼,说:“滚回去,睡你的懒觉。我不需要。”她以前对我很好的,说话也和气。一个队里干活,讲究齐整,她嫌我骑自行车太慢,主动带着我。我呢,反而觉得坐在她的屁股后边,不知道别人怎么看,就拒绝了。现在这样,让我心里很不是个味儿。我不得不离开,搬个凳子坐门口,看她灌麦子。我想,你自己根本没法干,恐怕还得我帮忙。可她的办法是,先用手往袋子里扒拉三个小半袋,然后重在一个袋里,但这样很慢,十几袋要啥时候才能灌完?我希望她向我招手,可她没有。她喊女儿来帮忙,女儿只能扶着蛇皮袋,她用木锨往里倒麦子,倒多了,就把蛇皮袋压掉了。她就怪儿女笨蛋。其实,她女儿才6岁,正上幼儿园大班。我看不下去,就把我家的水瓢擦干净,扔给她,这倒没有拒绝。水瓢比木锨实用,她可以腾出一只手挣袋子了。收完十几袋子麦子,都露星星了。我纳闷:那天的事情又不全是我的错。都过去了,何必对我这样?
   麦子收割了,我联系到八亩麦茬秧,也是每亩一百六十元。这是十六个人一上午的活儿,很松闲的。但麦茬秧不好栽,水面上漂浮的麦茬很稠密,划腿划脚,还得把秧苗栽深,才能不被漂浮的麦茬带起来。于是,几个老年的女人都说我没插过麦茬秧,这回掉“窑里”(坑)去了。麦茬秧一亩地二百也不能接。我听了很生气,冲她们说:“麦茬秧长得高,好拔好栽,不就抵消了吗?”她们几个还是说我这不懂那不懂的,王普霞说:“都定下来了,还说啥呢?”何敏和吴莉也都说算了,下次要栽麦茬秧可以适当提高些。

共 12990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两个留守农村的男女,因为一场错误的姻缘,让本不是夫妻的他们苟合到一起,竟然还怀孕了,于情于理,这个生命都没有留下来的可能。可是女人却不想失去这个孩子,可是靠什么理由,合法又合理地留下这个和别人有的私生子呢?小说按这个引线展开故事情节,牵扯出一段似是而非的故事。也引出如今农村留守女人和去城里打工的农民工的生理需求问题,这也是现实社会存在的诟病,值得深思!小说紧贴现实,关注民生,关注社会矛盾与社会一角,语言细腻,流畅,主题清楚,情节峰回路转,引人入胜。荐赏!【编辑:雅润】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70714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雅润        2017-07-10 23:10:31
  问好作者,祝创作愉快!
雅润
回复1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11 05:22:54
  谢谢编辑的肯定!
2 楼        文友:樱雪        2017-07-11 17:55:05
  小说贴近社会现实,误打误撞的一次苟合,结果导致一系列啼笑皆非的事,小说结尾玄幻式的写法很有味道!问好老师!
一个人的KTV,自己唱给自己听。
回复2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12 05:13:57
  谢谢雪先生跨界阅读和评论。
3 楼        文友:江南铁鹰        2017-07-12 21:35:22
  抽空细看再讨论吧
4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14 10:17:52
  感谢编辑给本文加精!谢谢了!
寻找姚黄
5 楼        文友:雅润        2017-07-14 16:09:54
  恭喜作者,收获精品,期待你的下一个精彩!
雅润
回复5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14 19:25:48
  再次感谢!
6 楼        文友:醉童        2017-07-14 16:26:27
  恭喜作者再获精品,祝你佳作不断!
回复6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14 19:26:32
  谢谢编辑老师!
7 楼        文友:老土        2017-07-14 16:41:08
  欣赏佳作,祝贺老师美文加精!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回复7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14 19:27:17
  谢谢老土老师!
8 楼        文友:樱雪        2017-07-14 18:16:15
  祝贺老师作品复审加精
一个人的KTV,自己唱给自己听。
回复8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14 19:28:49
  先生又写又读又编,精力旺盛,值得学习!
9 楼        文友:阳媚        2017-07-15 19:33:12
  贺喜小说精品!期待友友更多佳作!
回复9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16 05:17:07
  谢谢您!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