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欢喜酒家 >> 短篇 >> 情感小说 >> 【酒家】不忘初心(小说)

精品 【酒家】不忘初心(小说)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作者:依心阁主 进士,10079.0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4190发表时间:2014-11-12 23:01:09


   王初心莫名地看着白清,此时白清身上的电话响起,白清接起电话,那头传来“事情已解决,是起普通车祸事故。”白清淡淡道,“好,明白,钱的事别吝啬,多给点。”他挂了电话,温柔地在王初心额头吻了下。王初心更加莫名地看着他,问道,“出什么事了吗?是谁来的电话?”白清宠爱地摸摸她的脸,“没事,不过是家里出了点问题,走,我们去看下发生什么事,咋来这么多警察。”王初心乖顺地点了下头,跟着一同走过去。
   警察们全部围在黄鑫燕的父亲黄山面前,他们拿枪指着他,要将他戴上手铐,忽然现场响起了一阵枪声,枪的来处是从不远处的一片二楼房间里传来的。警察被分成两批,一批铐黄山回去警察局作调查,一批赶往枪响起的地方。
   黄山用幽怨的眼神盯着黄鑫燕,他狠狠道,“我养的好女儿啊,不错,知道以婚礼引我出现。”黄鑫艳流下眼泪,她抽泣道,“爸爸,我是为你好,警察答应如果你能来,会给你重新改过的机会,妈妈也答应了,我们都愿意等你。”黄山摇头,“晚了,你妈妈走了,我会带她跟我一起上路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黄鑫艳惊恐地望着黄山,她大喊“不”,直接就冲到楼上去。方始终有些担心,他深深看了眼王初心和白清相互依偎的背影,也跟着跑上楼。
   楼上一片狼藉,黄鑫燕的母亲已经躺在血泊里,分批来的警察已经在处理现场。黄鑫燕瘫坐在地,她忘了哭喊,忘了咆哮,只是呆呆趴在母亲血泊的身躯旁。她愣了足足五六分钟,忽然就抱着方始终的腿嚎嚎大哭。她悲切道,“我陪你演了场大戏,可是我的人生,也要完了吗?”方始终蹲下身轻抚她的头,“对不起,是我太自私,我没想到你父亲做事会这么绝决。”黄鑫燕道,“不,你一直都知道,他是大毒枭,他逼着王初远和陈霞一起帮他贩毒,他陪养他们当接班人,他制造车祸让他们死,所以你恨,你恨我父亲,所以你也要把我毁了,是吗?”
   方始终叹了口气,轻轻将她搂在怀里,“鑫燕,你错怪我了,我不是那样的人,你放心,我会给你好的生活,让你一辈子衣食无忧。”黄鑫燕泪水噙满双眼,她捶打他胸膛,“我知道你一直是个大善人,你一直在做善事,我知道你因为白岩和陈霞的事,一直活在自责里,所以就尽力地多做好事,想要弥补内心的空虚感。可是方始终,我一直知道,你不爱陈霞。你对陈霞好,只是因为她是白岩的女人,白岩豁出性命把你从火海里推出来,所以你对陈霞有愧……”
   方始终没有说话,只是眼神空洞地望着很遥远的地方,并无焦距。他吩咐女警照顾好黄鑫燕,突然就朝楼下奔跑下去。不远的某处,白清手紧紧扣在王初心腰上,王初心头轻轻倚靠白清肩头,他们俩人怎么看怎么像默契的甜蜜情侣。方始终定定地看着他们的背影,有一瞬间的晃神。他忽然抬脚朝他们迈过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是快到摊牌的时候了,他深深吐了口气,自信地走向他们。
   然而这时,陈少堂却快方始终一步抢先走向白清和王初心,他拿枪指着白清头部。换作以前,警校出身,警惕性极高的白清怎么可能会轻易被人拿枪指头,他自嘲地转身看向陈少堂。陈少堂却狠狠开口道,“白警官,你把我妻子弄哪里去了?你把我那些货都弄哪去了?”已经有警察朝他们这边奔跑过来,方始终害怕王初心受伤,鬼使神差飞就从白清手里拽出王初心,将她紧紧护在怀里。
   白清眉眼凌利如刀锋,若能割伤人,此刻方始终就该死无全尸了。但眼下,白清要解决的大难题,不是方始终,而是眼前这个叫陈少堂的男人。陈少堂枪又逼近他太阳穴,冷声道,“我妻子人呢,你把她藏在哪,快给我放出来!还有,告诉你,那些货,你别妄想一个人独吞,门都没有。”白清装糊涂冷笑道,“陈经理,我不知你在说什么。”陈少堂道,“白警官,不,应该尊称你一句大毒枭,你别以为你背地里的一条龙毒品生意,当年将它嫁祸给王初远就没人知道,其实王初远上车前,早录了一张光盘给李辉,那光盘现在就落到我手上了。”
   10
   王初心听到他们在谈王初远,那个名字对她来说一点也不陌生,那是她的亲哥哥,她活在世上最亲最亲的唯一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可他因为一场车祸莫名就死了,还死得轰动他们当年整个小城,到处都在传他做的是商天害理的贩毒生意,她哥把他们老王家的名誉全部都给毁了。那时的王初心,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女孩子,她哥的丧事,她一点主意也没有,也不知应该怎么弄。他们本家族人亲戚没有一个肯出面来帮忙的,最后是她母亲娘家人,也就是她舅舅和舅妈出钱帮忙安葬后事的。
   王初心的父母,早死在一次台风事故中,连人带船全都沉到大海里去了,后来尸体被打捞出来的时候,已浸泡得认不出人形。那时她好害怕,只知躲在王初远背后哭泣。那时王初远也不过十二岁的小男孩,他眼里虽也噙满泪水,但仍倔强地咬紧牙关,轻拍她小脑袋瓜,哄她道,“初心,别怕,有哥哥在,哥哥以后养活你。”在安葬完父母后,他们兄妹俩就开始了相依为命的生活。
   舅舅舅妈见他们孤苦无依的可怜,想把他们接过去一起生活。可那时舅舅一家的日子也过得皱巴巴的,他们还得养一对儿女,女儿乖巧懂事还好,就是儿子是个傻子,而且还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每年都是一笔不小的医疗费用。对于家境本就窘迫的他们而言,若要再养王初心兄妹俩人,那日子就真的砸锅卖铁也过不去的。王初远不想给他们添麻烦,也认为只要他有手有脚,不愁养不活妹妹。
   于是小小少年的王初远,在十二岁的时候,就承担了家里一切勤杂事物,喂猪洗衣做饭种田,还得出去拾荒赚钱,甚至村里有人出海,他也会跟着一同去。尽管知道父母是葬身大海的,可是没办法,出海赚的钱总比较多,妹妹才七岁,他得给她存钱上学。王初远把未来想得很美好,先让妹妹上小学,然后中学,高中,大学,本科,研究生,甚至还想到了博士,博士后,只要妹妹会读书,他就会一直努力供养到底。可最终王初远这些心愿,也就只停留在王初心上高一这年。
   那时的王初心,刚满16岁,王初远才给她过完两天生日,就出车祸去世了。她哭得晕天暗地的,最后也不知怎么的就躺在医院里,是舅舅舅妈过来医院接走的她。他们抚摸她的头,老泪纵横道,“我可怜的初心,不要怕,以后跟我们生活。你表姐已经嫁出去,你表弟的病也比之前好很多,家里花钱的地方不多了,我们会好好供养你上大学的。”这句话,王初心一直铭记在心,尽管最后舅舅食言没有供自己念大学,但也是为了救她才没命的。
   那时她刚高三毕业,已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舅舅很高兴,带着她去海边玩,结果海水涌上来,她就被卷进海里了,舅舅拉她手没拉住,也这样被海浪卷走了,尸体是在七天后自己漂浮上来的。很多人都说她是个不祥之人,先是父母死,后是她哥,再然后就是舅舅。可是舅妈一点也没责怪她,那个善良的女人,给了她如母亲般一样的爱。她在舅舅的棺木前哭,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永康啊,我们可怜的初心要上大学了,没学费怎么办,你怎么能就这样走了呢?你走了可就毁了她的前程啊,你都答应过要供她读大学的……”
   王初心一直记得她舅妈看她时那悲悯的眼神里折射出的无尽心酸,以及无能为力的对现实的妥协。这个善良的女人,只会种田做家务,一辈子待在村里从没出过远门,更何况是外出打工赚钱。王初心一直感念舅妈一家对她的好,所以当她下定决心,不再上学,要赚钱时,首先想起的不是自己的未来,而是舅妈和表弟的未来。他们家住的房子,是瓦房,雨天时常漏水,风大时整间屋子更是冻得住不了人。王初心下定决心要给他们盖个房子,还要赚钱给她傻瓜表弟娶老婆,这是她最初的心愿,好在第一个愿望实现了,第二个应该也快了吧。
   因为听说他们村有从越南买来的媳妇,尽管买卖人口是犯法的,可村里的光棍太多,又大多很穷,娶不到老婆的人就只好由着别人牵线买老婆。越南的媳妇最便宜,买一个也就两万五千块钱,这个价钱对他们来说也合理。当王初心舅妈对她说这事时,她立马就应道,“舅妈,你打听清楚了告诉我,钱的事您甭着急,我来想办法。”
   王初心当然是有办法的,她存折里还有两万五,刚好可以凑够表弟的老婆本。更重要的是,她终于决定接受白清给的钱了,那些钱足够舅妈和表弟衣食无忧很久了。这下她终于是可以放下心来,不再为了钱奔波劳累,遭人白眼,被人动手动脚。在夜总会工作时,每回为了增加酒的销量额,看那些双恶心的手在自己身上动来动去的,她都有种想拿刀跺了他们手的冲动,可是看在钱的面子上还是忍了。有人也曾邀她出台作陪,答应给一笔不菲数额,但都被她拒绝了。
   她一直守身如玉,一直在等一个男人走向她,带她逃离这里的一切。她希望那个男人会是她心里爱着的人,可惜不是。一年一年地等下去,越等越无望,等到最后,真的见到了这个男人,竟然就无话可说了。他不认识她,甚至想不起她是谁,可她偏偏一厢情愿地爱着他。现在好了,人家结婚了,美梦破碎了,她是活该要清醒了。为什么在她要清醒时,他就又过来拉她的手,把她像护受伤的小鸡一样搂护在怀呢,她实在蒙了,实在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更不清楚的是,现场的这些人,怎么就把问题都扯到她哥哥王初远身上了呢。
   11
   王初心头痛欲裂,她不知该如何是好,方始终把她搂抱在怀,他们身体紧紧依偎。王初心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薄荷烟草味,就像当年他把他从海里打捞出来的味道。温柔的,绵长的,美好的,带着某种温暖气味的幸福味道。陈少堂的枪声,突然转变方向,就朝王初心和方始终他们射了过来,原来握住陈少堂枪的,是白清的手。陈少堂缓缓倒下,枪已经把控在白清手里头了。
   白清疯了似的突然就朝方始终鸣枪过来,现场的警察全都震惊了。白清是他们的警官,尽管年纪轻轻的,但官职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还要高,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也不知哪里出了问题,他们的警官大人怎么就将枪朝着方始终射过去呢。
   方始终的左臂,中了一颗子弹,瞬间有鲜血流出。他只是笃定地看着他笑,毫不在乎身上的枪伤。王初心却是乱了套,摸着他流血的伤口,抽泣道,“方始终,你疼不疼?快,我们去医院。”她抬头朝白清吼,“你疯了吗?你怎么能对他开枪。”白清自嘲道,“对,我他妈就是疯了,自从我的生命里遇到你,就他妈的疯掉了。”
   白清从来不告诉王初心,他在爱上她的那刻,是带着毁灭的味道而来的。当时她哥王初远的那场车祸,正是他白清制造的,而且还是他逼着陈霞一起坐到车上的。其实也不能算是逼,他只是对陈霞道,“陈霞,你要想方始终好好地活着,你就得死。你只有死后,我哥才能与你见面,你们才能旧情复燃。”然后他又拿枪逼着王初远,道,“姓王的,你竟然敢偷偷私藏货物去卖,就该知道会有今天,上车吧。不上的话,你妹妹王初心就会陪葬。”
   他们两人上了那辆被动了手脚的汽车,王初远坐在驾驶位,陈霞坐在副驾位,本不熟的两人共同奔赴了一场死神之约。心甘情愿,只是为了爱,就这样再也没能回来过。所有的人都以为他们私奔,所有的人都以为他们殉情,可是他们真的是无路可退无路可走,却不得不一起奔赴黄泉的陌生人而已。
   白清永远记得他们的眼神,男的目光澄静悲凉,女的眼角淡流泪滴,他们睁着大大的眼睛看向车后的白清。白清命人将车推上路,动了手脚的车就这样在路上所向披靡,横冲直撞,最后竟一头撞进石柱里,石柱被撞成两半,啪啪打碎前面挡风玻璃,他们的鲜血绽放在那个冰凉的深秋。那时野菊开得漫山遍野,一路都是黄色的景。这是个秋收的季节,却到处都沾染了红色的血液,不胜荒凉再也捂不热的,始终是寂寞人心。
   王初远的家人接到电话,匆匆赶到了现场,来的人只有王初心,是白清亲自打的电话。他本来想要一网打尽的,他本来是想一枪打死王初心的。可是这个女孩,他在太平间的门口遇到她的时候,她没有眼泪,只是绻缩在墙角,始终没有进去看她哥哥一眼。
   白清觉得好奇,就走到她身边。她知道有人靠近,抬起眼睛盯着他看。大大的眼珠里,波澜未起,可是唇角却是哆嗦的。她喊他哥哥,她像抓住救命草似地抓住白清的裤脚。白清本是洁癖之人,他厌恶地掰开她脏兮兮的手,她却将掌心摊开给他看。掌心里,是一朵皱巴巴的黄色野菊,花瓣都被她捏碎。她站起身,不由分说地拉过他的一只手,然后将捏碎的野菊全部摊在他手心。白清青筋爆出,有点想要发火的征兆,却见她对他露出纯白天真的笑容,于是也就余心不忍。
   王初心对白清讲的第一句话,白清一直念念不忘的记在心里。当时王初心错把白清认作哥哥,她抱着他,小小的个子还没长到白清胸膛,她细声道,“哥哥,你看,山上的野菊都开了,你说过要回来的,所以我在等你,我们一起去赏菊好不好?”王初心离开白清怀抱,牵起他的手,他本来是要甩开的,但不知为何,竟鬼使神差地让她牵了去,还跟着她跑到了后山。

共 23819 字 5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
转到
【编者按】一个人物关系复杂、情节扑朔迷离、涉及多个命题的小容量(相对)大故事。作者充分运用倒叙、插叙、设置悬念等手段,以传说中的大毒枭、因车祸而去世的王初远是王初心的哥哥为基本节点,把王初心现在和过去的生活与境遇穿插结合,把白清、方始终、林夕、李辉等一干人捆绑联结,把爱情、恩仇、江湖等主题融汇杂揉,步步为营,抽丝剥茧,为读者上演了一出有声有色的、加重情感戏码的《无间道》类似剧。又让人不由得想起川剧中的“变脸”之绝活——人生在世,究竟有多少张脸?究竟哪张脸才是内心真实的表象?不忘初心,爱情如是,可又岂止是爱情?热闹纠结过后,免不了静下来探一探自己的初心。具有一定吸引力和感染力的作品,推荐共赏。【编辑:素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1113001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素馨        2014-11-12 23:02:57
  感谢赐稿酒家,顺祝冬安!
借用中医手段,切脉世间冷暖。
2 楼        文友:素馨        2014-11-12 23:12:24
  作为业余编辑,编辑朋友的作品确有勉强的感觉,按语不到之处敬请谅解。文中部分字词略有改动,第七小节关于林夕被白清包养三年,原文似乎缺了内容,“她还为他”后面真实内容是什么?原文后面是空,本人根据后文加了几个字,敬请朋友把后面的内容在评论回复中或是通过飞笺发给故事社长,我们好予以改动。
借用中医手段,切脉世间冷暖。
回复2 楼        文友:依心阁主        2014-11-13 09:17:11
  您好!那天发得急,没细看,发的是初稿,做了些改动。把全文发故事哥Q上,但他估计没看到,麻烦您记得提醒他下,看不能直接在后台把这篇文删除,直接粘贴后面那篇,谢谢!辛苦您好!呵呵
3 楼        文友:萧剑斋主        2014-11-13 15:11:10
  行文风格改变很大,可喜
漳州市委党校原副校长、副教授、中华诗词研究会研究员、香港散文诗学会名誉会长等
4 楼        文友:萧剑斋主        2014-11-13 15:13:44
  这是个小故事,情节安排也很紧凑,没有全部看完,但是是能吸引我看下去的好文字,文字里的美感,被你发挥得淋漓尽至,佩服
漳州市委党校原副校长、副教授、中华诗词研究会研究员、香港散文诗学会名誉会长等
5 楼        文友:超级粉丝        2014-11-13 16:21:44
  这篇小说,人物关系众多,男主角好像是白清,又像方始终,林夕和李辉的笔墨也花了不少。我一共算了下主要出场人物,有王初心,白清,方始终,林夕,李辉,陈少堂,李辉老婆,阿红,阿红老公等等,我以为前面部分关于阿红描写,只是写实,后看到最后,原来是在作铺垫,“那张照片”的出现,很让我吃惊。人物之间的关系虽复杂,但还是离不开“情”,王初心太纯,但她纯得有质感,也懂人情世故。林夕是个让我心疼的人。白清很可悲也很可怜,他付出太多,却什么都没得到。方始终太爱却不敢去爱,隐忍得很让人疼惜。李辉是个可耻的人,如果现实中有这样的人存在,还是不要接近比较好,累己累心,没有道德底线……
喜欢品文
6 楼        文友:超级粉丝        2014-11-13 16:25:31
  苏格拉底名言说:“世界上最快乐的事,莫过于为理想而奋斗。哲学家告诉我们,“为善至乐”的乐,乃是从道德中产生出来的。为理想而奋斗的人,必能获得这种快乐,因为理想的本质就含有道德的价值。 ”将这句话,拿来你与共勉,为了理想在奋斗的你,一直是我的榜样!永远站在背后默默支持你!不要写得太累,适当的休息,放松心情会对你有好处!
喜欢品文
7 楼        文友:晋忻李        2014-11-14 14:29:10
  久违了小格子!岁月蹉跎,离合悲欢多多。先问个好,再细加品读。
晋忻李
8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4-11-15 19:03:55
  阁阁,无意间看到你,真好。真的有两年没见了,这个题目真好,我还没顾得读,有空来读。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喜清宁,崇尚简单。
9 楼        文友:秋梧飘絮        2014-11-17 10:41:54
  格格,还好么?前几天在手机上看过的这篇小说,感觉你的小说在主题的挖掘上越发的用心,用字精准精炼,余味袅袅,赞。
10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4-12-07 11:18:50
  刚发了这篇文章,我就看了,但一直没留言。
   很喜欢这篇文章,人世间的尔虞我诈,人际关系的复杂,社会的黑暗,在小说里展现得淋漓尽致,让人触目惊心。
   很赞的小说。
   问好小格格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