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瓜熟蒂落

精品 瓜熟蒂落


作者:唐彦岭 布衣,422.2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150发表时间:2016-10-22 12:33:00


   “谁瞎说了,我长得咋既不随你也不随爹?”小来根有生以来第一次顶撞了梅花,“连奶奶爷爷背地里都嘀嘀咕咕说我是野种!”
   即使想说出来了,她又能怎么说?更何况小来根的确不是他老赵家的种,她能解释清楚吗?此时的她纵使有一百张嘴又如何?总不能把十年前的事竹筒里倒豆子般抖搂给儿子吧?不抖搂出来又怎么办呐?梅花想,即使自己不说,老赵家迟早也会当面公开的,倒不如自己把话挑明了告诉儿子,儿子的根就在大城市里的高楼里。再看看两个刚刚会挪步叫娘的小娃儿,她又迟疑起来,停段时间再说吧!
   梅花决计撇下两个小娃领着小来根离开老赵家的日子,是小来根读完三年级放暑假的头一天中午,也就是这一天,梅花领着小来根离开老赵家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促使她离开老赵家的是头天夜里的一场梦。睡觉前,与往常并没什么两样,她和男人一人搂着一个孩子,一个头朝东一个头朝西,只不过是她感到男人睡得特别快,她刚关上灯,男人的呼噜声骤起,呼噜声特别大,即使她用食指塞着耳朵也无济于事,男人的鼾声仍旧肆无忌惮地钻进她的耳鼓,震得直打哈欠的她满脸眼泪就是睡不着,气得她用脚跺了男人好几脚。男人睡得像一头死猪样,无论她怎么做跺他踢他甚至坐起来捶他,男人都照样一头死猪般的大睡。直到天胧明时,她才打了个盹。就在打这个盹的瞬间,她做了一个梦,她隐隐约约地觉得是在漆黑的下半夜里,但天上却挂着毒辣辣的太阳,她行走在茂密的橡胶林里,四处寻找着目标,似乎都是对的又似乎都是错的,像是站在十字路口上迷失方向的羔羊。树林里静得出奇,平时的鸟鸣虫叫都绝了迹,静得让人感到阴可怕,闷热的天气里她照旧出了一身冷汗。她忽然觉得时间倒退了十多年,大白天里,橡胶林里似乎听到了零星炮声,或许是为了躲避炮火的缘故,原本正忙的割胶季节连个人影也看不到,她看到的只是那些被人抛弃的支离破碎缼胳肤少腿的橡胶树,听到的只是橡胶树的呻吟甚至是哭泣。
   小妹心伤哥心痛,
   以为有事在作弄,
   ……
   正当她愁胀恐惧欲绝时,从远处传来了她熟悉而甜蜜的情歌,听声音虽然唱得有些生硬,但细细听来又有许耳熟,极像她心目中难以抹灭的兵哥哥在唱给她听。她举目环周瞭望,心目中的兵哥哥连个影儿也寻不到,再侧耳辨辨传来声音的地方,四面八方好像都有兵哥哥那甜甜的歌声,那就怪了?兵哥哥不是早就牺牲在战场上了吗,死人难道能复活,梅花她想,要是真的能复活那该有多好。她默默祷告着:我的兵哥哥,你知道吗?小来根就是你的根,他学习班里没比的,顶呱呱地数第一,你泉下有知,保佑儿子有个好前程!
   “你个小骚货,生个野种叫俺养!”
   “老赵家真是冤大头,养个孩子是野种!”
   “找不着爹的野孩子在俺这里撒欢!”
   ……
   正当她祷告的时候,甜美的歌声被突如其来的怒嚎声所淹没。此时的梅花像是挤爆的皮球一般,满心的希望化为泡影,即使她用两手食指紧塞耳朵眼,公公、婆婆还有邻居亲友们都纷纷指着她怒目而视,竭尽全能地干嚎着,沙哑的嚎叫声撞击着她的耳膜,耳膜砰砰作响,大有被击穿之事,吐沫星子四溅,看样子人们是想用吐沫星子淹死她,她好像成了千夫所指的灾星、恶魔。男人是没有逃脱,并且还站在那些人的中间,虽没有与那些人同流合污,但他表现得像过路陌生人一样的安然,既没有阻止训斥的亲友公婆的行为,也没有保护梅花的意思,哪怕是一星点丈夫般的同情心也没有,即使梅花抱着头蹲在地上颤栗不止大呼救命时,他犹如楔进地里的一截木桩子一样木然纹丝不动,与行走的路人没有两样,极像围观的看客,到了高潮处还能让人看到他脸上满是挥之不去轻蔑的微笑。
   “你咋了?啯死个人啦!”男人连拍代嚷吵醒了她。她哼哼唧唧地揉着眼睛折起身来,回击了男人一句神经病,大半夜里发啥子神经。不知男人是否听到了她的梦话,往常见她起火都不吭的男人今夜却反了常,拉开灯,虎着脸,瞪着眼,扯开喉咙吼道,睡着觉还瞎叫唤,人家咋着睡?愿咋睡咋睡,不睡拉倒。梅花不甘示弱,来了个反唇相讥。男人扬了扬巴掌并没打她,只是两只大眼珠子瞪得吓人,嗨嗨了两声,抱着铺卷打地铺去了。
   男人的离开并没使梅花消气,外屋的男人再次打起了鼾声,她没有一点睡意,她一动不动地盯着吊起的灯泡,灯泡是六十瓦的,下半夜里显得特别的刺眼,照得她双眼模糊,犹如蒙上了几层厚厚的纱布,她隐隐约约地觉得天上有两颗硕大的太阳在自己的头顶上摇晃,像是要把她烤糊烤焦,烤成一股青烟,吸入天空融入大气……她忽然觉得小来根已被困在太阳里,浑身一丝不挂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呲呲声,散出一股股人肉的焦糊味,他的身子慢慢地卷曲起来,幼小的身躯已不成了人形。梅花把眼珠子瞪成了牛眼,四肢拼命地蹬大挣扎,她想呼喊救命,即使怒破了喉咙,吼出的声音连她自己也没听到,她开始捶胸顿足,但仍无济于事,她彻底绝望了,闭上了双眼,相随孩子一起告别人间。她一闭眼,忽然觉得自己轻飘起来,左右上肢不知何时变成了巨大的翅膀煽乎起来,随着翅膀的扇动身子飞了起来,她惊奇地发现自己住了十几年的屋子原来没有上盖。
   第二天梅花起来床时,男人已吃过早饭上山割胶去了,她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挂钟,已是九点多了。她折起身来没看到小来根,她认为小来根真得是被人填到了太阳里,她喉咙里冒出了青烟,赫斯底里地喊起来小来根的名字。其实小来根并没跑远,他正在院子里与小弟弟们一起玩耍。虽然她自己也知道那是在做梦,那是梦里的情景,但她还是惊恐万分,她感觉到头快要炸了,一旦小来根出现闪失,自己如何向自己牺牲的兵兵哥哥的家属交代,那不就辜负了他的希望,自己害得他丢了官,说啥也不能再丢了他的孩子。她不想让这孩子受一点委屈,哪怕是一星点也不行!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离开老赵家离开男人得有个落脚的地方,更何况小来根还要读书呢?在中国娘家一向是闺女的靠山,梅花第一个想到的当然就是她的娘家,当天中午她就带着小来根回到了娘家。父母哥嫂一开始以为她是回娘家探亲,一两个月未见的父母哥嫂格外的热情,嫂子还特地给她称了二斤猪肉炖了少见的箩卜猪肉,父亲邻上稻田施肥时叮嘱她下次再回娘家时带上两个小娃。梅花并非是有意要瞒她已跟男人离了婚,而是热情的嫂子再加上母亲的唠叨,容不下她插上半句话,每次她想张口提起此事时,都被嫂子或母亲无休止的问寒问暖所挡回,所以直到父亲吃过午饭下地干活时,她还没来得及告诉父母她这次回娘家的真正原因。
   “什么?你俩离婚了!”从地里干活回来的父亲一听就火了,几根稀疏的胡子竖了起来,把水烟袋窝子磕得嘭嘭响,“他老赵家相当甩手客,没门!老爹找他们评理去!”
   “是我不想在老赵家啦!”
   “人家老赵家那点对不住你?”父亲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明天回去好好地跟人家过,你不嫌丢人,我和你娘还害怕别人戳脊梁骨那!”
   “你老人家消消气,妹妹不跟老赵家过还不是因为这个娃。”嫂子指了指小来根,话里带话。
   看来娘家是指望不上了。梅花想,小来根的来历,嫂子虽然没有明说,父亲也是一清二楚的,当时梅花与那当兵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公爹还上门找了父亲,当地最羞辱的就是这,那时父亲气得当场差点上了吊。十多年来,小来根不是赵家的,街坊邻居们没有不知道的,娘家人也是心知肚明,只不过是都不愿捅破这层窗户纸罢了,嫂子的话分明是故意挑起父亲的痛。果然不出所料,父亲是个暴脾气,见火就着,即使暗火他也烈火腾腾,嫂子的话音未落,她老人家就敞开了喉咙,该把这个野种送那送那,有爹没他,有他没爹!嫂子知道梅花也是个倔脾气直性子宁折不弯的人,没等梅花张口就把梅花拉了出去,我说大妹子,咱爹虽然说话难听点,他老人家说的也在理,找个不嫌弃的男人嫁了,你娘俩往后也不就有了依靠,再说了,你一个人拉巴孩子容易吗?
   “你别圈里弯里撵我了,找男人,下辈子拖成了也没门!”梅花一听嫂子叫她找男人,气就不打一处出,回敬了嫂子一句,“要饭也隔着你家的门!”
   “好心当作驴肝肺!”嫂子一跺脚,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梅花拉着孩子就往院外走,一步迈进院的樱花挡着了她娘俩,梅花啊,不是我说你,你脑子咋缺根筋,要叫我早就找那情哥哥的爹娘去了,小来根好歹也是他们的后。我的樱花妹,你说的倒轻巧我连兵哥哥的老家在那都不知道,往哪找?梅花一脸愁帐地说。
  
   四、
   鼻子底下有张嘴,问问不就知道了。樱花对她说。是啊!梅花想,自己咋就恁笨想不起来,她使劲捶了几下自己的头,虽然兵哥哥生前没有告诉过自己他家的地址,但她知道兵哥哥所在的部队打完仗又回到了原来的住处,部队原来的住处她是知道的,就在济南城附近。找到他生前所在的部队问问领导不就一清二楚了,何必凑在娘家挨爹骂听嫂子说闲话。
   山东那么大个地方,举目无亲,找个不相识的人,无疑是大海捞针,能找得到吗?就是找到了,人家不认咋办?何况费用也不是个小数目。许多儿时的玩伴跑过来劝她。好心的邻居王大妈提醒她,你个娃子还找人家老人去,要不是你,人家的儿子咋会落这下场。梅花一一谢绝了,你们的心意我领了,只要老人能认小来根,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认了。她头一扭,领着孩子出了门。
   兵哥哥生前所在部队驻防在山东的一个县城边上,她是费了好多周折才打听到的,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部队两年前就整编撤销了,原来的部队营区变成了地方上的高新技术开发区,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机器轰鸣,人头攒动,应接不暇,她操着生硬的普通话问了好多人部队哪去了,一个个头摇得像货浪鼓子样,手摆得像荷叶样,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极个别不怀好意的人指着她比比划划说三道四,甚至发出一阵阵嗤笑声,搁往常梅花非得与这些人理论理论不可,生性好强的她如今亦顾不了恁不些了,她的一门心思就是要找到部队的去处。世上总是断不了好心的人,有个老板模样的人向她提供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当地武装部可能知道部队的去处,她千恩万谢了一番才离去。
   顺利倒是顺利,他很快找到了部队驻地,但不是兵哥哥生前所在部队的驻地,兵哥哥生前所在部队已被整编撤销,不复存在,她所找到的只不过是兵哥哥部队人事档案托管的部队,她像溺水中寻到一根稻草一样兴奋,她在托管部队的大门口,拍着手跳了起来,高喊到:我找到了!小来根拽了她好几次衣服,她都没感觉到,直到部队门口两个站岗执勤的士兵“嘿嘿”地笑出声来,她才感觉到自己的失态。
   两个士兵笑归笑,还是把她和孩子挡在了大门外。
   “为啥不让我和孩子进?”
   “没证件。”
   “查孩子他爸的档案,还要啥证件?”梅花与那两个士兵争起来。
   “叫他自己来查!”
   ……
   梅花与那两个士兵你一句我一句,争得面红耳赤,引来了不少围观的人,梅花听得见不少人都在唧唧喳喳地说自己是无理纠缠,但她顾不了这些了,自己千里迢迢跑到这里刚有点音讯,她横下一条心来,说啥也要探个究竟。那两个士兵终于败下阵来,打电话报告了部队首长。首长网开一面,梅花和孩子走进了营房。
   接待梅花的是政治处的张干事。张干事十分热情,他当即安排伙房给梅花娘俩下了两碗热腾腾的荷包蛋,还炒了一盘肉丝,香喷喷的馋人。娘俩个大半天没吃东西了,看见荷包蛋肚子里就咕咕地叫起来。娘俩个像在自己家里样,头也不抬地吃起来,眨眼的功夫吃了个净光,梅花感到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吃饭这么香。张干事见梅花娘俩吃完,赶忙铺开本子掏出笔,要梅花不要急慢慢地说,越详细越好,他好记下来向首长汇报。梅花说得详尽,张干事记得认真细致,每每梅花说到激动处,张干事都会停下笔来用手帕粘粘眼,记完停笔合本时,张干事的两眼圈已是红红的湿润,他十分同情理解梅花的处境,表示明天一上班他就向首长汇报,他并安排梅花娘俩免费到部队招待所里住一宿,让梅花等他的好消息。
   坐了几天火车硬座又跑了两天的路程,梅花两腿又酸又疼,人躺在床上像散了架的鸭子一样浑身难受。大海的天小孩的脸一会儿变三遍,一想到张干事的热情款待,她不免兴奋起来,腰酸腿疼跑得无影无踪,心里犹如六月酷暑里天吃了冰棍一样透骨地舒服,看来是军民鱼水情一点也没变,梅花想。她一闭眼好似看到了兵哥哥的家,她进入了甜蜜的梦乡,飞到了兵哥哥的家。是部队的首长排车把她娘俩送去的,兵哥哥姓韦,家住在大城市的一座高楼里,高楼旁边有好大好大的一处公园,公园里有可划船戏水游泳的湖泊,是自己平生第一次亲眼见到的最大湖泊。兵哥哥的父母和蔼可亲,当部队首长把她娘俩介绍给二位老人时,兵哥哥的母亲稍一迟疑,就把小来根搂在了怀里,慈祥的老人娇儿乖孙地喊着小来根,眼圈儿都红了,兵哥哥的老父亲在一旁对她说,谢谢你,好孩子,你放心吧,我们保证让小来根收到最好的教育!她激动得有些失态,扑腾跪倒在二位老人面前,高举两手,挂着泪花大叫起来:小来根找到家了!

共 33616 字 7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6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的容量是很大的,并且,时间的跨度也很大。小说的开篇很吸引人,塑造了一位叫梅花的女人,因为男人的不中用,但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女人,也是在男人的安排下,做了“借种”这件事,并且,有了叫来根的孩子。之后,梅花又和自己的丈夫生了一对双胞胎。就此,来根在这个家里的爱在一天天减少,还痴迷着那个已经牺牲了的兵哥哥,也就是来根的亲生父亲,不想看着来根受苦,于是,她为了来根,离了婚,并踏上了为来根寻找亲人的漫漫征途。这个征途是艰难的,也是未知的。后半篇,作者通过大量的笔墨。叙述了梅花为了证明来根是韦家的血肉,据理力争,并同时,抚养着来根,知道来根考上了大学。梅花没有成功,竟然还被当做精神不正常。最后的结局倒是很让人欣慰,虽然没有感人至深的认亲场面,但似乎,韦家两位老人已经默认了来根是他们的孙子。小说中梅花这个敢爱敢恨的女性形象,让小说富有特色,引人入胜,并将时代背景放在了老山前线那段特定的历史时期,使主题深厚凝重。推荐阅读。【编辑: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1023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6-10-22 12:35:07
  问好作者,感谢投稿短篇栏目,祝愉快!也欢迎作者加入江山文学,恭祝文学的精彩!
哪里天涯
2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6-10-22 12:39:23
  每个自然段后边都多了一个问号,可能是在复制文稿的时候出现的状况,希望以后投稿注意一下。小说很精彩,但后半部分的寻亲之旅,以及通过法律据理力争的过程,感觉不是很简练。个见,勿怪。
哪里天涯
3 楼        文友:唐彦岭        2016-10-22 18:28:19
  谢谢编辑先生!
4 楼        文友:墨竹抚寒        2016-10-23 11:59:24
  很不错的一篇小说,构思巧妙,人物塑造到位,情节跌宕,喜欢。拜读佳作。
墨竹抚寒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