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血脉

精品 血脉


作者:唐彦岭 布衣,422.2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921发表时间:2016-11-11 22:22:09


   奶奶护犊子是护犊子的,但大是大非面前是不糊涂的,这点我是最清楚的,这也是我尊重她老人家的缘故,要不然我们老赵家也不会支撑到现在。奶奶知道我打了十斤后的当夜就把我唤到她屋里,一同去的还有媳妇和十斤,她老人家坐在圈椅里,一脸地严肃,俨然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判官。她老人家问也不问上来就是一顿劈头盖脑的训斥,都是做大大和娘的人了还不懂事,下手这么重还用了家什,看看把孩子打得都成什么样子了,听说还不叫吃饭,孩子不是你们的心头肉么?是要来的还是捡来的?我自己也感觉下手重了,一直站着任她老人家责怪。十斤像是没挨过打一样站在一旁有些洋洋自得。奶奶话题一转,十斤,都十二啦,也不能总是给小野男孩玩,上学该用功了,不正儿八经地上学就该打。奶奶来了个各打五十大板。
   “老奶奶,大大不叫俺上学了!”奶奶话还没落地,十斤就又告我一状。
   “瞎胡闹,毛主席还三七开嘞,十斤你咋就给一棍打死!”奶奶一听我不让十斤上学大动肝火,“俺老妈妈子上学校去了,十斤学习在班里前几名嘞,老师说她脑袋瓜子好使,大大就好了,你个混账东西咋不叫上嘞!”
   不叫十斤上学是我的气话,其实我也知道十斤是块上学的料,比他哥哥强多了。我正愁自己没台阶下嘞,有了奶奶的发话,我便来了个顺水推舟,故意对十斤板着个脸,嘟噜着嘴,咬着牙根说:“看在你老奶奶发话的份上,饶你这次,下次绝不轻娆!”
   时间如穿梭一般,十二年的学习生活在不知不觉中度过,十斤到了报考大学的时候。报考前夕,首先爆发了一场“十斤”存废之争,也就是说妮子改不改名字之说。妮子坚决要改,她的理由有二,一是“十斤”这个名子土得掉渣,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别扭与时代格格不入,影响她的前程;二是她已是成年人,有权决定自己的名字。奶奶自持德高望重,坚持自己给重孙女起的名字叫下去,她老人家嘴虽有些不兜风,但语气是坚定的,吐出的字砸出个坑,“十斤”这名子孬吗?墩装厚实,不受欺负,有出息,要不是这名字妮子能学到现在,她找人算过这名字,主富贵,保准能考上大学;再说了谁家的孩子不是大人给起的名,说改就改,拿大人当啥了!奶奶说得吐沫星子乱飞,最后还拿着拐杖往地上捣了好几下,反了,反了!
   奶奶的话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并有大家长的作风,我是清楚的,这都是什么年代了,她老人家还抱着老黄历不放。我打心里开始埋怨起她老人家了,一辈子不管两辈子的事,都快入土的人了,瞎操心啥!而我又不愿惹她老人家生气,也就是生个闷气罢了。可妮子不依不饶,她人小鬼大,且是个不到黄河心不死的犟丫头,儿大不由爷女大不由娘,打不得骂不得,更何况我也觉得“十斤”这个名字叫妮子带到大学里也是不时宜的,面对妮子,守着奶奶,我显得束手无策无可奈何,只好在屋里胡拉着头皮打转游圈的份。
   “爸爸,今天我请客!”星期天上午十时许,妮子悄悄地对我说,“到外边吃去!”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笑着与她开起了玩笑,“革命不是请客送礼!”
   “拿你的鞋底换你的棒子花。”妮子诙谐地对我说,“今天是你的生日!”
   我的生日!农历的2月29日的确是我的生日,我并没忘记。按照当地农村的习俗,因有奶奶、母亲健在,我是不能大张旗鼓地庆贺生日的。奶奶常常对我说,小孩子的生是糊涂生,我自小就听奶奶的话,生日常常是在不知不觉中度过的,直到现在我应了爷爷,对自己的生日还是囫囵吐枣,而我总觉得还有奶奶、母亲,我在她们跟前仍是个小孩子。每当孩子们要给我过生日时,我总以自己还是个孩子而搪塞过去。更何况妮子上高三时我还不到四十半,这之前我没提及过生日的事,妮子是怎么知道的?我满脸的疑惑,又怕奶奶知道了嗑我,连忙摆摆手,免了,免了,一过就老了!
   妮子面憨心不憨,别看她平时办点啥事都毛毛草草的,可遇到她认为是大事的时候,心细得很,使着法子也得办成,小小年纪都信奉起“不管白猫黑猫抓着老鼠就是好猫”的道理,也不怪乎奶奶说她人小鬼点多。那时我已搬进了了镇中学家属院,妮子强拉硬拽把我拽进了镇中学对过的一家餐馆,她问也不问我就径直点了两荤两素四个菜,还给我要了瓶我爱喝的二两半“小烧”,她何时成了我肚子里的会蛔虫?全都是我平时下馆子爱要的菜。
   “爸,您的学生有几个是爷爷辈给起的名?”妮子两只胳膊支在饭桌上双手托着腮帮瞪着双眼问。
   “人叫什么名字无所谓,只不过是个记号罢了!”我故意答非所问,以免她改名较真。
   “既然无所谓,改名又何妨?”
   “……”妮子步步紧追反唇相讥,我唔扭了半天没有吐出半个字来。
   “爸,我敬你一杯!”她站起身把酒杯举到我嘴边,“不说话就是默许了。”
   妮子当年就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名牌大学,奶奶高兴得合不拢嘴,到处炫耀自己的重孙女有能带,逢人就讲,她重孙女就要进京城上大学堂了!如果有人说,妮子十斤的名字叫的好,满满当当,不然话,能考上京城大学堂么?每每此时,奶奶就会从腰里掏出一把糖块塞给说话的人,尔后,仰仰头,你家孩子取名时给我说声。言语的极少,间或有一两个也只是出于礼貌点点头而已,当真的一个都没有。奶奶不识字省了麻烦和烦恼,其实妮子在报考时就随了她自己的愿,她入学通知书上的名字就已是珍妮了。尚若奶奶知道了,不知她老人家有多难堪嘞。
   九月一日是妮子到大学报到的日子,大多数家长都要陪孩子到大学报到,原本说好的由我送妮子去学校报到,妮子说啥也不让我送她,还扳出了句狠话,我要去送她去上学她就退学,我品尝过她的厉害——说到做到,只好依了她。妮子离家头一天夜里,奶奶把我叫到她屋里,打开衣柜,掀开十几层被子、衣服,从柜子底层夹皮里掏出一个陈旧的红包包放在老式八仙桌上,奶奶一层一层地缓缓地解着,嘴里自言自语地地嘟噜着,不清不混,直到奶奶解开红包包我才明白了奶奶的意思,奶奶是想将她保存了几十年的银镯子给妮子,还千叮咛万嘱咐要我陪孩子到大学里报到。妮子与奶奶告别时,我觉察到奶奶眼里噙着不易察觉的泪花。在外人看来奶奶与妮子两人命理犯克,水火不相容,家里时常听到他们两人的拌嘴声,你说往东我说往西,大有格格不入之势,母亲和妻子常常是左右为难,手心里次次捏着一把汗。但在我看来,用句不恰当的话说,他们两又是掰不开的烂姜,见面三句话不到就争竟,一点也不假,奶奶三天不见妮子的面就唠叨个不停,反过来掉过去就是一句话,十斤快回来了吗?妮子每次周末回来,一进门头一句话就问老奶奶好,两人就会相互看上一阵子,奶奶眼里还时不时泪汪汪的,妮子每到周末回家时总是用省下的零花钱买些奶奶爱吃的瓜果食物捎家来,说实话我和妻子都对奶奶犯起嫉妒来。
   腊月二十吃过早饭,我推起自行车刚要上班去,奶奶的龙头拐杖就杵到自行车前,命令似的对我说,十斤今天从京城里回来,先买来鸡和鱼微火炖上,买鸡要买大红公鸡,买鱼要买大鲤鱼,十斤傍黑回来正好吃。我说奶奶这心就不用您老操劳了,没想到这下惹恼了奶奶,奶奶瞪着眼,龙头拐杖捣着地说,是孩子重要是上班重要?十斤都半年没回来了,一晌午不去上班能咋的,俺老妈妈子再糊涂也知道疼重孙子!
   妮子是下午六点多回来的,平时都已是吃过了晚饭看电视的时候了。闻着香喷喷的鸡鱼,肚子里早已是咕咕乱叫,儿子好几回要挖出来先吃,都被奶奶吆喝住了。就在双方胶着的时候,闺女跨进了门。人没进屋,她那欢快的声音就飞进了耳朵里:“您们的臭妮子回来了,也不出来接一下!”
   “下了车也不打个招呼,咋去接?”妻子倒埋怨起妮子来,我知道她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加之妮子从小就没儿子听话,妻子特别偏向儿子,把儿子看作宝,母女两的关系就显得有些淡凉。妻子性格又有些迂腐,说起话来就显得怪怪的,叫人听起来有几分凉飕飕的感觉。
   “老奶奶,猜猜我给您买的啥?”妮子人刚进屋就把两个纸盒子杵到奶奶眼前。
   “老奶奶都是快入土的人了,乱买啥。”奶奶有些心口不一,从她的表情上不难看出来她是装的,嘴里虽然有些埋怨但心里是美滋滋的,不然话她老人家的皱纹也不会舒展开来。
   “叮叮铛,助听器、收音机。”妮子扯开纸盒子拿出来,“对啦,重孙女还给您买了副金边老花镜嘞!”
   “这得花好多钱吧?”奶奶张开她不兜风的嘴郑重地问。
   “不多,就千把块钱。”妮子满不在乎地随口答曰。
   “你大大起五经睡半夜挣俩钱容易不?你这个败家子的逆子,那里买的东西哪里退回去!”奶奶脸疹得给木瓜样,一脸的严肃,“俺老妈妈子消受不起!”
   “钱是俺自己挣的,没花家里一分。”平时大大咧咧的妮子也撅起小嘴,显得好大委屈,好心当成驴肝肺。
   妮子没有说谎,这钱的确是她自己挣的。不仅零花钱不用家里分文,就连大学里收的学费也几乎是她自己交的,每次要给她寄钱,她都说够花的,要我们省下来给她哥娶媳妇。她是个懂事的孩子,她知道我们当地农村娶个儿媳妇人民币就得上称称,少说也得“三斤三两”,她就一个哥哥,如今都二十挂零了还没有成上家,她比我们还着急,妻子常常说妮子天生的一个操心命。俗话说,酸秀才穷学生。上学不要家里的钱,上哪里要钱去?天上的钱会落到你头。从小看大,妮子小时,奶奶时常对我说,妮子是个不安分的命,大了也不会叫人省心,管不好,全家家都得跟着她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可以说奶奶有先天知名,妮子上了大学也不让人省心。前段时间有个朋友告诉我说妮子玩股票,我不相信,妮子可是个学生,我还说那位朋友是风马牛不相及。玩股票是好玩的吗?跳楼自杀有的是。再说了,妮子的零花钱我是掰着指头寄去的,谅她有这个贼心也没这个贼胆,何况她专业课门门评优!
   看看她的穿戴打扮,几乎样样是名牌,哪像是穷人家的大学生,再看看她给奶奶买的洋玩意,我不往好处想,莫非她丢人现眼干了违法的事?我对自己的闺女感到陌生了许多。我站在她旁边直瞪瞪地瞪了她好大一会儿,两眼又酸又疼,腿都站麻了。妮子却像没事儿一样,仍旧与奶奶闲磕牙,全然没把我这个当爹的放在眼里,我几次都想插嘴进去,但都被妮子她和奶奶的嘻笑声当了回来。看看妮子的样子,我肚子鼓鼓的,肺都快气炸了,俗话说,老实人上了火神仙也难躲。我的火焰山终于爆发了,要是儿子我早就打他几鞋底了,我指着她的鼻子说,臭妮子,你一个穷学生那来的恁不多钱!没想到她一个丫头片子比我还理直气壮,有啥大惊小怪的,俺不就是敲敲键盘上上网吧!一不偷二不抢,堂堂正正挣钱,有啥错?听了妮子的话,我心里七上八下,说起话来显然底气不足,不要忘了你是个学生,学生的任务就是学习的,不学习就是不务正业不走正道。万万没想到的是妮子回敬的是一枚软钉子,朱德,周恩来不就是在法国勤工俭学走上革命道路的吗?我张口结舌,无言以对,哭笑不得,直怨自己养了个刁钻的女儿。
   2010年9月份,妮子大学毕业,她告诉我要到南方闯荡闯荡去。我原本不想让她去,可转眼又一想,现如今大学毕业不包分配了,亲戚朋友就连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也没有当大官的,当官容易吗?明箭易躲暗箭难防,一个个钩心斗角,不当也罢。儿大不由爷,妮子她愿怎么地就怎么地去吧。我知道奶奶的心思,她一门心思地要老赵家出棵大蒿楛,她把目光盯在了妮子身上,妮子毕业半年前,她老人家就对我唠叨开了,她找高人算了好几次了,老赵家要时来运转了,祖坟上看,老赵家要出人头地了,卦上看,老赵家阴盛阳衰,妮子有当大官的命,你可要盯紧她,不然话,奶奶拿你这当爹的是问。我心里明白嘴上装糊涂,点头如捣蒜,行行行、中中中,啥事也办不成。我并不是有意糊弄奶奶,更不是有意欺骗她老人家,看着满脸饱经风霜的奶奶,我不禁黯然泣于襟下,自己的孩子咋能再让眼前九十高龄的老人操心费神,直说会伤奶奶的心。我想到了不知是那位大师说过的一句话,善意的谎言是美丽的。于是我对奶奶便产生了心口不一的想法,奶奶一般情况下是不轻易迈出大门的,外边的大小事都是听我和孩子们讲的,我想奶奶终究会明白原谅我这个“不肖子孙”的。
   虽然没有强迫孩子的意愿,但心里总还是有“官本位”思想在作祟,打心里还是希望妮子当官从政,以便使老赵家人扬眉吐气,便有了怂恿妮子报考公务员的想法。先是瞒着妮子偷偷地给她报上了名,报考的是清水衙门——团省委机关,考试前一个月才告诉了她。我虽然已预料到会遭妮子的拒绝,但没想到她会作出如此反映,脸绷得紧紧的,眼瞪得圆圆的,吐出的字掷地有声,说的还一套一套的琅琅上口,叫我哭笑不得。考公务员蹲办公室没门,老爸你也不看看,现在的干部容易吗?挣那几个破工资不说,还得对人说人话对鬼说鬼话,恨不得被人套上几道紧箍咒,左也不行右也不中,前有狼后有虎,原地踏步走还得看时候,为人不当差当差不自在。老爷子,妮子自由散漫惯了,叫俺考这官还不如杀了俺。

共 70465 字 15 页 首页上一页1...101112131415
转到
【编者按】血脉之情,总是令人难忘,令人牵挂。小说以回忆的方式,讲述了奶奶的一生,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家庭的荣耀。小说的内容无比厚重,年代感也非常强,作者在行文中,足可看出文笔的老道。在人物的描述上,非常细腻,从心理描写,到环境的烘托,使得人物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小家的长长短短,大家的风云变换,都有很好的体现。在语言描述上,也是很有特色的,读出了乡音乡情,令人有亲切之感,而且,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展现,这样,不论从故事的情节上,还是人物的塑造上,都显得饱满,真实而感人。欣赏佳作,推荐阅读。【编辑: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111322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6-11-11 22:23:09
  问好作者,感谢赐稿短篇栏目,祝创作愉快!
哪里天涯
2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6-11-11 22:25:06
  陈述部分显得较多,对故事本身有所消弱。个见,勿怪。
哪里天涯
3 楼        文友:桐疏枝寒        2016-11-15 14:48:02
  非常难得的家庭史作。充满亲情与与乡情。
   欣赏,问候。
回复3 楼        文友:唐彦岭        2016-11-15 17:43:29
  谢谢点评!祝你佳作连连!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