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解脱(短篇小说)

精品 【流年】解脱(短篇小说)


作者:刘刚 秀才,2093.2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402发表时间:2014-11-25 23:10:10
摘要:怎样解脱……

【流年】解脱(短篇小说)
   一
   懵懂初开的时候,我犯了一个大错——那天我不该照镜子。但我照了,于是我看见我长得奇丑无比,同时也终于弄明白了为什么不论大人或是小孩见着我总是讥笑或是起哄的原因。
   从这天开始我远离人群,我害怕被人围起来讥笑。
   “啪!”她再一次把画笔愤怒地扔到地上。“又走神了!你是成心走神。名模特,难道还要我教你做模特吗?”
   我仿佛什么也没看见,平静地对待她的大喊大叫。
   “我看你是成心捣乱。”她被我的冷漠折磨得近乎绝望,愤怒地掏烟,愤怒地开启打火机。
   我和她的关系是唇齿相依但又水火不容。她对抽象艺术追求的近乎疯颠的状态,拼命地把自己陶醉在毕加索|,凡·高等艺术大师们的那些眼花缭乱而又莫名其妙的艺术境界里。当她第一次见到我时,竟围着我转了不下十圈,最后像母豹子似的盯着我喃喃自语道:“上帝竟然创造出了如此绝伦的艺术杰作。天呀,你真是举世无双!看见你就让人亢奋,仿佛扭曲的线条结成了鞭子在抽打生活,我看见生活在挣扎!”从这天起,她专横地把我据为她的专用模特。于是我们便开始了相互折磨的合作。彼此用诅咒和沉默摧残对方,在一次次忍无可忍的折磨中我们痛苦地诞生了一系列成名之作,诸如《挣扎》、《但丁的续曲》、《炼狱》《黎明前的印象》等等。现在画的是《贝多芬交响的延续》。
   我虽然对这个女艺术家充满了十分的厌恶,但却一次次接受了她的邀请。随着合作的不断成功,她索性和我签了合同。但每一次的合作我们都是在诅咒中完成的。她咬牙切齿地对我大喊大叫,说我的长相令她疯狂,坐卧不宁,茶饭不思。说她永远嫉妒我天生就是一件不可超越的艺术杰作。我则幸灾乐祸地看着她暴跳如雷,听她说那句重复了成千上百次的老话:“我为什么偏让你这丑八怪当我的模特来给自己添苦恼?”
   她的每一次画展都获得了巨大成功。她成了“伟大杰出的当代女画家”,我则成了“伟大的天才模特”。我们的巨幅照片上了一家家刊物的封面,晚报紧紧追踪着我们。尤其是我的丑模样人人皆知,我拥有了一大批“新潮青年”崇拜者,他们呼我为“魔鬼大叔”,说我打倒了陈佩斯和葛优。甚至我的穿戴和发式也成了他们的仪容导向。
   二
   上小学时,我就表现出了不凡的美术天赋。我对铅笔画的黑色调子尤为着迷。别的孩子们的每一幅画都如他们的鲜嫩脸蛋一般活波。而且,他们画得眼睛特别大,脸蛋特别红。但我只用铅笔。似乎我的风景线总离不开细雨里倾斜的街道或是远处地平线上铅色的云。下雨的时候,白色的雨幕把一切遮盖起来,空气变得格外沉重。我紧贴着窗玻璃向外看,玻璃上流淌着细细的雨线,流得有些滞涩。外面的景观都扭曲了,色彩呈现出层次不同的黑色、浅黑色、灰色、浅灰色、白色……这一切便被我用铅笔的黑色调子表现出来。但只有我一个人陶醉在铅笔的丰富色彩里,别的孩子看了我的画后只看到了一片黑色。
   一次,我无意中听到了美术老师私下里议论我的话:最大的遗憾就是天才的美术家将是这个丑八怪。我听出了他语气里充满了绝望。同学们也表现出了和他一样的绝望,他们怎么也弄不明白像我这样难看的人竟会有这样深的艺术天赋。于是在无可奈何的绝望里他们便竭斯底里的孤立我,并运用所有的想象力对我进行恶作剧。我知道美术老师报考几次美院都没能录取。一次上素描课,我用心地绘出铅笔线条的层次,力求将石膏像的质感跃然于纸上。美术老师踱了过来,在我面前站了许久,直到我看见了他。他恶狠狠地盯住我,使我战栗。这天,他对其他老师说我是“一片阴郁的灰色。”对于这一切我只能漠然置之。我已被讥笑和孤独风干了。
   “你,你简直是在恶作剧!”女画家这一次干脆把画架推翻了。然后她就在乱七八糟的画室里摔起东西。油画颜料被她像挤牙膏似的一脚一脚踏了一地,各种颜色被她强暴地揉成一片片,痛苦地涂抹在水磨石地板上,毫无对比反差地组成了一幅超意识的抽象画,仿佛地狱囚徒在十九层重压下已无力挣扎,看上去仅剩下一丝断续的呻吟。
   “你为什么要做出一幅轻松的样子?”她用力撕扯着披肩发,咬牙切齿地对我说,“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就是给我们一种在枷锁的重压下而狂吼出的、犹如火山岩浆一般的生命呐喊。这是命运的抗争,绝不是轻松的感觉!”她扑向我紧握双拳用力在胸前颤动。我清楚地听见她的牙根在“咯咯”震响。
   我一如先前那样轻松地说:“这活我不想干了,我已厌倦了。”
   “不行,绝对不行!你必须干下去。你的形象已注定了给我的《贝多芬交响曲的延续》做模特!”她像一只无头苍蝇似的在画室里蹿来蹿去。
   高中毕业时,我踌躇满志地报考美术院校,但没能考上。然而却意外地收到了院校招我做模特的通知书。我记得很清楚,那天,当我走到美院门前时,我已被几天的旅途劳顿折磨得近乎休克。真的,当时我几乎没有力气走进大门。望着美院那矜持而又辉煌的的教学楼,我只觉着身子极度沉重,仿佛重负着一扇磨盘,我必须弯腰弓腿、呼吸沉重、声音沙哑才能保持平衡维持生命。我觉着这很不妙,意识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不论是学生上人体课或是画家们约我去做模特,他们都是让我做负重弯腰或是拼命挣扎的形体。在凝重背景的衬托下,光线斜斜地在脏的灰尘里展开。反差变得巨大,层层堆积出大的色块。光线被挤压,空间渐渐错位,思维在变形中反射出夸张的印象。空气里弥漫着颜料涩涩的味道,仿佛发酵的苹果。画布上的“我”在厚重的颜料的堆积下蜷曲着呻吟,古铜的色调象是浸蚀的锈迹,仿佛千年光阴的所有苦难沉重统统压在了我坎坷不平的脊梁上……终于有一天我提出了异意,希望能做几个柔和轻松的形体。于是我去找系主任。系主任的尊容比我美不了几分,他的头发几乎脱完了,仅剩下秃顶边沿的几小撮。他便把这几小撮白毛分成两组,极小心地沿着额头的边沿向左偏过去。他滔滔不绝地给我讲了老半天但丁的《神曲》,接着又夸夸其谈地谈罗丹。最后他把双手压在我的双肩上,说:“如果罗丹还活着,假如他碰见了你,一定会把他的得意之作《塌鼻者》砸得粉碎。因为《塌鼻者》和你灾难深重的形象相比,简直就是白雪和豆腐的反差。”我感到这家伙压在我身上的两只手就像是两座大山,顷刻间就要把我压得粉身碎骨。我告辞出来,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画室里,两手抱着膝,把头深垂下去。忽然,我觉出我此时的姿势正是一个典型的负重形象。我不由恐怖,急忙换了个姿势,结果仍不能摆脱负重的影子。这情景使我陷入到了恐惧的深渊。我仿佛被压垮了似的扑倒在画室里。我已无力同任何一种力量搏斗了,我太累了……这时,我创作的形体在艺术的夸张下展现出的畸形魅力以不可抗拒的势头渐渐征服了人们。尤以“新潮思想”的年轻人称我为“苦难人生的冷面杀手”、“刺激阴森的黑色摇滚”和“疯狂的魔鬼大叔”。新闻界和文化界则称我是“上帝造就的用来启迪艺术灵感的鬼才!”
   她又在画板后面大喊大叫:“弯下腰去,我让你弯下腰去!”
   《贝多芬交响的延续》的背景是炫目的血红色。她说:“这强烈的红色是人类向命运冲击的象征!你……”她手上的画笔仿佛是一柄利剑,咄咄地指向我,她咬牙切齿地说:“你要在这红色的背景里沉重地扭曲。天呀,你的坎坷悲惨的形象把人类向命运抗争的艰难困苦表现得淋漓尽致。可你为什么还不弯下腰去?”
   我抓过她用来做背景的红色金丝绒披在身上迷惑地问她:“我们为什么非要弯下腰去?”
   “你怎么了?你这天才的模特还要我来为你触发灵感吗?上帝,他今天怎么了?”
   我说:“为什么我们总要表现得这样沉重呢?我们难道就不能轻松一点吗?”
   “是生活让我们这样做。因而你必须弯腰做挣扎的样子,必须这样做!我是画家你是模特,模特必须服从画家!”
   “那好,我现在宣布退出创作——我不干了。”我说着就去穿衣。
   “你敢!”她快气晕了,吼道:“你是模特,必须服从我!弯下腰去,你快弯下腰去!”她抓起画笔向我扑来,我站直了身子迎接她。
   晚上,这家伙带着葡萄酒来到我宿舍。她对葡萄酒有特别的嗜好。她倒一杯酒推到我面前,说:“我们和解吧。”
   我摇摇头,说:“没有必要了,这次我真不干了。明天我就辞职。”
   她没有发火,只是低垂着头。许久,她缓缓地说:“你疯了吗?你是知名模特,有名有利,你舍得丢吗?再说,依你的形象如果离开了美院你还能干什么?”
   “这不用你操心。”我说。
   “我们还是喝酒吧。”她举起酒杯狡黠地说:“你太俗了,依你的身份不应该玩这种心眼。但我还是决定到院长那里要求给你增加奖金!”
   我想她是太自信了。第二天我就去找了陈大夫。
   三
   “看来你是真下了决心了!”陈大夫摘下眼睛郑重地说。他是世界一流的整容医师。他说我是用思维和想象来创作形象的灵魂,而他则是用手术刀塑造虚伪。我们的关系很亲密。他一向不同意为我做整容手术,说这是对“艺术的毁灭”。但我坚持要做,于是约好了下星期一做。
   当然,我还得找一份工作。我去了电视台,那里有我一个当导演的哥们,这家伙知名度很高。他不止一次地对我说,我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一个地方找他要角色。我在摄影棚里找到了他。见到我,他惊喜万分,竟停了拍摄,拉着我去他家喝酒。
   “你终于来了!”他高兴地说,“正好有个角色很适合你。”
   我说:“只有你能帮助我,我是说我要离开美院到你这工作。”
   他死盯住我,怀疑地问我道:“真的?你真的不骗哥们?你真的要调过来?”
   我肯定地点点头,然后对他讲了我下星期一做整容手术的事。他脸上的络腮胡子一下软了下来,半晌才沮丧地说:“老周,其实我在电视台只是个导演,并没有什么权力。但你的忙我还是要尽量去帮的。咱哥们喝酒。”
   我注意到他脸上表情的变化,刚想说什么,这时突然闯进来一名电视台记者。
   “周先生,据闻你要辞去美院的工作,请问,是什么原因使您决定辞职的呢?您能否就此谈谈?”他马上采访我。
   我惊愕这些记者们的嗅觉,心里涌出厌恶,忿忿地说:“请原谅,我无可奉告。”
   这家伙很有耐心,说:“周先生,我已拟好了一篇稿子,题目是……”
   这时,导演兴奋地拍了下桌子,说:“老周,不如咱们先来一个专题,就拍你辞职的消息,播发在《文化栏目》上。你是大名鼎鼎的模特,节目播出后也一定轰动!对,咱们就来他个现场直播。不过先要拟几个题目……”他搓着大手,两眼贼亮:“第一个议题先定为‘美术界奇才模特周述先生为寻佳丽被迫整容……”那个记者忙抢着说:“周先生,你是说您要整容吗?这可是爆炸性新闻呀!请……”
   “你他妈的给老子滚出去!”导演拎起这家伙打开门把他扔了出去。我也借此夺门而逃……
   我徜徉在十字街头。街对面那幅巨大的广告画画的是“我”在黑色背景下狰狞地笑着抱着一架巨大的电视机。街上涌动着滚滚人流。间或飘来的热风把拥挤的汗星味向空间弥漫,阳光的灿烂便被省略了。很高很密的建筑拼命地吞噬着天的湛蓝。金丝笼便挂在了伸出的阳台上的铁钩上。小鸟早已忘却了天的广阔,歪着小脑袋低吟着由熟练操作而产生的诗意。城市的喧嚣便在这诗意里显得习惯了。我更不敢在街上随便走动,怕被认出来而被重重围住观赏。我叫了一辆出租,但我不想回家,便对司机说:“随便哪里兜兜风吧!”
   “我认识您!”年轻司机说。他是一个长头发青年。
   我点点头没作声。他说:“请签个名吧!”他伸过衬衣袖口说:“就请签‘魔鬼大叔’吧!谢谢。”他开足马力奔驰起来,一直奔驰到了郊外的荒郊山道上。我说:“看来你很理解我的心情。”他吹声口哨没作声。我说:“打开收音机吧,现在是新闻时间。”他打了个响指,旋开了收音机。
   “本次新闻重点报道美院模特奇才周述先生愤然辞去其热爱的模特职务的消息。据悉,周述先生不堪忍受独身的凄苦寂寞,天涯觅芳草,欲寻佳丽以结秦晋。但终因其形象‘简陋’而桃榭艳飞。周述先生为此抱恨伤感,遂决定要做整容手术……”
   汽车嘎然而止。长头发司机推开车门头也不回地说:“下去,你这个丑八怪!”
   “为什么?!”我惊讶地问。
   “你不能整容!”
   “妈的,老子整不整容是自已的事,关你屁事?”我正为那条狗屁新闻恼火。
   “我们崇拜你!你的丑八怪样子不属于你自已。你没有权力毁坏他!”
   “放狗屁!”我跨出车门,长头发一把抓住我,说:“想走?给车费,八十六元整!”
   真他妈见了鬼了。
   直到天黑我才狼狈地回到市里。宿舍楼前的情景正如预料的那样围满了崇拜者。他们大都是男青年。留着我常梳的发式,穿着我爱穿的黑色牛仔衣。他们在楼下狂吼乱叫,吹着刺耳的口哨。如果我让他们看见,非让他们撕碎不可。妈的,都是这些可恶的记者干的好事!我只好悄悄地绕到楼后,从排水管爬上了楼。好在我住二楼,爬上去并不费事。我砸碎了玻璃进了屋,妈的,她竟然坐在沙发上手持葡萄酒恭候着我。

共 630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人的一生实在离奇得让人难以相信,当上帝给你一个身份,一张面孔,你就会注定披着这个身份,顶着这张面孔存活在这个世上。人都渴望自己有一张周正的面容,至少正常,然而周述的模样却非同一般,比较“魔鬼”。他从小擅长铅笔画,却没能考上美院,反而被院校录取为模特,这全因为他的那张与众不同的脸。周述的长相甚至比著名画家罗丹的《塌鼻者》还要“轰动”!他的合作者——一位女画家,既因为他的丑陋让她名声大震,又因为他的丑陋几近疯狂!爱与恨,涩与甘,使女画家一直在挣扎,在愤怒,甚至在咆哮中完成一幅幅画作。周述的人不再属于他自己,周述的脸也不再属于他自己,他发现已经熟接受、适应他的模样的人们已经不容许他有任何改变,他们似乎沉浸在周述那张奇丑无比的脸中,周述的长相,对他们来说几乎不是欣赏,而是一种开心,一种讥笑别人的理由。辞职不成,整容不得,最后,在被记者和人群穷追不舍,在整形专家不堪骚扰的断然拒绝下,在女画家要用自己的身体保留住周述那张脸的时刻,周述愤然跳楼!残疾的他终于得到解脱,得到自由,整形专家为其做了手术,女画家失去一个千金难买的模特精神崩溃进了精神病院,而周述因祸得福居然做了模特导师!上帝真会开玩笑,作者也用极其讽刺、幽默甚至是残忍的格局设计了这篇小说。在阅读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不知道下一个环节是怎样的,下一句话是怎样的,这是我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似乎每一个人物都那么与众不同,每一个人物都让人大呼离奇,每一句话都出人意料!这样的文章,深深吸引了我!好巧妙的构思,好有趣儿的故事,好独特的人物塑造,无论从哪个视角去看,都给人一种新颖却又深刻的感觉。精彩文章,倾情推荐阅读!【编辑:红袖留香】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1126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4-11-25 23:13:46
  刘先生,这篇文章实在太有特色,我喜欢得不行!周述整容了,也彻底得到了解脱,这种解脱,却是付出了健康的代价!
有个性的人不需要签名
回复1 楼        文友:刘刚        2014-11-26 08:33:27
  感谢编辑
2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4-11-26 08:59:14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3 楼        文友:运河之子        2014-11-26 10:21:27
  问候朋友!
喜欢写作,尤喜农村题材的乡土文学。
回复3 楼        文友:刘刚        2014-11-26 10:57:13
  谢谢,祝文思泉涌。
4 楼        文友:刘浪流浪        2014-11-26 15:28:59
  好小说。作品把一个疯狂社会里一群疯狂的人物心态刻画得栩栩如生。作者写作功底深厚,着笔细腻,思路开阔。学习了,问好刘刚先生!
业余爱好
回复4 楼        文友:刘刚        2014-11-27 11:11:20
  非常感谢您。让我们一起在江山,在文学的领域里长袖起舞。
5 楼        文友:秀子        2014-11-26 21:07:30
  采用自嘲、夸张的手法,把“我”这个极其丑陋的模特压抑、扭曲的内心想通过整容改变难以忍受热爱艺术的女画家的疯狂折腾,却换来追捧者的极力反对等来衬托因丑而美的效果。当一旦失去了丑,反而不被人认可,反而美的(如画家)却边丑了,小说采用明贬暗褒、反衬的手法来讽刺了这个病态的社会病态的人。这个社会、如生态环境应该有美既有丑,美丑相互支撑、相互依托,才不会失去平衡。欣赏犹似鲁迅的文风!
回复5 楼        文友:刘刚        2014-11-27 11:12:58
  感谢阅读。这个短片是我在纯文学刊物发表的处女作。大家喜欢,鞭策着我继续努力!再次感谢。
6 楼        文友:唯心        2014-11-29 19:34:07
  超离奇,超现实,很有感觉,不错不错!!!
一切随风,简单就好。
7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4-11-29 21:37:54
  这篇背离现实,又吻合生活的小说,让人欲哭无泪,欲笑又如鲠在喉。
   语言戏谑,情节离奇,心理描写尤其生动传神,喜欢这类型的小说。问好刘老师。
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
共 7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