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夏日支票

编辑推荐 夏日支票


作者:黑沙枣 秀才,1201.8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941发表时间:2017-09-06 21:34:30
摘要:当爱用上符号时……


   1
   你知道什么是百无聊赖,就是做什么都没劲,乏味。只有把抽屉里那本靓女写真画册拿出来看时,我就像一根上足劲的发条,有一种吸食大烟的亢奋。脑海里总想着一个可笑的问题:什么样的人最具性感?性感是不是就是针对女人而言,男人除了那堆赘肉之外,能不能也可以用性感来形容,如果不能,怎样才能表现出他的性感美呢?没有答案。那么,什么样的女人最具性感呢?是不是,是女人就性感,为什么有的女人只能让你看出她是女人,却看不出性感来,而有的女人见过一面就留下挥之不去的性感,比如:单位上的打字员赵小姐就特别的性感,闭着眼睛都能呈现出她的俏丽模样。还有自己的老婆,结婚都十几年了,性感依旧,韵味不减。是女人都这样吗?依然没有答案。
   我这种人是吃饱撑得来。但细想起来,也不能怨我想入非非,如今的社会千奇百怪,物欲横流,就像夏日里的热流充斥着浮躁,空气等级二到三级,朦朦胧胧的。
   裸露了一天的蓝天从西边地平线上吻接起灰蒙蒙的乌云迅速升起,一阵沉闷的炸雷,打断我的思绪,我急速冲到窗前,天际间悄然升起逐浪的黑云,云层像丰乳女人的胸脯一样在拼命的撕扯着,翻上倒下像一个大黑球匆匆忙忙地向这座忙碌了一天的边陲都市袭来,伴着闪电与雷鸣之后,响起轰轰隆隆的炮声,一束束亮光划破黑云,黑云翻滚就像电视上的丰胸广告一样有性感,能引起人们的神经暇想。在黑云深处不停地擂动着爆炸的巨响,云层的裂变时而扶摇直上,时而追逐浪底,时而灰百,时而浓黑,而后又不屈不挠地重新聚积起来,云层更黑更低,空气沉闷地透不过气来,呼吸也停滞了。霎时,倾盆大雨中夹杂着豆大的冰雹泻了下来。
   不到半个时辰,狂风暴雨便失去了它的威慑力,流尽了最后一滴眼泪,消失的无影无踪,湛蓝的天空在阳光的辉映中升起两道艳丽的彩虹,如昆龙出世把大地与天际融为一体。
   这场雷雨是不是来得太早,不是时候?因为这还是四月天。
   望着遍地的冰雹渣子在地温和斜阳的作用下,开始融化了,晶莹的雹子顿时变的乌浊。我再没有心情体慰雨过天晴大自然的杰作,也不再想刚才看似荒诞的问题了。如果真的再观察这一现象的话,我的心情肯定不会是刚才那个状态的,会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每一种现象看起来似乎是一样的,其实,只要你仔细地去观察就会发现他们每个细节是不一样的,每一个变异过程,每一次蠕动的姿态都有微妙的差异,而正是这种差异调剂着不同人们的欲望,各得其所,各得其乐。
   电话铃骤然响了起来。打断了我的思绪,不紧不慢地回到办公桌前,正要拿起话筒,信号断了。看一下来电显示,是老婆打来的。我又打了过去:“我猜就是你打来的。要回来了?”
   “我正在往机场去,晚上在家吃。”真是晴天霹雳的喜讯,刚才的胡思乱想全然被封杀致死,脸上露出久别的笑容。人家是大公司的红人,出差就像喝凉水。这次去的是北京,参加一个电子产品定货会,随后又去了南方,说是考察也就是游山玩水。
   “别忘了,今天的日子。”
   今天会是什么日子?细想一下,真是老婆不在过晕了,结婚纪念日,十三年了。这个在西方人眼里是个不吉利的数字,可我并不在意,我相信久别如新婚,才过三十的男人体格健壮,身上有股子不息的青春火焰在燃烧。
   我深深地爱着我的老婆,每一次都会给我带来许多的欢乐让我爱不够,每一次我都会把储存在身体内的热量用我特有的动作传递到她的灵魂中融化在血液里,燃烧起她脉膊中的欲望,在两人世界里共享各自给对方的激情。
   离下班还有点时间,我就溜了出来。
   我不喜欢什么事都凑合。老婆和女儿不在时,方便面一桶接一桶地吃没有任何怨言,女儿在家就专门交待给保姆,马虎不得,要是老婆在家就得认真地做好每一道菜。
   说真的,要不是范静云来电话,我真的把今天的日子忘了。过去也有忘的时候,那是媳妇不在家,也就奈何不了我。今天就不一样了,专门来了电话,意思就是你看着办吧。我怎么办?不就是老一套,送件礼物嘛,这是男人们都会做的一件事。
   走到大街上我在想,送什么呢?衣服,时髦的,算了。老婆的衣服足可以办一个服装展览会,家里到处都是她的衣服,有的衣服穿了一次就压箱底了。再说,只要是我买的衣服再好,她都不会说句温暖我的话,不是款式不时新,就是颜色老土,乱花钱,反正她总能找出毛病来。每到这个时候我真的自惭形秽不是味,久而久之我也就不买衣服了。倒是买个小东西还把她乐的在我脸上狠亲。
   在一家首饰店里我看上了一条铂金项链,做工特别精细,款式也特别的新颖,拿在手里看了又看,放在胸前比了又比,像似自己要戴似的。经过一番讨价还价,鼓足勇气买了下来。其实,我没有必要再买这条项链,范静云脖子上用的东西足足装了一沓。那为什么又要买呢?我觉得这东西实惠,礼重情深,再说,这也是一种资产,有保值增值的功能。
   一轮弯月爬到树梢时,范静云出现在东湖机场的大门,我伸起大臂向她挥手,喊道:“静云!”
   静云也看到了我,一脸笑容迎着我的笑容奔了过来。“不是说好了,你就别来了。”
   “反正我有时间。”说着在大庭广众之下拥抱了她,很简单地就渡过了久别的思念。接过静云的箱子说:“这么快就办完了?”
   “没有,我是提前回来的。”
   门外有人在喊:“静云。”随声望去是她们公司的司机小李。
   一路上,我简单地询问了她出差的情况,从言谈中知道收获不小。回到家中,静云抱着女儿小钰亲得叭喳响,我站在后面看到这一幕很感动。静云从包里取出给女儿买的玩具娃娃,让她去写作业了。看着女儿离去,静云才回过头来,我的眼睛早就像烂透了的西红柿一样奔发着渴求的欲火,迎着静云的眼神把她一把揽到怀里,一双充满渴望的双唇紧紧地压了过去,静云那双充满性感的双唇迎了上来,两块巨大的磁石紧紧地黏在一起,心跳在加速,呼吸变得无序粗犷,静云脸上泛起的层层红晕融入玫瑰色的光线中如出水芙蓉,更加迷人,充满着不可阻挡的诱惑。
   一阵死去活来的热吻之后,静云静了下来。喘着粗气说:“忍着点,我去冲个凉。”我知道她在暗示什么,依然搂着她,让燃烧起来的激情延续在她的身上,她不依。
   “别这样。”
   我情深依旧地松开她,放飞她的心灵。静云没有急着去冲澡,而是打开箱子,取出一包东西。“这是给老爷子的,是专治心脏病的新药,明天抽空送过去。你也是,好久没去看了吧?”
   静云又取出一个盒子。“这是给你的。”我一看是松下DV,真的喜出望外。我早也盼晚也盼的东西今日终于到手了。“我们这次订了些用于监控的电子产品,这个是别人白送的。”
   摸着摄影机的心就没有在意老婆说什么,等她嗓门提高八度时,我才想起自己买的礼物,急忙放下手中的DV,让老婆闭上眼睛转过身,小心翼翼地把项链戴在洁白如玉的脖子上,并深情地吻了她。
   卫生间里水声“哗哗”作响。我一边看着说明书一边操作着DV。“超,过来帮个忙。”我知道又是搓背,放下机子走了过去。
   正搓的用劲呢,电话铃声响个不停,我不想去接,静云催着说:“去接呀,说不定是找你的。”
   无奈,我在老婆前面摸了一把,心不情愿地出了卫生间,拿起话筒,没好气地问:“谁?什么事?”声音僵硬。
   “我呀!李伟。”李伟我的铁哥们,莫逆之交。半夜三更的干什么?
   “什么事,我正忙着呢!”
   “我遇到麻烦了。你出来一下,电话里不好说。”
   “有啥不好说的,又没有外人。”
   “我真的走投无路。你出来,我就在你家楼下。”一阵哭丧声。
   范静云在卫生间里问道:“谁呀!”
   我说:“是李伟的,叫我去一下。”
   “那你还不快点。去呀!我等你。”
  
   2
   我匆匆忙忙赶到李伟说的那个地方。李伟的两只手正揣在裤兜里。在若明若暗的灯光映照下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没有一点亮泽,幽灵般地晃悠着。我走到跟前才发现我。
   我没有好气地说:“你小子又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用得着怎么着急?”我知道这家伙不到关键的时候是不会来找我的,即使是朋友也是这样。
   我这个朋友人长得是酷,腰板挺得笔直,工作上属于拼命三郎之类。现在是官运亨通,副处级候选人,比我会来事,会做人。就是有个老毛病,情种一类,会讨女孩子的欢喜。不过,这几年收敛多了。
   “不好意思,谁让咱俩是哥们呢?不到万不得已,我会把你请出来,这次就是去死你也得拉兄弟一把。”绝望式的丧犬狗样。
   什么事会让他这样沮丧?说什么都好说,可千万别提钱的事。
   “借点钱!”李伟说话的声音有些抖索。
   真是让我猜准了。现在那还有借钱的,你什么不能借,非要借钱。我犹豫了。
   “我知道你不会看着兄弟不管的。有也得借,没有也得借,反正我是赖上你了。”
   天下还有这样借钱的,杨百劳到成了爷爷。“借多少?”
   “不多,先借一万。”
   我一听就刺耳,在经济上我是地道的贫困户。“又要干什么?”这家伙会捣鼓,上次就是东拼西凑买什么股票,结果是大捞了一把,名声大振。大家都知道李伟是个有钱人,遗憾的是有钱不当家。今天,肯定是出了怕老婆知道的事,要不,他是不会向我借的。
   “娟子有了。”娟子听说是李伟新的情人。我早就告诫过他,千万不要惹这方面的麻烦,一但惹上就脱不了干系,这人就是不听。说什么:没什么大事。
   “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做掉不就行了吗!用的着大惊小怪吗?”
   “要是怎么简单就烧高香了,也就用不着来求你了。她非要生下来,你想这能行吗?所以,我准备点钱让她到外地处理掉,可我的钱都在老婆手里,我一时半会上那整去,也只有你能帮我了。”李伟一副愁闷的脸露着企求的目光。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给你想办法,你可不能出卖我。”我的意思在明白不过了,就是不能把借钱的事说给范静云。要是让她知道了,我的小金库就算完蛋了。
   “没问题,我保证一个星期内还你。”他又精神了:“要不,我也帮你弄一个?有这个,没事的。”说话间大拇指与食指打的叭叭的响。
   “还是留着你自己用。我可警告你:再别做伤天害理的事了。到时候死了还不知道自己是咋死的。”
  
   我妈走得早。我爸大前年退了下来,舍不得那套旧宅,几年来一人独住,过得挺潇洒。
   人到这个份上,我没想到他会交上了桃花运,认识一个叫梅青的女子。他老人家的故事从这里开始的,也是从这里结束的。
   晚霞像一把大折扇收尽了最后一折彩霞,夜幕悄然降临。我爸在房子里休闲地转悠着,手里拿着他最喜爱的传世之宝――金马奔腾。金马奔腾共一对,一公一母,形态各异,放在一起呈万马奔腾状,纯金制作。老马自己也不知道这东西是那辈子传下来的,但他知道这东西肯定值钱,所以,很少拿出来过,只有他心情舒展的时候才拿出来。自从和梅青有了翻云播雨的床笫之事后,他就有了一个想法:送她一个自己留一个。
   有人开门,老马把手中的东西收起一个,另一只拿在手中。他知道是梅青。这间房子除了自己和儿子外,也只有梅青有这把锁的钥匙。满脸挂着微笑地上前把梅青迎进来。梅青瘦身细腰中等个,一双秋波如溪流萦绕。心猿意马的老马迫不及待地拉着她的手吻了一下,“宝贝,你终于来了,都把我急死了。”老马已经没有当初相识的羞涩,像是回到了当年把梅青搂了个水泄不漏。
   梅青知道这老头要做什么,每次都会吊他的胃口,也会把握时机煽情,别看老马是那种守旧的人,也被她搞的神魂颠倒。女人五十床上生活就直线下降,男人六十床上生活也只能是星星点灯,像老马这把年岁的人早应该是落叶知秋了,谁知自认识梅青后,多年没有碰过女人身子的男人真是干柴遇烈火熊熊燃烧起来。他知道她不会真爱他的,她爱的就是钱,男人挣钱做什么,不就是为了享受吗?你爱的是钱,我爱的是欲,咱们谁都不吃亏,老马在第一次时就许好了愿,给她一笔钱,这次还要给她传家之宝,反正老马是用钱买享受,花得自在。
   老马拥着梅青进了卧室,在暗淡的柔光下解开她的衣扣,露出洁白的肌体,奔放着烈焰的眼神落在她的胸前。他把灯光再一次调暗像一只饿狼一样扑向一只嫩羊羔,在一片呻吟中熬过疾风骤雨。
   老马一身汗水地躺在那里,伸手把空调开大,梅青又伸手把空调重新关小,钻在老马皱巴巴的怀里,俩个人黏在一起,只有心跳的声音在扩张。
   老马缓过神来,下床去了客厅,把自己早已准备好的滋阴壮阳药酒斟满一大茶杯,举杯“咝咝”地一饮而尽,这杯酒要是放在过去,也就是小菜一碟,但到了这把年龄的确是过量了。刚开始,他是半杯半杯的饮,就是不过隐,今天的兴奋劲还没有过去,也就比平时多喝一半。然后,拿上一只金马奔腾回到卧室。梅青半遮了一条毛巾被,臀部像隆起的小山把整个身子摆的高山流水,更加迷人动容。“来,让你看样宝贝。”说着把金马奔腾呈现在她面前,在灯光的作用下闪闪发亮。

共 38630 字 8 页 首页1234...8
转到
【编者按】婚外情如昙花,美丽、绚丽多彩却是非常脆弱和短暂的,经不起风雨的吹打。无论是李伟还是“我”的婚外情只是婚姻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他们经过了毫无主题婚外情的变奏之后,曲终人散,尘埃落定,最终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家庭及自己原配身边。婚外情不会有承诺。当一切拉下帷幕,他们会发现自己依旧一无所有,付出的感情不会有任何回应,他们除了带来的烦恼以外,依旧孤独、寂寞。像老爸,为了图一时之快,竟丧失了生命。有些“高明”的人会“人间蒸发”,让你连最后的发泄都无处可去,只好在自己的伤口上再撒把盐。既然有代价,也就会伤人伤己!在这个游戏里没有最后的赢家。小说语言表达能力强,故事情节相互穿插,悬念迭起,引人入胜,人物刻画传神,对社会上婚外情现象有力地抨击,发人深省。欣赏佳作,推荐赏阅!【编辑:老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老土        2017-09-06 21:35:46
  问好老师,欢迎赐稿江山系统短篇小说,祝您写作愉快!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2 楼        文友:老土        2017-09-06 21:43:04
  期待友友早日成为系统短篇小说【专栏作家】,期待更多精彩!http://bbs.vsread.com/thread-781687-1.html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3 楼        文友:借双慧眼看世界        2017-09-06 22:24:38
  拜读老师佳作,问好学习。
走向太阳的路是烙人的,但太阳永远那么迷人!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