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夏日支票

编辑推荐 夏日支票


作者:黑沙枣 秀才,1201.8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217发表时间:2017-09-06 21:34:30
摘要:当爱用上符号时……


   “这是什么?挺好看的。”梅青不知道这是什么,惊奇地问。
   “文物,纯金的,价值连城。”老马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梅青翻了个滚,露出光洁的身子凑到老马跟前,拿过金马奔腾,惊奇地看了又看,却看不出什么名堂。“不会是在骗人吧?会价值连城,我不信。”
   “信也好,不信也好,这是我家的传世之宝,我也是准备送给你的,怎么样?就算我的一份心意。”
   “谢谢你了。”梅青撒娇地用胳膊勾着老马的脖子。
   “只要你对我好,我什么都可以给你。”梅青把金马奔腾放在床头柜上说:“我还要。”老马与梅青再一次挤压到一起,再来。老马喝下去的药酒开始发作,身上阵阵灼热。梅青把自己的玉手伸到老马的下边摸来晃去,不一会功夫俩人就撕扯在了一起,一会儿上去,一会儿下来,前面后面,到深夜时分,老马累得气喘吁吁,浑身大汗淋淋,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一生中早已忘却的奇特快感,神奇般地再现。老马再一次翻身,他相信这不是药物的作用,而是自己返老还童,一种强烈的兴奋在梅青如痴如醉的呻吟中把自己的全部能量放射在梅青的身上。
   梅青呻吟着一边说:“你真棒。”把老马搂的紧紧的。许久,老马没有动静,那玩艺自然地缩了回去,梅青轻声地喊了一声老马,没有回声,又推了一把。“你别吓我。”很胆怯地。仍然没有动静,梅青再推老马时,老马自己就翻了过去,四挺八仰着,死了。
   梅青急速穿上衣服,但不慌张,她想该是自己的就应该拿走,一个金马奔腾还有老马说过的银联卡,两张存折,凡是自己知道的就一个没有放过,装在包里。要离开时,她才犹豫起来。自己不能这样走了。回过头来,把老马的内衣穿好,把床整理地原模原样,走到电话机旁,在一个笔记本里查到了我的电话号码,匆匆一句话:“老爷子不行了,你快回家。”
   我爸真的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为风流而献身了。
  
   3
   梅青把金马奔腾放在窗台上,让阳光照耀着,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它发出的辉煌,犹如一匹俊马踏破千山万水不可阻挡地向自己奔来。老马呀老马,都怨你命不好,你不要怪我,你走好吧。
   过了上班时间,梅青找了几个食品袋把金马奔腾里三层外三层包好,装在一个小纸盒子里,塞到床角,把床单拉的几乎与地面相接,才放心出门,直奔银行。
   银行里这会儿人不多,她走到一个还没有人办业务的窗口,取出存折和老马的身份证,把存折里的四万元全取了出来,存在自己的名下。在用银联卡时遇到了麻烦,她不知道卡的密码,用老马的生日也试了一次,不行。
   梅青冷静地回想着哪些数字会是老马的密码呢?再试了一组,失败。梅青心里发毛了。给办业务的服务员说:“你不能再输了,再错的话,今天就不能办业务了。”
   梅青无奈,后悔自己办事毛糙,没有把密码搞到手,这不等于是一张空白支票吗?心不甘地问道:“帮我查一下,还有多少。”
   “十万。”
   “什么?十万。”这老家伙,说好了二十万,现在,突然成了十万,不会是老家伙耍我吧?不会的。谁让他死的突然呢。本来嘛,梅青与老马之间就是一种色钱交易,老马看准的是梅青的年青貌美,梅青看准的就是老马的钱和出手大方,高风险高汇报。既然钱在里面也不要紧,自己会有办法让它存在自己的名下。她又怀疑起金马奔腾是真是假,如果是假的,自己就倒霉死了。
   梅青一不做二不休坐车直奔省城,想先找个专家给鉴定一下,然后再说。
   梅青在一家珠宝鉴定店门前徘徊着,心有疑虑。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进去。进去一旦被人给骗了怎么办?如果是个假的自己又怎么办?老马死了,他们家会不会报案,公安会不会追查金马奔腾,如果要查会不会查到我这里来,自己这样盲目进去会不会是自投罗网?老马死了,死于风流,他们一定会查这个女人是谁,想到这里梅青身子颤了一下。但又想回来,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像这样的人家碍于面子也许是不会报案的。徘徊不进的另一个原因是在观察周围是否有便衣。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周围没有丝毫的疑点让她胆怯的,进吧,再不进去今天就晚了,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就认了,从包里取出红边太阳镜,戴在眼前又向上推了一点,半露着眼觉得不恰当,又推了回来,感觉良好,坦然地迈出了沉重的步履。
   坐在前台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头早已秃顶就是聪明绝顶那一种。梅青把自己要做的事说了:“我奶奶上月过世,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叫金马奔腾的东西,听说是传世之宝,我妈让我找人给看一下,不知行不行?”
   “算你找到地方了,我们就是专们给大家鉴定古玩的,这样,先交二百元鉴定费。”
   “这么多。”梅青说着给了二百元,把东西递到这个男人手中。这人拿着放大镜照来照去,最后惊讶地说:“小姐,真品,你看。”他指着马蹄底下的一行字。梅青看着这行繁体字,认识不了几个,又不能说不认识,只好装着看明白的样子。
   “这是康熙年间的东西,用真金做的。当时做了五对,赏给了封疆大臣,据记载应该是一雄一雌,你这个好像是公马,应该还有一只母马,如果找到的话,真的价值连城。”
   “我妈让我拿来看看,那一个在家呢。”梅青早已飘飘然了。
   “千万别大意,传出去,坏人会惦记的。”
   “谢谢你的提醒。”又一个意外的收获,把梅青用银联卡时不悦心情冲到了九霄云外,真是天助我也,得来全不费功夫。
  
   我迷迷糊糊地接了老爷子的电话,怎么会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也没有细想,穿了件外衣,和静云踏着夜色回到家中。老爷子心脏病突发,死了。可我怎么也不会相信他会死于风流。
   在清理遗物时,我没有想到他的书柜里有一本书是假的,从表面上看是看不出问题的,只有拿到手打开外面的硬面书皮,才会发现是一个盒子,里面有存折、房产证、结婚证,在床的一角还有二千元现金,找了半天就是没有找到身份证。对于钱我是不在乎的,平时总想给他一些,他就是不要,说自己有。我说:“有,那是你的,我给是我的心意。”有的时候也就勉强接下来,有的时候干脆不要。所以,我也就不再给他什么钱,就是多给他买些补养品而已。
   最让我惊喜的是那个金马奔腾,他装在一个紫木红的小盒子里。在我的记忆里,这东西我只听他说过,也就见过一面,今天真的落在我的手里,真得喜出望外。传世之宝,价值连城啊!“静云,你看,这就是我常给你说的金马奔腾。”
   范静云见我如获至宝的得意样,并没有多少同感,而是不冷不热,用怀疑的目光说:“你家那辈子会有这种传世之宝,不会是老爷子糊弄人吧。”
   “你会不会说话,我爸可是个堂堂正正的人,从来不做对不起儿子的事的。”
   “得了,他的死是怎么回事?”范静云没有好气。“算了不和你理论了。”
   别说,自范静云进了我家的门,我们就独立门户,平时逢年过节,也是回娘家的机会比回婆家的次数多,回谁家多少我并不在意,只是平时抽空常回家看看,对于这种东西她的感情自然没有我那么深,也就引不起她的兴趣。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爸不论死于何种原因对我来说都是悲痛的。
   李伟知道我家出事了,也过来帮忙,他是忙前跑后,精心安排,把原本想低调处理的,却办得喜气洋洋,说什么,人上六十,就得安喜事办,老爷子一生不易,不论怎么说,也要让他老人家风风光光地入土。
   空间,我问李伟:“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擦干净了没有。”不提到好,一提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东倒西歪。
   “一言难尽。”
   “有怎么了?”
   “让你说对了。我的麻烦大了,这女人她不要钱,她非要把她生下来。说起来,她对我是真的动情了,真的爱我。原来我只是想玩玩,给点钱就了事了,没想到这女人会这样痴情地爱一个有家的男人。”
   “你打算怎么办?”我略有所思地问。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她也不说让我离,也不说不离,就是要生下这孩子,从她的眼神里告诉我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女人就是死心眼,你也别说,现在,像这样的女人还真的难找。”
   没哪个金钢钻就别揽这瓷器活。我心里这样想着,还是很佩服这个女人的。为爱,明明白白地为爱。
   “你是没有遇到,遇到了真得其乐无穷。家花没有野花香,床上的功夫就是不一般,这种感觉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感受到她的美妙。”
   “就别自酸了,也不嫌累。”
   “乐都来不及呢,累什么。说句真的,老爷子这地方真是个养情人的好去处,到时候你别抠门。”
   “你这情种,不怕天打五雷轰。”
   “看你说的,多没人情。”
  
   4
   我和范静云的冲突的焦点是:我爸的房子卖不卖。
   “说话呀,是卖还是不卖?”
   “你说卖就卖了?”
   “你什么意思!”
   我是家中独苗,这房子自然归我,马上就把他卖了,我心里一下子转不过这个弯来,毕竟我对这房子有一种眷恋,他是我成长的摇篮,有感情呀。
   “留着让人看了都悔气,平时看你是个利索人,遇到正事怎么就黏糊起来了。”
   “不论咋说那是咱爸,有点毛病,做小的应该原谅他,更何况他已经成了世人。”
   “那也要看什么毛病,人都老了。他不要晚节我还要脸呢。”
   “怎么说话呢,你还是个有修养的人,怎么就没有一点宽容。没素质。”
   “我没有素质,我就这样,你看我不顺眼,你也可以子承父业吗。”
   话说到这份上再说下去,就没有意思了,我是有一句没一句地附和着她,心想,到头来还不是你当家我作主。再说,这房子要卖也卖不了几个,家里有不是缺钱,过个一年半载再卖我也不会说什么的,何必急着卖掉。
   “说你是个死脑筋,一点不假,现在房价正在涨扬,特别好卖。我已经托了个朋友,明天就来,给咱们房子出个价。”
   “要卖就卖好了,还请什么人出价,自己就不能定价?”
   “你懂啥,人家是评估师,保证咱们不会吃亏的。”她的笑颜里露着不容改变的决心。
   我全明白了。范静云早已经算计好了,是让我一步一步朝她设计好的套子里钻。其实,话又说回来,她也没有什么错,卖了房子的钱不都是这个家的吗。“你办事我放心。”高兴地给我一个热吻,我把手伸到她胸前摸了一把。“去,冲一下。”
   我没有冲澡的心思,她就在我的肩头上拧了一把,疼得我大嚎一声,很夸张。起身冲向卫生间。我进去不到十分钟就湿漉漉地出来了。她还在看电视,我上前拉起她,。“走吧,也该过过组织生活了。”
   “睡你的,见了老婆就想这些事?”
   “那我还能想什么,再说想别人是犯错误的。”
   “你以为我对你好就是为了干这事。告诉你,今晚别碰我。”
   “我的姑奶奶,我都忍了一个多月了,在不放一下,就憋出毛病来了。”
   “有了毛病,也是我老公,放心,我是不会嫌弃你的。你要向日本人学习,无性婚姻不是也很好吗。”
   “快别说了,那是对人性的摧残。真的,我憋的受不了了。”我一再企求着把她搂在怀里,拥着向卧室走去。她倚在我的身傍很温柔。说:“真的不行,今天来了。”进到卧室她扒下内裤让我看。“都透了。”
   躺在床上,老婆给了一个大背,真没劲。一切都乏味,辗转反侧。人有时候就是怪,想睡睡不着,有时候不想睡,来不及眨眼就呼噜起来。我也知道这是一种条件反射,实在难熬就起身去了书房,一点意思都没有,随手翻了一本《夏日支票》,看了两页,仍然没劲,把书扔到一边,打开了电脑。
   干什么都乏味。
   打开QQ,好久没在网上聊天了,一个叫婉秋的女人进入我的视线。这个名字很有想象力,像诗一样柔情似水,可以感受到她的温馨,像一首歌在耳边飘悠着。在看看个人资料觉得挺有意思:拥有是银,曾经是金,相见是缘,有过才知味,无聊的别加我。
   她接受了我的请求,成为我的好友。刚才的失意全然没有了。人就怎么怪,什么是乏味,没有感觉,如果对女人有了感觉就不乏味了,就来精神了。
   两人客套了几句后,婉秋就进入临战状态,向我发起第一轮进攻,提出一个非常尖刻的问题:“你爱老婆吗?”
   我第一反响是:“老婆爱我,如同老鼠爱大米。”她没有立即回答我的问题,我便主动进攻。“你爱老公吗?”
   婉秋回到:“不许问这样的问题。红豆生南国。”
   跟我来这套,你行吗。“春来发几枝。”
   “蛮有学问的,大专毕业。连雨不知春去。”
   我想了一下,回道:“过奖了!一晴方觉夏深。”这有什么难的,要论这些没有几个是我的对手。
   “声来枕上千年鹤。”
   “影落杯中五老峰。”
   “学问不浅呀。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一个回合下来我已经感到这女人的底细,是个读书人,与自己半斤八两。
   婉秋发过来一首歌,我打开听了一句就回话给她:“月亮代表我的心。”我有一种兴奋,这种兴奋夹杂着一种来自对婉秋的感动,一首毕,又发来一首,是一首老歌,听起来很熟,就是想不起来是那首歌。

共 38630 字 8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8
转到
【编者按】婚外情如昙花,美丽、绚丽多彩却是非常脆弱和短暂的,经不起风雨的吹打。无论是李伟还是“我”的婚外情只是婚姻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他们经过了毫无主题婚外情的变奏之后,曲终人散,尘埃落定,最终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家庭及自己原配身边。婚外情不会有承诺。当一切拉下帷幕,他们会发现自己依旧一无所有,付出的感情不会有任何回应,他们除了带来的烦恼以外,依旧孤独、寂寞。像老爸,为了图一时之快,竟丧失了生命。有些“高明”的人会“人间蒸发”,让你连最后的发泄都无处可去,只好在自己的伤口上再撒把盐。既然有代价,也就会伤人伤己!在这个游戏里没有最后的赢家。小说语言表达能力强,故事情节相互穿插,悬念迭起,引人入胜,人物刻画传神,对社会上婚外情现象有力地抨击,发人深省。欣赏佳作,推荐赏阅!【编辑:老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老土        2017-09-06 21:35:46
  问好老师,欢迎赐稿江山系统短篇小说,祝您写作愉快!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2 楼        文友:老土        2017-09-06 21:43:04
  期待友友早日成为系统短篇小说【专栏作家】,期待更多精彩!http://bbs.vsread.com/thread-781687-1.html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3 楼        文友:借双慧眼看世界        2017-09-06 22:24:38
  拜读老师佳作,问好学习。
走向太阳的路是烙人的,但太阳永远那么迷人!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