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夏日支票

编辑推荐 夏日支票


作者:黑沙枣 秀才,1201.8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189发表时间:2017-09-06 21:34:30
摘要:当爱用上符号时……


   “放开我!”
   梅青的手热呼呼的,传递着一个女人的骚动,像猫抓的一样痒痒的。我清醒地知道,只要我一迎和就会发生什么事情,我竭力克制着自己情绪。“放开我,别闹了,把衣服穿上。”
   梅清不听我的劝诫,把我搂的更紧。呻吟着。“我要你。”
   “梅青,如果你真的喜欢我,把我当做大哥的话,你就听大哥一句话。把衣服穿上,有话咱们好好地说。”她无动于衷。“你还年轻,今后的路还长着呢,千万不能干傻事。”
   “不,我就是要你,没有你我今天就不活了。”
   我犹豫着,用双手掰开梅青的手,一边说:“你要是再不把衣服穿好,当心我杀了你。”我装出一付穷凶极恶的样子。
   梅青松开了我,冲着茶几奔了过去,抓起茶几上的一把水果刀,高高的举起。
   我被她的这一举动镇住了。“你要干什么?”
   梅青一改温柔恶狠狠地说:“给你便宜你都不沾,还是个男人吗?我实话告诉你,你不干我,我也有你干我的证据。”说着指着她的三角裤衩:“证据就在这里。”我以为是什么呢。“我再告诉你,这上面有你那玩艺留下的东西。”
   我明白了,她是要敲诈我。她能有什么东西呢?“你把衣服穿上,我再和你谈。”
   “我不。”举着刀子的手,闭着眼向自己的大腿扎了下去,鲜血如泉涌一样喷了出来。
   我没有看出她的阴险。“你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为了钱。”
  
   13
   李伟这两天心神不定,越是怕出事越是出乱子,我都想不通一个挺聪明的人,尽然连一个女人的事都摆不平。
   娟子的肚子给李伟罩上了一块阴影,成了他最大的心病。这次后备干部考察结束后,具有关人士透露,李伟是最具人气的,考核分第一。李伟暗里自喜,功夫不负苦心人,就差一步了。在这关键的时刻,千万不能出半点差错,万一有个什么闪失自己就会前功尽弃。最不能出事的就是老婆,不让老婆出事就得稳住娟子。
   怎样才能把娟子稳住呢?他不仅对这个女人的肉体知道的滴水不漏,而且对她的心理了解的知己知彼,也用了不少手段,但收效甚微,就差偷着下药打胎了。
   一提到用药。娟子跟哑巴一样,一个劲地哭。李伟在有耐心,也不能这样拖了一天又一天。“娟子,我们真的不能再拖了,这样下去对咱们谁都不好,我求你了。”
   “我已经给你说过一千遍了,我是不会安你说的做的,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变的怎么自私,他是你的骨肉,你忍心吗?”
   “我的姑奶奶,你就不能放我一码?”
   “你问问这里,他愿意吗?”
   “可我没有办法。”
   “你可以不要,但我要,我要把他生下来,养大成人。你怕丢人,我怕什么,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难为情的。”
   “娟子!我不是哪个意思,我是说,我们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再说这孩子一旦生下来就会落下一个私生子的名分,你还年轻,不知深浅。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的。”
   “她有爸,有妈,我后悔什么?你以为我傻。”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的,就是不现实,我知道你是真心爱我的,我也同样,爱你的,可爱有的时候是需要牺牲的,我们这样争下去会是个什么结果呢?”
   “你说是个什么结果?你可以慢点来,我的肚子能慢点吗?”
   “娟子,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你为我付出了代价,我李某人如果有半点对不起你的事,就不得好死。你也知道,现在我到了一个非常时期,组织上已经考察过我了,如果没有问题我就要提升了,为了我,也为了这孩子,咱们就下一次决心,听我一次话,咱们到外地处理了,我会为你准备些钱,咱们重新租个房子。”
   “我说过了,我不会要你的钱的,要是为了钱,我绝对不会爱你这个小白脸的,放着大款我不去傍,跟你受这种不明不白的罪。”娟子越说越激动,把自己爱得要死不活的话全都倾诉给李伟,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到胸前,李伟为她擦去泪痕,自己也哭成个泪人。
   感动归感动,李伟是横下心来要做这件事。把自己准备好的打胎药从口袋里掏了出来,边抹着泪边说:“娟子,我今生今世都会爱你的,你一定要帮我渡过这一关,既是我死了,来生我还会娶你的。”
   房子里静极了。娟子沉重地说:“我不要来世。今生今世都做不到,还会有什么来世。”
   “来世就是缘分,相信我,我是爱你的。”
   “爱我就得有具体的行动,让我把孩子生下来。”
   李伟被娟子说得张口结舌。“就算我没有说,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也不勉强你的,但你可要想好,这不是别的什么事,一旦出了什么事,到时候咱们就不好说了。”
   “你吓唬谁。我就不相信你不爱你儿子,不爱我。”
   “不是我吓唬你,兔子急了还要咬人呢。”
   “你说得是畜生,你是人,我相信你不会堕落到没有人性的。”
   “你想错了,有句话说得好,爱的深恨得切,正因为爱你才恨你。”
   “按你的意思就是我把药吃下去,恨就没有了,只有爱了?”
   李伟竭尽全力说服娟子,谁都知道越坚强的女人越经不起男人的软缠死磨,明明知道是糖衣炮弹她也会咽下去的。在李伟的再三说服下,娟子最终动摇了自己的主见,为了不再看见自己心爱着的人难熬的样子,答应吃下李伟给的药。这就是女人的痴情。
   李伟压在心头的石头终于落地,她给娟子斟满了一杯水,递到娟子手里,看着娟子把药吃了下去。李伟感动的哭了,泪水中包含着复杂心情,是喜是忧自己酿成的苦果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到他的味道。
   李伟不放心,就没有离开娟子,像是有一种预感,说不清楚,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似的。果然,到子夜时分,娟子捂着肚子嚎啕起来,疼的钻心,李伟的第一反应就是马上去医院,别无选择,人命关天,马虎不得。
   李伟慌了,不容娟子说什么,背起娟子,就上了路。路上拦了一辆出租,李伟一边安慰娟子,要坚持住,一边让司机开快点。司机也看出了病人着急,开足马力,在快车道上急奔,前面是一个拐弯处,迎面过来一辆大车,说时迟那时快,大车与小车没容李伟眨一巴眼的功夫就撞在一起了。
   李伟在医院睡了一天一夜,醒来时,见自己的媳妇守在自己的床前。心里一切都明白了。“辛苦你了,她怎么样了?”
   老婆很平静地说:“大人没事,孩子流了。”
   李伟沮丧着脸。“都是我不好。”
  
   婉秋发来了短信:有你的日子是甜蜜的。没你的日子也是甜蜜的,有你的时候阳光是灿烂的,没你的时候阳光也是灿烂的。
   今天又是周六了,想她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心切。从早上到下午我都在等着她的电话。一周时间过的真慢,见不到她的人影,也听不到她的声音。等待是急人的,会有许多的遐想,会不会是她的老公回来了,或是别的原因,不论什么,她都是我心目中最值得思念的女人,想到她就有一种无法压抑的冲动,人本能的欲望中夹杂着一种征服欲。我再一次用手机拨她的手机号,传来一阵盲音,过一会儿再拨,还是盲音,再拨依然如故,她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我困惑不解。
   我决定到她单位去找她,看看表,快到下班时间了,鬼使神差地溜了出来,在路上拦了辆出租,直奔婉秋的单位。
   在距婉秋的单位门前一百米的地方我下了车。站在路边的林阴下,观察着大门出入的人流。时间一秒一秒过去了,也没有多少人出入,才慢慢地走了过去。还是上次遇见的那个门卫。我问他:“张艳科长在吗?”他看了我一眼,“她有一个星期没上班了。”
   我猜测着,她一定是遇到麻烦了,事实很快就证实了我的判断。
   短信:我怀孕了。来自婉秋。看到这条短信我像一条丧家犬一样浑身淌汗,麻烦来了,而且不会省事的。
   我再一次拨通她的电话。她接了。“你说的是真的?不会是吓唬我吧。”
   “信不信由你?其实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女人嘛,怀孕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问题是你怀的是谁的孩子。我看你马上到深圳去,和他住几天,也好有个说法。”
   “你就怎么自信是你的孩子?”
   我被噎住了。“亲爱的,电话里不好说,咱们今晚老地方见一下。”
   “我看就算了,过几天再说。”说完就关了机。
   我像一只斗败的小公鸡,耷拉着脑袋,沮丧着脸,没有好气地嚷道:“我决不做李伟第二。”
   怎么办,我不能光是雷声大雨点小,要用我的智慧摆平她。正想着呢,手机响了,是范静云的。告诉我,她要回来了,让我早点回家,老一套。
   房漏又遭连夜雨,一大堆的事等着我去处理。先给婉秋发个短信,“你抓紧点把她做了,我给你钱。”
   婉秋回道:“我要把他生下来。”
   “你疯了?”
   “男人都疯了,女人能不疯吗?”
  
   14
   梅青手持水果刀,眼不眨地在自己腿上扎了下去。鲜血如注。血,看到血,我还是慌了,毕竟是在我家,一个女孩衣着不整,腿上流着鲜血。咋说,我都脱不了干系。
   梅青的这一刀子,也不可能是白扎的。天下哪有怎么傻的女人,让别人白干自己的,她这是为了什么?我慌乱中还是有所提防,这种女人就是高压线,碰不得。我从书房里取来消炎粉、纱布和胶布。“你有什么想不开的,也用不着用自残的方法。”包着她的伤口,我不敢看她那个地方,她的肌肤光滑洁白,弹性特别好。
   “我的身子你也看了,便宜也占了。我没有别的东西给你,能给你的也只有女人的这些东西。我要的是钱,要钱!”
   “你说清楚,谁占你便宜了?你不就是为了点钱嘛,值嘛?”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是为了钱。只要是为了钱,就是私了。如果这事声张出去,自己就是有一万张嘴都说不清楚,拿钱消灾。“要多少?”
   “不多,十万。”
   我惊愕,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你也太狠了,你以为我家是印钞厂,想印多少就印多少,二千走人。”
   “你就不怕我把你的丑闻说出去?”
   “你用不着吓唬我,你以为我是吃白饭长大的。再说了我什么也没有干。”
   “你说你什么也没有做。”说着手在下面摸出一根毛来。在我的眼前示威着,说:“这是什么,你身上的,我保留着呢。还有这上面留着你那玩艺上的东西,你不承认,到时候咱们法院见。”她说着,指着自己的裤衩,“不信就摸一下,都发硬了。”
   “你敲诈,你这恶毒的女人。”
   “别这么说,只要你满足我的要求,咱们之间就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我思前顾后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走投无路。“你给我点时间,但我丑话说在前,我不可能给你那么多的,你也不想想,我一个职员不吃不喝也没有那么多的钱。”
   “这是你的事,老爷子卡上的钱,不是让你拿走了吗?那原本就是我的。我要的是我自己的钱,明天我来拿钱。”她跟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拿起衣服要往身上穿。说:“如果你觉得亏得话,我让你干一下,起码你心里也平衡些。”
   “你给我滚,今后别让我看见。”这就是和老爷子风流的那个女人,可恶的女人。卑鄙。
   梅青说话间把衣服穿的整整齐齐的,站在我面前。我在想,你这种女人的身子的确性感,楚楚动人。但这种女人世界上还是少点好。人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白天乐的像个人样,晚上就遇到灾难,真的验证了一句话:报应。
   范静云在家,相似约好的一样梅青如约而至。这个难缠的女人,啥时候不能来,非要老婆在时来,真是想钱想疯了。
   梅青依然漂亮。既然是私了,你就不应该当做我老婆的面来说这件事,这是起码的规矩。不论这事是真是假,对一个家庭来说都是不幸的。但事到此时,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梅青,你是一个好姑娘,这样做会毁了你的,你再想一想。”
   “你是给,还是不给,当着嫂子的面把话说清楚。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你敲诈是要判刑的。”
   “你乘嫂子不在家之际,无理于我。只要我到法院告你,会是个什么结果?我想,你比我要清楚。我是为了你的名声和你家庭和睦,才忍了又忍,没去告你。”
   “你这是敲诈。”
   “不敢当。但我有证据,别忘了你身上的东西就在我的手里。”
   “看不出你这么卑鄙。”
   “少说废话,你拿钱,我走人。”
   坐在沙发上的老婆沉不住气了,倏地站了起来,二话没说,对着我的脸就是一巴掌。我委屈地蔑视了她一眼。她说:“我早就说过,让你注意你就是不听,记住,教训。”
   我很委屈,我真的在她身上没做什么。
   “梅小姐,你也看到了,只要是我家马超做的,我决不会姑息养奸的。你说你有证据,能拿出来也让我看看。”
   梅青先是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证据,你可以问他,在我没有拿到我要的东西之前,是不可能给任何人的。”
   “既然这样,我劝梅小姐,还是放聪明些,如果知趣的话就把你所说的证据收起来,或是扔到垃圾里,走人。要不然到了法庭鹿死谁手还难说。”
   梅青听出点什么。“你不要欺人太甚,吓唬谁。”

共 38630 字 8 页 首页上一页1...45678
转到
【编者按】婚外情如昙花,美丽、绚丽多彩却是非常脆弱和短暂的,经不起风雨的吹打。无论是李伟还是“我”的婚外情只是婚姻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他们经过了毫无主题婚外情的变奏之后,曲终人散,尘埃落定,最终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家庭及自己原配身边。婚外情不会有承诺。当一切拉下帷幕,他们会发现自己依旧一无所有,付出的感情不会有任何回应,他们除了带来的烦恼以外,依旧孤独、寂寞。像老爸,为了图一时之快,竟丧失了生命。有些“高明”的人会“人间蒸发”,让你连最后的发泄都无处可去,只好在自己的伤口上再撒把盐。既然有代价,也就会伤人伤己!在这个游戏里没有最后的赢家。小说语言表达能力强,故事情节相互穿插,悬念迭起,引人入胜,人物刻画传神,对社会上婚外情现象有力地抨击,发人深省。欣赏佳作,推荐赏阅!【编辑:老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老土        2017-09-06 21:35:46
  问好老师,欢迎赐稿江山系统短篇小说,祝您写作愉快!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2 楼        文友:老土        2017-09-06 21:43:04
  期待友友早日成为系统短篇小说【专栏作家】,期待更多精彩!http://bbs.vsread.com/thread-781687-1.html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3 楼        文友:借双慧眼看世界        2017-09-06 22:24:38
  拜读老师佳作,问好学习。
走向太阳的路是烙人的,但太阳永远那么迷人!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