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看点】栾北剿匪英雄——周天爵(报告文学)

编辑推荐 【看点】栾北剿匪英雄——周天爵(报告文学)


作者:荥阳家族 童生,565.8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686发表时间:2020-02-22 11:15:59
摘要:周天爵于1947年在嵩县参加我人民解放军,同年随军到秋潭区剿匪。1949年参加栾川二期干校学习,结业后仍到区上工作。1950年秋潭区区长段海山给周布置任务,即到瓮峪沟查找零星枪支。完成任务后,段海山已调离该区,继任区长李生祥不予安排工作,并遭受不白之冤,虽经多次要求终未解决,但他对党和政府的信任矢志不渝,终有结果……


   1949年1月,随着平津战役的胜利结束,整个华北地区基本解放。西北战场我军业已转入全面反攻,国民党的正规部队已经撤到江南。然而,反动的地方武装还十分猖獗。
   地处伏牛山主峰的栾川,由于沟壑纵横,山林茂密,加上交通闭塞,行动不便,对土匪的活动十分有利,渐渐成了土匪的大本营。特别是栾川北部地区:潭头、秋扒、狮子庙,大青沟、白土,这里的人民还处在时时都会被土匪祸害的提心吊胆的日子当中。
   据时任栾川县县长的郝印吾掌握的数字:当时栾川有组织、成建制的反动地方武装就有10个大队,共计2500余人,并有长短枪数千支。还有轻重机枪、迫击炮、六零炮等。
   而当时我方的力量却很薄弱,县政府领导的以县大队为基础组建的栾川独立团,不过一千余人。双方力量悬殊。因此,土匪活动十分猖獗。
   自从1947年8月22日,陈赓兵团以10旅之师强渡黄河,开辟豫西根据地以来,我党在栾川建立了一批党的基层政权。涌现出了一大批贫民积极分子,还搞了一部分土改。
   但是,由于形势变化,不久,大部队退出栾川,只留县委、县政府的干部和县大队在栾川坚持工作。
   反动武装趁机搞起了反攻倒算:白土发生了封建会道门的暴动;瓮峪匪首丁建基在光天化日之下不仅杀害了瓮峪村长、村支书,还枪杀了为解放军报过信的村民周凤阁;合峪匪首康风岐诱惑我区干部导致20人带枪叛变;庙子匪首徐世海袭击区干队,打死队长;秋扒匪首张景富联合瓮峪匪首丁建基袭击群众大会,炸死炸伤多名群众;潭头土匪将我东山村村长李顺兴双目剜掉后杀害;将汤营村村长田占富老两口残杀;将大王庙村农会副主席老姜一家四口满门杀绝;将蛮营村农会主席刘银锁割掉鼻子、耳朵,又砍成八块架火烧掉……如此种种,惨不忍睹。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打掉土匪的嚣张气焰,人民的政权就不能够巩固,人民群众对共产党就没有信心,下一步的土地改工作就无法进行!因此,县委、县政府决定,由秋潭区区委书记翟魁仁、区长段海山负责,带领一部分干部,再由县委宣传部长杨景福、独立团副团长鲜国基率领独立团二营之四、五、六连配合北进。而后以秋扒为中心向两翼进击,即向东潭头、向西狮子庙、白土、冷水一线展开剿匪工作。
   这一次栾北剿匪行动,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秋扒出现了土匪纷纷缴枪登记的局面;狮子庙土匪大队长李树选率部投降,全部缴械;……我二营在依靠群众获得准确情报后,兵分两路,包抄合击瓮峪,击毙匪首丁建基,活捉匪首丁建业和何西岐,生俘匪众数十人,缴获长短枪数十支,创造了当时的最好战例。”(郝印吾《建国前后栾川大事纪实》)
  
   二
   郝印吾1948至1950年期间在栾川工作,时任栾川县人民政府县长。郝县长在这里提到的二营的光辉战例,其主人公叫周天爵。虽然,这位当时被瓮峪人称为“剿匪英雄”的战士已经离开我们三十八年了,但他的英雄事迹还牢牢记在瓮峪人民的心中!
   周天爵,又名周天生。祖籍宜阳,经祖父迁居栾川瓮峪。周天爵的父亲周凤阁挑担贩药为生。1947年,他在贩药的路上曾给中共上级组织从沁阳派来栾川开辟根据地的解放军干部任荣廷带过一封信,他当时虽然并不知道这封信的内容。
   1947年7月,嵩县解放。解放军要在秋扒、瓮峪建立村政权。因为周凤阁平时贩药经常到嵩县,在嵩县城认识了到瓮峪工作的解放军干部,所以这些干部到瓮峪以后,常来找他。而周凤阁也多次给解放军送情报。有一次,周凤阁发现瓮峪土匪大队长丁建基和中队长丁建业等流窜到草坪山,就立即向区干队魏准报告,当夜,我军围攻草坪山,打伤丁建业,丁匪带伤逃窜。
   同年9月,解放军部队撤离了这里,国民党、地主、恶霸、土匪又反攻过来(当时群众称为“拉锯式”)。共产党的村长、村支部书记都被反攻倒算的土匪杀害,魏准也被土匪用乱石砸死在潭头汤营。
   周凤阁多次给解放军、区干队送信的事情,很快传到了丁匪的耳朵。当时瓮峪一带的群众还一直称解放军叫“八路军”。丁建基一听说周凤阁多次给八路军送信,他的弟弟受伤那次也是周凤阁报的信,就十分恼火,当即就与他的弟弟丁建业带着枪一起去干撞沟找周凤阁算账。
   那次恰好周凤阁出去收购中药没有回来,没有找到。二匪一直守候到晚上没等着,只好回去了。
   那天,周凤阁回家得很晚。一听说丁氏兄弟来找他,便十分害怕。因为他知道这两个人横行乡里,无恶不做,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叫他盯上准没好事。想到这里,他打了个寒颤——他听说过土匪对付给八路军办过事的人的手段:剜眼、割耳、活埋、灭门、大卸八块……
   想到这里,周凤阁不寒而栗!他匆匆扒拉两口剩饭便出门上了山。家里人问他,只说:“上山躲躲”。
   周凤阁在家对面山坡上的石坎下躲了三天三夜。三天来,家里的动静他看得一清二楚,土匪并没有再来。他思谋着,回家取点盘缠,然后到嵩县城卖药去,他知道嵩县已经解放,是八路的天下,家乡的解放也不会远了。只要到了嵩县,在那里躲上一段时间,看看形势再决定什么时候回家。盘算好后,周凤阁下了山。
   也许这天合该出事,也许丁氏兄弟早在他家附近守候。周凤阁下得山来,回到家里,将自己的打算给老婆说了。还未等老婆表态,就听到门外下边不远处有人在说话,那声音还很熟悉。“是不是丁匪又来了?”周凤阁心中打鼓,赶紧出门去看。刚出家门,丁氏兄弟正迎面走来,相距不过六七十米。见到周凤阁从屋里出来,走在前面的丁建基大叫:“周凤阁,看你今天还往哪里跑!”
   周凤阁一看不好,连忙掉转头撒腿往后沟跑去。丁氏兄弟哪肯罢休,在后边穷追不舍。那时的周凤阁已经51岁,而丁氏兄弟都是二十几,不到三十的年龄。论赛跑哪是二匪的对手?眼看越撵越近,已经到了手枪射程的距离。丁建基、丁建业两个土匪一起开了枪,有一枪打中了周凤阁的脚后跟。周凤阁扭头看了一眼仰面倒在地上。丁氏兄弟紧赶几步照准周凤阁的头部连开几枪,可怜这个刚刚受伤的老人还来不及挣扎一下,便惨死在土匪罪恶的枪下!
   那年,周天爵22岁,已经结婚生子。他父亲惨死那天,周天爵在狮子庙亲戚家帮人干活。他的妻子王宣把给公公收尸一事托付给堂侄周二帮,把刚满月的儿子周松儒留在松树沟亲戚家,自己则翻山到狮子庙去给丈夫报信——因为,丁氏兄弟杀人离开时还恶狠狠地留下一句话:找他儿子,暂草除根!
  
   三
   王宣不敢走大路,一路绕道翻山紧跑慢走,翻过了三道山梁。经松树沟、蛮子沟、王府沟才赶到狮子庙街,找到庙眼宋东家,向丈夫哭诉了公公被害的经过。周天爵听说父亲被害,青筋暴跳,怒目圆睁,紧握拳头,咬碎钢牙,还没有听完妻子的叙述,便跳起来抓起一把斧头就要往外跑。
   看见丈夫这样,王宣连忙拉住丈夫:“你要干什么?”
   “找那两个王八蛋报仇去!”
   “就凭你这把斧头报仇吗?”王宣问:“如果你这样去报仇,恐怕大仇未报连你自己也被人家杀掉!”
   “是啊,”宋东也在旁边劝道:“那土匪不正在找你嘛?你去了正中土匪圈套。谁不知道丁家兄弟心狠手辣,何况他们还有一帮弟兄?还要从长计议。”
   “那你们说怎么办?”周天爵瞪大眼睛问道:“难道就这样算了么?不报杀父之仇,还算什么七尺男儿?”说罢,扑索索掉下两行眼泪,失声哭道:“爹呀,天生不孝,不能立即为你报仇!”话音未落,便将头在墙上乱撞。王宣和宋东好不容易才将他劝住。
   几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王宣打破了寂静:“我在路上也静下心来想了一想,这样,咱们今天晚上夜定回家。带上婆母,翻山把我、婆母和孩子送到五程沟咱姑母家。我们在哪里躲一阵,你到嵩县城投奔八路军,然后带上队伍再回来报仇。你看这样行吗?”
   “城里有队伍吗?”
   “有。我听咱爹说过。只要找到队伍,不愁大仇不报!”
   “好,就这样决定。不过咱爹的后事谁来办?”
   “这个你放心,我已经叫二帮请人做个匣子先把咱爹葬到后沟。等咱们报了仇以后再为爹办理后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现在最重要的是活着的人!”
   “那只有委屈爹了!”周天爵双膝下跪,对着干撞沟的方向说道。
   当天晚上,周天爵夫妇回到家里,叫来周二帮交待过了,未敢停留,便带着一家老小离开了干撞沟。
   这一家老小从老联沟进沟,上驴驮场翻山先到鸭石东华沟,经东华沟再翻长尾巴岭到重渡沟。出沟过伊河再进狮子沟,翻越狮子岭,第三天才来到五程沟。
   周天爵的母亲和妻子王宣都是小脚女人,孩子又不到五岁,一路上孩子走不动,母亲也走不动,常常是天爵背了老的还要背小的。所以,三天时间,进了三道大沟,翻了三座高岭,速度已经是达到了极限!
  
   四
   周天爵安顿了家中老小,未敢停留就直接赶到嵩县县城。托父亲贩中草药时认识的朋友,找到上级派往栾川的军事干部鲜国基,毅然决然参加了解放军,并随鲜国基到了栾川。由于周天爵上过几年私塾,识文断字,鲜国基派他参加了栾川县委在庙坡背后尚未盖成的大楼里开办的干训班。干训班结束后,已经担任栾川独立团副团长的鲜国基,任命周天爵为二营四连三班班长,随二营开赴栾北剿匪。
   当时由洛阳专署新划定的栾川县由卢氏县的三川区、陶湾区、栾川镇、庙子区和嵩县的秋潭区、白狮区、大青沟区组成。计7个区、70个乡、15万人。分为栾南、栾北两个区域。从卢氏划过来的四个区被称为“栾南”,从嵩县划过来的三个区被称为“栾北”。
   当时的栾北剿匪总部就设在秋扒。盘踞、横行在狮子庙瓮峪沟的丁建基是这次剿匪的主要目标之一。
   可能因周天爵是当地人熟悉情况,又与丁匪有着杀父之仇,鲜副团长把剿灭这股土匪的向导工作交给了他。这使周天爵非常兴奋,他终于有了报仇雪恨的机会!
   剿匪部队到达秋扒之后,首先开展宣传攻势:召开群众大会、张贴布告。号召家属规劝匪众到政府登记缴械。一时间形成了老婆劝丈夫、孩子劝父亲、父亲劝孩子的大好局面。在这种政治攻势下,不少土匪都下山来到区公所登记交枪。丁建基、丁建业兄弟为首的土匪也有三分之二被分化瓦解。然而丁氏兄弟与十几个骨干顽固不化,他们利用瓮峪多山地的优势东藏西躲不愿投降。
   周天爵首先带人把丁建基的老婆和三岁的儿子等六口人抓到秋潭区公所,要她说出丁匪的下落。然后自己带领一个班的战士循着丁匪的逃跑路线紧追不舍。从瓮峪出发追到潭头的井峪沟,又从井峪沟追到重渡沟,从重渡沟追到南鸭石,再从南鸭石追到瓮峪的窟窿撞,经过七天七夜,终于将丁匪围堵在窟窿撞的一个废弃的羊圈里。
   丁匪藏身的这个羊圈,坐落在一个山坳里。两间草房,一面开的独扇门,门前一米宽的小漫坡尽头,横着一个四五尺高的土堰。土堰的下边是一片山坡洼地。藏在这里,易守难攻,对土匪十分有利。
   也许是一连七天七夜的山路,被赶到这里时土匪已经极度疲乏,在周天爵带领一班战士赶到土堰下时,丁匪竟然没有察觉。周天爵看了一下地形,叫过一个枪法好的战士,轻轻吩咐:“你悄悄绕到羊圈背后,紧紧盯住,防止土匪从后边,或掀开房坡出逃,如果发现当场击毙!”
   “是。”战士应声而去。
   他又叫过一个战士:“你守在这里不要动。在我们开始往门口迂回时,你就向土匪喊话,讲形势,劝他们投降。”这个战士点点头。安排已毕,周天爵带着九个战士绕道土堰尽头的漫坡处,向羊圈门前匍匐前进。
   这边喊话已经开始:“兄弟们,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话音未落,羊圈门被错开一道缝,紧接着“突突突”一梭子子弹射了出来。幸好迂回包抄的战士还在侧面,子弹是朝着喊话的方向射过去的。喊话的战士急忙蹲下。
   一阵静寂过后,战士又开始喊话了:“目前,我国北方已经全部解放。县独立团大兵压境,你们大部分人已经下山缴械。凭你们几个人还能坚持多久?共产党的政策历来是缴枪不杀,坦白从宽。胁从不问,首恶必办。兄弟们,不要为土匪卖命了。”
   这时,周天爵带的战士们已经前进到了羊圈门口两侧。突然听见屋内一阵骚动,“砰”的一声枪响,接着“噗通”一声就像有人倒在地上。
   这时,周天爵跳起身来,飞起一脚踹开了羊圈的独扇门。只见一个土匪倒在地下头上还在淌着鲜血。丁建基手中的枪口还冒着烟气,七八个土匪脸上惊愕的表情还没有缓过来。看到怒目圆睁、铁塔似的周天爵又吃一惊。
   丁建基正要举枪,只见周天爵手中的盒子炮抢先开了火,丁建基脑浆迸裂,应声倒地。与此同时,九个解放军战士齐声大吼:“缴枪不杀!”声如惊雷贯耳,震荡山谷。
   屋里的土匪们一看头目被杀,一个个乖乖地举起了手中的枪。

共 15031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这篇报告文学,作者以缓缓的笔墨,详尽记载了剿匪英雄周天爵坎坷的一生。周天爵的父亲原是同情八路军的一位商人,也曾经好多次帮助八路军传递情报,更有一次在发现土匪行踪后,立即向区中队报告,使得土匪头子的弟弟受了伤,也因此,周天爵的父亲受到了土匪的报复,最后断送了生命,得知父亲死讯后,为了避免匪徒的斩草除根,也为了替父报仇,血气方刚的周天爵带着家人一起离开了老家,又在安顿了家人后投奔了共产党的队伍。自从参加队伍后,周天爵一步步创出了辉煌,并且亲手捉到了匪首,为父亲报了仇。报了大仇的周天爵并没有止步在小家的仇恨里,之后的他听从组织安排,回到了家乡从事地下工作,谁知道就在他完成任务归队的时候,却惊闻他的直接领导已经因为冤案被抓,从那时起,周天爵经历了不少的坎坷……直到离世,直到平反。文章语言流畅,层次清楚,叙事清晰。欣赏荐读。【编辑:兰花悠悠香】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20-02-22 11:18:37
  文章以不疾不徐的笔触向读者讲述了老英雄周天爵坎坷而不凡的一生,读来令人嗟叹。
2 楼        文友:陶桃        2020-02-25 20:48:32
  欣赏老师佳作,祝老师创作出更多的佳作分享,致敬,春安!
3 楼        文友:瓮峪李稳        2022-04-19 16:28:21
  您好!拜读了您的周天爵的报告文学,对于瓮峪剿匪事宜有了大致的了解,对此有些事情想向您请教一下,不置可否,盼复,多有叨扰,冒昧之处还望见谅。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