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瓜熟蒂落

精品 瓜熟蒂落


作者:唐彦岭 布衣,422.2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555发表时间:2016-10-22 12:33:00


   “武律师,你打着!”梅花打了个暂停的手势,随后问,“你说啥,胳膊骨属啥子属?”
   “我是说这根骨头到底是不是人的胳膊骨!”
   “你放屁!”梅花一听武律师竟然怀疑这胳膊骨不是人的,她怒火心中烧,火头一下子窜到喉咙眼,她觉着这不仅仅是对自己和孩子的侮辱,更重的是她觉着这话玷污了她的兵哥哥,是可忍孰不可忍,激越的情绪难以控制,脏话脱口而出。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吴律师的一句不经意的话激起了梅花满腔的怒火,气得她无大头无小头,头晕脑胀了一路子,不干不净地骂了一路子,嘴唇上出现了一层白沫。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冤枉了武律师。其实武律师说的并不错,山地丛林里不免有大型动物,谁能保证这胳膊骨就一定不是其他动物的骨骼,只不过是武律师说话的方式方法时机都不对,他畸重了法律的规定而忽略了当事人的感情,难免梅花肝火攻心。正验了人们常说的一句话,实话难听。
   也正是这句话深深地戳痛了梅花的心灵,拉回了她二十多年来的记忆,与兵哥哥那野味十足的爱情和嬉戏,抚养小来根的艰辛,父母的谩骂和乡邻的白眼,自己苦苦的追求,像一部长长的电视连续剧在她脑海里播放回荡,一集连着一集,一部接着一部,足足播放了两个月。两个月里,她把自己与世隔绝,足不出大户,即使在院子里侍弄一下蔬菜也是短暂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床上躺着,先是回忆已逝的时光,在回忆中渐渐地形成了两个对立面,两个使她难以调和的对立面,一个昼夜叫着不停,要她为儿子争个明白,另一个却截然相反,没白没黑地争辩,放弃吧,何必弄到两堪地步。这两个对立面犹如两个格格不入的幽灵整日里缠绕斗在一起,水火难容,互不相让,难分高低,让她左右为难,真可谓城门失火殃及城池,它们殊死搏斗的结果就是梅花头晕目眩,日渐消瘦,使她在撕裂的浑浑噩噩中度过了两个月。
   儿子来根具体什么时间回来的,日后梅花怎么也想不起来,她只记得她被儿子叫醒后她没有看到太阳,儿子却说火辣辣的太阳烤得他难受,她摸了摸儿子的脸,儿子的脸是湿漉漉的,是水是汗她分辨了好一阵子也没分辨出来。儿子说她病了要送她到医院,她据理力争说自己没病,但她终究拗不过儿子,在邻居们的推搡下上了救护车。
   救护车直接把梅花送进了急救室,面容严肃的大夫们不容她丝毫的辩白,三下五除二将她摁倒在床上,许是怕她跑了,从头到脚连床一起缠裹了好几道子。她稍微一动,身子下的病床就会吱吱呀呀跟着晃动起来。大夫们十分忠诚自己的职业,技术精湛工作严谨,不到半天的功夫做完了十几道检查,床头柜上放了十几张各式各样的检验报告单,有“CT”的、有磁共振的、有脑心电图,五花八门,但结果都是一致的,即一切正常。白大褂们面面相觑,竟怀疑起科学仪器来,难道仪器出错了!
   科学竟被白大褂们的主观意识所替代,他们异口同声地下达了诊断结论,梅花患有精神分裂症!虽然梅花矢口否认并据理力争,儿子和随行的邻居们在白大褂们面前还是点头称是,并主动配合白大褂把梅花投进了一间封闭的病房,梅花嚎啕大哭拽着儿子的衣服不肯放手,她看到了儿子眼中的泪花,以为儿子对她有了恻隐之心,便苦苦哀求儿子把自己带走。没想到儿子却狠狠地瞪了她两眼,眼里的泪花恍惚间变成了刺向她的锋芒,儿子一双铁钳似的大手掰开她攥紧他衣服的双手,扭身跑出了病房。
   转眼间三个月过去了,梅花在医院里住了整整三个月,儿子虽没陪伴在身边,但也隔三差五地隔着窗户看自己,有时还捎来许多好吃的,她并不记恨儿子,这都是白大褂们的错,是他们将自己与世隔绝的。她好生奇怪,这是啥子医院?在三个月里她没有感觉到有任何医生为她治疗,哪怕一片子药也没谁给她服过,这也算是给看病,梅花从记事以来也没遇见过这样的医院,每天只是来两个自称是医生的人和自己东扯葫蒌西扯瓢地拉呱一阵子。说话也是看病,放他妈的狗屁!梅花一急脏话就出口。
   梅花清明节前一天出院回家的。儿子说是收拾房子没到医院接她,接她的是刘大兵。
   刘大兵是开着一辆崭新的红色面包车去的,显得趾高气扬,一进医院门就大呼小叫地喊梅花快回家。今天梅花坐在接她回家的面包车里无比暇意,美滋滋地傻笑,她暗自庆幸逃出了整人的“魔掌”,以至于后来竟小声唱起了云南老山地区流行的民间情歌。
   大门大敞开着,却看不到儿子的影子,她有些诧异,在她心里儿子是孝顺听话的,莫非是儿子不在家或者……她不敢再想象下去了,她长叹了一声,竟忘记了下车。刘大兵喊了好几声“姨,到家啦!”,她才感觉自己有些失态忘记了下车。
   “莫非明天是寒食?”梅花见大门两旁插上了柳枝感到疑惑,扭头问身边的刘大兵。
   “来根哥正忙着准备明天祭祀韦伯伯的祭品。”刘大兵并非正面回答她,“来根哥说他还写了一篇祭文嘞!”
   自从离开云南麻栗坡娘家,梅花没有回去过,虽然不能抚摸兵哥哥那花岗岩石碑,难以目睹他那张镶进花岗岩内的始终微笑着的二寸照片,但她和儿子从没忘记过祭祀她的兵兵哥哥。听说儿子已准备好了明天祭祀的供品,她心里热乎乎的,鼻子一酸眼里流出来了泪水,多么懂事的孩子!她心里感到十分的欣慰,她觉得比儿子当初考上大学还高兴,自己苦的值!心里不免默默地祷告,兵哥哥你的儿子想着你了!
   清明节吃过早饭后,梅花又要像往年一样摆供品祭祀她的兵哥哥,儿子示意她停下后走进自己的房间,约莫停了十来分钟,儿子才从他屋里走了出来,他手里捧着付纸牌位,梅花看得出,白色纸牌牌上写着几个黑色字,看着儿子一脸的严肃,她话到嘴边上又咽回肚子里去了。看得出儿子的步子迈得很沉重,像是捧着千斤重担,儿子将捧着的纸牌位端放在堂屋的供桌上,扶了几扶,正了几正,缓步往后移动到离供桌一米处,趴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尔后,直起上半身目视起供桌上的牌位。儿子虽然没有嚎啕大哭,但看得出他红红的眼圈里噙着泪花,梅花知道这是一个坚强的男人内心痛苦至极的表现,也就是平时人们所说的欲哭无泪吧。
   “这牌位谁写的?”梅花认识儿子的字,这五个苍劲有力的正楷字绝不是儿子写的,但从字里是可以看出写字人内心的痛苦,她要问儿子这些字的人是谁,“娘要当面感谢他!”
   “……”儿子沉默好一会儿后才开了口,但儿子并没有直接回答她,令她惊讶的是儿子张口说话的同时跪在了她面前,“娘,咱撤诉吧!”
   “撤诉!”她不相信儿子会说出这样的话,要知道儿子从小就哭着闹着给自己要爸爸,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就自言自语起来。
   对,娘,咱要撤诉!儿子跪在她面前坚定地说。梅花听了不亚于晴天霹雳,肺气得都快要炸了,她感到了儿子的陌生,难道他不是从小拽着她的衣服找爸爸的儿子,她开始怀疑跪在自己面前的小伙子是否是自己亲生的儿子,他是否有点人性,不,扒了皮,自己也认到他骨头里去,她就是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小来根!她脑子里已乱成了一团麻,气得发了昏,她高高扬起了右手,给了儿子两个清脆的耳光。
   梅花原以为儿子会躲闪,不想到儿子不但没有躲闪,在挨了她两耳光后仍旧昂着头抬着脸,好像在等待着她再打几下,看到儿子脸上红红的手指印子,她的心犹如被人楸着似的难受,他可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十指连心啊!她把儿子的头贴在了自己的心口窝。她原以为儿子就此打着,但倔强的儿子并没住口,仍旧诉说着他的主张,娘,咱别再较真了,回头想想咱娘俩尤其是您,吃苦受难,离亲别友,争到现在也没争明白,咱心里有就行了,娘,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心里永远装着韦爸爸!
   六月一日上午,韦来根状告民政局行政不作为再审一案在县行政审判大楼第二审判大厅如期开庭,开停不到十分钟,审判长庄严宣布,因原审原告和提起上诉的第三人均没到庭参加诉讼,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八条之规定,本院裁定本案按撤诉处理。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三年过去了。清明节前夕,在省城上班的儿子打来了电话,韦爷爷、韦奶奶要和自己一家到云南麻栗坡烈士陵园给韦爸爸上香。五十岁的梅花有点聋,她怕自己听不准,又问了一遍,她还是没听清,只好按自己揣测的大概给儿子回了过去,全家四口人都到云南去吗?儿子提高了嗓门,是爷爷、奶奶邀请的,全家都去!

共 33616 字 7 页 首页上一页1...4567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的容量是很大的,并且,时间的跨度也很大。小说的开篇很吸引人,塑造了一位叫梅花的女人,因为男人的不中用,但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女人,也是在男人的安排下,做了“借种”这件事,并且,有了叫来根的孩子。之后,梅花又和自己的丈夫生了一对双胞胎。就此,来根在这个家里的爱在一天天减少,还痴迷着那个已经牺牲了的兵哥哥,也就是来根的亲生父亲,不想看着来根受苦,于是,她为了来根,离了婚,并踏上了为来根寻找亲人的漫漫征途。这个征途是艰难的,也是未知的。后半篇,作者通过大量的笔墨。叙述了梅花为了证明来根是韦家的血肉,据理力争,并同时,抚养着来根,知道来根考上了大学。梅花没有成功,竟然还被当做精神不正常。最后的结局倒是很让人欣慰,虽然没有感人至深的认亲场面,但似乎,韦家两位老人已经默认了来根是他们的孙子。小说中梅花这个敢爱敢恨的女性形象,让小说富有特色,引人入胜,并将时代背景放在了老山前线那段特定的历史时期,使主题深厚凝重。推荐阅读。【编辑: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1023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6-10-22 12:35:07
  问好作者,感谢投稿短篇栏目,祝愉快!也欢迎作者加入江山文学,恭祝文学的精彩!
哪里天涯
2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6-10-22 12:39:23
  每个自然段后边都多了一个问号,可能是在复制文稿的时候出现的状况,希望以后投稿注意一下。小说很精彩,但后半部分的寻亲之旅,以及通过法律据理力争的过程,感觉不是很简练。个见,勿怪。
哪里天涯
3 楼        文友:唐彦岭        2016-10-22 18:28:19
  谢谢编辑先生!
4 楼        文友:墨竹抚寒        2016-10-23 11:59:24
  很不错的一篇小说,构思巧妙,人物塑造到位,情节跌宕,喜欢。拜读佳作。
墨竹抚寒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