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血脉

精品 血脉


作者:唐彦岭 布衣,422.2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927发表时间:2016-11-11 22:22:09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面对妮子的言行,我百思不解,上下五千年,历朝历代,即使到了新中国,谁不想当官做老爷,是官强似民!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苦读寒窗十余载那个不想去做官。现如今也不知是咋的?的确有不少大学毕业生不愿报考公务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奶奶最近也发起了牢骚,反了,反了,世道反了!说到激动处,她老人家还时不时拿起龙头拐杖重重地捣几下地。妮子吃软不吃硬,不但我摸得清奶奶更清楚,奶奶知道我碰了钉子后没有一点显露,心里打起自己的小九九,姜还是老的辣。当天夜里老人家喊肚子疼喊了小半夜,闹得与她一块住的妮子一会儿找药一会儿倒水,半夜没得安生。谁也不知奶奶是真有病还是假有病,她头一天反正是身板好好的,第二天早上太阳刚露鱼肚白,我还在梦乡里,妻子就嚷嚷起来,不好了,不好了,那个死鬼扑在奶奶身上了!我折起身来,瞪了妻子两眼,上清起来,你瞎咋呼啥?妻子满肚子里委屈,谁瞎咋呼了!你到奶奶屋里看看去。我趿拉着拖鞋径直走进奶奶屋里。她老人家捂着肚子直叫唤,还立瞪着两眼说梦话,老祖宗啊,俺活够了,老赵家本该朝里有一位,有位没谁进啊!管不了子孙活着有啥用啊,给俺拾到个空子,明儿俺就去。别说妻子啦,一向不信邪的我也有些毛骨悚然,更何况我喊了她老人家十几句,她都没停下来。也难怪胆小的妻子吓得要命。我拨打了急救中心电话,“120”急救车来了不假,但没有拉走奶奶,跟来的医生说奶奶是癔症一会儿就好了不用进医院,我心里直犯嘀咕,百岁的老人哪有得这症的,但终究没有拗过医生,医生扔下几片药后空车走了。
   “爸爸,家里出啥事了?”妮子自从上了大学对我的称呼就改了,晨练回来的妮子拨拉着看热闹的乡里四邻跑到我跟前。
   “你老奶奶……”
   “老奶奶,她老人家咋着啦?”妮子喘着粗气晃着我的胳肤问。
   老奶奶得了癔症!俺不信。妮子口气硬的很,她老人家不信鬼不信邪,咋会得了癔症。我至今还在纳闷,当我和妮子走进房间时,奶奶一眨眼的功夫却发出来呼噜声,她老人家说了一阵子胡话后安然入睡了。当天的晚上,妮子读起了我托人从省城给她购买的报考资料。
  
   十一
   奶奶是在我进城五年后去世的,也就是公元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第二天就是她老人家一百零四岁诞辰的日子。妮子春节刚过就攒兑着给奶奶过生日,咱村里有几个过一百的,还不是奶奶自己不,钱的事她包了。给奶奶过生日是老爸我的事,还轮不到你个丫头片子操这份心,我拍着她的膀子头说。我不敢懈怠,这不,“五一”节前夕我在县城最大的一家酒店预定了酒席,准备给她老人家办一次盛大的寿宴,县民政局的领导,老年协会的刘会长也敲定了要来。我接到六月二十一日夜里奶奶病危的电话时心里咯噔了一下子,十几分钟后才反应过来,电话是母亲打来的,母亲的声音哽咽中带着极大的悲伤和忧愁。
   奶奶是我们老赵家的顶梁柱,不仅家里人这样认为,就连街坊邻居们也这样说,妮子说得更是透彻,戏称奶奶是家里的“老佛爷”,可见奶奶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奶奶自从嫁进我们老赵家,就注定了她要为老赵家的延续操碎心,她老人家常常对我说,她要与老赵家缠一辈子,这都是命啊!她老人家事事都考虑的周全,可以说滴水不漏,一个农村女人不但送走了上辈抚养了晚辈,就连白发人送黑发人她也阅历过,何止是这些,没有她老人家老赵家早就从赵庄消失了。令我最为钦佩的是她老人家连自己下葬入土的事宜都操办的滴水不漏。
   奶奶是上午九时三十分倒头的。街坊邻居们都围拢过来自告奋勇地要帮忙,买菜打油的、穿送老衣的、扎丧棚的、送信的,没有派着活的也都各自找活干,总之你看不到闲着的。村支书常五叔也是我们村的大支,他从镇上开会回来连车子也没往家放就马不停蹄地到了我家。他人没进大门就嚷嚷开了,二柱子,你和四疤瘌杏开车拉棺材去,狗剩和三莽牛买寿衣、孝布去……小白鞋婶子没等常五叔说完就开了腔,等你支了就晚四月八了,老赵婶子死前早就料理好了,你就别咸吃胡萝卜淡操心了。小白鞋婶子的话一落,在场的人们哄然大笑起来。奶奶自己早就料理好了!我大吃一惊,难道她老人家早有先天之见!连自己的生死都能了如指掌。母亲说,奶奶别说她给自己买了棺材、寿衣,就连坟地她老人家也给自己选好了,这不,还绞好了“那间里”她自己的支使妮、支使小。这对纸人,一男一女,手牵着手,男的是个俊小伙,女的是个俏丫头,是奶奶绞的一点不假,十年前我就见过。我总觉得母亲理解错了,奶奶的本意我无法揣摩透,但我总觉得俊小伙纸人像奶奶常给我讲的《杀鬼子》故事中的主人翁石头爷爷。
   按照我们老家的习俗来说,发送奶奶是喜丧,奶奶的离去并未引起亲戚邻居们的悲伤,大多数亲戚邻居像是看热闹,指指点点有说有笑,还有的更是直言不讳,都喝老赵家奶奶的杂菜汤嘞!即使来吊孝的至亲好友们也都是干吼几声了事,即使我们这些孝子贤孙们也并非一路地嚎啕大哭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而是有节有奏,像是踩着点子在唱歌,也难怪事后,九岁的孙子歪着头问我,老奶奶死了,咱家咋给唱戏过大年样热闹?
   “落地,下葬!”坟地到了,大支常五叔扯开嗓子高声吆喝着,“谢抬重的!”
   我和众孝子们随着常五叔的吆喝声机械地重复着作揖、叩头,叩头、作揖的动作,我不懂得更不会这些规矩,是临上阵时跟常五叔现学的,用常五叔的话说,叫做现上轿现扎耳朵眼。做起来丢三落四,似是而非,引得围观的人们一阵阵哈哈大笑,我急得直冒汗,浑身粘糊糊的,孝服都湿透了。我忽然觉得奶奶的死是乡邻玩弄我们的把柄,可又令我们无可无奈,此时的我已没有了灵魂,占据脑海的也非是悲伤,那时的我唯一的希望是早点结束这繁琐的令人作呕的“三叩九拜”。
   我已没有了眼泪,头触地,撅着屁股趴在奶奶坟坑东南侧干嚎,嘶哑的声音夹杂在乐器声中有气无力地飘荡在坟地上空,我不知道奶奶是否泉下有知,尚若奶奶泉下有知话,她老人家肯定是不允许的,她老人家在世时,看完人家发丧的后回到家常常品头论足,人死了两眼一闭两腿一伸,知道个啥?死了,哭得死去活来有啥用,还不如活子时给块糖吃嘞!都是装腔作势哭给活人看的,想孝顺,活子时不如多照顾点,叫老人活的顺心点。到她百年之后,可不兴玩这个理个浪!
   谢天谢地,“大礼”终于完毕!领着我的憨子叔拽起了我,我以为是叫我回家便转身要走,被他险些拽了个趔趄,他往坟坑里指了指,意思是叫我看看棺材的朝向,原本是男左女右,可不知奶奶的棺木却放在了爷爷的左边,虽然装载爷爷骨头的棺木是用几块门板做的,它早已腐朽不成型,但仍依稀可以看到的它轮廓。这是奶奶的选择,临终时,她老人家的口气还是不容至改,她说,她死后放在上首就是看在了薄面上,不然话她绝不和爷爷槟骨,她死不瞑目。我抬头瞭望,突然发现奶奶坟地的西北侧不远处有一坟头,我知道这坟头是石头爷爷的,他是个孤儿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他是曾祖爷从省城捡来的,长大了变成了我家的长工。石头爷爷是被日本鬼子杀死的,据说他是被杀死在村北乱死岗子上的。奶奶在故事中讲到,她老人家赶到时,石头爷爷的头离尸体有两拖远,脖子里还往外突突地流血,两眼还睁的老大,是奶奶把他的眼合上的。奶奶每每说到这里眼里都是泪汪汪的,她说是她害死了石头爷爷。紧挨坟头东南侧有两颗小柏树,苍郁挺拔,看上去是今年春天栽的,我长叹了一口气……
   奶奶去世时,妮子没回来,我在电话里把她骂了个狗血喷头,骂她没有人性,奶奶平时最牵挂的就是她。妮子并非不孝顺奶奶,她在电话里泣不成声,但字里行间里流露出对我和奶奶的怨气,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她本不想端公务员这张饭碗,是奶奶和我软硬兼施逼她的,端谁的碗服谁的管,领导叫她出国考察去,她能不去吗?奶奶“五七”祭日时她一定来!骂是骂的,我还是喜欢妮子的,她的的确确为老赵家挣了脸,谁也没有想到她短短五年时间里就升到了正处级干部——县委副书记代理县长。
   妮子果不食言,她是在奶奶“五七”祭日的头一天晚上赶到家的。我原本想妮子定会带给全家及安息的奶奶一个令人惊喜的大好事,万万没想到她扑腾跪到在奶奶坟前的第一句话就是,老奶奶,原谅重孙女吧,重孙女辞职了!
   “爸爸,奶奶在向咱爷俩招手呐!”妮子扯扯我的胳膊,指了指坟头,示意我往坟头上看。
   “你老奶奶真的去世了,别瞎想了!”奶奶与妮子两人亲得很,我以为妮子悲痛过度在说胡话,便安慰起她来。
   “真的,那不,奶奶现在还再向我们招着手嘞!”妮子板着脸一本正经,“您听听,奶奶还与咱们说话嘞!”
   “哥,别听侄女瞎扯了!”站在一旁的二妹说,“奶奶说话,除非是铁树开花了!”
   “爸爸,快听听,奶奶发话嘞!”妮子再次拽着我的胳膊说,一脸的严肃。
   我踌躇起来,不知如何是好,我并非有神论者,也知道离开人世的奶奶绝不会开口说话,但我从心里还是百分之二百的相信奶奶开了金口。恍惚间,奶奶微笑的面容显现在我面前,并向我们招起了手。
   “狗儿啊!老黄历看不得了,鸟大了就任它飞吧!”
   我不知道在场的亲人们是否听见奶奶说话的声音,反正我是确确切切地听到了,千真万确。此时的我倒希望真的有“鬼神”之说,打心里相信离开人世的奶奶会再叮嘱我们这些子孙,便扑腾跪倒在地,对着奶奶的坟头“叭叭叭”,连磕了三个响头。我抬头准备起身时,恍惚间,发现刚刚堆起的坟头上有棵新开花的萋萋芽,花儿是水红色的,它是奶奶在世时最喜爱的花儿,小时候常听奶奶讲,萋萋芽救了我家的命,奶奶在世时绝不许我们小孩子们毁坏它。我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使劲揉搓了几下双眼,定睛再看,坟头上的确有棵萋萋芽,颗儿连同花儿在风中摇曳。
  

共 70465 字 15 页 首页上一页1...1112131415
转到
【编者按】血脉之情,总是令人难忘,令人牵挂。小说以回忆的方式,讲述了奶奶的一生,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家庭的荣耀。小说的内容无比厚重,年代感也非常强,作者在行文中,足可看出文笔的老道。在人物的描述上,非常细腻,从心理描写,到环境的烘托,使得人物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小家的长长短短,大家的风云变换,都有很好的体现。在语言描述上,也是很有特色的,读出了乡音乡情,令人有亲切之感,而且,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展现,这样,不论从故事的情节上,还是人物的塑造上,都显得饱满,真实而感人。欣赏佳作,推荐阅读。【编辑: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111322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6-11-11 22:23:09
  问好作者,感谢赐稿短篇栏目,祝创作愉快!
哪里天涯
2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6-11-11 22:25:06
  陈述部分显得较多,对故事本身有所消弱。个见,勿怪。
哪里天涯
3 楼        文友:桐疏枝寒        2016-11-15 14:48:02
  非常难得的家庭史作。充满亲情与与乡情。
   欣赏,问候。
回复3 楼        文友:唐彦岭        2016-11-15 17:43:29
  谢谢点评!祝你佳作连连!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