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夏日支票

编辑推荐 夏日支票


作者:黑沙枣 秀才,1201.8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274发表时间:2017-09-06 21:34:30
摘要:当爱用上符号时……


   “不行了吧,笨蛋。‘春江花月夜’,连这都不知道。”我像似喝醉了酒,脸红的跟黑李逵一样,在单位上没有那个人敢这样取笑我,我正要反击,她又发来一首。我听明白了,写道:“迷迷登登上山,稀里糊涂过河。”
   接下来便是一阵图片大战:真的好想你,真想飞到你身旁,让我轻轻吻你……我没有还击的功夫,触景生情,勾起我无数的遐想与假设。这时,她又发来一个让我心惊肉跳的画面,一个人高马大的外国姑娘站在一片山清水秀的草地上,来回旋转着,一件一件地脱去身上的衣服,在动感中把女人的生殖部分做了特写,反反复复地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一股说不清到不明的骚动从下而上地翻涌着。我回道:“还有吗?”
   婉秋回道:“大色狼。判你死刑。”盖了一个大红印章。
   时间在冲动中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我在想这个女人一定很可爱,也许就是我想像中的那种美人胚子,特别的性感,就像我们单位上的那个打字员,长得水灵灵的,走到那里,给那里带来一片温馨。她一定是这样的女人,心中的情人。
   “能视频吗?”我真得想看到她,看到这个女人。
   “先生,失礼了,女士优先,应该是谁先见谁?”
   我真是迷晕了,自己的视频就牙根没有开。要不是这样,我不知道说什么才能遮掩自己的窘态。“对不起!”我的心沉了下来。
   “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就是别玩过火了,还是上床睡吧!”
   “你什么意思?”我也不明白我怎么就回了这样一句话,心里就像被猫抓了一下,疼痒疼痒的。
  
   5
   梅青的房子里遍地扔的都是纸屑。生日、吉祥数、自然数、排序、组合,一遍又一遍地在纸上画着,又一遍一遍地撕揉在一起,扔在地上。哪一个会是密码呢?那一个都像,那一个又都不像,最像的应该是生日数,也让梅青失望,取款机根本就不认。每一次的失败都深深刺激着梅青,必须找回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十万元和另一个金马奔腾。
   夜深人静时,梅青像一个幽灵似的蹑手蹑脚地回到自己曾经把身体献给老马的地方,这个地方自己太熟悉了,三年了,还有什么是陌生的呢?她要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路上她非常警觉,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其实,这会儿人们早已沉睡梦乡,即使没有睡的也不会注意一个女人的行踪。有路漆黑,她有些后怕,但想到哪个密码才坚定地走了下去。
   过去老马在的时候自己就有门上的钥匙,用这把钥匙不知开了多少次梅青记不起来了,今天,插进去怎么就不灵了?梅青一遍又一遍地把自己钥匙链上的钥匙全都试了一遍,门纹丝没有开的迹象,越开越急,越急越开不开。无奈。梅青明白了她无济于事的关键是换锁了。这家人肯定有所察觉,要不然怎么会换锁?
   想到换锁,梅青出了一身冷汗,会不会有人暗地里在监视她,收起钥匙,鬼一般地消失在黑夜中。
  
   范静云向来风风火火。只要决定了的事就会立竿见影。今天,评估专家要来做评估。
   我的呼噜声把没有睡意的老婆吵醒了。她看着我高一声,低一声,有的时候像似从遥远的地方走来,平静中爆发出一阵巨响,惊天动地;有的时候呼吸突然停止像死去一般没有生命的呼唤,两张唇皮微微张着,头偏着,随着呼声的起伏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她从来没有这样看过我,也没有注意过我这样的睡相。今天,猛然间看到了这一幕,心中掠过一丝惆怅,一个老年痴呆傻的样子,害怕极了。推了我一把,我翻了一下身仍然睡着,只是不再打呼噜了。
   她见我睡意不醒,一跃而起掀翻盖在我身上的被子,见我和衣而睡,更是火冒三丈,一使劲把我推到了床下。
   我迷迷糊糊听她在嚷:“太不象话了,穿着裤子睡什么,起来!”
   “干啥,大清早的,嚷什么?”我这才发现自己是穿着衣服睡的。想起来了,昨晚和婉秋聊完,东方已经亮了,用凉水擦把脸穿好衣服,拿上包就去上班。出了门,才知道时间还早呢,又拐了回来,见静云睡梦正浓,头朝床上一歪,迷糊过去了。
   “都几点了?”这句话让我翻然悔悟。
   “今天,人家就来了,你还是请个假,和人家认识认识。”
   我认识他干什么,他干他的,我做我的,井水不犯河水。“有这个必要吗?”
   “你这人是怎么了,既然要卖就要卖的明明白白,谁都不吃亏才对。我定了的事,你想去就去,不想去就拉倒。但是,中午的饭你准备一下,总不至于让我一个女人去陪着吃饭吧。”
   心想,你陪别人吃的次数还少吗?这次反而讲究起来了,不快的说。“就这样,中午我打电话和你联系。”便出了门,走在路上,心里总觉得有事,便给李伟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感冒发烧,要打针,给关照一下,又返回家中。
   评估师是个男的,三十来岁,女孩子心目中的酷哥一类。见面熟,没说两句,就称兄道弟,像似老交情似的,老婆一个劲地说:“向人家学着点。”
   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摸摸这问问那很城府的样子,最后回到正题上:“你们打算卖多少?”
   我瞅了静云一眼。说:“十三四万吧。”
   “老兄真会开玩笑,这样,我出十五万,怎么样?”
   范静云微笑着打着圆场说:“他不懂,就是卖,也不能卖这个数。”我想,这个数不是咱两商量多次才定下来的,而且我还多说了些。
   “就房子而言,也许只能卖这个数,你们想过没有,这地段房子已经不值什么钱了,值钱的是房产,说白了是地皮,有这样一所住房就是一所古董。要卖也得三十万。”
   “多少!你再说一遍,三十万?”我真的惊愕。
   “如果你不急于卖的话,过几年还会更高的,也就是说,卖的越晚你就赚得越多,中国的房地产业刚起步,挣钱的日子还在后头呢。”说着在我的肩上拍了一把。
   我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说:“亏了我们找了你,要不,我们要吃多大的亏。”尽管这是一个理论数据,也许会出现有价无市的尴尬局面,但毕竟提醒了我。
   他看出了我的心思。“老兄,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市场是需要培养的,一旦时机成熟,说抓住就在一瞬间论英雄。”
   “就你担心。在机关呆久了,职业病。”老婆没好气的数落起来。被老婆损是件正常的事,有的时候自己也和她争几句,时间长了,争也没有什么意思,再争也是睡在一张床上,能忍则忍,让一步海阔天空,再说了人家比自己挣的多,要花也是花人家的钱。说是你当家我做住,到了关键时候,还不是你既当家又做主。
   我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自己会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干的别的事,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
  
   6
   原本急着要卖房子的范静云不急了,她要守株待兔,就是等机会,机会就是一赌,也就是一夜间暴富,反正酒好不怕巷子深,着什么急。我现在也在琢磨这件事,不过我和她不一样,不仅是为了钱,没人的时候,我想到深刻的时候会落泪的,我真的感激我父亲,他没有花我的一分钱,却给我留下了怎么多的财富,也叮嘱自己有空常去看看他老人家,再别让他孤独了。
   现如今满世界的阴盛阳衰,在家里当不了家也做不了主,不足为奇,只要不管得严就行,特别是钱上,不让我吊份子,随便咋整都行。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面对房子、金马奔腾老祖宗传下的东西,我再不能装蒜了。
   范静云看我爱不释手地玩着金马奔腾,说:“你要是不信的话就用牙在马蹄上咬一下,如果能咬出印来说明就是金子做的。你先试试。”
   “你希望是真品的呢?还是赝品?”
   “你说呢。我已经去过文物市场了,别说,真有卖这东西的百十块一个。我听说这真家伙是成双成对的,不知道咱们这个是公是母?”
   “公母有什么意义?”
   “公的值钱。”
   我父亲在世的时候也没有说过有公母之分,更没有说过是哪朝哪代传下来的。只知道是件宝贝,我得抽时间去查一下资料,千万别像卖房子一样闹出笑料来。
   “你看我买的这个。”我的兴趣来了。我把她买回来的拿过来,放在一起比较,看不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范静云提醒我,给,把哪个做个记号,说着递过来一节胶布,我把他沾上,才放心地再识别真假,还是看不出来。“我爸不会保留破铜烂铁的,你就放心地把这真家伙放起来。把这假家伙也放在装饰柜里,让我们时刻想到我爸给咱们带来的钱财。”
   “好,就照你说的办,缅怀他老人家。还有一件事,你我都不清楚。”
   她又要干什么,不会是节外生枝吧。拿着摇控器的手没有动静。“我跟你说话呢。”
   “听着呢。”
   “今天,我去了银行,把老爷子的存折转到了我们账上,我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些存折都不到期,没有他的身份证转不了,我是托了个朋友才转过来的。另外,我查了他的存款信息,他有一个银联卡在账上。咱们没有找到,会不会被那个女人拿走了?”
   “银联卡?不会吧,老爷子再糊涂也不至于糊涂到这种不分轻重的地步。”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话又说回来,他会不会还有什么瞒着我们。”
   “神经过敏。”
   “别说了。我看咱们还是回家找找,有就有没有也就放心了。”人呀千万不要太贪。有一点就行了,又不是过不去,跟谁较真。我爸这辈子容易吗?人都不在了还不让他老人家安息,你是要干什么?我真想呛她几句,却说话的底气不足。因为自己心虚。当时,找到存折时,我就先藏了一张,是给自己小金库准备的。你想,一个男人,没有个小金库,能行吗?既使到时候想编一个美丽的慌言都没有物质基础,要是遇到朋友有什么急用自己也能拿得出手,留一手心虚,但值得。
   “行,不过,明天上午我没空,不行的话下班后,怎么样?”我没深没浅地应付着,她看我心不在焉。说“玩你的去,看着都让人烦。”
   正中下怀,我早就想打开电脑了,只是为了她的情绪才忍了又忍。再说网上聊天,和一个女人聊爱不爱的问题,万一被老婆看见,她不说什么,自己也觉得不是个味,人是要有所顾及的。所以,我先去了卫生间冲一下凉,把时间磨蹭过去,等到她乏的时候我在上网。冲着澡我想着上次聊天的情景,有一种预感,她会在网上等我的,这种想法不知道是怎么产生的。的确有,而且埋藏在灵魂深处,有一种震颤感。
   时间差不多了便打开电脑,我见婉秋在线,还没容我反应过了,她的信号就发了过来。是一副图片:真的好想你。这副图制作的有一种动感,像似带着一个漂亮女人的深情涓涓潜入我的心扉,又一个图片:吻你。一股热血从脚跟燃烧到胸前,接着就是视频,她真正进入到我的眼前,的确让我感动。我马上开了我的视频,她说:“看到你了,蛮酷的。是书房,挺雅致的。”
   我这时才感觉到自己半裸着,忙把T衫往身上套。
   婉秋笑着说:“慌什么,就这样,效果会更好的。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男人。”
   我的眼睛都喷出火来了,一种渴求的欲望闪过我的脑海。我想起单位上的那个打字员,婉秋的模样会跟她一样,她比她还要耐看,她会笑,有一种神秘感,艳丽的吊带衫外露着洁白的肌肤,半裸着的乳房流溢着抹不去的诱惑和失魂落魄的骚动。
   “不许这样看女人!”
   我像似从梦中醒来,脸“唰”地一下红了,却有自命不凡地装着没事的样子。说:“你是咋长的,太上眼了。”女人是只猫喜欢宠着,多说好的没错。
   “说得是心里话?真的好看?”
   “我发誓,如果有半点假话,我不得好死。”
   “我可没让你死。我觉得你们男人像只狗见猫就摇尾巴,酸德信,好发誓,你以为女人都信你这一套。站起来让我瞧瞧,来点实际的。”
   我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犹豫着,穿着一条短裤,像古罗马买卖奴隶一样把自己完全暴露在一个刚认识的女人面前。
   “不敢了?”
   “不是,我是怕影响市容,倒你的胃口,我可是光着呢?”
   “是吗?你还挺浪漫的,没关系,资源共享吗。”
   我猜想着这个女人是否有怪癖,喜欢看男人的身体,再联系到她发来的那个裸体女人外露的生殖器,自己站在她面前还有一块遮羞布,又什么好怕的。
   “怎么就怎么难?又不是童身玉体。”
   怎么办?房子里早就没有动静了,范静云已经进入梦乡,站就站起来,有什么大不了的事。牙一咬,真的站了起来。
   “走走,让我看看。”
   “你是选美,还是干什么?不会让我脱光吧?”
   “差不多,你要脱光我没意见,就脱吧。”
   “此话当真,你不会是故意作弄我。你这个女人要干什么?”说着我把最后一快遮羞布扯下,下面的东西硬的像支枪,身上热燥燥的。
   许久她回答道:“恭喜你。中奖了。你要吗?我愿意给你。”
   不要白不要,已经这样了,今天就算是豁出去了,即使是毒药也就喝下去了。婉秋发来一个手机号,并告诉我,明天中午见。我把我的手机号也给了她,接着再往下聊。
  
   7
   “伟哥,你真的就不喜欢这个孩子?是你夺走了我的心,为什么就不能成为一个护花使者,让爱更美丽呢?”

共 38630 字 8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6...8
转到
【编者按】婚外情如昙花,美丽、绚丽多彩却是非常脆弱和短暂的,经不起风雨的吹打。无论是李伟还是“我”的婚外情只是婚姻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他们经过了毫无主题婚外情的变奏之后,曲终人散,尘埃落定,最终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家庭及自己原配身边。婚外情不会有承诺。当一切拉下帷幕,他们会发现自己依旧一无所有,付出的感情不会有任何回应,他们除了带来的烦恼以外,依旧孤独、寂寞。像老爸,为了图一时之快,竟丧失了生命。有些“高明”的人会“人间蒸发”,让你连最后的发泄都无处可去,只好在自己的伤口上再撒把盐。既然有代价,也就会伤人伤己!在这个游戏里没有最后的赢家。小说语言表达能力强,故事情节相互穿插,悬念迭起,引人入胜,人物刻画传神,对社会上婚外情现象有力地抨击,发人深省。欣赏佳作,推荐赏阅!【编辑:老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老土        2017-09-06 21:35:46
  问好老师,欢迎赐稿江山系统短篇小说,祝您写作愉快!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2 楼        文友:老土        2017-09-06 21:43:04
  期待友友早日成为系统短篇小说【专栏作家】,期待更多精彩!http://bbs.vsread.com/thread-781687-1.html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3 楼        文友:借双慧眼看世界        2017-09-06 22:24:38
  拜读老师佳作,问好学习。
走向太阳的路是烙人的,但太阳永远那么迷人!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