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看点】栾北剿匪英雄——周天爵(报告文学)

编辑推荐 【看点】栾北剿匪英雄——周天爵(报告文学)


作者:荥阳家族 童生,565.8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650发表时间:2020-02-22 11:15:59
摘要:周天爵于1947年在嵩县参加我人民解放军,同年随军到秋潭区剿匪。1949年参加栾川二期干校学习,结业后仍到区上工作。1950年秋潭区区长段海山给周布置任务,即到瓮峪沟查找零星枪支。完成任务后,段海山已调离该区,继任区长李生祥不予安排工作,并遭受不白之冤,虽经多次要求终未解决,但他对党和政府的信任矢志不渝,终有结果……


   这次平反虽然没有什么实质内容,却经调查认为周天爵确实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了迫害。
   在13年的流浪中,老英雄没有户口,在那没有身份证明寸步难行的岁月里,背着一个“流窜犯”的名义到处流浪,可想而知,他的生活该有多么艰难!
   他在渑池的深山沟给人锻过磨;在宜阳的山里赶过毛驴车;在洛宁的矿洞里背过矿石;在伊川的煤窑里挖过煤.......
   他的长子在流浪中得病去世,他的妻子得了重病,他不能回来照顾,最终不治而亡......
   然而十三年的流浪、上访,就得到这样的结果实在不甘心。他也深信不疑,党和政府绝不会让他老是这样下去。他要继续上访,他不仅要讨个说法,他还要恢复公职!
   于是,周天爵再次离开了家,过起了他那四处流浪的生活。
   1986年3月19日,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他被彻底平反昭雪了。但是,这时,我们的老英雄已经去世6年了......
   中共栾川县委落实政策办公室“关于对周天生同志要求复职的处理意见”这样写道:
   周天生,男,栾川县狮子庙乡瓮峪村人。
   周于1947年在嵩县参加我人民解放军,同年随军到秋潭区剿匪。1949年参加栾川二期干校学习,结业后仍到区上工作。1950年秋潭区区长段海山给周布置任务,即到瓮峪沟查找零星枪支(见段海山证言)。完成任务后,段海山已调离该区,继任区长李生祥不予安排工作,虽经多次要求终未解决。
   文革中,因不明离队原因,列为批斗对象,倍受摧残,并株连子女。据周的实际情况,本应收回公职。但鉴于周已故,经县委常委于1986年3月18日研究同意:给周天生五子(周松斌)安排工作,解决一名计划内临时工,以了结此案。
   中共栾川县委落实政策办公室(公章)
   一九八六年三月十九日
  
   2013年2月15日,在传统的周氏家族祭祖扫墓之日,周天生的二子周松林率其弟妹为他们的父亲立石碑一通。并由其四子周松会在父亲的墓前宣读了祭文,祭文这样写道:
   慈父三十三周年祭
   二0一三年孟春吉日,农历癸已年正月,周门次子松林率姐弟八人代表周门八十八口子孙致祭于慈父墓前:
   慈父周(讳)天生,于一九八0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去世,至今已三十三年。父亲生于一九二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正是国家民族灾难深重的年代。父亲与几乎和他同岁的中国共产党一起渡过了自己的一生。因此,共产党从成立到打天下,得天下,坐天下的一系列历史大事件都对父亲的生活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他的命运也就与之紧密相连。全国解放初期,父亲曾是跟着共产党闹革命的苦大仇深的农村小伙,曾经是威武英俊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曾经是剿匪反霸的英雄。其事迹曾被人们编成戏剧在十里八乡传唱。但是历史对父亲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曾几何时,人民英雄成了人民的“罪人”,三十年沉冤,使父亲倍受煎熬,数十年颠沛流离,几十载奔走相告,沉冤未雪,却含愤离世。
   然,皇天不负有心人,党和政府终于拨乱反正,使陈冤得以昭雪。
   而今,周氏一门人丁兴旺,家道繁盛。借此清明祭祖之际,致备果疏,沐浴焚香,告祭于父亲英灵之前。辞曰:
   壮哉慈父,悲哉(讳)天生。生于乱世,长于安宁。未满周岁,生母早逝。继母粱氏,视同己出。年方弱冠,娶妻王氏,生儿育女,情可致福。匪患无穷,家遭变故。生父被害,含愤从戎。带队剿匪,转战山中。击毙匪首,俘获帮凶。丁匪余孽,祸根已种。借机土改,小人利用。二邦进财,下石落井。本莫须有,被划富农。强扣分子,贻患无穷。常受白眼,千夫指控。无端受辱,强派义工,文革风暴,鬼魅横行。丁匪心腹,虽氏呼风。残遭毒打,几乎丧命。为避死难,他乡逃生。深山忍辱,矿洞负重。一十三年,未忘冤声。无比坚信,党和政府;投书中央,哀告冤情。虽经平反,伤疤未平。小平复职,大地春风。暑光初现,身现绝症。含愤辞世,难眠其目。终生磨难,不忘教肓。儿女平等,竭尽全力。学费无着,卖柴为继。家无文盲,父功伟矣。而今周门,八十八口,家道兴旺,子孙繁盛,家族团结,事业兴隆,相携致祭,以慰英灵。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日月交替,斗转星移。天道轮回,造化弄人。又一个三十余年过去了。周天爵的后人已由第二代的七男二女发展到第五代的八十八口。分布于上海、浙江、郑州、洛阳、栾川。他的后人中有从政的处级、科级干部;有身价数千万的农民企业家;有研究生学历就职于国企科研部门;也有本科大专的在读学生;有在城市创业的个体企业者,还有农村的基层干部......
   而土匪丁建基从第二代已经绝后;匪班长虽来有只有一个孩子还没有娶到老婆,虽氏一门也早已没有了后人。看来古语之“天道不余欺”并非空话!
   可想,看到如今繁荣昌盛、日益强盛的祖国,看到奋进拼搏、家道兴旺的后人,当年的剿匪英雄也该含笑九泉了吧!
  
   九
   周天爵从1966年离开家乡到1980年返回,期间整整14年。在这14年中,他曾经给家中写过好几封信,但大多数信家中人都没有收到。下面收录的是周天爵出逃的第六年利用晚上给家里写的一封信,托他家在洛宁的战友张炳显亲自步行翻山送过来的。被其长女周春梅一直保存到现在。
   从下面这封家信里,可以看到老英雄的豁达乐观的人生态度,也可以看到他宽厚仁慈的博大胸怀,更可以看到他那辩证看问题的处世方法——
   中年丧妻并没有使他萎靡不振;老年丧子也没有使他悲观绝望;不公正的待遇更没有使他对周围的人们憎恶愤恨;离乡背井、有家难归也没有使他对生活失去信心!他没有怨天尤人,对自己在外面所受的苦难只字未提,犹恐儿女们挂念!自己流浪在外,衣食不继,却不仅应记自己的家人,还关心家乡邻居的生活状况!其开阔胸襟实在令人敬佩!
   梅、林、儒、花:
   你们在家一定很忙吧?在这几年内真受了大苦大难了,可是在这种恶化的环境下也提高了你们水平,也锻炼了自己的能力,人生一世也就是这样,从古到今斗争是去不掉的,这是一般的自然化并不出奇,从中央来看,这几年内也复杂极了,却不说咱是草木之人。
   自从我农历三月九日收到了你们的来信,看过之后,我心中是有喜、有悲,喜的是你们在家这几年内在这样恶化的情况下生活还坚持不错,春芳、松会上了初中,松斌、松栾都在学校学习并且成绩都很优良,看起来我下代接班人前途还是光明的,我心里得到如此喜讯高兴万分,这也是一场大喜。
   悲的是,我年迈的母亲去世了,不由得我悲痛起来了,想起父亲去世我不在跟前,母亲去世我又不在家中,我的一生不能为父母尽孝,真是难过一场。
   不过事情也有两种说法,常言说:人总有一死,但死得意义不同,老母亲今年七十四岁年老体弱,虽然病逝,但也是自然情况,就让我在跟前也挡不住母亲去世,况且你们在家衣服、棺材安排停当,还赶上了一般的尽孝水平,亲朋好友都感到十分满意,我在悲痛的情况下又变成了高兴。
   真是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世间只要有人,什么事情都能办好。我希望你们在学校学习也好,在农业战线上也好,学习用功,工作细心,都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奋勇前进,也免我对你们的挂念。
   这次去信比往日不同,过去通信困难太大,捎着遇不到可靠的人,邮着怕你们收不到,所以形成双方情况互不了解。
   这次我特意托最可靠的情深厚友张炳显同志,到咱处了解咱们的双方情况。(该同志四九年我们俩在一处工作,老同志有相当的革命感情,五一年该同志由咱县调动到卢氏县,担任县委办公室秘书职务十余年,上次转信的张桂平是他爱人。)我现在外身体很好,生活也不错,吃的往的都很正常,希望咱全家都不用挂念。
   我现在把我离开家乡一直到今的过程和我的思想计划给你们谈一下。
   自从六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晚上离开家乡以后,第三天就到郑州,六七年春天又到北京,在这两处共住七个多月。
   在这几个月的情况很混乱没人管事,所以咱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我们才决定到老家宜阳安居落户。在宜阳住一年零十个月,后情况偶然变化,我们才又迁到渑池居住,到渑池县以后吃的、住的和松超的工作都得到了适当的安排。
   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松超又受到平顶山贾文珍的连累,七零年正月二十三松超出了事。自从松超出了事,给我带来恐慌和不安,他的问题没有落实我的问题更没办法解决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才离开了渑池到达洛宁地区,可是,我还不段得向中央反映咱的情况,也无效。我原来打算等松超问题落实以后再想法解决我的问题,可是双方情况互不了解,也不知道松超在渑池还是转回咱县。
   今年春节,正月十一我回宜阳一次,见到孟奇才听说松超已经回栾川了。可是,他不太清楚,一直到今我还不知道详细情况。
   给木子的信我也没收到,我听孟奇说木子收到一封家信,他没有给我转。正月十一,我见到孟奇,给他二十元钱,叫他给金遂。另外,又给他拿了五元钱路费。和他说,钱交给金遂。后到正月二十以后,叫他去咱家的双方了解情况。他说,可以十分保证。可是,一直到现在没有见到他面。孟奇春天是否回去了,来信表明。
   在这样情况下,我今年二月间见到中央文件,对文化大革命前后所存在的问题一定要得到合理解决,文件发到县、各公社都有,并且各县、各公社还成立有专案组。我看过以后,打算到四月中旬到省、地委要求解决咱的问题,或者回到咱县、或者回到咱处叫上级了解落实。
   因为对咱处情况不了解也无法入手,我初步是这样打算:自从我收到家信以后思想有变化了,为了回家看望母亲老母已去世了,咱处情况还是那样反复恶化,还是现在不回去才好。再等一段时间根据情况的变化,再加上你们的带来的意见双方研究再做决定。就是当前回去问题也不能解决,也没有多大意思、也免不掉家庭缺粮缺款,以上情况不在谈了,以后再决定吧!
   我再问几个事,你奶奶去世是二月初三啥时间?跟前有人没有?都是谁在跟前?是否入坟?春梅是啥时间回去的?去给咱帮忙的人很多都是谁?亲祖人等一个一个都写出名字来我看看,我心中有数。
   这次来信为啥没有谈松科的情况,松科的年龄也去的学了,松栾就去学了为什么松科还未上学?我非常挂念来信说明,千万不要瞒哄我,对此事我非常关心。
   在以前我最关心的是两件事:(一)祖母身体;(二)松儒的婚姻。可是我现在又加了一件事是你母亲的身体究竟如何?我的意见是这样做,如常年体弱可要注意治疗,这次叫你母亲和朋友一路前来,到这里去医院详细看查一下,在这里住十天半月才好,花钱问题我在外能解决,要知道人是身体为第一,只要身体健康什么困难都能解决。如若不太严重,家务大,当前离不开家乡,可定期以后来或你们送她,或者我托人去接都行。在这次春梅或松儒是否能和朋友一路来一次见见面最好。在信上,千言万语也说不完的话,如能来,在自然的情况下前来,可不要粗心大意。
   咱家现在的粮食吃完了吧?往麦天去还的多少、在这几年生产队缺款多少、今春是否评有低价粮、生产队这几年搞得啥样,大多数群众缺余粮食如何?松林另有那屋居住,他的生活啥样,粮食是否缺余,以上情况详细说明。
   我再问几个人的情况。你姑奶身体好吗?石要是否找下人?陈云秀找人没有?陈书娃情况啥样?他母亲还在吗?陈福来、李黑马还上学没找下人没?陈聚财、魏定娃何地工作?找下人了吗?瓮峪街学校老师几个是谁?卫生所是谁?耿法子还在龙王庄伐木没有?他和虽来有的关系如何?来有现在还是党员不是?曹玉芳、曹改姓还当干部没有?牛念娃还在大队没?邱进学啥样?黑妞找下人了吧?周裕荣对咱啥样?
   去年冬天周裕荣叫孟琦捎口信叫我回去,我今春回宜阳听孟琦说,徐世杰还工作吧?吉敬现在工作没?他的地址潭头中街几号我不清楚了,崔松发在什么工作?雷振玉这几年过得啥样?去年为松儒婚姻我一天发回家三封信都收住没有?给五成沟发的信是谁送去了?给花园发的信是谁送去了?由于去年情况变化快,木子的信至今未收到,以后不给他在转信。
   金遂在渑池,我这一年没去过。我打算今年麦前去一次,看看孩子们。可是去不去也一定,我准备给周裕荣去封信,以后再说。
   另外,我给孙孙起了几个名字,提出几个字暂列如下:
   从洪建字上起,建字是老大:
   建、晓、恩、宜、章
   显、明、富、贵、扬
   吉、星、泉、水、耀
   文、武、保、乡、江
  
   并祝全家顺利前进!
   别的不谈,停笔五点。
   (本文根据周天爵去世前自述和其长女叙述整理而成)
  

共 15031 字 4 页 首页上一页1234
转到
【编者按】这篇报告文学,作者以缓缓的笔墨,详尽记载了剿匪英雄周天爵坎坷的一生。周天爵的父亲原是同情八路军的一位商人,也曾经好多次帮助八路军传递情报,更有一次在发现土匪行踪后,立即向区中队报告,使得土匪头子的弟弟受了伤,也因此,周天爵的父亲受到了土匪的报复,最后断送了生命,得知父亲死讯后,为了避免匪徒的斩草除根,也为了替父报仇,血气方刚的周天爵带着家人一起离开了老家,又在安顿了家人后投奔了共产党的队伍。自从参加队伍后,周天爵一步步创出了辉煌,并且亲手捉到了匪首,为父亲报了仇。报了大仇的周天爵并没有止步在小家的仇恨里,之后的他听从组织安排,回到了家乡从事地下工作,谁知道就在他完成任务归队的时候,却惊闻他的直接领导已经因为冤案被抓,从那时起,周天爵经历了不少的坎坷……直到离世,直到平反。文章语言流畅,层次清楚,叙事清晰。欣赏荐读。【编辑:兰花悠悠香】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20-02-22 11:18:37
  文章以不疾不徐的笔触向读者讲述了老英雄周天爵坎坷而不凡的一生,读来令人嗟叹。
2 楼        文友:陶桃        2020-02-25 20:48:32
  欣赏老师佳作,祝老师创作出更多的佳作分享,致敬,春安!
3 楼        文友:瓮峪李稳        2022-04-19 16:28:21
  您好!拜读了您的周天爵的报告文学,对于瓮峪剿匪事宜有了大致的了解,对此有些事情想向您请教一下,不置可否,盼复,多有叨扰,冒昧之处还望见谅。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